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 99章苏筱柒就喜欢这种求着让人虐的

第 99章苏筱柒就喜欢这种求着让人虐的

        大黑猫吃的很欢快,对着苏筱柒“喵”了一声。好像在说:“天下第一美味的东西,还想吃怎么办?”

        苏筱柒挑了挑眉,就知道大黑肥猫不一般。

        将来绝对是她的好帮手,就是这家伙脾气不咋地。

        苏筱柒收了她的钱,将旁边的一个纸包拿给她。“里面是红糖,现在你比任何人都需要红糖知道吗?”

        她的孩子无比健康。

        可她却因为珠子的原因,身体已经呈现了死气。

        “等会拿护身符。”

        女人摇了摇头,“不必用护身符了。我娘家的那一粒珠子,还请您帮忙处理掉。”

        她眉目间带着挫败和无奈。

        “好。”苏筱柒要了她的一根头发,拿着头发进了屋子里。

        在她祖师爷的牌位前做了个手印,随后在一旁的纸上快速画了一个符咒。

        点燃了符咒和女人的头发。

        苏筱柒嘴里念念有词,“灭。”

        随着一声灭,在乡下某个乡村的生产队里。有一户人家的缝纫机突然炸开了,里面传来一阵恶臭的味道。

        所幸是家里没人。

        有两只耗子过来舔干净后,顺着耗子洞跑到了大队不远处的山里。

        在苏筱柒处理完后。

        女人心底没来由的轻松,她对着苏筱柒再三的感谢。

        又爬到墙头上的沈小刚很是佩服,婶子没被人打死还能赚钱。他也想做个天下第一的神棍。

        女人离开的时候很是开心。

        遇到了谁都会打招呼,只是提起自家男人不再是感激,而是带着冷漠。

        下午的时候。

        苏筱柒已经画了很多符。

        将所有的符放在了布袋子里,她在布袋上面画了一道符。很快布袋缩小了。

        “苏筱柒,在家吗?”

        听声音是陈师长。

        苏筱柒将布袋拿回了房间,起身出去开门。

        大黑肥猫懒洋洋的窝在院子里的树上睡觉,看到苏筱柒出来抬了下头又睡觉了。

        “陈师长。进来吧。”苏筱柒看到陈师长和一个比他小一点岁数的男人一起进屋。

        那人眉心隆起,带着一股戾气。

        一看就是个脾气暴躁的人。

        没让他们二人进屋,直接让他们坐在了院子里。

        “我去倒杯茶。”

        “不用了,坐吧。我跟我哥过来找你有事情。”陈师长的弟弟满脸的不耐烦。

        苏筱柒一脸云淡风轻。

        “过来找茬的?”

        陈师长:“?”“你去给我们倒茶吧。”

        陈师长弟弟嘴巴动了动,接触到陈师长的眼神愣是忍住了。

        苏筱柒倒了两杯茶放在了桌上。

        在他们对面坐下,“如果是你母亲的事情,那我无能为力。”

        她一口回绝。

        陈师长弟弟心口拔凉拔凉的。“你诅咒我母亲,为她做点事情不行吗?”

        苏筱柒声音松快,“笑话,我让她做缺德事了?”

        “你这纯属自己拉不出屎,怪牛顿搞错了定律。”

        “你母亲三岁故意戳伤自己的眼角,诬赖她的姐姐。”

        “五岁在弟弟的米糊里放老鼠屎。”

        “七岁推同村比她漂亮的女孩掉河里,那个女孩因缺氧智商低下。”

        陈师长:……。她说的是谁?

        陈师长弟弟:“……。”死丫头,还不住嘴。

        “九岁看到村里的李寡妇找了个鳏夫,带人去偷看李寡妇和鳏夫造小人……。”

        “别说了。”陈师长弟弟阴沉着脸。

        苏筱柒一时没有防备,吓得捂住了胸口。

        一脸讥讽:

        “你跟你那个缺德娘一样,真够双标啊。”

        “她要是一身功德怕别人诅咒?”

        陈师长弟弟咬碎了牙齿,那是他母亲。怎能看着母亲死?

        俗话说:话不能乱讲,邪不能不信。

        他相信苏筱柒能搞定这件事情。

        陈师长张着嘴巴,不可置信的听着苏筱柒数落的这些事情。

        更可怕的是,那是他母亲小时候。

        他心底没来由的相信了。

        “筱柒。”

        陈师长刚张嘴,就被苏筱柒堵了回去。

        “我不能帮坏事做尽的人,那会遭到反噬。”苏筱柒神神叨叨的说了一句:“你今天会破财。”

        “我?”陈师长抬头。

        “是他。”

        陈师长心情很沉重。

        他弟弟脸上黑沉沉,“你不是不能帮,是你不愿意帮。”

        这家伙说对了。

        苏筱柒就是不愿意帮。

        “她手上有人命。”

        “我母亲战争年代过来的,那时候手上有人命的不止她一人。”

        苏筱柒脸上一沉。

        “那你就去找能帮的人吧?战争年代那是因为不得已才有的人命,你母亲呢?”

        “只因为嫉妒人家长得比她好看推人掉河里。”

        “觉得好玩,逼着寡妇自杀。”

        “一个寡妇守不住,有脸做就要承担后果。”陈师长弟弟口不择言道:“你是泄愤。”

        院子外面来了几个女人。

        其中一个是陈师长的媳妇。

        苏筱柒的心里憋着点小坏。

        特别是面对这种别人死了就活该,自家决不能死一条狗的人。

        “还有呢,你要我说吗?我怕你嫌我家地方小,尴尬的给我扣出一套洋房。”

        陈师长直觉不是好话。

        “别说了。”

        他弟弟属驴的,天生犟种。

        “你说吧,我看你还能怎么编排?胡乱扯几件事情就能诬蔑。”

        苏筱柒就喜欢这种求着让人虐的。

        “你母亲勾搭上了你岳父,被你岳母发现了。两人合伙勒死你岳母,将她从楼上推下去,造成了失足掉下去的假象。”

        “你胡说。”

        陈师长弟弟彻底怒了。

        “有没有胡说,需要问一下当时的医生。”苏筱柒漠然道:“她脖子被人勒断了。”

        陈师长欲哭无泪。

        这是他的母亲?

        外面的院门被人给踹开。

        一个女人阴沉着脸走进来,直直的朝苏筱柒走过来。

        “我相信你说的话。无数次梦到我母亲,她在跟我说喘不过气。脖子好疼好疼。”

        陈师长弟弟后悔了。

        苏筱柒转头看向他一脸懊悔的样子。

        她的嘲讽,虽迟了但不会没有。

        吃瓜看戏,一秒都不会嫌晚。

        她瞥了眼垂头丧气的他,没啥真心的叹了口气:

        “看,我说别说了吧。”

        “你个大孝子,还是替你岳母找到了仇人。”

        陈师长弟弟:“……。”想拿大耳刮子抽苏筱柒。

        陈师长:……。他没脸,想钻地缝。

        大黑肥猫跳到苏筱柒身上,她费力    抱着大黑肥猫。“这位善人,你起码让你岳母死因真相大白。也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

        苏筱柒说完,便开心的退后了好几步。

        陈师长弟弟:……。

        这女人是不是瘟神附体?

        好的不灵,坏的灵。

        还没听她狗嘴里说一句好话,谁知道灵不灵?

        苏筱柒:“你是狗嘴,你全家都是狗嘴。”

        在场的人:……。有被冒犯到了,你礼貌吗?

        赵璐一步一步的走到自家男人面前,“陈廷和,你还想替你母亲续命吗?”

        陈廷和脸上的戾气顿时萎靡了。

        “赵璐,别听神棍瞎说。这就是个骗钱的。”

        苏筱柒在一旁看戏,可也不能耽误她赚钱。“对了,今天你们得要给我五十块钱。”

        陈廷和气的半死。

        这死丫头病得不轻。

        “你怎么不去抢钱?”

        “不给也行,你母亲的罪孽又加重了一条。顺带着你们在场的人也一样,你们不给的话,你们家里其他……。”

        苏筱柒觉得自己有一颗善心,点到为止的善心。

        心里暗戳戳想:108位祖师爷,看到我的善心了吧?要保佑我多赚钱,才能给你们多弄点香火金子上去打点。

        记得你们在天上只要卷不死,就往死里卷。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