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 90章我不介入别人的因果

第 90章我不介入别人的因果

        赤脚医生有点奇怪,怎么这一家人都怕战北珩媳妇?难不成这姑娘长相凶恶,力大无穷喜欢揍人?

        苏筱柒觉得肚子有点饿。

        到了厨房什么都没有看到。

        她抬步来到了堂屋里,祖师爷的牌位被两个暖水瓶挡住了。

        苏筱柒走过去提起暖水瓶就要往地上扔。

        吓得施红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过来,一把抱住了暖水瓶。“筱柒,是我老眼昏花没有看到牌位。”

        “我不高兴没关系,我祖师爷不高兴了后果很严重。”

        苏筱柒慢悠悠的对着祖师爷嘴里念念有词,无非就是这地方不好又穷又阴暗。等她回去了,再给祖师爷换个好地方。

        施红英巴不得苏筱柒明天就走。

        偏偏这个女人不走。

        好在战长征去公社里喊人了。

        苏筱柒看了一眼正在算计她的施红英,嘴角勾了勾。“娘,我饿了。”

        施红英想起来心脏都在滴血。

        一只小母鸡就这么被她吃了,三天都不用吃饭也不怕。

        她不到三小时就喊饿了。

        “你想吃什么?”

        “拿两个鸡蛋给我煎荷包蛋。”

        施红英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家里没有鸡蛋。”

        苏筱柒随手扯过一张粉色的卫生纸,在上面画了一道符。举起卫生纸就要贴过去,施红英吓得马上蹲下来。

        “我去拿鸡蛋。”

        正好走出来的赤脚医生:……。发生了什么事情?

        泼妇施红英这么听话?

        苏筱柒对着赤脚医生笑了笑,“辛苦了。我娘说除了诊金五毛钱,还要给你两斤面粉。两个鸡蛋。”

        赤脚医生这下子明白了。

        他自动忽略了施红英使得眼色。

        “那我就谢谢嫂子了。”

        赤脚医生也不走了,伸脚勾过来凳子。坐在了凳子上等施红英去舀面粉拿鸡蛋。

        施红英哭丧着脸。

        正要说什么,苏筱柒将卫生纸贴了上去。

        任凭施红英想要躲开,都没能躲开。

        她拿着盆去了房间里,舀了两大瓢的面粉。足足有四五斤面粉。

        又在床底下的篮子里拿了五个鸡蛋出来。

        将盆和鸡蛋全都给了赤脚医生。

        她咬牙切齿的说道:“给你的。”都能听到她的后槽牙在响。

        赤脚医生心里乐的开花,看不惯战大河一家吃相难看。

        见苏筱柒有意为难施红英。

        他很丝滑的占了这个便宜。

        “多谢嫂子了,还是嫂子大方。”说完,他冲苏筱柒点头以示感谢。

        等赤脚医生走了。

        苏筱柒手指头做了个手势,施红英才缓过神来。

        她心里清楚,奈何脑袋瓜子控制不了她手上的动作。

        施红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苏筱柒,你回去吧。以后我们生老病死跟你们没关系了。”

        她怕苏筱柒再待下去,屋顶的房梁都要送人。

        “娘,我不走。”

        施红英停了下来,瞪着眼睛狠狠的看向她。“那你就别怪我们了。”

        苏筱柒坐在了椅子上,“娘,你还是去拿几个鸡蛋给我吧。”

        “别想着等到战长征带人过来,他这会还没到公社呢。”苏筱柒笑的人畜无害。

        一脸无辜的表情。

        施红英心里咯噔了一下,她怎么知道长征去公社?

        后脊梁骨冒起了冷汗,施红英还是去拿了三个鸡蛋给苏筱柒。

        苏筱柒接过来鸡蛋。

        漫不经心的说道:“我要的也不多,你们拿八百块钱给我。再写一封和战北珩的断亲书,别拿什么养恩比生恩大说话。”

        “要不是你们两老东西,战北珩那就是有权人家的少爷。”

        “你杀了我吧,我哪有八百块钱。”施红英忍不住怒斥。

        苏筱柒缓缓的转身,“我不杀人,不介入别人的因果。”

        “你们会活着,比死了还可怕的活着。”

        施红英哭丧着脸,“既然不介入别人的因果,为什么这么对我们?”

        “你们吞掉的是我的钱啊。”苏筱柒可是财迷。

        她拿着鸡蛋进了厨房,点火热锅。

        将油壶里的油全都倒进了锅里。

        施红英似乎想到了这一茬,赶紧跟了过来。再一眼看到油壶空空如也,气的两眼一翻坐在了厨房门槛上。

        好不容易才缓过气来。

        连滚带爬的回到了战长野的房间,她得要去问问战长征真的没去公社吗?

        苏筱柒煎了三个荷包蛋,盛在了一个碗里。

        拿了一双筷子坐在厨房门口吃荷包蛋。

        小花从隔壁走过来蹲在地上,用手抠着地上的蚂蚁玩。

        眼睛时不时的瞟向苏筱柒。

        嘴角的口水流到了地上,拉出一条长长的丝线又断了。

        苏筱柒:……。吃不下去了。

        “小花过来。”

        小花赶紧走过来蹲在苏筱柒面前,跟个小狗一样抬头盯着她手里的碗看。

        “吃荷包蛋吗?”

        小花用手背擦拭了口水,用力的点头。“我是丫头,能吃吗?”

        “能。”

        苏筱柒将碗递给她,连筷子一起给她。

        小花伸出黑乎乎的手直接拿了荷包蛋往嘴巴里塞。

        眯着眼睛吃的嘴角都是油晃晃。

        “三婶。有钱人是不是顿顿都吃荷包蛋?”小花将余下的一个半荷包蛋全都吃了。

        还伸出舌头将碗舔干净了。

        苏筱柒点点头,“有钱人吃一个丢一个。”

        小花惊呆了,“有钱人在哪里?吃荷包蛋的时候,我就蹲在旁边。”

        “扔的时候,能扔一个我嘴里也行。”

        苏筱柒被她的童言童语逗乐了,“你去把碗给洗了吧?”

        小花摇摇头,“我再舔舔。”

        在她眼里,这个三婶似乎比别人都要好。“有钱人家的丫头片子也能吃鸡蛋吗?”

        她记得爹娘爷爷奶奶说了,丫头片子是赔钱货。

        鸡蛋和肉都是给家里的小子吃的。

        苏筱柒再次点头,“吃。”

        她打开自己的屋门,进去拿了一包桃酥。随后锁上了门,也不理屋里在密谋的几个人。

        反正这几个人也是秋后的蚂蚱,最后还是会乖乖的将钱拿出来给她。

        苏筱柒出了院门。

        朝战大姑家的方向走去。

        战大姑家是几间低矮的茅草屋,门口有个男人正在编竹篓。

        他看到苏筱柒过来,嘴巴阿巴阿巴的说了好几句。

        苏筱柒一句也没有听懂。

        哑巴的语言,她还真不懂。

        倒是屋里的战大姑出来了,她笑着对哑巴老头解释:“这是北珩媳妇。从城里过来的,比咱们乡下丫头俊吧?”

        其实,苏筱柒也是乡下丫头。

        不过永和公社比较富裕,比战北珩这里的县城不遑多让。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