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华夏修真史在线阅读 - 第五幕 暴雨中的幻境

第五幕 暴雨中的幻境

        但是在之后的一天,王朝的生活突然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改变,有时候生命往往是这样,当我们回首自己的人生时,发现在这条路尽头的起点上,只是因为一个小小的转折,而这个转折,将我们的人生彻底的改变了方向,在王朝18岁的那个暴雨滂沱的夜晚,正是这种突如其来的东西如流星般打乱了他原来的生活。

        这件事发生在结束假期后不久的一天傍晚,暴雨倾盆而下,早在下午第二节课结束后,也就是四点左右,整个叶县的天空都黑了下来,豆大的暴雨冲刷着城市,街道上积水成河,黑压压的仿佛城市即将崩溃。

        王朝醒来的时候,很多学生正围在窗户旁,外面下着暴雨,而王朝显然对这些没什么兴趣,在最后一节课的时候,王朝又睡着了,再次醒来时,他还坐在教室,教室里一片昏暗,而所有人都走光了,王朝看了看时钟,居然已经将近8点了,按照王朝平时的作息,他是不会一觉睡到八点的,自己显然是睡过了头,因为此时还是春天,空气温度很低,王朝裹紧衣服走到教室的走廊上,暴风雨丝毫没有停息的意思,这样的大雨在春季倒是挺反常的。

        王朝在教室饶了几圈,因为三中的普通班学生不组织晚自习,所以学校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人,只有不远处的对面有一栋教学楼亮着,那是专门提供给三中那些成绩还算拔尖的学生学习的地方,王朝还可以听见不远处有老师讲课的声音,而除此之外,整个世界仿佛是空荡荡的,他靠在教室前门,漫无目的的盯着仿佛毁天灭地的暴风雨,整个世界似乎只剩下他一个人。

        王朝见暴雨没有停歇的意思,于是挽起裤脚准备回去,他不想在这里过夜,撑开雨伞之后,王朝穿过了三中的操场,一路走到了街上,但是很快王朝就发现了有个奇怪的地方!

        这一路上他居然一个人都没看到,没有看到行人就算了,连平时坐在门口的保安也不见了,保安室里也是空荡荡的,大门在风中左右摇摆,发出哐哐的声音,王朝没有多想,顺着街道往家里走,但是王朝越走越发现不对劲,因为现在不仅路上没人,就连街道两边的商铺都全部紧闭大门,没有一点光亮出现,而那些居民楼的窗户也全部黑着,看不到人生活的迹象,这个世界有关其他人的踪迹好像都消失了,只有王朝撑着伞在暴风雨中行走,按道理来说,就算下着刀子,也应该有店铺是开着门的吧,这里是三中,是学生最多的地方,怎么可能没有人做生意呢?就算没有人做生意,汽车总该有一辆吧,但是自从出了校门,王朝连什么都没见到过,就好像电影盗梦空间中,那一栋栋虚幻的建筑,仿佛是巨大的墓碑一样矗立在那里,没有一线生机。

        人呢?

        王朝在心里想,因为暴雨还在持续,积水已经蔓延到了他的小腿,在一个转角,王朝终于看见了出门见到的唯一的一个人,看身材应该是个男人,他穿着笔挺的西装,应该有一米九多,打着一把黑伞,因为光线太暗,王朝看不清来人的脸。

        但是这个人的出现就更让王朝奇怪了,这么大的雨天,有谁会穿着像个送葬者一样走在街上,还打着一把黑伞。

        就在疑惑的盯着他,两人准备擦肩而过时,那个男人突然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将后者甩到了街上,王朝趴在几乎成为小河的雨水中,勉强站起身来,看着那个西装男径直朝他走来。

        王朝的大脑飞速思考是什么情况,怎么回事,一觉醒来出现了这种奇怪的事情,那是毛子的人么?应该不是,但是王朝不知道除了毛子还有谁会找他麻烦。

        “我去,你谁啊?”

        王朝在暴雨中大喊。

        黑衣人没有回答,他收起了雨伞,王朝看见在那把伞的伞尖有一块锋利的刀片,就在一瞬间,强烈的恐惧充斥王朝的整个大脑,这是面对毛子从未有过的恐惧,因为毛子的行为是可以理解的,他只不过是一个小混混罢了,但是王朝看着缓缓走来的这个人,关于那人的一切都是未知的,只有一个信息,就是他想杀人!

        王朝瞬间明白了,他猛地腾起身来,在雨水中奔跑起来,但是黑衣人握着雨伞一个箭步朝他冲来,很快就出现在了王朝背后,就在刀片距离王朝还剩一尺的位置时,一条绳子突然勒住了黑衣人的脖子,将他硬生生的甩了出去。

        “终于赶到了,该死的下这么大的雨。”

        王朝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那是一个高挑的女人。

        她身材极好,穿着一件牛仔裤,脚上是一双黑色的靴子,上身一件黑色冲锋衣,头上则带着一个印有exo标志的帽子,周围一切都是昏暗的黑色,她站在暴雨之中,仿佛亭亭玉立的紫色玫瑰,女人将手上的绳子随手一丢,然后捡起黑衣人那把黑色的雨伞,轻轻的割破了那人的喉咙,最后掏出一把红色刀把的匕首,插进了男人的后背。

        “跟我走,要那么下场和他一样。”

        女人命令道,看着不远处黑衣人一动不动的尸体以及背后的刀把,极度的恐惧充斥着王朝的大脑,他尽力想要站起来,但是双腿却不听使唤,就在那一刻,恐怖的事情发生了,整条街道上的雨水都变成了鲜红的血色,红色的浪潮淹没了王朝的头顶,所到之处漆黑一片。

        这是在做梦吧!王朝在红色的血水中想到,自己大概率是在做梦了!

        当王朝在脑海中想到这句话时,他再一次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趴在教室的课桌上,教室的灯还亮着,灯泡吱吱作响,一切都没发生。

        原来真是做梦,他想,但是自己心跳很快,显然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恢复过来,自己里面的衣服也湿了,流了不少汗。

        王朝想也许自己这几天太紧张了,但是他看见窗外确实在下暴风雨,因为窗户没有关紧,所以此刻正在哐哐作响,王朝走去关上窗户,暴风雨下的很大,估计一时半会不会停下来,王朝不经意的瞄了一眼时钟,刚好是8:00钟,自己真的睡过头了。

        我去!

        一种不详的预感充斥着他的全身,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发生,一定是最近太累了,都是巧合罢了,他想着,又去走廊上转了一圈,发现有一个老师和学生在一楼聊天,大概率是在跟学生做心理辅导,在三中最容易产生问题的就是那些愿意读书,但是基础很差的学生,那个老师估计是在安慰他。

        王朝这么一想,才感觉又恢复了一些现实感,他过了一两分钟才冷静了一些,但王朝的手机在此刻突然响起,是一条陌生的短信,只有短短的一行字。

        ”去人多的地方,他还没有死!“

        闪电般的恐惧再一次贯穿了王朝的大脑,他死死的盯着教室的前门,怎么回事,这条短信说的他是,刚才做梦的那个人么?发短信的是谁,又怎么会知道他做的梦?

        王朝忽然想通了,不能一个人呆着,一个人呆着会出现幻觉,不管是不是真的,他现在要去要去找个活人,于是王朝拔腿就走出了教室,到了一楼,王朝发现刚才聊天的两人不见了,只有远处的保安室亮着灯,王朝朝着保安室走去,但是身后的不远处好像站着一个人,他从远处向王朝飞奔而来,王朝看见了那人黑色的西装。

        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但是那人没跑几步就倒在了地上,王朝看见那个西装男身后流着血,原来被女人插了一刀的位置,正在往外冒血。

        难道还在做梦么?

        王朝想,他一想到在做梦,胆子也大了一点,做这种鬼梦,真是他妈的奇怪,王朝壮了壮胆

        做梦是吧

        他走到西装男面前,摸了摸他的衣服,只在裤带里掏出了一张黑色的卡片,好像是类似于贵宾卡之类的东西,王朝捏在手上,往保安室走去。

        他倒要看看这个梦做到什么时候去。

        王朝走到保安室,看见保安老头正在拿手机看视频,见王朝来了,老头立马鬼鬼祟祟将手机竖了起来。

        “叔,雨太大了,我在你这坐会。”

        “小伙子还没回去啊,在补课?”

        “没有睡过头了。”

        “家里没人来接?”

        “没事,叔,雨停了我就走。”

        老头示意他随便坐,王朝坐在椅子上,窗外还在下雨,他不知道这个梦什么时候会停,还有教学楼下面那具尸体,真是奇怪的梦呵。他裹紧衣服,靠在椅子上又昏昏沉沉的睡去,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1点钟了,王朝又走出校外,和梦里不同,现在街道上有人正在行色匆匆的赶路,街上时不时有汽车飞驰而过,不远处是商场播放的促销广播。

        王朝一路走回了家,他回到家之后,照例洗了个冷水澡,冰冷刺骨,让他的大脑清晰了几分,因为太困了,王朝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