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华夏修真史在线阅读 - 楔子

楔子

        三年前华夏西南密林

        车内漆黑一片,男人坐在主驾驶上又点燃一根利群,此刻在车窗外的草地上早已丢满了男人的烟头,就在两个小时之前,男人将车停在这条盘山公路的岔路口,便再也没有动过,好像在等什么人似的,他若有所思地凝望着眼前漆黑的密林,因为此时正值早春,山间总是弥漫着大雾。

        突然,车内的对讲机传来一个骂骂咧咧的声音。

        “喂,他娘的,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抽烟的男人听到后,依旧凝望着挡风玻璃前的某个地方,吐出一个烟圈,不紧不慢地回复道

        “别急。”

        “你是不急,你坐在车里,我在树上腿都要蹲麻了,而且这个天气,真t    m冷。”

        “想赚钱,这点苦都受不了?”

        男人挖苦到

        “你就是从北极来,这个天你也顶不住的吧。”

        “别说了,小子,实在不行,你去北极待两年再来接任务吧。”

        男人笑道,他此刻能想到那家伙穿着背心,蹲在树上放哨的场景,真滑稽,他肯定像猴子一样搓着自己的胳膊。

        “妈的,操!”

        对面骂骂咧咧的切断了联系,车内又恢复了寂静,这片盘山公路位于华夏的西南部,在华夏地图上,西南部大部分都是落后偏远的山区,而且这条盘山公路又位于半山腰地位置,加上天气原因,车外的气温几乎只有几度,男人皱了皱眉,心里也开始有些疑虑,难不成消息真出问题了,自己已经等了将近两小时,却仍然没有见到目标出现。

        就在这时,对讲机再次响起。

        “车牌号,西497x,目标过来了,路过岗哨点,到你那大概还有3分钟。”

        “是不是桑塔纳?”

        “是,往你那去了,奶奶的等了这么久终于来了,不守时的家伙,记得多捅几刀。”

        “别这么粗鲁小子,不用刀,咱们是文明人。”

        主驾驶的男人说罢,又点燃一支烟。

        三分钟。

        他缓缓地抽了几口,等了这么久终于来了,在火星烧到烟头之后,男人将烟头丢出窗外。

        点火,挂挡。

        随着一脚油门,车子弹射而出,刚好撞上了准时到达的那辆桑塔纳,桑塔纳被斜侧方的突然出现的汽车撞在了公路的护栏上,引擎盖冒起了青烟,男人打开车门慢悠悠的下车,走到护栏的边缘看了看,还差半米,桑塔纳就会掉下山坡,男人嘴里发出啧啧啧的声音,好像很满意自己的杰作,他又绕回到冒烟的桑塔纳车边,很显然这是一辆改装过的公务车,连玻璃都是防弹的。

        “赵局长在么?”

        男人很有礼貌的敲了敲车窗,朝里面问道,好像在问邻居有没有吃饭,但是没有人回答他,一片寂静,只有森林里传来的动物的啼鸣。

        “不说话就是死了噢。”

        依旧没有回答,但是在男人的脑袋后方传来了子弹上膛的声音,男人缓缓地转过头去,借着车的前灯,他看清了持枪者的脸,那是一个相貌普通的中年人,正站在距离他两米的位置,对准他的还有一把格洛克手枪,黑漆漆地枪口似乎随时都会冒出火星。

        “你找赵局长?”

        “是啊,我看过照片,是个老头子,你应该不是吧?”

        男人不慌不忙地回答道

        “我当然不是。”

        “那我们没什么好谈的。”

        男人说,就在他说完话的瞬间,中年人的格洛克手枪就开始像太阳下的冰淇凌一样融化起来,见到这种极其诡异的场景,中年人倒也不惊讶,而是丢掉了软化的手枪,从背后掏出了一把长匕首,这把匕首和其他匕首不同,在黑暗中,匕首亮着翠绿的光芒,那些光芒像水一样在上面流动。

        男人见到那把匕首之后,双眼微微一亮,说到

        “原来是同行呢,老兄。”

        下一秒,在男人的双掌之间,赫然凝聚了两团碗口大小的绿色火焰,这一幕如果在常人看来,估计已经是颠覆三观了,但是对峙的两人,并没有因为这种异象而感到一丝惊讶。

        “说真的,我不太想跟你动手,我要找到的不是你。”

        男人说。

        “我知道,你要找赵局嘛,你找他干什么?”

        “你看我这种出场方式,难道是来找他叙旧的么?”

        男人有些无语的说到

        “有人要他的命”

        “怎么偏偏要他的命?”

        中年人问。

        “他阻碍了别人的利益。”

        “谁的?”

        中年人锲而不舍的刨根问底。

        “你管是谁的,反正不是我的,我只负责干活。”

        中年人点点头,无奈地说

        “那没办法,先从我身上踏过去。”

        说罢,中年人提着匕首便刺向了男人,男人迎面对刚,双手手掌的火球在他的操纵中,极速的轰向对方,中年人快速闪避,只能暂时退至五米开外,火球飞速的撞向山体,剧烈的响声传来,山体上的岩石被火球轰的纷纷坠落,群鸦从树林中腾飞而出,而在那块被火球砸中的地方,只留下了两个漆黑的大坑,这如果是砸在人身上,估计连渣都不剩。

        男人随后又拿出了身后背着的那捆抹布,将布条拆卸下来之后,是一把半米多长的弯刀,和中年人的匕首一样,男人的弯刀也流动着绿色的荧光,在夜色中,只能看见他们手里的光团。

        下一秒,两人都以极快的速度缠斗在一起,兵刃相接,一招一式,男人和中年人旗鼓相当,男人一个横劈砍向了中年人的脑袋,中年人用匕首刺向了男人的胸口,如果一击必中的话,两人都是重伤的下场,但是在兵刃快要触及肉体的时候,两人却同时被打飞出去,因为他们动用了另一种力量!

        不到万不得已,是不需要的,但是....

        他们那只空余的手,急速的运转出了两道光团,轰向对方,在承受住光团的攻击之后,两人的兵器同时脱手而出,并摔出了十米开外,男人撞到了护栏上,护栏被他的身体砸出了一个椭圆形,要不是护栏的抵挡,他估计会飞下山坡,而中年人则狠狠砸向了山体,在那里留下了一个坑印,他从山体上掉下来,跪在了地上,男人也好不到那里去,他嘴角留下了一抹鲜红的血迹。

        妈的。

        飞出去的一瞬间,男人在心里骂道,出任务之前也人没告诉他对面有个和他差不多战力的对手吧,那些安排任务的蠢货不知道分等级么,一般的任务,上面都是安排比杀手战力低那么一两个等级的目标,但是这一次,很明显对面和这个原则不匹配啊,他这种角色分个这种任务,奶奶的搞不好要死在这里,还有他那该死的同伴哪去了?

        男人紧紧的盯着对面的中年人,体内的灵气悄然运转,他们互相提防,以防止对面的人突然袭击,就在两人死死的盯着对面,准备拼个鱼死网破的时候,一个相当不严肃的声音突然响起,只见一个少年悠闲的走了过来,正是男人那该死的队友。

        “喂喂喂,怎么搞成这样子啊,你一向都是这么做事的吗?”

        少年夸张的左看右看,他凑到桑塔纳边上转了转,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两人。

        “我们是做任务,又不是抢劫,干嘛要弄成这样?”

        男人因为任务等级不匹配,本来就心里不爽,加上这小子这么晚才来,还在这接二连三地说些废话,男人顿时怒气发作

        “他妈的少废话,这么晚才到等着收尸是吧?”

        听到这里,少年装作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蹲了两小时,腿麻了。”

        他回答道

        “对了,不说这个,目标是他么?”

        少年指了指那个中年人,男人满头黑线,上面给他分配的任务和能力不匹配就算了,连队友还是个刚成年人不久的二愣子,干一票真他娘的难,要不是为了那点酬金,男人真的想跑路不干了,但男人却忍住没有发怒,眼下他只想办完这件事,男人叹了口气无奈的说

        “你说是就是吧,先把他弄死。”

        少年回头看了看那个靠在山体下的中年人,没等他反应过来,那个中年人的手掌上已经凝聚好了一股灵力,随着中年人的一声低呵,那股力量如潮水般奔涌而来,躺在地上的男人顿时一惊,这小子愚蠢就算了,反应还这么慢,要是被打中,他估计离死不远了,但是令男人惊讶地一幕发生了

        在那股灵力在少年还有两米的位置时,只见少年随手一挥,在他的手中便出现了一团黑色的气体,触碰到那股黑色气体之后,中年人凝聚的一击瞬间消散,而那股黑色气体在吞噬掉对方的攻击之后,又急速的往中年人轰去,还没等男人反应过来,巨大的爆炸声响起,中年人只是一瞬间就被炸的灰飞烟灭,原来他躺着的地方只剩下一个黑色的窟窿,猩红的血水如雨水般掉落在了四周。

        男人呆住了,他从未见过灵力能够凝聚成黑色的气流,在男人有限的认知中,他知道灵气本源的颜色是绿色的,如果一个人能够改变灵气的颜色,说明此人已经到了极为恐怖的境界,而刚才少年那随手一击,对于他这种角色,同样是致命一击,如果打在他身上,男人知道自己也没有还手的机会,男人顿时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那个19岁的少年,

        这家伙!

        男人的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原来这个任务等级是没问题的,但不是对他而言,而是对于少年来说,他做这种任务估计是降维打击,杀了那个人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刚才自己还故意整他,让他穿着背心去放哨,妈的,这厮不会整死自己吧。

        “我去,下手重了。”

        少年站在原地喃喃的说

        他在原地站了一会,然后晃悠悠的走到桑塔纳边上拉开了后座的车门,紧接着只见少年用手用力一扯,桑塔纳那扇加固的车门就被他直接拉开,男人听见了后座传来了求饶的声音。

        然而少年没有丝毫犹豫,举起手朝着里面开了一枪,然后拖出来一具尸体,正是他们此行的目标人物,这一切都仿佛轻描淡写一般,少年擦了擦脸上的血迹,确认了两三遍之后,才走到了男人面前,蹲下来凝视了他好一会,就在这漫长的几秒钟,男人恐惧俨然达到了极点,他甚至回光返照似的,在这期间将自己30年的人生都回顾了一遍。

        男人的本职工作是某家公司的小白领,但是在男人很小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可以掌握一种超自然能力,所以很早的时候,男人就和其他孩子不一样,他可以控制世界上的一些元素,比如那时候他可以控制一块极小的石头或者一根木棍,这种东西赋予了男人超常异能的同时,也塑造了男人与所有人不同的世界观,因为自己可以掌握的那种强大的能力,男人还是个坚定的有神论。

        直到成年,男人才发现原来和他一样掌握异能的人还有很多,但是男人只能大概的了解到一点点关于这种超自然力的东西,这群人将这种超自然力称之为灵力!后来在机缘巧合之下,男人接触到了一个猎人网站,里面有很多可以领取赏金的任务,比如通过暗杀某位政客或者商业人士,猎人可以领取相应的酬金,而男人也了解到,在里面做任务的大多数人都是拥有灵力的家伙,自己就是其中之一,每次任务,男人都能凭借着自己的灵力化险为夷,男人以为自己是天选之子,也慢慢的积累起了一些财富,成为了大城市中一掷千金的中产阶级,但是对于自己拥有的这种能力,男人实际上是一无所知的,因为发布任务的人提醒他,不要过多的涉入这个领域,男人也秉承着好奇心害死猫的念头,从来不过问任何事情,但这一次任务和之前不太一样,雇主给他安排了一个19岁的搭档,男人本以为这个少年只是个有点灵力的二愣子,所以想着满足自己的恶趣味,让少年去树上放哨,但是目前看来,自己才是那个二愣子,而且在战力方面,自己在对方眼里根本就是蚂蚁一样的角色。

        男人看着少年,他刚想求后者原谅自己,那个少年原本阴沉的脸上就露出了爽朗的微笑。

        “你没事了吧?”

        少年问道

        “没....没事。”

        男人艰难的咽了口口水,他有些恐惧的看着蹲在自己身旁的少年,他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这个人,少年有着一双漆黑的瞳孔,和一张帅气的面孔,那张脸上此刻正挂着一副百无聊赖的表情,仿佛刚从梦中醒来。

        “那就好。”

        “你是谁?”

        男人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

        “我?”

        少年指了指自己,说了句废话

        “我是你的同伴啊”

        “不不....我说你来自....哪里?”

        “噢,你说我老家是吧?”

        少年蹲下来说

        “来自最西边的森林深处,你没去过吧?”

        男人摇了摇头,他尽力的平复自己的心跳,好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他知道华夏西南部的最西边是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怎么会有人住在那种鬼地方。

        “你没去过那就算了”

        少年好像突然感觉失去了兴致,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说了你也不懂,但这是我的第一个任务,未来的几年里,我会让整个华夏西南部的第二世界意识到我的存在,至于你嘛,我今天已经蹲的够累了,你负责给他们收尸。”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