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华夏修真史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幕 红线监察局

第二十四幕 红线监察局

        李国栋双手交叉坐在办公桌前,在他的右边是一块巨大的落地窗,透过落地窗,这里间位于30层楼高的办公室可以将整个城市尽收眼底。

        这是位于华夏西南部的城市,在整个华夏西南部,像这样的城市有十余座,而每一个城市又附带着许多小县城,李国栋现在就位于华夏西南部的其中一座城市,叫做西宁市,西宁市的辖域下还有许多小县城,王朝所处的叶县就是西宁市正东方的一座小县城。

        李国栋现在正紧皱着双眉盯着对面墙上的时钟,现在是4点半,也就是还有30分钟,李国栋就可以下班了,李国栋此时内心焦急万分,仿佛坐在这里,让他一刻也无法忍受。

        “妈的,时间怎么走得这么慢!”

        他在心里骂道,李国栋是西宁市红线监察局的局长,虽然华夏西南部的整个领域都是天罗的势力范围,但是政府组织红线依旧在这边设立了红线监察局,说得好听点就是为了协同天罗本土修真者进行管理,说的更加政治一点,实际上就是红线设立过来监管天罗本土修真者执政的,为了确保那些第二世界的修真者不做违法违法乱纪的事情。

        事实上,在整个华夏各地不管是谁的势力范围,只要存在修真者,就必须设立红线监察局,只不过红线监察局如果设立在天罗或者百叶的领域范围内,那么红线监察局中就会有很多权力斗争,比如李国栋所处的西宁市红线监察局,就渗透了很多天罗派来的政治家,这些政治家对于从红线派来的官员向来都是打压加排挤,然后架空从红线下派过来的官员的权力,最后造成的局面就是,虽然在天罗领域设立了红线监察局,但是权力却全部落入了天罗人手里,那些被下派的官员都成了空壳子。

        不仅是在天罗,在百叶的领域范围也是如此,那些百叶的修士几乎架空了红线官员的权力。

        而倒霉的是,李国栋就是那个被下派过来的红线官员,虽然在身份上李国栋是局长,但是西宁市红线监察局一共有三个局长,其中有两个都是天罗人,所以自从李国栋抵达西宁市任职以来,就没有什么实际权力,基本上都是在做一个傀儡,之前每次三个局长投票做决策,都是天罗人两票对李国栋一票,所以后来,李国栋干脆不再怎么参与决策,而是老老实实的听之任之,看着这群天罗人把握权力,一方面这里是天罗的领地。另一方面,红线中央也没有对于他有过多的要求,只要他在那边替红线中央监管这群人就可以了。

        李国栋这个人倒也无所谓,他对于权力并不怎么敏感,毕竟李国栋已经年过四十,头发也逐渐进化成了地中海的雏形,没有了年轻时的意气风发,更像是一个悲催的上班族,脸上总是挂着一幅”儿子考试分数从来不及格又自以为是,在公司深受老板压榨和pua,回到家晚上交不起公粮还要挨老婆辱骂”的苦逼表情。

        但是李国栋想,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让他不能忍受的事情不再于此,正所谓权力大小都是为人民服务,最让李国栋无法忍受的是和自己共事的这群天罗人,在李国栋的眼中,这群人让自己又厌恶又恐惧。

        因为本土的监察局的公务员大多都是天罗人,而李国栋又在西宁市红线监察局工作了整整5年,这5年时间里,李国栋总结出了天罗人的三个特点,或者是三类天罗人。

        第一类是“社恐死板型”

        这一类的人是最多的,因为这一类天罗人从小生活在结界中苦修,基本上不与人打交道,而且一开始没有接触过现代社会,所以这一类人基本上就是独来独往,总是低着头在人群中匆匆穿过,一看到别人准备开口说话便会露出怎么办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惊恐表情,李国栋见过最严重的家伙居然说话的时候还会流汗,支支吾吾半天说不清楚,最后李国栋多问了几句还特么昏死过去了,而那家伙一开始居然是监察局的联络员,李国栋听过这类人说过最多话就是

        “嗯,啊,额,好的,对不起,非常抱歉原谅我私密马赛”

        第二类是“中二暴燥型”

        在李国栋善解人意的看来,第一类人毕竟只是在沟通上有些问题,但是人大概是善良的,只是不太会说话而已,但是第二种中二暴燥型则让李国栋难以接受,这类人首先最大的特点就是脾气不好,像是火药罐似的一碰就会暴跳如雷,而且总是将别人当作是阻碍自己的敌人,要和对面决一雌雄,说着什么是男人就一决高下之类的话,比如就在前几个月,同样身位局长的另一位天罗人就是这种类型,他在李国栋提出了一个善意的问题之后,居然抽出了一把唐刀并让李国栋站起来

        李国栋小心的问了一句为什么这严肃?

        那位局长说李国栋在挑衅他,没有尊重他作为男人的尊严,要和李国栋一决生死,李国栋当时就在心里想我决尼玛呀,我就是问你这次行动有没有十足的把握,这厮居然就觉得自己在挑衅他,好在最后由其他人的劝阻,那人才冷静下来。并且嘴里还说着什么,尊严啊荣誉啊,以至于李国栋再也没有单独和那个人说过话,作为一个没有任何灵力的普通人,李国栋不得不和这种人小心翼翼的打交道,这就是中二暴躁型,为首的就是和李国栋共事的另一位局长。

        而第三种则是“阴沉歹毒型”

        这种人就是典型的天罗人性格,这种人和前两种不一样,在大多数时候,这类天罗人不会主动和人打交道,总是冷着脸,李国栋最担心的就是这类天罗人,早在李国栋来西宁市上任之前,红线中央就有人警告过李国栋,说前两任下派的红线官员最后都被弄得神志不清,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原因是其得罪了本土的监察局局长,晚上被打晕之后,脱掉衣服挂在70多米高的楼顶上吹了一晚上的冷风,第二天被放进来之后精神已经崩溃了,而红线中央问起来,所有人都假装无辜的摇头,最终红线中央无奈之下,只得又换了一任局长,就是李国栋。

        李国栋据说目前来说是在天罗人的包围下,连任最久的红线官员,他最忌惮也最害怕的就是这一类型的天罗人,每次看着他们冷漠的眼神,就仿佛再说,你别看我面无表情我现在正在想怎么弄死你,这类人就是天罗人狠毒阴沉的代表,而且恰好是三位局长中的最后一位。

        而这三类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毫无幽默感以及对于生活几乎为零的情趣!

        试想在这样三类人的包围之下,李国栋怎么能热爱这份工作呢?当然,李国栋也曾经向中央申请调离西宁监察局,但是都未得到批准,原因是希望李国栋再克服一下,红线中央马上就会派人支援西南地区,但是距离这个承诺已经一年了,李国栋还是没有看见自己的援军。

        于是在这样的煎熬下,李国栋才刚过40,就已经秃成了地中海,这个可悲的中年男人看着滴滴答答的秒针,还剩2分钟下班,这意味着他接下来可以有两天时间不用见到这群怪物了。李国栋整理好了自己的公文包,在外面的职工办公桌转了转。

        时间刚好到五点钟时,李国栋便准时按下了电梯坐到了负一楼,飞快的开着自己的捷豹便扬长而去。

        而另一边,王朝则又被毛子堵住了,今天下午四点,教练员刚走,毛子等人就围了过来,因为昨天的事,毛子一直觉有口恶气没出,他叫了几个马仔围住王朝,并让王朝今晚在台球厅等他,王朝现在反正是鸟都不想鸟毛子,刚准备说话,身后就传来李阳的声音。

        “歪,你这死黄毛在这干什么呢?”

        李阳走过来问,他毫不客气的称呼毛子死黄毛。

        毛子点了根烟,上下打量了一眼李阳,一脸不屑的反问

        “你这娘炮管这么宽?田径场这么大,要过路死一边去。”

        “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

        毛子很是装逼的走到了李阳面前

        “听不懂人话?”

        毛子看着李阳站在那里,没有丝毫要走的意思,转过身问道

        “别以为你老母在西宁市有点钱,我就怕你,这里是叶县,这个县城我老爹说的才算,你少在我面前装,李阳。”

        “哟,你还知道我李阳这号人呢?”

        李阳像个泼妇一样双手叉腰,指着众人说

        “知道今天就给我让开,我就是来找他的,你以后找他麻烦我不管,但是我今天找他有事,你往后稍稍。”

        毛子颇为不屑的看了看李阳,又看了看王朝。

        “你和这怂货有什么可聊的?难不成他是你老公?”

        毛子用那种懂得都懂的眼神,看着周围的马仔,引得其他人一阵哄笑。

        “他要是我老公,那不得还是你爹了?死黄毛。”

        没等毛子还嘴,李阳就带着王朝离开了田径场,身边的马仔刚想上前阻拦,却被毛子拦了下来。

        “诶,别急,先让他们走”

        毛子意味深长的看着两个人远去的背影说到

        “我们没必要和李阳这娘炮撕破脸,反正王朝,我肯定是要教训的,迟早的事。”

        只是毛子有些想不通的是,王朝为什么会和李阳搅合在一起,难不成真是他说的那样?王朝这家伙,现在好像越来越不对劲了。

        出校门之后,王朝发现在街上停着一辆黑色的加长奔驰,戴白手套的司机见到李阳出来,恭敬的叫了一声李少爷,然后打开车门,李阳示意王朝先上,然后自己再钻进了车厢后座,王朝这才发现,自己这李阳学长好像还真不是一般人,就连毛子这种在三中横行霸道的混混,李阳都没有一点忌惮,而这加长的奔驰仿佛就是在告诉王朝,这李阳的背景不简单。

        王朝扭头仔细打量了李阳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发现李阳好像还挺眉清目秀的,不是那种幻觉,而是确确实实的,李阳这家伙本身就留着颇长的头发,而且生着一副女相,加上家里有钱皮肤保养的好,这么仔细一看着实有着一种女性的感觉,就好像是《情书》中的渡边博子,王朝心想,还真有点像。

        “学长,咱这是去哪?”

        “去我家做客,前几天不是跟你说了?”

        “我知道,但这好像是去市里那条路吧。”

        “就是去市里额,学弟,我老爹在市里等你。”

        王朝这才明白过来,李阳的老爹在红线监察局工作,那叶县确实是没有监察局,只有西宁市会有。王朝看着司机洁白的手套和挺拔的西服,不仅感叹李阳的家境之优渥。今天李阳难得没怎么说话,不知道是不是被毛子某句话气到了,一直到奔驰停下来,李阳才示意王朝下车。

        他们果真在一套别墅前停了下来,而且这不是连群的别墅,而是独栋别墅,别墅大概有四层,采用的都是欧式风格,周围全是绿油油的绿植。

        “我靠”

        王朝不禁发出一声感慨

        “这是哪?”

        “西山区,客人,西宁市最豪华的别墅区。”

        司机恭敬的说,然后奔驰就扬长而去,留下一脸羡慕的王朝和无语的李阳。

        “别这样啊学弟。”

        李阳说

        “你这表情看起来太牛马了,好像条土狗.....”

        “学长,见笑了!”

        王朝自顾自地说

        “你说的没错”

        李阳翻了个白眼,然后带王朝穿过庭院,走进了别墅内部。

        王朝左顾右盼,李阳让他坐在客厅里等,他老爹大概5点半才会到,李阳先是上楼放了点东西,然后吩咐佣人准备饭菜,最后看王朝兴致盎然,又带王朝在别墅里逛了一会,这套别墅一开始报价就是2000万,因为整个庭院和别墅内部都是一比一复制的伊丽莎白女王的度假别墅,所以在西山区也算是顶尖别墅之一,更不用说充满复古气息的欧式装潢,住在这里,仿佛置身于中世纪的宫殿一般,到处都是富丽堂皇又充满艺术气息。

        王朝在上楼的楼梯上,发现了一排排的音乐家画像,有海顿,肖邦,贝多芬,王朝都略知一二,但是最后一幅却全然不知是何人物。

        “那是我外公,哈哈。”

        李阳说

        “太帅了”

        王朝竖起大拇指说到

        “你外公想必很有音乐天赋吧?”

        “不,他唯一的音乐天赋就是拉二胡,而且拉的很烂。”

        李阳坦诚的说,他们又穿过长长的铺着地毯的走廊,来到了李阳的卧室,李阳不让王朝进去,而是又带王朝参观了其他地方,也算是给这个叶县来的土狗开开眼,见识见识富二代的生活,按照李阳的是说法,他母亲这一支已经富了三代以上了,也算是西宁市的名门望族。

        大约5点40,李阳的老爸才从外面回来,王朝坐在客厅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这个迎面走来的中年男人,他腆着大肚子,头上则是平平无奇的地中海,还拎着公文包,活脱脱一幅丈母娘杀手打扮,来者正是西宁市红线监察局局长之一——李国栋。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