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 106章 敢吓唬我们?

第 106章 敢吓唬我们?

        战北珩狠狠的一巴掌扇过去,“俘虏该有的自觉得要有,敢吓唬我们?”

        被打的俘虏没想到战北珩不按照套路出牌,居然敢打他,不是说不虐打俘虏吗?

        国际声誉不要了吗?

        他早知道华国有一支神出鬼没的特战队。

        “呸。你们敢虐打俘虏,不怕各国声讨你们?”

        战北珩一听,这人打仗脑子也丢了?

        又是一巴掌打在俘虏的嘴巴上,这一下打的他掉出来两颗牙齿。

        “怕?你该想能不能活着,老子怕你个鬼子做什么。”

        “队长,饿他们两天看他嘴巴还硬。”一旁的高阳黑的跟一块黑炭一样,只有一口牙齿白着呢。

        挨打的俘虏低下了头。

        眼里的愤恨越来越浓,“你们走不出去的。”

        “讨打的贱骨头。”一旁的楚飞踹了过去。

        第三次又来到了这棵参天大树旁边,战北珩看到了树底下的血迹。

        皱了皱眉头,麻蛋,指南针坏了。

        “王猛,爬上去砍掉些树梢。”

        “是。”

        王猛人长得精瘦,可速度很快。

        腰后面别着砍刀,三两下蹿上去很高了。

        大家都在替他加油。

        “王猛,加油!”

        “加油!回去我替你给你未婚妻写信。”

        王猛已经爬到了树梢的地方。

        从腰后面拿出别着的砍刀,一刀一刀的用力砍树桠子。

        咔嚓一声。

        砍断的树桠落了下来,阳光透过缝隙射下来。落在人身上,暖和带着希望。

        围在大树底下的众人松了一口气。

        莽山刺骨的阴冷透着他娘的古怪。

        就连战北珩不知不觉的想起了苏筱柒的话。西南多巫师,一定要小心那些巫师。

        “王猛,再砍几根。”

        “等等,我换个位置。”王猛说话间将砍刀别在了腰后面,抱着树干往上面窜。

        突然,他觉得一股刺骨森冷的阴风袭来。

        脚底下被拽了一下。

        下意识的抱紧树干,手背上被刺了一下,就这么背朝下落了下去。

        “小心。”

        高阳一声大吼。

        树下的人反应很快,大家合力接住了王猛。

        “王猛,你怎么样?”

        王猛脑袋瓜子一阵阵抽痛,他抬起头看了一眼手背。“奇怪,我觉得有人刺我的手,还有一股阴寒的力量拽我的脚。”

        “明明……我踩在了树桠上。”

        气氛瞬间凝固了。

        被困在莽山的这几天,发生了太多奇怪的事情。

        昨晚有人梦游,两个睡觉跟猪一样的战士突然没有缘故的刨树根。

        还有一个差点从山崖上跳下去。

        要不是被发现,恐怕已经跳下去了。

        高阳心里更是一个激灵,他想起来戴在身上的符。“咱们再坚持,支援队伍肯定能找到我们。”

        靠他们自己走出莽山,高阳心里没底。

        王猛叹了一口气,“你们看日头,又快天黑了。”

        黑夜的山谷更加恐怖。

        各种类似于婴孩的哭声从各个角落传来,还有咿咿呀呀生气怒骂的声音。

        “会下雨吗?”

        “应该不会,阳光多好啊。”

        战北珩拧紧了眉峰看向三十几个战士们。

        他面色一凝,“我有个法子。高阳,把你身上的符拿出来。”

        “是。”

        高阳打开自己的行军包。

        里面有护身符,五雷符,五鬼符,七煞符。

        其他人惊呆了。

        战队长和高阳这是搞什么?

        心里想说两人这是病急乱投医,可又不敢讲。

        战北珩命令几个人将四周的几棵树用绳子绑起来,每两棵树中间系上五鬼符和七煞符。

        将最弱的人围在中间,边上的人手里拿着一张五雷符。

        除了那两个俘虏,每个人身上都有一张护身符。

        两个俘虏等了半天,也没见分到一张纸屑。“你们不管我们了?不想知道内幕消息吗?”

        好歹也尊重一下俘虏的命。

        好歹也是一条命。

        战北珩邪魅一笑,“你们不是喜欢大自然吗?你好歹也尊重下大自然给你的馈赠。”

        两个俘虏对视一眼,想哭……

        呜呜呜……。

        “队长,这几张符纸有用吗?”崔东很怀疑,他们老家生产队上也有一个搞封建迷信的。

        去年刚被点了天灯。

        老惨了。

        “试试就知道了。”

        战北珩也不知道有没有用,只是他不确定光靠护身符能不能撑到走出去的时候。

        赶在天亮之前。

        他们找了一些柴火,确保到了天亮都还有火。

        有五个人一组,拿着军用水壶去旁边的缝隙里接水。

        他们身上的干粮不多了,也不敢一天吃太多。

        只要饿不死就行。

        太阳落山后。

        头顶缝隙的光彻底没了。

        所有人都莫名的紧张起来,那两个俘虏也不讲人权了,拼了命的往中间缩。

        嘴里念念有词求着上帝和隔壁的露丝保佑。

        “嘻嘻嘻嘻……。”

        风里的声音似乎在戏耍。

        “嘤嘤嘤……。”

        “哇哇哇……。”

        所有人的神经都紧张起来,战北珩捏紧了挂在胸前的桃核。他身上的宝贝最多,这都是苏筱柒给他准备的。

        瞧着旁边一个小战友额头冒冷汗,嘴唇苍白在哆嗦。

        战北珩将贴身放着的一张符放在了小战友的怀里,小战友不过十九岁,顿时没那么害怕了。

        “队长,我……。”他不想这么害怕的。

        可耳边的声音,让他仿佛看到了好多的婴孩围在一起嬉闹。

        嬉闹以后,便是扯着嗓子哭泣。

        他怕……。

        真的怕……。

        “没事的,人之常情。”

        战北珩看了一眼火苗,火苗没有动,甚至一点偏倚都没有。

        五鬼符疯狂的摇晃了起来。

        远在穆阳的苏筱柒做了噩梦,梦中看到了战北珩他们被围困在莽山里。

        隔壁的小兔崽子国家里的巫师恩将仇报的动用了婴灵阵。

        数以千计的战士们死在了西南。

        苏筱柒从梦里惊醒过来,她马上来到了祖师爷牌位前。

        恭恭敬敬的上了三支香,很诚心的说道:

        “祖师爷。那可是你们徒孙婿,他的战友们都是大好热血青年。若是葬身在莽山太不值了,值班的不值班的祖师爷,你们一定要保下他们的性命。”

        苏筱柒恭恭敬敬的磕头。

        她记得前世的课本里有写过,葬身在西南的战士们太多了。

        很多不是被打死,而是被一股无名的力量困在了那里。

        三支香的烟圈再次凌乱了。

        牌位啪叽一下倒下。

        苏筱柒固执的将牌位立起来,“你们要是不听话,我就把你的牌位丢进……。”

        她露出冷笑。

        牌位瞬间自己摆放的很好,连烟圈也不乱飘了。

        苏筱柒叹了一口气,天天跟这些祖师爷斗智斗勇,有谁知道她好累啊。

        急需有其他倒霉鬼送钱过来。

        不过,第一要紧的事情就是她必须前往西南。

        苏筱柒没再睡觉,忙着开始画符。

        用了一道乾坤符贴在了一个包里,拼命的往包里塞东西。那个包就像个无底洞一样。

        直到天蒙蒙亮,她才开始梳洗一番,来到师部等陈师长他们。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