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 93章 你个倒霉蛋有什么好生气的?

第 93章 你个倒霉蛋有什么好生气的?

        苏筱柒说话间将手里的一张符悄悄的贴在战家的墙壁上,符纸靠近墙壁马上隐入。

        战大姑心疼的看着苏筱柒,“筱柒。在我家住一晚上吧?”

        苏筱柒看了看外面的日头,“不了,大姑。我去公社坐车赶去县里。”

        她是一天都不想待在战家大队了。

        战大姑也知道战家大队没啥留恋的。

        “那也好。”

        大队长听说苏筱柒要走,忙说:“让村里的拖拉机送你去县里。”

        都拿了苏筱柒六十块钱了,用个拖拉机不过分吧。

        村民没人反对。

        这个是散财仙子。

        开拖拉机的是村里大队书记的侄儿。

        将苏筱柒送到了县里车站。

        “苏同志,天色不早了。这会坐车得要半夜才到县里。”

        一般人不会大晚上坐车。

        苏筱柒是二般人不怕。

        她从兜里拿出一张平安符递给他。“谢了,送给你保平安的。”

        小伙子双手接过来。

        他可听说了苏筱柒不少事情。再三感谢后离开。

        苏筱挎着行李包。

        背包里还背着祖师爷牌位。

        去车站买了票后,不到半小时就上车了。

        到了市里。

        已经半夜了。

        一只黑色肥猫跟着苏筱柒,肉乎乎的膘走路都在抖。它张嘴喵喵了好几声。

        苏筱柒伸手过去。

        大黑猫跑过来头贴在她的手心蹭了蹭,脑袋又软又暖肉乎乎的就很可爱。

        苏筱柒抱起了大黑猫。

        “你从哪里跑来的?”

        “喵。”大黑猫在苏筱柒的脖颈间拱了拱,一会儿又贴着她的脸蹭了蹭。

        苏筱柒干脆抱着猫一起去找国营旅馆。

        车站附近就有一家。

        刚到门口,就听到路上传来声音。

        苏筱柒闪得快,看着从吉普车上下来的男子忍不住破口大骂:

        “你赶着去投胎吗?”

        换一个人,这会指定被撞上了。

        幸好,她祖师爷多。

        天上各个部门都有她祖师爷在打工。

        车上下来的男子穿着一身得体的衬衫西裤,冷厉的咬牙看了她一眼。

        没做声的走进旅馆。

        苏筱柒跟着进了旅馆登记住房。

        “结婚证有吗?”里面的人狐疑的看了他们二人一眼。

        “我不认识他,一个人住。”苏筱柒将自己的军官家属证和通行证放在了柜台上。

        旁边的男子斜看了一眼。

        办好了入住登记,苏筱柒回到了房间拿暖水瓶出来打热水。

        刚开门差点撞上一堵人形墙。

        “大半夜的不睡觉,做鬼?”苏筱柒没好气的开口。

        方才那个男子咬了咬牙。

        这个女人还真是蹬鼻子上脸,给点阳光就灿烂。

        他黑了脸,“同志,刚才也没把你怎么着。谁知道你半夜在路上。”

        “这么说怪我了?你开车的看不到这么大的人在路上眼瞎吗?”苏筱柒火气蹭的一下子冒出来,“那我劝你最好别开车。”

        “免得害人害己。”

        自家的大黑猫身体拱成了椭圆形,头上的毛根根竖起来。

        冲着男子飞奔了过去,跳到他手上嗷呜咬了一口逃之夭夭。

        苏筱柒:……。熊孩子干了坏事,不得家长收拾烂摊子?

        这死肥猫?

        刚才盛气凌人的脸马上换了个讨好的表情。

        “我给你上药。”

        男子看着苏筱柒,突然喷了一口黑血出来倒在了地上。

        苏筱柒咬牙:

        “大黑,你怎么那么馋?”

        大黑猫蹑手蹑脚的从拐角处走出来,眼睛里发出幽蓝的光芒。

        一张清净符贴在了男子的手上。

        苏筱柒细细的观摩他的面相。

        衰运。

        大黑靠近了苏筱柒,讨好的磨蹭了好几下。

        苏筱柒叹了一口气,“大黑,你不能什么都想吃。最起码也得我谈好价格再吃吧,你说你先吃我还能赚钱吗?”

        “不赚钱怎么发家致富?怎么让我躺平?”

        靠战北珩的津贴想要以后买房子买铺子买宝石难哦。

        大黑猫听懂了。

        “喵。”以后等你商量好价格我在咬。

        “乖。”苏筱柒摸了摸大黑猫的脑袋。

        她从自己口袋里拿了一张符放在了男子的衬衫口袋里,随后回到房间写了一张纸条放在他手里。

        做完这些,她悄悄的进入男子的房间。

        给他拿了被子出来盖上。

        自己带着大黑猫回去洗漱睡觉。

        早上。

        苏筱柒被门口吵闹声惊醒了。

        “你这人怎么睡在过道里?”

        “天啊,你不会是心怀不轨吧?”

        秦岩昨晚从来没有睡得那么舒服,头上那股闷闷重重的感觉消失不见。

        他想到了昨晚咬他的猫。

        被咬的印记还在,似乎被人处理过。

        秦岩不理会围观人的眼光,抱着被子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苏筱柒起来后打开门。

        差点又撞上人形墙。

        她退后了一步,秦岩冷着脸前进了一步。

        “你的猫呢?”

        “找大黑干嘛?你不会一吻动心了吧?”苏筱柒扯了扯唇角,“大黑是个姑娘,可她才一岁。”

        秦岩的脸更黑了。

        “它咬了我。”

        “你想咬回去?大黑怕脏。”

        秦岩握紧的拳头咯吱响,要不是看苏筱柒是女人他能锤死她。

        苏筱柒撇嘴道:

        “你这个倒霉蛋有什么好生气的?你应该感谢大黑,昨晚咬了你的煞气。要不是大黑,我都懒得替你阻挡吸收你运气的人。”

        看得出秦岩这一生从小运气就很好。

        摔一跤都能捡个金元宝。

        迟到遇贵人。

        只是从五年前开始,他走路撞电线杆。

        出门踩狗屎。

        一张嘴就得罪人,骂个人周边人都知道。

        “胡说八道。什么吸收我运气的人?”秦岩黑沉着脸,“你不怕我举报你。”

        “你从小运气就很好,自从五年前开始倒霉。”

        苏筱柒摇了摇头,“你要想想看,是什么人五年前到了你们家?”

        秦岩松开了自己的拳头,看向手心里的纸张。

        “神棍,你给我留纸条就是为了骗钱。”

        苏筱柒:……。“什么神棍?收你钱是为了化解你的业力。”

        “那还是神棍。”

        “你姓铁吗?”

        秦岩狐疑的摇头,“不是。”

        苏筱柒将自己祖师爷的牌位拿出来放在三斗桌上,头也不回的说道:

        “我以为你姓铁,名公鸡。”

        秦岩:“!”可以锤死这个女人吗?

        “你锤不死我的。”

        秦岩:……。他刚才分明只是心里想了想而已。

        苏筱柒很熟练的给祖师爷上香。

        嘴里又是一阵念念有词,让祖师爷把他们的位置想法子往上面爬一爬。

        不想当大神仙的祖师爷不能享受香火。

        烟圈又开始凌乱了。

        祖师爷们说不出话,苏筱柒这个不孝徒孙自己想躺平非要让他们卷起来。

        当天上晋升位置很简单的吗?

        秦岩吃惊的看着牌位前面的烟圈,“这是怎么了?”

        苏筱柒满不在乎的说道:

        “祖师爷在骂我。”

        秦岩闭嘴了。

        他也想骂人。

        苏筱柒拿着毛巾和搪瓷缸牙刷走到门口,“出去。等你哪天想开了明白钱财乃身外之物再来找我。”

        “同志,你怎么不明白这个道理。”

        “我不偷不抢赚你几个钱怎么了?”

        “你用骗的。”秦岩不服气。

        “活该你个倒霉鬼倒霉死。”苏筱柒用力关上了自己的房门,“我告诉你,当你的运气被吸走,你就彻底变成走在路上一个烧火棍子从半空掉下来砸死你的那种。”

        “你的仇人用你的运气吃香的喝辣的。香车美人豪宅。”

        秦岩紧了紧眉头,不谈艰苦朴素,怎么开口闭口都是享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