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华夏修真史在线阅读 - 第十九幕 S级任务

第十九幕 S级任务

        当天夜里,南宫瑾等人便聚集在了距离他们最近的一处小城市中,这座城市是一个典型的西南城市,经济发展较为缓慢,大多数都是上个世纪的建筑,这里的路面总是灰扑扑的,仿佛裹上了一层厚厚的尘土。

        他们抵达这里的时候大概是傍晚6点钟左右,此时天已经黑了,这座匍匐在群山之中的城市接连亮起了灯光,从高空中俯瞰,这座城市仿佛是一块遗落在森林边缘的宝石。

        由于无法确定李秀恩的逃跑的具体位置,南宫瑾先是去了这座城市的“红线监察局”。

        因为这里极其靠近天罗结界,又是位于天罗领域的中心地带,因此这里的“红线监察局”虽然表面上还是叫做红线监察局,但实际上早已经成为了天罗人的傀儡政府,红线下派过来的官员遭就成为了摆设。这里的红线监察局三个局长有两个都是天罗的政治家,还有一个没有实权的红线官员,那位红线官员甚至没有资格参加任何高级会议。权力全部都被两个天罗人所把控着。

        南宫瑾一行人到达本市的“红线监察局”之后,因为南宫瑾是天罗的内门弟子,而且还是天罗长老的亲传弟子,所以相当于是这些天罗人的领导,这两个天罗人面对作为未来可以成为天罗议会成员的南宫瑾,表现得则是毕恭毕敬,生怕出一点差错。

        一开始当南宫瑾表明身份的时候,他们还以为他是天罗本家派来巡查的专员,所以将厚厚的一叠资料都放在了会议桌上,等待着南宫瑾的审批。这两位局长则是双手紧贴在裤缝边,一脸惶恐的站在会议桌的尽头,仿佛是等待审判的罪犯。

        南宫瑾穿着风衣端坐在会议桌前,青姬和赵无极则站在南宫瑾的身边,看着这两个人,赵无极认识这两名天罗局长的其中一人,他站在靠近大门的位置,赵无极曾经在天罗结界里面修炼的时候见过他,说起来那位毕恭毕敬站着的还算是他的师兄。

        看着自己师兄此刻大难临头的模样,赵无极觉得除了有些滑稽之外,对他们还有些同情。

        “各位不用拘谨。”

        南宫瑾淡淡地说。

        “我今晚来,只是想让你们帮我做些简单的事情。”

        “南宫少爷,您尽管吩咐!”

        两人毕恭毕敬的点头。

        “嗯,长话短说,我现在在执行一项任务,但是因为一些原因目标暂时脱离了我们的掌控范围,因此我需要你们的协助,十分钟之后,我要你们以南宫家的名义向正东方的所有监察局发送一封密函,要求他们搜寻我此次任务的目标所在的地点,发现她的位置之后,将其立马传送给我。”

        “没问题南宫少爷。”

        其中一人询问

        “请问目标的信息呢?”

        “我在来之前已经让太宰司传送给本市监察局的中央电脑中了,你们展开之后就可以获取目标的相关信息。”

        “明白!”

        两位局长异口同声的说到

        南宫瑾点了点头。补充道

        “你们最后在密函末尾加上一句话,介于目标的危险系数比较高,所有监察局不用出动修士进行追踪,这样只会打草惊蛇,他们只要负责将位置报告给我即可,我会亲自处理。”

        两位局长表示收到之后,便匆匆的离开了会议室,为了方便追踪,南宫瑾还向监察局要了一辆吉普车。

        三人坐在车里。

        那两位天罗局长告诉他们,这辆吉普车安装了网络系统,它的专属频道的号码已经附在了密函的最后一行,随着密函发给了正东方所有的红线监察局,那些监察局的掌握实权的局长基本上全部都是天罗的政治家,因此南宫瑾的命令随着电磁波传送出去之后,所有的监察局都严正以待。只要一有目标的消息,他们这辆吉普就可以收到监察局传来的信息以及实时位置。

        赵无极明白,南宫瑾这是要所有的监察局帮他搜寻目标,这也不得不让赵无极感叹南宫瑾的权力之大,居然可以调动所有的眼线帮她盯住目标,虽然不需要调动天罗修士,但这对于此次任务也是极为有帮助的,甚至可以说,这是此次任务的关键一步,毕竟要他们三个在偌大地问天罗领域捞人,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由于密函刚发出去不久,因此他们暂时还没有收到任何关于李秀恩的消息,赵无极于是提议道先去吃点东西,这两位玄之境的修士毕竟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他们几乎可以连续几天不吃不喝,但是青姬还是欣然答应了,南宫瑾则是无所谓,他们一行人来到了一家路边的麻辣烫小摊,这是赵无极选择的地方,考虑到这两位内门弟子不熟悉人类世界的餐饮,赵无极还夸夸其谈的介绍了一番,这也让失败了一天的赵无极多少挽回了一些颜面,毕竟这两位不食人间烟火的内门弟子看起来对于人类世界的了解程度只停留在十分浅显的层面,身为常年在外执行任务的杀手,赵无极自信地认为自己在这方面还是颇有经验的。

        不过南宫瑾并没有点餐,他在摊子上站了一会之后就回到了吉普车上,坐在了驾驶位上沉默不语,反而是另一位内门弟子青姬,她对于这些食物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事实上,赵无极早在之前就看出了一些端倪,这个肤白貌美的内门弟子似乎对于人类世界的东西怀揣着一种好奇。不过这也是正常现象,因为大部分天罗弟子都是无法接触到人类世界的,他们只能在一些极为有限的渠道听到关于第一世界的消息。

        吃完东西之后,又过了半个小时,第一条信息终于传到了吉普车的中控频幕上,一个监察局将李秀恩现在的位置发送给了南宫瑾,李秀恩此刻就在距离他们正东方一百多公里的位置。

        接收到这个消息之后,吉普车便飞速的扬长而去。窗外的建筑飞快的闪过,青姬和赵无极都坐在吉普车的后排,青姬的眼睛望着窗外的建筑,不知道在思考着些什么,与此同时,赵无极也注意到了这两个内门弟子的区别。

        作为衣钵弟子的南宫瑾总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仿佛全世界的责任都扛在他身上似的,一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表情。

        而青姬则相反,她似乎对人类世界更感兴趣,尽管这位内门弟子努力的在想要表现的平静,但是四处转悠的眼神还是出卖了她。

        “赵无极,你对这次任务了解多少?”

        吉普刚出发没多久,南宫瑾忽然问道

        “完全不了解,老大”

        赵无极脱口而出,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他对于自己的首领他一般都是这么称呼,这几乎成为了他的习惯,赵无极忽然意识到这个称呼可能不太适用于南宫瑾。毕竟他们之间有身份上的巨大差距。

        然而南宫瑾似乎毫不在意,他又问道

        “太宰司没有通知你么?”

        “没有,他们告诉我的唯一任务就是协助你们,关于这次的目标,我只能推测出她是个玄之境的修士,并且曾经是天罗人。”

        赵无极坦诚的说到。

        “既然你参加了任务,那么我认为你应该知道目标是谁,至少这样,到时候你会知道自己死在了谁的剑下。”

        南宫瑾冷冷的说

        “你今天的选择很愚蠢,即便赤泠迫于压力丢下了斩月,又受了伤,但你也不应该选择继续追击,你们之间差了一个境界,她如果想要回头杀了你,依旧是易如反掌的事。”

        赵无极微微一怔,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口,他知道南宫瑾没有在开玩笑,今天他的确实做出了一个很危险的选择,他在追击的途中根本就没有把握战胜李秀恩,但是心中的骄傲又不允许他什么都不做。

        “在任何的战斗中,了解的敌人是最基本的要求,这样才能绅审时度势的做出正确的判断。”

        南宫瑾说到

        “作为一个刺客,这是最基本的要求。”

        “您说的没错,我很抱歉!”

        赵无极回复到,他十分认同南宫瑾说的话,同时为此也感到有些自责。

        南宫瑾没有回答,吉普车在高速公路上甩掉了一辆又一辆汽车,南宫瑾继续说道

        “关于赤泠的经历很难说的一清二楚,不过这在天罗内门并不是什么秘密,这是天罗内部一段已经过去的历史。“

        停顿了一下,南宫瑾才继续说道

        ”早在十多年前,天罗内门有四个家族,你知道么?”

        “这个我知道,上四家分别是南宫氏、殷氏、江氏、姬氏。外七家则是:赵、上官、谢、韩、秦、长孙、魏。”

        赵无极说,这个确实在天罗并不是什么秘密,基本上所有的弟子都知道,天罗最开始就是内四家,外七家,而这些家族都是按照姓氏进行了势力划分。

        “没错”

        南宫瑾说到

        “天罗组织自从建立以来,就是内四外七,虽然偶尔会有战争,但是内四家的和平局面保持了将近百年之久。“

        ”不过在十年前那一次天罗内战,你应该很清楚!”

        南宫瑾这一句话让赵无极瞬间想起了10年前的那副场景,当时赵无极只有13岁,漫天的大火与惨叫充斥着整个天罗结界,他还记得那些被斩杀的修士,他们全部被丢进了谷底,成为了灵兽的食物。

        “内四家进行了一次规模巨大的内战,因为当时姬氏逐渐衰弱,所以成为了唯一覆灭的家族,姬氏一族的修士,百分之九十都死在了这次政治斗争中,还有一些百分之十则在这些人的掩护下逃出了天罗领域。在战争失败之后,姬氏族长姬无夜带领着剩下的修士逃离了天罗结界,不过因为不敌其他三家的联合修士,姬无夜战死在了长溪河畔。而10年之前的这次战役也被天罗的史官记录在了《天罗年鉴》之中,称为“长溪之战”。“长溪之战”中姬无夜的陨落,标志着天罗的上四家已经成为了历史,而天罗内门也只剩下了三个家族:南宫、殷、江。”

        关于这一段历史,赵无极也是知道的,这确实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姬氏一族灭亡的时候,赵无极只有13岁,那时他还记得,比自己年长的师兄弟都参与了三大家族的阵营,他们之中有许多人都手刃过姬氏一族的修士,而这次战役也彻底改变了内门的政治格局。这也是华夏新世纪以来,天罗发生的最大的变革,也算是天罗建立组织以来,比较重要的一次内部斗争,它直接在天罗的历史上划去了一个家族。

        南宫瑾继续说道

        “而我们此次的目标赤泠,就是姬氏大家长,姬无夜的亲女儿。”

        “什么?”

        赵无极顿时惊讶的问

        “她没有被处决么?”

        他以为在那次战役之后,所有姬氏一族没有逃走的修士都被清除掉了,没有人知道姬无夜还有一个亲女儿存活在世上,而且正是他们此行追杀的目标。”

        “是的”

        南宫瑾答复到

        “她的兄弟姐妹全部都在此次围剿中被杀害,但只有赤泠被留了下来,她那时只有14岁,却已经凭借三样东西闻名了天罗。第一是她极高的修炼天赋,早在她14岁的时候就已经达到了灵之境第四阶段极灵期,这在内门也是相当罕见的。”

        赵无极心里微微一惊,因为赵无极今年23岁了,才达到极灵期,赤泠比他早了足足九年就达到了这一境界,更恐怖的是,赵无极的修为在外门已经可以算数一数二的存在了,这也就变相的说明,14岁的赤泠已经可以在外门雄踞一方了。更何况她还有一把一阶灵器,这足以让她在14岁的时候就成为外门第一!

        南宫瑾没有管赵无极的想法,而是继续说道

        “第二个让她闻名内门的,是她手中的斩月,这把太刀甚至是许多玄之境巅峰的长老都梦寐以求的一阶灵器,也是天罗排名第三的灵器,这把灵器在姬氏家族传承了几百年,最后它在赤泠所有的兄弟姐妹中选择了赤泠作为宿主,这也就让本来就极具修炼天赋的赤泠一夜成名,成为了所谓的“天罗第一女太刀”,加上她的父亲是家族的大家长,当时所有人都一度认为赤泠是姬氏的真命之主。

        “而第三样东西是赤泠的惊艳的样貌。”

        南宫瑾喃喃的说到,仿佛在回忆些什么。

        “我曾今在战后见过赤泠一次,正如其他人所说,即便那时她只有14岁,却早已经成为了一个绝色的美人,许多见过赤泠的男弟子都不禁被她的美貌折服,她的样貌甚至让所有的女人都心生妒忌。

        在战役结束之后,除了赤泠之外,所有没有逃出去的弟子全部被处决,他们没有处决赤泠,也许是因为她的绝色,也许是出于对姬无夜的羞辱。”

        “赤泠最后被发配给了殷氏一名权力通天的长老做小妾。在那之后,赤泠的名字就逐渐淡出了所有人的视野,她再也没有在众人面前拿起过那把赤红色的斩月。而七年过去了,她再一次出现在众人视野是因为,在三年前和一个内门弟子结伴逃出了天罗结界,你也许听过那个弟子的名字,他叫子初明。”

        听到这三个字,赵无极只感觉胸中微微一热,外门弟子怎么可能没有听过子初明的名字,他可是曾经外门的天子骄子,霸榜外门战力第一5年之久,凭借着一己之力杀进了内门,当时只有灵之境的他,却可以只身一人穿过遍布灵兽的峡谷。

        “子初明和赤泠一起逃出了结界,而天罗的追兵很快就赶上了他们,子初明为了掩护赤泠,据说也战死在了当年姬无夜殒命的地方,长溪,也许这就是宿命吧,凭借着子初明拖延的时间,赤泠成功的逃离了天罗领域,后来因为多重罪名被红线关进了监狱。”

        “三年过去后。就在今年的3月,她被释放了出来,不过因为红线内部的操纵,我们找不到赤泠被释放的地点,所以只能在古桥村伏击她,太宰司算到她肯定会回来,所以让我们在那里蹲守。”

        赵无极问道

        “她为什么还要回来?”

        “因为斩月”

        南宫瑾回答说

        “这把斩月当初被她授权给了子初明,所谓授权,就是灵器的持有者可以短暂的将灵器的使用权转让给另一个人,而凭借着斩月的威力,子初明为赤泠争取到了逃亡的时间。不过在子初明死后,天罗的修士并没有找到斩月的踪迹,所以太宰司推测,斩月被子初明封印灵力之后藏匿了起来,而李秀恩一定会回到长溪,和我们不同,我们无法在宽阔的密林寻找一把没有灵气外泄的灵器,而她可以轻易的召回斩月,因为那是她的灵器,她不会轻易丢下斩月的。”

        “这就是我对于赤泠的了解”

        南宫瑾最后说到,沉默了半晌,他又忽然问

        “你同情她么?”

        “会有一点”

        赵无极点点头

        “她只是家族战争中一颗无辜的弃子”

        “没错,赵无极”

        南宫瑾冷冷的说到

        “这就是我们组织的可恨之处”

        赵无极忽地一愣,他能够从这个内门弟子的口中,听出一种真切的愤怒。

        “这是很无奈的一点,因为我们内部体制的问题,每一个人的悲剧都是必然的,赤泠也是如此,我并不恨她,但是如果她逃出了天罗领域,对于我们是相当不利的,我们不得不这么做。”

        南宫瑾顿了顿,最后用一种有些遗憾的口吻说到

        “我们这种人,总是没有选择”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