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 85章 你们一家子丑的多样化

第 85章 你们一家子丑的多样化

        战大河听了这话有点不相信,皱着眉头看向苏筱柒。“你娘说的是真的?”

        “她是老贱人,可不是我娘。”

        战大河平时一副老好人样子,从来不出头为难儿女。

        这会实在是忍不下去了。

        “放肆。你一个晚辈的敢这么跟公婆说话。”战大河手里的旱烟袋敲过来。

        苏筱柒抬脚踹了过去。

        她冷漠的看向战大河和施红英,指了指施红英挖出来的坑。

        “这个坟坑还在。你们再给我歪歪唧唧就埋在这里吧。”

        施红英吓得魂不附体。

        “杀人是犯法的。”

        苏筱柒笑了笑,从口袋里拿了两张黄色的符纸。

        “我怎么会杀人呢?你们二老自己跳进坑里,把自己给埋起来。”

        战大河脸上的褶子堆在了一起,心里暗道他有那么傻吗?

        战大河年轻的时候就属于流氓一款。

        到了这个年龄,仗着兄弟多,自己也生了四个儿子,一个战北珩还在部队里。

        就没有怕过谁。

        看到苏筱柒不听话。

        第一反应就是欠揍。

        女人不听话,多打几次保证乖的跟孙子一样。

        战家,只能他说了算。

        他阴沉着脸,猛的吸了好几口旱烟,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熄灭了。

        握紧了手里的旱烟袋子。

        站起来走向苏筱柒,抬起旱烟袋子狠狠的砸向苏筱柒。

        “老子打死你这个不听话的东西。”

        “想在我家作威作福?门都没有。”

        苏筱柒抬手将一张符贴了过去,战大河举着的旱烟袋子竖起来。

        他一动不动的看着苏筱柒,张开的嘴巴愣是没有合拢。

        露出上下两排的大黄牙。

        味道有点熏人。

        苏筱柒退后了一步,“我跟你们说真话,你们怎么就不相信呢?”

        施红英听到苏筱柒说的话。

        脸色越来越黑,越来越沉。

        这个女人到底什么来路,得要上报到公社。把她给抓起来,搞封建迷信那一套祸害人。

        “你想要怎么样?”

        “战北珩的亲生父母是哪里人?”苏筱柒冷冷的斜眼横了过去。

        施红英咬着牙使劲的摇头。

        “就是我生的,我们村里人都知道我什么时候生了他。”施红英在赌苏筱柒是诈他们的话,她肯定不知道实情。

        战北珩就没有怀疑过。

        苏筱柒眼底露出讥讽,“你们一家子丑的多样化,怎么能有战北珩这么帅气挺拔的儿子?”

        战大河眼珠子一个劲的转,奈何口不能言手不能动。

        旱烟袋子里的烟灰掉在他头上,他也没法子抖落了。

        施红英狡辩:

        “北珩像他舅舅,我哥哥年轻时候可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美男子。”

        苏筱柒肚子里的火瞬间爆发。

        “拉倒吧。就你哥哥长得跟猪头三一样,还好意思说北珩像他。”她的耐心被浇灭了。

        一张符贴在了战大河身上。

        战大河转了个身,来到是施红英挖的坑前。

        看也不看跳了下去。

        双脚并拢,躺好了。一只手用旱烟袋子将边上的土,朝自己身上拨弄。

        “埋土。”

        嘴里还念念有词,“我做错了。我做错了……。”

        “埋土,埋土。不说真话要埋土……。”

        战大河心里吓得半死,可手不听指挥,嘴巴也不听指挥。

        这就很愁人。

        什么时候自己的手脚不听自己话,听了别人的话。

        施红英吓得尿急。

        大儿子二儿子还不来。

        家里有个会贴符的丫头,这可是要人命的主。

        施红英眼泪鼻涕流了一地。

        “别啊。求你了。北珩真的是我十月怀胎生的儿子,我疯了要去养别人的孩子吗?”

        苏筱柒不听她死鸭子嘴硬的话。

        朝战大河努了努嘴巴。

        “你别把土拨的到处都是,有一半的位置给老贱人留着。”

        战大河手里的动作轻了一点,眼睛通红的想要反抗,奈何手和嘴巴听话的很。

        施红英呜呜呜的哭泣。

        “我说,我说。你让老头子停下来。”

        苏筱柒手在空中画了几笔,战大河停了下来。

        “说吧。要是你们再骗我,哼哼哼……。”苏筱柒一连三个哼,眼神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那笑容看的施红英全身毛骨悚然。

        三个哼足够让他们老两口浮想联翩的。

        感受到苏筱柒的视线,施红英抬起头,结结巴巴的说道:

        “能不能让北珩爹先起来。”

        苏筱柒脸色冷寒,“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她捏着符纸的手又要动了。

        “我说。”施红英坐在地上,她倒是想站起来。

        两个腿肚子直打颤,根本站不起来。

        “北珩不是我们亲生的。”施红英哭丧着脸,告诉了苏筱柒事情的来龙去脉。

        当年他们带着重病的战长征去市里看病。

        刚好遇到了市里有个战家族人的集会,战大河跟在了一个看起来有名望的人后面。

        进去混吃混喝,只是那些人跟战大河他们不是同一个宗祠。

        他怕露馅了。

        便四下查看,刚好在一个沙发椅子上发现了睡着的战北珩。

        看到他脚上的金镯子,心里生了歹意。

        施红英和战大河没有拿下镯子,还把战北珩给弄醒了。

        只好捂着他的嘴巴,将年仅三岁多的战北珩给带走了。

        “我都说了。”施红英苦着一张脸,以后战北珩还能赡养他们吗?

        又想到了养恩比生恩大。

        施红英心里憋着一股气,要是敢不赡养,闹到战北珩领导面前。

        苏筱柒没有错过她眼里的算计。

        心里冷笑一声。

        请神容易送神难,苏筱柒打算这次在战家庄多住几天。

        “你带战长征去治病,为什么村里人会认为北珩是你的儿子?”苏筱柒嘴角勾了勾,院门口聚集了战长征兄弟两人以及战大河的二弟。

        施红英彻底破防了,“我容易吗?养大了北珩。”

        “我自己的儿子丢了,你说我对他的恩情是不是比天大。”

        苏筱柒冷冷的警告了一声,“说真话,说假话会躺坑里被土埋。”

        原本还要嚎哭的施红英被掐住了喉咙。

        她心里恨得半死。

        苏筱柒这个女人到底会什么妖术?

        “那个自从生了老三战北方后,我们家里日子一天比一天不好过。”施红英动了动嘴唇,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道:“算命的说北方克父克母克兄弟。”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