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 108章 山谷遇危险

第 108章 山谷遇危险

        进山后,苏筱柒让沈涛带着大黑猫走在最后面。“即使有事情,我家大黑也会保护你。”

        大黑傲娇的“喵”了一声。

        沈涛:“?”他需要一只肥猫保护?

        活久见。

        乔建军等人不说话,脸上的表情大写着不相信。

        苏筱柒走在最前面。

        “苏同志,我对莽山比较熟悉。还是我走在前面吧。”乔建军提议。

        苏筱柒摇摇头,“你走的路跟我走的路不一样。”

        乔建军憋着一肚子火气,这女人走的什么路?

        苏筱柒走了一段,手里的棍子不断地击打地面。手电筒扫过去黑黝黝的一片,乔建军后面的一个小战士举起手电筒扫了一下头顶。

        全都是茂密的树。

        “树下不见光,我们好像没有走过这条路。”

        “注意集中。”苏筱柒冷声。

        一阵透骨的寒风袭来,风里夹杂腐烂的味道。

        风从后面袭来,往每个人的后脖子吹来,包括乔建军在内都打了个    激灵。

        苏筱柒从兜里掏出十几张护身符,“每个人一张戴上。”

        她刚开始没给他们,是因为这些家伙肯定不要。

        这会,不一样了。

        乔建军很自觉的拿了一张放在口袋里,将余下的分给了后面的战士。

        大家没人说不要。

        一股诡异的风围绕在他们十几个人身边,风声里夹杂着嘤嘤的哭泣声。

        像是婴儿叮咛哭泣。

        乔建军等人毛骨悚然的盯着前方。

        苏筱柒脸色一凝,手里掐诀嘴巴念念有词。

        “雕虫小技,也敢在本大师面前献丑。”

        “赫赫阳阳,日出东方,斩邪灭精,扫尽不祥。吾敕此令,破!”苏筱柒脸色冷冽,如同睥睨万物一般的眼神中带着杀气。

        大黑猫蹲在沈涛的肩膀上,“喵。”

        周围的风声消失不见。

        那些婴孩的哭泣声瑟瑟发抖的退下。

        在另外一边的山谷里。

        战北珩等人依然没有走出去。

        绿油油的火光在四周跳动。

        火光被一股力量扯出各种形状,在他们面前蹦跶。两个俘虏眼泪流了一缸,喉咙都喊沙哑了。

        哭唧唧的趴在地上,头朝下将自己眼睛遮住。

        一双小手在给他们挠痒,“上帝啊,救救我们。”

        五鬼符,护身符……上面的朱砂看不见颜色,“队长,我想写遗书。”王猛憋着的话,还是说了出来。

        大家不由自主的点头。

        他们的干粮在两天前已经吃完,这两天全靠附近一点草根和水活着。

        所有的符无火自燃。

        所有人都在等……等生命终结的那一刻。

        没有死在战场上,却死在莽山里。

        不服。

        诡异的火光飞了过来。

        阴风从四面八方,地下袭来。

        只一个回合,所有人都被掀翻在地。

        战北珩在第一时间将脖子上的桃核串挂在了旁边年纪最小的兵身上。

        他自己和高阳等人被阴风掀翻在地。

        尖锐凄惨的声音响彻山谷,伴随着无数婴孩哭闹嬉戏的声音。

        绝望。

        “救命。”

        “嘻嘻,你们陪我玩。……”

        “我好饿……。”

        战北珩手电筒照过去,高阳被一根藤蔓吊在了半空中倒挂了下来。

        他的身体以非常快的速度在荡秋千。

        崔东的手脚以奇怪的姿势扭在一起,他嘴里发出痛苦的嘶吼声。看见有几个不过三四岁的小孩子在用力掰扯他的手脚。

        “嘻嘻,荡秋千。……。”

        两个俘虏脸都变形了,被无形力量抛到了空中落下来。

        几十个人被吊在了空中。

        只有战北珩和那个年纪最小的战士,还在奋力抵抗。

        战士们的手指头开始滴血,一滴一滴的血滴落在了枯树叶子上,像是催人死亡的鼓点。

        “好喝。”

        “我也要喝。”

        大家死命的挣扎,一点用都没有,所有人陷入了绝望。

        战北珩对着北方的位置,嘴里轻喃:

        “筱柒,余生你要幸福。”

        咔嚓一声。

        头顶的树梢带着毁天灭地的力量压了下来。

        死神来了。

        他们看清了前面的人,无数个婴孩以各种凄惨的姿势形状出现在眼前。

        有人手里拿着自己的眼珠子。

        有人捧着心……。

        苏筱柒听到了战北珩的声音。

        她直接打开了自己的包袱,将祖师爷的牌位用符送了出去。

        “祖师爷们,看你们的了。”

        一道道金光,从牌位中照射出来。

        山谷中发出耀眼的光芒。

        金色的光芒以摧枯拉朽之势撞过去。

        瞬间。

        压在所有人头顶的死神之手被扯开,他们掉了下来。

        一股暖流抱住了他们。

        除了两个俘虏摔的很惨,其他人都没事。

        总算活过来了。

        压在心头的恐惧感消失不见。

        无形的浩然正气从他们的胸腔喷发出来。

        “没死。”高阳激动的大喊了一声。

        苏筱柒的声音由远而近,“北珩,你想我了没有?”

        “是嫂子,嫂子救了我们。”高阳大叫起来。

        其余的人一脸懵逼,确定不是要人命的女鬼?

        通常深山老林里,出现这么甜美的声音都是吸人气的女鬼。

        战北珩嘴角噙着笑意。

        心里又担心,她怎么又进山了?

        苏*女鬼*筱柒出现在大家面前。

        她速度很快的跑到战北珩身边,直接跳到了他身上。

        战北珩接住了苏筱柒,紧紧的抱着她。言语里带着说不尽的想念,“你怎么来了?”

        “来救你。”趁机摸了一把腹肌,还是一如既往的有料。

        一旁的草丛里。

        一块木牌不断地发出金光,好像在控诉某个不孝徒孙。

        关键时刻把他们丢出去。

        现在,也不管他们108个老人家了?

        想跟别人家换个听话的徒孙。

        高阳走过去捡起木牌,看到是牌位直接就要丢掉。眼睛瞄到了苏筱柒的名字,又死死的抱住了牌位。

        “好险,差点把嫂子的祖师爷丢了。”

        乔建军等人算是大开眼界了。

        他们的人赶紧把受伤的人带到一处,给他们包扎伤口。

        “你们怎么会到这里?”苏筱柒淡淡的看了一眼,这个地方要不是有人指引,战北珩等人有符护身根本不会来。

        战北珩接过苏筱柒递过来的水壶喝了一大口水。

        “别提了。安南不敌漂亮国,我们接到上面的任务支援他们。灭了漂亮国的指挥部,还抓了两个俘虏。”

        “他们当地的向导把我们带到山谷附近就失踪了。”

        “安南国的那些人没安好心。”

        苏筱柒心里吐槽:当然没安好心。现在我们帮助他们打漂亮国。

        过个十年,他们也开始打我们了。

        死在这两场战役中的年轻人不计其数。

        实惨。

        “我看安南的人最他娘的阴险。”高阳忍不住骂道。

        “早晚老子找他们算账。”

        高阳也就是嘴上说说,现在是合作关系,上头很难让他们算账。

        苏筱柒嘴角噙着冷意,明面上不来。

        咱们就来暗的。

        比不过人间关系,还比不过天上的关系吗?

        谁怕谁?

        祖师爷牌位抖动的厉害。

        高阳奇怪的看了一眼,“嫂子,这牌位是什么意思?”

        “祖师爷说只管干死他们,有祖师爷们罩着咱不怕。”

        牌位抖动的更厉害了。

        高阳总觉得祖师爷们不是苏筱柒说的那个意思,没看牌位抖动的像是要散架了吗?

        就像在骂:逆徒孙。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