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华夏修真史在线阅读 - 第七幕 李秀恩

第七幕 李秀恩

        王朝只好跑到一处拐角,在那里,他看见迎面走来一个高挑的女人,那个女人打着一把黑伞,因为伞的缘故,王朝看不清她的脸,在两人即将擦肩而过的时候,女人把伞收起来,对着王朝问道

        “我们是不是见过?”

        王朝这才看清楚来人是谁,但是没等他反应,女人就用胳膊夹住了王朝的脑袋,二话不说将王朝拖着走。王朝闻道她身上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在一棵樟树下停着一辆车,女人先上了车,那是一辆价值不菲的黑色保时捷,女人坐上驾驶位后,王朝大脑飞速思考,自己现在逃跑的几率为多少,因为眼前这个女人的长相和穿着,和前几天梦里那个女人一摸一样。

        “跑的话,我会创死你。”

        副驾驶的车窗下降,女人提醒他说。

        妈的,王朝又想起了这个女人杀人的情形,别无他法,于是坐进了车里。

        女人没有开车,而是先摘下帽子吹了吹头发,然后将冲锋衣脱下来,露出了里面米黄色的hollekity的长袖,以及那傲人的身材,王朝这才看清女人的脸,如果说林晓雨是那种充满活力得女生的话,那么眼前得女人则截然相反,是那种让人心中一惊的冷艳女人,远处的天空漆黑一片,王朝又想起了梦里的一幕,世界被暴雨冲刷着,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一个将近一米八的男人会被她用绳子甩这么远,是小说吗?她是神秘怪物?怎么会遇到梦里的人,现在他还没醒么?

        过了半天,王朝才弱弱的自言自语道

        “该死,还在做梦么?”

        “然后扇了自己一巴掌。”

        “别试了,你醒着,至少现在你看到的一切,都是你这10多年看到的。”

        女人说,她将冲锋衣叠好之后,放在保时捷后面,然后发动了引擎。随着一声低低的轰鸣,黑色保时捷在黑夜中弹射出去。

        窗户外的建筑飞快闪烁,就像上次一样,雨越下越大,春天的雨总是突如其来,在暗夜中很快下起了倾盆大雨,雨水打在保时捷的车顶上,发出稀稀疏疏的声音,女人打开雨刮器,才勉强看清楚前方的路,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想问,但是我建议你什么都别问,再确认自己是否身处现实。”

        女人说

        “随便给谁打个电话吧。”

        “为什么?”

        “听一听他们的声音,会让你冷静一点。”

        王朝拨通了林晓雨的号码。

        “喂,朝哥。”

        对面传来林晓雨活泼的声音。

        “小雨,还没睡?”

        “准备睡了,朝哥有什么事?”

        “随便问问,你最近还好么?”

        “很好呀,就是书看久了,眼睛有点痛,你呢?”

        “我很好。”

        “奥,你今晚真奇怪。”

        “哪里奇怪了。”

        “嘘,我妈来了,等一下跟你说。”

        王朝听见对面有开门的声音,过了好一会对面的声音才又传来。

        “难道不奇怪么?大半夜的给我打电话。”

        “嗯,没事没事”

        王朝说

        “早点休息,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事吧?”

        “记得”

        林晓雨在电话的另一边掰着手指头。

        “不要走夜路,不跟社会青年有来往,不随便和别人离开学校。”

        “行,一定要记住。”

        “会的。”

        “好,晚安。”

        “真奇怪,晚安。”

        林晓雨在对面小声鼓囊。

        王朝挂断电话,他深吸了几口气,冰冷的空气刺激着他的神经,靠在车座上,他可以确定自己确实是醒着了。但是如果是醒着,为什么梦里的女人会出现在眼前。

        “在车的后座,有个文件夹,你随便翻来看看,再问你想问的。”

        女人说。

        王朝果然摸到后面有个文件夹,打开扣子,拿出了几张照片和一叠资料。

        但是那些居然全部都是他的照片!

        一共是三张照片,第一张是他的初中毕业照,王朝站在了最后一排的左上角,他的脑袋被一个红色的圈圈标记了出来,第二张是他站在教室的走廊上,从头发长度来看是去年的时候,还有一张就是前几天,他站在台球厅,对面是毛子和正在抽烟的刘龙,第三张照片的拍摄角度很隐蔽,但是聚焦的对象很明显是王朝。王朝再翻开拿一叠资料,全部都是关于王朝的个人简介和家庭介绍

        1992年,出生,被父母遗弃在青冈道观,被叶臻收养

        2006年,就读于叶县实验中学,寄居在林晓雨家中,约三年时间

        2007年,王朝初一时,叶臻非正常去世

        2009年,就读于叶县三中,因与林晓雨母亲不合,搬出林晓雨家,独居在锦江市场居民楼403号

        2010年3月初,就读于叶县三中,高一。

        封面是这一串简要的介绍,翻开内页,分别是按时间点详细的介绍了王朝每个阶段的情况,包括和林晓雨的亲密关系,长期遭受校园霸凌,甚至是膝关节上的软骨挫伤,都有详细的记录,王朝翻到最后一页,时间停留在前几天,记录着王朝被毛子在台球厅殴打的内容。

        王朝放下这些资料,揉了揉太阳穴,车子此刻正疾驰在空无一人的街上,车轮溅起地上的积水,在雨夜中像一道奔驰的闪电。

        他看着这个穿着hollekity长袖的女人,第一次感觉世界如此荒诞,过了很久,才轻轻的问道

        “现在是什么时间?”

        “华夏年2010年3月10,晚上9点49。”

        “我不知道怎么问,那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哈。”

        王朝用手搓了搓脸,好让自己清醒一点

        “我叫王朝,是一名普通的高一学生,按照资料上来说,你应该都知道,前天我晚上我做了一个梦,你和梦里的人一摸一样,但我并没有见过你。”

        说说你的梦。

        “我梦见那天下暴雨,有人要杀我,你救了我,你用绳子勒住了他的脖子,然后把它甩出了三米远,这是真实的吗?”

        “对的,王朝。”

        女人叫他的名字,一字一句地说到

        “这都是真实的,我杀了他,接下来你看到的都是真的,你没有做梦,还记得那算命的跟你说的么?你醒着。”

        当女人说“对的”两个字的时候,王朝只感觉脑子在嗡嗡作响,这居然是对的,这个世界怎么了?而且她怎么会知道,那个算命先生跟他说了什么话?

        “那你违法了知道么?”

        “确实是违反了第一世界的法则,但是也不算违法,你知道的法则对我无效,放下你16年来的东西,我用绳子把他甩出三米远的时候你就应该知道,问点别的吧。”

        女人淡淡的说,仿佛对这些问题不感兴趣。

        “你看小说么?”

        “我看电视剧。小说没怎么看过。”

        “有一类爽文小说,讲的是主角在普通了十几年后,突然获得了法术或者系统,或者陷入了一场阴谋,然后逆天改命,我现在的情况也是么?”

        “准确的说,我不知道你说那些东西,也不知道你还有多久能活,按照你刚才的说法,你确实陷入了一桩谋杀案中。”

        “我是清白的。”

        王朝瞪大眼睛说到。

        “我又没说你杀人”

        李秀恩翻了个白眼。

        “我说的是有人要杀你,而且逆天改命什么的,对你来说不太现实,按照目前的情况,你顶多能够活下去,而我会暂时保护你。”

        “为什么要杀我?因为毛子么?”

        “跟他这种二货没关系。”

        “所以我是什么主角么?”

        “狗屎罢了,他们杀你只是顺手的事。”

        “他们是谁?”

        “他们....你会知道的”

        女人忽然感觉跟王朝解释起来尤其复杂,于是无奈的摇摇头。

        “那你是谁?”

        “我叫李秀恩,你只需要知道我不会害你就行,因为你爷爷的原因,我会帮你。”

        “你是韩国人?”

        “不是。”

        李秀恩不好意思的笑道

        “最近喜欢看韩剧而已,李秀恩是我的新名字。”

        王朝不明所以,刚想追问,李秀恩打住了他。

        “待会你会知道的,现在你先平复心情,不如好好休息一下。”

        车内又恢复了寂静,外面的世界已经全部黑了下来,只有仪表盘上的灯光照在李秀恩的脸上,王朝感觉到气温在逐渐下降,他裹紧了身上的外套,突然感觉有些疲倦,太怪了,这样一个世界,也许他再一次睁眼会躺在自己的床上,或者睁开眼是第二天早晨,不管怎么看,现在一切都是不现实的,包括他现在坐上的这辆价值不菲的保时捷,整个叶县也没有几个人能够开的起这样的豪车,但是在这个夜晚,他正坐在这辆车上,旁边还有一个神秘的美女,李秀恩开车很快,车开到了郊区,仪表盘上显示车速已经到了150迈,一个从容的漂移后,车子开始登山,向火箭一样朝山顶冲去。

        “我去,美女你很赶么?”

        “不是,开快车开习惯了。”

        李秀恩说。

        “我比较珍惜时间。”

        大约过了15分钟,车子停了下来二人下车,王朝这才发现,车子开到了青冈道观的脚下,公路只能到达这里,而要去道观还必须徒步往上攀爬几百米米的距离,王朝穿上李秀恩递过来的雨衣,和她一起爬了上去,10分钟之后,他们撑着雨伞站在了道观门口,在暴雨的冲刷下,整个道观隐没在了黑暗之中。

        “三年没来了!”

        李秀恩独自呢喃道,她领着王朝走到摘星台前,其实那里就是一个观景台,政府为了游客方便俯瞰叶县专门做的一个眺望塔,二人撑伞站在上面,脚下是灯火通明的叶县,四通八达的街道亮起了绵延的灯火,因为下着雨,所以山上的可见度很低,脚下的灯火就像隔着一层满是雾气的玻璃,只是一块块模糊的色斑。

        王朝曾经无数次站在这个地方,但是今天却只感觉有些异样,以前站在这个地方,他总会想那座城市是怎样的,里面的人怎么生活,但是现在,他已经没有了当时的好奇,他觉得那只是个笼子罢了,或者是个八角笼一样殊死搏斗的地方,但是此时此刻,他只想问为什么这个女人会把他带到这里来!

        “什么都别问,王朝,带我去看看你爷爷的坟墓。”

        李秀恩说,她转身走进道观,王朝带着她穿过道观的大门,走到了后院,推开后院的木门之后就是后山,在后山有一颗巨大的樱花树,树下的那个小土堆就是老道士的坟墓,小土堆上立了一块木制的牌匾:叶臻之墓。

        “你爷爷是在2007年...?”

        “9月15日去世的。”

        “谁通知的?”

        “林业局,来巡山的时候发现的,先是打电话给林姨,就是林晓雨老妈,说是心脏骤停,有心脏病。发现的时候已经去世两天了,当时他就倒在这颗樱花树下,再也没有起来。”

        李秀恩戴着帽子,半个脑袋埋在冲锋衣中,轻轻点头,然后让王朝带她去道观的谪仙居,在王朝的记忆中,谪仙居是爷爷生前呆的最久的地方,也就是道观的最靠北的大殿,王朝虽然对于李秀恩还是半信半疑,但他感觉李秀恩应该不会把他怎么样。

        到了谪仙居,李秀恩推开门,然后两腿一前一后,往里面走了七步,再往左转走七步,最后掀开了脚下的石砖,那块石砖下是一个木制机关,李秀恩拉下机关,如同电影一样的场景出现了,谪仙居靠墙的书架自己移动,在书架后面,漏出了一个三米多宽的黑色洞口,一直通向无边的黑暗,王朝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他从来不知道这里还有这样的机关,难道爷爷生前一直都在瞒着自己一些东西么?

        李秀恩让王朝跟着自己,她从腰间拿出手电筒,然后顺着洞口走了进去,王朝紧跟其后,大概走了几十米之后,这个通道内部出现了一个45°角的下坡,无数道阶梯一直往地下延申,他们一直下楼,又走了大概一百多米,才来到了一处平地。

        这里仍旧是一个黑色通道,不过比入口的通道要更加的狭窄,大概也只有两米多宽,只能让人并肩通过,不过让王朝震惊的是,虽然这个通道只有两米米多宽,但却有将近十米高,他们就像是两只蚂蚁似的,走在两面高耸墙壁的夹缝处,在两旁的墙壁上,大概七八米高的位置,挂着并排挂着一盏一盏黑色的灯笼,在那些灯笼上亮着绿色的幽光。

        王朝不知道和李秀恩走了多少米,她忽然停了下来,说到。

        “先在这里停下,我先把情况说明一下。”

        李秀恩说,她靠在那面高耸的墙上,并且示意已经来就满脸疑惑和惊异的王朝看着她,不要左顾右盼,因为这厮现在的表情就类似于刘姥姥进了大庄园一样满是惊讶。

        王朝站在李秀恩对面,李秀恩调整手电筒的角度,将光线从上至下照在自己脸上,然后又照了照王朝的脸。

        “我知道你在幻境中见过我的脸,首先,我还是希望你清楚,你现在是清醒的,我们现在就再青冈道观下面,外面正下着暴雨,我的保时捷停在了道观脚下的公路上,山下是你生活了18年的叶县,此时此刻,林晓雨,毛子,以及你所有认识的人都生活在里面,他们正在做自己的事情,我找你,有一些特殊的事情,你也看到了,我的车上有一些你的资料,关于你的事情我很清楚,现在,请你想想今天下午,那个算命的老头跟你说的话。”

        然而王朝现在满脑子都是这个不符合常理的地方,按道理来说,这个地方根本可能存在,王朝只感觉自己脑子很乱。

        “好了”

        一分钟后,李秀恩打断他

        “我会跟你解释你前几天做的梦,在这之前,我给了你两天重获现实感,现在我还需要问你一些问题,不然你是不会信的。”

        “你看网络小说么?”

        “之前看。”

        “你相信世界存在法力?”

        “不信”

        “你相信阴谋论?有人主宰世界,而普通人并不知道”

        “这是可以信的,蜥蜴人是么?”

        “你认为华夏的政治格局就是你所看到的模样?”

        “没关心过。”

        “.........”

        “你现在在这个地方,你看着四周的场景是什么感想?”

        “我认为自己可能是在做梦”

        然而他这句话刚说完,李秀恩的手掌就轻轻的打在了他的额头上,在被打到的位置,王朝感受到传来一种痛感。

        “你如何理解,我车上那些关于你的资料,你认为我可能是什么?变态恋童癖?”

        “不知道,看起来不像,而且我不是儿童。王朝如实回答”

        “谢谢你没有误会我。”

        李秀恩说

        “我知道你前几天做了个梦,而且我救了你一命,所以你无需对我过于防备,我不会害你,我的任务就是带你见到真实的世界,还记得那个老头跟你说过的话吗?现实虚幻,我们往往很难分清,我们只有在醒来之后才能看清自己之前的处境,只有在清醒时才能意识到之前的一切都是梦境,但是不仅如此,即便是生活了18年的世界,你也敢保证一切都是真实的么?如果你从未见过真实,又怎么知道自己深处幻觉?也许你看到的都是假象?而你做梦的世界才是真实的,在那里,一个成年男人可以被人用绳子甩出三米远。”

        这番话和算命先生说的简直如出一辙。

        “你是说,我现在的生活是假的?”

        王朝疑惑的问。

        “大部分是真的,但有部分非真实的幻象。”

        “什么意思?”

        “我刚才问过你,就好像这个机关一样,你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都没有意识到它的存在,那这个世界呢?你真的看清楚了么?”

        李秀恩那双艳丽的双眸盯着王朝的眼睛。

        “我最后再请你回忆一句话。”

        “什么?”

        李秀恩停顿了一下,然后一字一句地说到

        “你看到的世界,只是冰山一角!”

        王朝能够感受到这句话在此刻,仿佛在预示着某种极大的事情即将发生,王朝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脏好像漏了一拍,只是短短的一句话,此时却让他感到很重的分量。

        不等王朝仔细回想,李秀恩便领着王朝继续在密道中行走,他们并排走在通道中,就像那些景区里面那些一线天的峡谷一样,大概又走了一百米左右,四周忽然豁然开朗,就在王朝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青铜门,这扇青铜门直冲地穹,足足有是十米多高,仿佛是一个巨人建造的机关。

        不应该啊

        王朝在心里想,他们刚刚走了绝对不下100米,青冈道观地底下不可能有这个长度的,而且这通道和这扇青铜门足足有十米多高,虽然这扇门不宽,但是就这个高度而言,如果是真实存在的,肯定是耗费了巨大的人力和物力啊,谁会在一个道观之下建这么一个密道?

        “从现在开始,不要以正常的思维来衡量你看到的东西!”

        李秀恩看出了他的疑惑,提醒道,她指了指青铜门上的一个凹槽

        “把你的手放进左边那个机关里去。”

        王朝顿时大惊失色

        “放进去还拿得出来么?”

        “懒得跟你废话,现在就我们两个人,我的手段你是见识过的。”

        李秀恩冷冷的说

        王朝有些战战兢兢的把手放了进去,机关内,一根针扎破了他的手指,他条件反射似的抽回了手,与此同时石门缓缓打开,王朝忽然有些紧张,他意识到有什么东西会因此改变。

        门开后,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洞窟般的地窖,这个地窖的穹顶一样很高,而且很宽敞,好像是巨人居住的地方一样,所有的东西都是大号的,在这里一共有四样东西。

        第一样是在地窖中央的一个水池,但是这个水池流动着的并非是纯净水,而是泛着绿光的液体,甚至在水池上方的一米处,都弥漫着绿色的水雾,它们仿佛藤曼一般延申向整个地窖,这个水池有四乘四,接近16平方盘踞在洞窟的正中央,但是只占据了洞窟地面面积的十分之一不到,因为这个洞窟实在是太大了,就像是一个巨型的足球场,而他们此刻就一样站在这个足球场的边缘。

        而在足球场中央的水池中间,还有一个石台,石台上面有一副刀架,上面架着一把古剑,因为被插入了剑鞘之中,王朝看不清剑身,但是这柄剑很明显是整个巨大洞窟的中心,而那水池中的绿色气流都缭绕在这把剑的周围,仿佛是围绕着它舞蹈似的,袅袅升起。

        第三样东西则是一副华夏地图,但是这块华夏地图却被分为了三种不同的颜色,这副华夏地图就被刻在了这个地窖的穹顶之上,王朝从地面看去,只感觉那是一张巨大的蛛网,错综复杂的道路在上面都一一刻画了出来。

        李秀恩在地窖环顾了一圈,然后轻轻说到。

        “欢迎来到更加真实的世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