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 113章莽山的风水是不是你们破坏的?

第 113章莽山的风水是不是你们破坏的?

        小田声音里带着沮丧和庆幸,“战队长,卢师长请你们夫妻二人过去。说是有要事商谈。”

        战北珩看向苏筱柒,“去吗?”

        “去。”

        苏筱柒伸出手,让自己的小手裹在战北珩的大手里。

        周边的寨子里,不断有巫师暴毙。

        连他们的大巫师都暴毙了。

        加上巫师暴毙后,被围困在莽山里的战士们回来了。

        不用脑子想,都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等到苏筱柒和战北珩慢悠悠像鸭子下蛋一样挪到了卢师长那里,正巧遇到了附近几个寨主找卢师长说话。

        卢师长一肚子火气。

        差不多两支队伍都折在莽山里,他心里难受的发疯。

        见到了那几个寨主。

        他顿时阴阳怪气的讽刺:

        “暴毙?应该是坏事做多了遭报应吧?”

        “我就说,人啊。举头三尺有神明,瞧瞧阎王爷都看不下去了。直接让小鬼过来拖走。”

        那几个寨主:“……。”

        华国从不信鬼神,还说什么举头三尺有神明?

        在认真的搞笑吗?

        其中一个大寨主打断了卢师长的话,“卢师长,话可不是这么说的。我怀疑那些人是遭贼人暗算。”

        苏筱柒掏了掏耳朵。

        不耐烦的讥笑:

        “杨寨主,你们的巫师暴毙也是好事一桩。作孽太多了,得要去大铁围山,生吞铁丸饥饮铁汁,各种刑法受一遍。”

        “才能投生当蛆虫,蚊蝇。”

        “要是再多活几天,多造孽几天。”苏筱柒环视一圈,冷笑:“我怕它们连当蛆虫都没资格。”

        杨寨主:“?”

        她是不是在内涵什么?

        其他几个寨主:“……?”

        其中一个满脸胡须的寨主一拍桌子,“死丫头,是不是你搞鬼?”

        苏筱柒还没说话。

        战北珩冲过去一脚将他踹翻在地,“你骂谁呢?”

        被踹翻在地的寨主挣扎着起来。

        老腰断了。

        “我就是口头禅。她说话太难听了。”

        苏筱柒鄙夷的切了一声,“我那是说话难听?

        我是跟你们说节哀吧。自作孽不可活,不识好人心的狗东西。”

        杨寨主阴阴的眼神落在了苏筱柒身上。

        “你骂谁狗东西?”

        苏筱柒不服气的挑眉,“咋地?你们活腻歪了,争抢着想当狗?”

        卢师长:“!”

        这嘴皮子,确实让人爽快。

        他不好说的太过火,怕影响两边的团结。

        可苏筱柒一介小平民百姓怕个锤子?

        杨寨主怒道:

        “你们休想糊弄我们?”

        “莽山的风水是不是你们破坏的?”

        大巫师是杨家寨子里走出去的,平日对杨家寨子最为关照。

        杨家寨子一半都是巫师。

        要么也在学习,怎么成为一个如大巫师一样厉害的巫师。

        现在全没了。

        战北珩也阴阳怪气的回怼:

        “莽山地形复杂,迷路也是很正常的。这是你们的向导给我们的话。”

        “现在,我送给你们一句:作孽太多,集体暴毙实属正常。”

        “不是风水被破坏,是作孽太多。”

        当初只有两支队伍失踪。

        战北珩的特战队特意询问了带着他们的向导,对方不痛不痒的说了几句话。

        还把他们带入了养小鬼谷。

        几个寨主在这里碰到了钉子。

        眼神中满是不服气和想报复的邪恶心理。

        卢师长看的心里堵得慌。

        “送客。”

        那几个寨主阴恻恻的看向苏筱柒和战北珩,似乎想要把他们二人印在头脑里。

        苏筱柒笑的人畜无害。

        “慢走,不送。”

        说话间,几张倒霉鬼符贴了过去,没入了几个寨主身体内消失不见。

        “哼。”

        杨寨主走到外面,抹了额头。

        一只乌鸦“啊啊啊~”的飞过,留下了一泡拉肚子的稀鸟屎。

        拍拍翅膀,不带走一丝留恋。

        苏筱柒笑的直不起腰来。

        杨寨主目眦欲裂,和后面的大胡子撞翻在一起。其他几个寨主也被他们二人绊倒在地上。

        “你踩到我脚了。”

        “你胳膊肘子撞到我。”

        “我的下巴……。”

        他们几个人意识到不对劲,赶忙爬起来回寨子。

        想要找厉害的外援来对付这些外来者。

        这几个寨主没想到。

        他们的倒霉鬼运气还在后面呢?

        苏筱柒捂着嘴巴哈哈笑:

        “好戏才刚开始。”

        “那些被害的阴魂们,赶紧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喽。”

        卢师长:“?”

        大开眼界了。

        难怪大家都说苏筱柒是个瘟神。

        对于安南国来说她是个瘟神,可对于他们西南的战士们来说这是救命的神。

        “苏同志,坐吧。”

        卢师长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听说安南国的人善于用阴魂在丛林里作战,真有那么玄乎?”

        “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不能存在的事情。”

        卢师长倒了一杯茶放在苏筱柒面前。

        苏筱柒看了一眼搪瓷缸。

        收回了目光,嘴角轻笑:

        “不让去谈论的东西,未必就真的没有。”

        “厉害的大巫师确实能。”

        苏筱柒看不上这些巫师,他们的法子损人不利己,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那种。

        真正厉害的是华国玄门中人。

        史上厉害的玄门中人,不是养小鬼去打仗。

        而是借阴兵作战。

        卢师长目光清澈悠远,突然觉得像苏筱柒这样厉害的人,应该鼓励她多行善事。

        “你能吗?”

        战北珩一震,“师长,筱柒就是普通的玄门中人。”

        沉默了半晌。

        卢师长才开口:

        “你怕什么?我就是随口一问。”

        苏筱柒淡淡的摇头,“我最多就是算卦,贴几张符。招魂去邪祟。”

        “卢师长,你要算卦吗?一百块钱。”

        卢师长:“?”

        “不要。”

        苏筱柒小声嘀咕:

        “这么小气,一百块钱都舍不得出。”

        卢师长不好说苏筱柒,瞪了战北珩一眼,他那是舍不得钱吗?

        是不想听苏筱柒满嘴不好的话。

        战北珩摸了摸鼻子,就当做没看到。

        谁让卢师长动了让苏筱柒留下来的念头,就该让他吃点苦头。

        苏筱柒还在懊恼,“忒抠门了。”

        战北珩附和,“是抠门。师长,买一张符吧?”

        “给你打个九点九折。”

        卢师长很想一脚踹过去,“你这九点九折是认真的吗?”

        “绝对认真。”

        无条件的宠媳妇。

        战北珩直接跟苏筱柒要了一张符,“筱柒,给一张护身符给师长。收他99块9毛钱。”

        苏筱柒笑眯眯把符递过去。

        “卢师长,钱。”

        卢师长:“?!”

        强买强卖,他还没法说。

        卢师长拿了十张十块钱给苏筱柒。

        “给,一毛钱不用找了。”

        顿了下,扭头瞪了一眼。

        “不对,战北珩,你这折扣怎么算的?”

        好家伙,搞了半天是九点九九折!!!

        气死!

        卢师长算是知道战北珩这家伙有多阴险,苏筱柒就是他的逆鳞。

        苏筱柒提醒他一句:

        “那三个神魂不全的战士,我可以免费替他们凝聚魂魄。”

        “不过……?”

        卢师长心头的雾霾散去了一些。还好凝聚魂魄是免费的。

        “不过什么?”

        “需要多多的翡翠原石,当然雕刻出来的翡翠也行。”苏筱柒主打一个来者不拒,咱们什么都不挑剔。

        西南多翡翠。

        这点要求实在算不上要求。

        “要多少?今天恐怕晚了,明天行吗?”

        苏筱柒甜甜的一笑,在战北珩眼里那就是漂亮厉害的小仙子。

        “行啊。明天晚上,刚好是凝聚魂魄的好时机。”

        战北珩见没什么事情。

        拉着苏筱柒往外面走,“师长,我们先回去了。”

        卢师长:“?”

        着急走的这么快做什么?

        他刚才就是随口一问。

        卢师长眼睛落在了报告上,他正在琢磨那个报告怎么写?

        提笔想要实话实说,那笔好像有自己的想法不听使唤。

        哎……。

        脑壳疼。

        卢师长半眯着眼睛瞎写了一通。

        笔下全都是自己的战士们经历了困难,抱着坚定不认输的想法不松懈。

        最终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顺利的从莽山里走出来。

        关于巫师和苏筱柒的事情,那是一个字都写不出来。

        换了好几支钢笔都没用。

        想到苏筱柒和诡异的巫师,他头脑一片炸裂,胳膊甩酸了,钢笔里的墨水都不出来。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