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 98章 没有经过社会毒打

第 98章 没有经过社会毒打

        大肥猫迈着大肥腿跑过来,跑的时候身上的肥肉都在颤抖。窝在了苏筱柒的腿上,对着女人发出警告的声音。

        “你男人是?”苏筱柒疑惑的问道。

        女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是孙晓梅的嫂子。多亏了晓梅,介绍我男人在家属院做些清扫的工作。”

        “我在家带孩子,我们就住在家属院后面的一排平房里。”

        苏筱柒是知道后面的平房,那里住的人基本也都是家属院的人亲戚。

        在家属院里干一些清扫,打杂的工作。

        工资不高,但胜在稳定。

        苏筱柒细细的看了一眼,“你不是神经病。”

        “是吗?”

        女人很高兴,却又觉得是不是听错了。

        “可我男人说我是神经病。我都不敢出门,只敢在家里带孩子。”女人局促不安的说道。

        她端着搪瓷缸的手紧了紧,泛白的手指头微微的颤抖。

        “你肚子上趴着一个撑死鬼,你肯定吃不下东西不会饿。”苏筱柒说时迟那时快,手中的符纸贴了过去。

        随即手里的结印也跟着送过去。

        “杀。”

        肥胖的女鬼凄惨的一声厉叫,闪身躲了出去。

        “好厉害的女鬼,居然敢在清早出现。”苏筱柒嘴角噙着冷意。

        女鬼露出苍白的脸,眼睛里闪过忌惮的眸色。

        她看了一眼苏筱柒家的屋子,朝那里闪过去。到了门口又往隔壁屋子跑,它察觉到苏筱柒家里有天神护佑。

        苏筱柒眉眼间起了厉色。

        不急不慌的站起来。

        “杀。”

        一道结印飞了过去,那个女鬼再次闪身却没有避开。

        露出狠戾慌张的表情,被金色的结印打中,顿时灰飞烟灭。

        苏筱柒坐了下来。

        “没事了。”

        女人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好饿。”

        “你先喝糖水,我去给你冲一杯麦乳精。”苏筱柒起身回到屋里给她冲麦乳精。

        出来的时候,女人正在桌上数钱。

        有一角钱,两角钱,也有一分,两分,五分钱。

        最大的不过是一张五角钱。

        她不好意思的看着苏筱柒,“对不起。我没有整钱给你。”

        “没关系。”苏筱柒笑了笑。

        她数了数,最后满是歉意的看着苏筱柒。“明明存够了五块钱的,怎么只有4块九毛钱。”

        “那一毛钱先欠着好吗?我一定还给你。”

        苏筱柒淡淡的看了她手上的珠串,“不必了,差一毛没事。”

        那一串是极品沉香木,香味浓郁,雕工精良。

        按理说她不应该有这串极品沉香木的珠串。

        苏筱柒眼中闪过疑虑,“你这手上的珠串瞧着不错。”

        女子听说了忙褪下来,“送给你。我本来不喜欢这珠串,可我男人硬是让我戴上。说是他家里传给他的。”

        苏筱柒接过来细细看了一眼。

        眸色一冷。

        浓郁的香味中,有一丝淡淡的腥臭味道。

        这是吸食别人气运的珠子,还会招来煞气。女人戴了这串珠子会招来各种灵异的物体,不过也有一个某些人认为的好处就是不断的生孩子。

        还是以儿子为主。

        想到了这里,苏筱柒不禁问道:

        “你六个孩子?”

        女人惊讶的说道:

        “还真被你猜对了。我成亲七年了,基本是一年一个的生。说来也是奇怪,我的孩子倒是个个身体健康。”

        “我男人运气也好,只有我运气不好。”

        苏筱柒暗道:你当然身体不好。你婆家利用你的身体当阴魂的寄居体,让你为婆家不断的生孩子。

        直到消耗所有的阳气,死的时候就是一具干尸了。

        苏筱柒举着手里的珠串问她:

        “你结婚以后,你男人就让你戴了这个珠串?”

        “是啊。我男人家只有他和孙晓梅两兄妹,在农村这样的家庭是受欺负的。”女人露出一丝苍白的笑容,“多生孩子也是一个保障。”

        她身体弱,并不喜欢一年怀孕一个。

        可她是易孕体质没办法。

        苏筱柒眸光微闪,“这珠串很特别,你闻过每一颗的味道吗?”

        “啊?每一颗?没有。”女人的心沉了沉。

        难不成是珠串有问题?

        她可不想送有问题的珠串给苏筱柒。

        “那给我吧。”她伸手过来接。

        苏筱柒已经扯断了珠串,将其中一粒拿给她。

        “你闻一闻。”

        女人拿起来还没到鼻子前面,便突然作呕。

        “好臭啊。”

        苏筱柒随口说道:“你继续戴下去,应该下个月就会死了。”

        “跟陈师长母亲作伴。”

        爬上墙头的沈小刚又缩了回去,他暗摸摸的扫视了一眼。

        看来婶子是没有经过社会戴袖章的人毒打,才有胆子随意诅咒人死。

        女人脸色苍白,她最小的儿子才三个月。

        她死了孩子怎么办?

        苏筱柒没有察觉到女人脸色黑了。

        继续拨弄珠子。

        “给你珠子的人一定知道这串珠子戴上身会遭遇什么。”她把戴上这串珠子发生的事情都跟女人讲了一遍。

        女人不可置信的捂着嘴巴。

        竟然是枕边人?

        她想起来结婚后有几次她是不想戴这串珠子的。

        可男人非要她戴上,还说这是家传之宝。他母亲都没有舍得戴,只给她这个儿媳妇戴。

        是说明对她的重视程度。

        软磨硬泡,非要让她每天都戴上。

        男人每天都会检查她有没有戴珠串。

        她的心跌入到了谷底。

        “不是我娘家风水不好吗?”女人神思恍惚的问道。

        苏筱柒掐指一算。

        “你娘家也有一粒珠子,放在了送你的彩礼当中。”苏筱柒闭上了眼睛,“珠子不喜欢脏兮兮的地方,而且喜欢木头还喜欢女人。”

        “是不是送了你家一台缝纫机?”

        女人捂住了嘴巴,嘤嘤哭了起来。

        他们结婚的时候,是送了一台缝纫机给她娘家。当初她母亲说好了缝纫机给她带回婆家,可男人却说找关系买了两台缝纫机。

        给娘家的缝纫机代表的是孝心。

        这哪里是孝心。

        分明是杀心。

        真相是残酷    的。

        苏筱柒是个说真话的人。

        “这粒珠子害人,我替你毁了它吧?”苏筱柒拿过那一粒血腥味重的珠子。

        “多谢,可我娘家的那一粒?”

        “不用管它,我这里做法一并毁了它。”苏筱柒刚要拿起来,便被大肥猫跑过来吃了。

        当着他们的面,咬的那叫一个欢快。

        女人惊呆了。

        “它,它怎么就不挑食?”

        苏筱柒:……?“这家伙挑食又多事,不过大黑喜欢吃这些脏东西。”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