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 96章 鬼怕我,我祖师爷多

第 96章 鬼怕我,我祖师爷多

        童大娘气呼呼的跑回去,她得要想法子跟儿子告状。最好把苏筱柒给弄进去,还要赶回家撕烂死老头的嘴巴。

        童大娘儿媳妇拢着眉心,“筱柒。我公公岂不是要被我婆婆骂死?”

        “不会的。”

        苏筱柒抬眼淡淡看了一眼,“你们赶紧回去吧。你公公和那个婆子死了。”

        “什么?”

        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反驳苏筱柒一句。

        大家心里存疑,却又相信。

        苏筱柒本事摆在那里,不服气都不行。

        “怎么死的?”总不能是殉情吧?没那么伟大。

        童大娘儿媳妇手心里都是汗水。

        苏筱柒右手手指头动了几下,“两人去爬山掉下了山崖。哎,这会已经断气了。”

        “这……。”

        有个老婆子忍不住咂舌,“报应啊。这么说还是童老婆子好。”

        苏筱柒挑了挑眉头。

        她没说的是,这次童老婆子也要丢了性命。

        大黑猫拱着身子喵了一声。

        顾姐第一个发现了,“好肥的大黑猫。”

        大黑猫顿时不高兴了。

        “喵喵喵。”凶巴巴的喵了几声。

        苏筱柒笑了笑将大黑猫抱起来,“顾姐,我回去了。”

        回到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打扫下堂屋的条台。

        把祖师爷的牌位放在了上面。

        倒了一杯水,点了一炷香。

        对着牌位不走心的说了几句话。

        苏筱柒才开始打扫房间,离开了几天落了一层灰。

        洗漱完,便窝在了床上睡觉。

        大黑猫肚子饿,可见苏筱柒丝毫没有起床的意思,只好也窝在了苏筱柒旁边睡觉。

        到了晚上。

        听到了拍门声。

        声音大的震耳欲聋。

        大黑猫慵懒的迈着猫步,跳到了五斗桌上。

        “苏筱柒。”隔壁黄大姐的声音传来。

        苏筱柒迷迷瞪瞪的起来,打开了院门。

        “你再不开门,我就要爬你家院墙了。”黄大姐气喘吁吁的说道。

        “那孙医生说你把童大娘给诅咒死了。”

        苏筱柒:……。“阎王爷不要的鬼,我就天天诅咒都没用。”

        那个孙晓梅这么闲?

        对面的聂红从厨房间的窗户看过来,她眼底闪过一丝异样。苏筱柒真的没事就说人哪天死?

        “童大娘死了?”

        苏筱柒看了天空,“我以为还要一两个小时呢。”

        黄大姐:“?”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平常看到旁人有难,可都喜欢伸手帮一把。”黄大姐压低了嗓音,“我寻思有人会借此做文章。”

        “她这个我实在是帮不了。”

        “冤亲债主都等着算账,我可没法子承担她的业力。”苏筱柒要帮助人也会有所选择。

        若是冤亲债主杀气太重,她不会介入别人的因果。

        黄大姐按了按眉心,“我家那口子说了,苏筱柒一回来家属院画风就变了。”

        “哈哈哈。”苏筱柒就当做这是夸她的话。

        黄大姐愣是拉苏筱柒来自家吃饭。

        她想了想,将大黑猫一起带了过去。

        沈小刚看到大黑猫就想去撸猫,偏偏大黑猫傲娇的很。

        把沈小刚气得半死也没法子。

        大黑猫食量很大,苏筱柒专门从自家拿了一个好看的盆。这家伙挑剔的半死,不好看的铝制盆看都不看一眼。

        还在里面呲了一泡尿。

        苏筱柒只好挑挑拣拣,从一堆古董里找了个唐三彩的瓷盆给它当碗。

        黄大姐看见这么隆重,也不好问什么。

        “你家猫吃水饺能吃几个?”

        “怎么也得二十个吧。”苏筱柒的食量能吃六七个。

        黄大姐夹了二十个水饺放在小黑的盆里。

        它迈着高贵的步子去吃水饺。

        黄大姐不禁咂舌:“筱柒。你养个猫都这么精细,不是用来抓老鼠吗?”

        “我家小黑不抓老鼠。”这家伙抓鬼差不多。

        她看得出来小黑不是一般的黑猫。

        苏筱柒跟黄大姐在家说话,沈小刚从院子里跑过来。“婶子,有人敲你家的门了。”

        “谁啊?”

        “是个老太婆。”

        黄大姐一惊,“不会是童大娘找你算账了吧?”

        苏筱柒扶额,“鬼怕我。我祖师爷多。”

        她放下了手里的筷子,朝外面走去。

        “哪位找我?”

        今晚月亮不大,瞧着不太真实。只看得见一位穿着体面的老妇人,“你是苏筱柒?”

        “是我。”

        那个老妇人脸色骤然变得尖酸刻薄,抬手就扇苏筱柒。

        “你个贱人,谁给你胆子挑拨我跟儿孙的关系。”

        “你抢了我家陈媛的男人不说,还要把个扫把星给找回来。你到底安得是什么心?”

        苏筱柒冷眼看着她。

        轻轻一个侧身,让巴掌落了个空。

        苏筱柒知道是陈师长的母亲,那个将自己亲孙女推进火坑里的老不死。

        “你敢躲?”

        苏筱柒怒了。

        “死老婆子,你的额纹太深了。颧骨高,面相刻薄。都是你坏事做太多,孽债积累太多。与其在这里骂我,不如多去悔过化解。”

        顿了顿,苏筱柒漫不经心描补:

        “虽然也没什么屁用。”

        苏筱柒话说的一本正经,围观的群众却吓得半死。

        有人还不知道陈师长家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有周政委他知道。

        “你敢咒我。”陈老妇人面目狰狞,这些日子被家里的儿女埋怨。

        就连其他的儿子女儿都不理解她的做法。

        这让她怎么不生气。

        “不是咒你。你最多下个月就得死。”

        陈老妇人:“……。”

        吃瓜群众:“……。”“有化解的法子吗?”

        “有。”

        苏筱柒又补了一句,“下下个月还得死。”

        陈老妇人气的一口气差点上不来。

        “你别装,你再喘不过气来都死不了。”

        黄大姐手心冒汗了。

        吃瓜群众:“……。”

        到底有本事,可以随便戳人肺管子。

        这张嘴但凡长在别人脸上,早被撕成了安市的地图。

        陈老妇人嚎啕大哭,苏筱柒皱了皱眉头。

        直接一张符贴了过去,“吵死了,你就安安静静的站着思过吧。等你儿子过来接你。”

        顾姐几个人吓得半死。

        秦云一路小跑过来,脸上黑沉沉的。“发生了什么事情?”

        黄大姐套着她耳朵,将事情告诉了她。

        秦云是知道实情的人,她看着陈老妇人神情不耐烦。这老婆子卖了自己孙女还好意思跑来找苏筱柒。

        不过,到底是陈师长的老母。

        “筱柒,你看能不能先放了她?”

        “不能。这老婆子嘴巴厉害的很,放了她我耳朵遭殃。”苏筱柒故意歪着头,“既然老夫人装着一颗善心,为何要去做缺德事?”

        吃瓜群众听的云里雾里。

        有人去找陈师长了。

        提到缺德事,陈老妇人更火大。

        本来她安排的很好,陈知意嫁在山区被运道带煞的人压制。他们安市这里的老陈家也有陈媛几个孙女。

        这些小事情,她一个人就可以搞定。

        偏偏这个死神棍告诉了她儿子,闹到了儿媳妇那里去。

        还把陈知意带回来。

        她一回来,还带着三个拖油瓶回来。

        搞得儿女跟她关系都紧张,她就说陈知意八字不好克长辈。

        旁边有人小声询问:

        “做了什么缺德事?”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