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 111章 记得害你们的人就在寨子里

第 111章 记得害你们的人就在寨子里

        大巫师摸着下巴上的胡须,整张脸特别的阴森瘆人。“派人去山里看看?是不是动了我们风水宝地的风水。”

        养小鬼谷,对于他们来说那是吸收养分的地方。

        敢破坏那里的风水?

        当他们安南国的巫师是吃闲饭的吗?

        “是。”

        旁边的童子答应了一声退下去。

        大巫师想了想,给他们部队的领导打了个电话。

        得要向华国提出抗议。

        *

        苏筱柒将符给高阳,叮嘱他:“让我家大黑跟着你。有什么危险它会照顾你。”

        高阳一脸的生无可恋。

        在脑海中一直回忆哪个环节得罪了苏筱柒?

        “嫂子。”

        声音里透着浓浓的委屈和撒娇。

        战北珩踹了一脚,“正常点。”

        高阳:“?”

        “嫂子,要不祖师爷跟我去呗。”

        苏筱柒淡淡的抬眼看过去,“祖师爷跟你过去那就是一块木头,你跟他们那些老顽固沟通不来。”

        祖师爷们:“?”又是想揍逆徒孙的一天。

        高阳:“!!!”

        艹。

        跟懒洋洋的大肥猫也沟通不来。

        他注意从回来到现在,大黑肥猫就在睡觉,偶尔醒来也是吃东西。

        最清醒的时候就是打饱嗝的时候。

        战北珩冷眼瞪过去。

        “不想去?”

        “想,就是想多一层保护。”

        苏筱柒多给了他几张符,“在你们找人的时候,我得要对付大巫师。”

        “记得,一定要按照我给你们的路线走。”

        “速度快点,已经有战士牺牲了。”

        苏筱柒脸色暗了暗,“大巫师喜欢战士们的阴魂,用阴魂注入阵法中杀伤力强威力大。”

        战北珩黑了脸,大喊一声:

        “出发。”

        所有人井然有序的离开。

        待众人离开。

        他才看向苏筱柒,“我们做什么?”

        “我要去离大巫师的寨子最近的地方。”苏筱柒手指头动了动,大巫师要做法加快让战士们死在这片山林中。

        苏筱柒鼻孔冷哼。

        看看谁的本领大?

        谁的后台强?

        战北珩叫来司机老黄送他们前去山脚下,沈涛听说苏筱柒要对付大巫师,也要跟着过去。

        “我也去。让我开开眼,万一遇到寨子里的人也不怕。”

        王猛:“?”

        这也行?

        “战队,我也去吧。”

        战北珩想了想,叫了另外的几个特战队队员。

        总共十个人一起出发。

        车子开到了入山口,老黄指着前面一条羊肠小道说道:

        “这里就是通往寨子权利中心的地方,听说是附近几十个寨子大祭司生活的地方。”

        苏筱柒穿着一身布拉吉长裙,扎了个高马尾。

        怎么看都不像大师。

        老黄有点担心,没有一点附近巫师神叨叨的噱头。

        “进山吧。”

        苏筱柒才说完进山,就一脸可怜兮兮的指着路,“腿疼,走不了路。”

        战北珩眼眉带着笑意,走到苏筱柒前面蹲下。

        “我背你。”

        苏筱柒笑的眉眼弯了弯。

        她趴在战北珩的背上,熟悉的气息入鼻翼。

        苏筱柒察觉到战北珩快要和他真正的亲人见面了。

        沈涛习惯了这场面。

        后面的王猛等人:“?”

        他们那冷酷不讲情面的战队呢?

        有女兵想加入特战队,没有通过战北珩的考核委屈的哭了。被战北珩一通无情的嘲讽,愣是让她回去其他团里。

        一点情面都不讲。

        走了一段路,众人闻到了一股腐烂的味道。

        像是千年不洗脚的抠脚大叔用尽脚气,做出来的那么一小坛的老坛酸菜。

        酸!

        臭!

        霉中带着腐!

        精华都在此,恶心死了。

        苏筱柒很不高兴,后果很严重。

        她嫌弃的丢出一道符,“破。”

        “米粒本事,也敢显摆。”

        眼前的黑雾消失不见,顿时一片豁然开朗的清明世界。

        大家全都不说话了。

        不敢说话,滴溜溜的眼珠子不断看向旁边。

        在寨子中间的大巫师从一间黑乎乎的房子里出来,手上还端着一碗红红的血。他眯着眼睛震怒无比。

        该死的侵*略*者。

        闯入了他们的中心地盘,还挥散了他用阴魂布置的阴气。

        不可理喻。

        他要让这个女人成为他阴兵中的领头鬼。

        大巫师嘴巴一张,带着毁天灭地的腥臭味道扑面而来。

        “开坛,布阵法。”

        左右的童子童女一起喊道:

        “传大祭司令:开坛,布阵法!”

        大巫师一口喝掉碗里的血,将碗狠狠的砸在地上。

        外面候着的独眼龙心里很高兴,大巫师暴怒了。

        后果很严重。

        华国的那些兔崽子必死无疑。

        *

        苏筱柒是不会去大巫师的寨子里的,她要找到一处风水宝地布阵法毁掉大巫师。

        走了一小段。

        四面八方飘出来一股阴气,汇聚了多年死在这里阴魂的怨气和恨意。

        怨气越深,恨意越强。

        杀伤力越大。

        苏筱柒嫌弃的想吐。

        就不能来点别的吗?

        忍不了……。

        苏筱柒纤纤玉手一挥,掐诀念咒。四周的阴气到了这里,像是触碰到一道无法翻越的屏障。

        “有怨报怨,有仇报仇。记得害你们的人就在寨子里。”

        苏筱柒冷厉道:

        “去吧,好孩子们。”

        那道阴气顿时汇聚成一个个绿莹莹的光飞快的朝寨子飞了过去。

        王猛等人被这一幕惊呆了。

        沈涛:“?”

        苏筱柒叫这些鬼东西什么?

        好孩子们?

        他腿肚子发颤,觉得莽山好恐怖。

        还是安省好。

        苏筱柒继续让战北珩赶路,“北珩。咱们从这道荆棘丛穿过去。”

        “王猛,砍掉荆棘。”

        “是。”

        王猛上前,从腰后面拿出砍刀一通狂砍。

        砍了荆棘,露出一条废弃的小路。

        “从这里往右前方走。”

        王猛抬头看了一眼,“嫂子。寨子多数在左边。”

        “嗯。咱们不去寨子,也能打的他们屁滚尿流。”苏筱柒开心的漾起一个笑容。

        熟悉她的人知道。

        苏筱柒每次露出甜甜的,人畜无害的笑容。

        便是她犯浑……大杀对方的时候。

        走了不到半个小时。

        苏筱柒停下来了。

        “就在这里。”

        战北珩放下了苏筱柒,伸手摸了摸她柔软的头发。

        “有需要帮忙的吗?”

        苏筱柒抓了一把战北珩的手,在他手心里勾了勾。“你们在一旁看着。”

        她画了个圈,“你们待在这里,千万别出这个圈子。”

        战北珩:“?”

        孙悟空的圈子?

        有个没有经历过被围困莽山的小战士怀疑大家是不是被傻子同化了?

        怎么就那么听话?

        他很自觉地站在圈子里面,毕竟圈子里都是他的战友。

        圈子外面,是神棍苏筱柒。

        苏筱柒盘腿坐在了一旁的石头上,掐诀默念。

        随着她的眼光所到之处,阵法逐渐形成了。

        与此同时。

        寨子里没有过的狼狈。

        大寨子的守卫不断被阴气攻击,那些阴气比平时更加拼命。

        有人慌张的朝祭坛跑过去。

        “大巫师,不好了。”

        “有阴气攻击我们寨子里的人。”

        一旁的童子一脸惊悚:大巫师遇到对手了?

        大巫师站在正中间,朝苏筱柒她们所在的方向怒目圆睁。那个臭不要脸的外来者居然破了他的攻击,还反攻过来。

        不可能。

        绿莹莹的星光从山脚下上来,所到之处杀伤力贼强。

        大巫师:“?!”

        芔茻!

        这些阴魂居然有如此大的杀伤力?

        他怎么不知道。

        原本还想好好的跟那个外来者玩玩,让他手下的巫师们跟外人过过招。

        没想到臭不要脸的外来者太强了。

        大巫师收起漫不经心的态度,咬碎了一口老黄牙怒吼:

        “我要让她成为我的宠物。”

        “开坛。”

        大巫师嘴里念念有词,身前的祭坛上阴风阵阵。

        黑色的雾气升起。

        化作一道道利刃在祭坛中间旋转,最中间的阵眼冒出一阵阵瘆人的气流。

        好几个童子被阴风掀起来,没入到阵眼里面。

        消失不见了。

        从山脚下看过去,莽山其中的一处,被黑云笼罩。

        卢师长等人在驻地看到带着压迫感的黑云心里咯噔了一下。

        “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