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 82章 你刚来不懂我们兄弟之间的感情

第 82章 你刚来不懂我们兄弟之间的感情

        苏筱柒知道指桑骂槐说她还没起床呢。她慢悠悠的起来,换了一身干净的蓝色的确靓衬衫,一条藏青色的布裤,圆头的小皮鞋。

        拿着牙刷牙膏出来,冷眼瞧着施红英。

        “家里有人饿死了吗?”

        施红英眉峰突突的跳了几下,“你怎么开口闭口都是死?也不嫌晦气。”

        “爹要死了,晦气什么。”苏筱柒去水缸边上舀水刷牙。“做了早饭没有?赶紧吃了上山刨坑,一个个的在家也不知道先把爹以后房子的地基给刨好。”

        屋里的战大河又开始咳嗽了。

        岁数大了,最怕人说死。老三娶回来的媳妇怎么回事?

        他还没死呢?

        就要去挖坑了。

        偏偏他们想出这个馊主意,原本以为战北珩没空回来肯定寄钱回来。

        谁知道新媳妇回来了。

        一进门,就在咒他死还要去刨坟。

        这忤逆的儿媳妇去哪里找?

        家里其他人全都惊呆了,这是假冒伪劣的三嫂吧?

        战长根故意咳嗽了两声,引起苏筱柒的注意。

        “小弟,你病了?不会    是过了病气了吧。”苏筱柒慢悠悠的斜看了一眼,“你就不用去刨坑了,你还要去卫生院。”

        “我去卫生院做什么?”

        “陪你媳妇打胎。”苏筱柒将自己的牙膏牙刷收好拿回房间。

        施红英的眉头突突的跳动。

        “谁家的媳妇一回来就咒人?你爹娘就是这么教你的。”

        苏筱柒从房间里出来关上了屋门。

        眼皮子轻轻的抬起,“婆婆。怎么是咒人?我说的是实话,你们不听怨谁?”

        “昨晚就让朱巧兰去卫生院保胎。”

        “巧兰没怀孕。”施红英脸色阴沉,在想是不是把门关起合伙揍苏筱柒。

        儿媳妇不听话都是欠打。

        三天一打,保证乖乖的了。

        苏筱柒不说话来到了厨房,只有照的见人影子的玉米糊粥。

        粥锅里有两个鸡蛋,估计是给哪个孩子吃的。

        苏筱柒用勺子将鸡蛋捞起来放在碗里。

        从水缸里舀了半瓢水浸洗一下鸡蛋。

        朱巧兰从门口经过,看到苏筱柒在洗鸡蛋忙叫了起来:

        “三嫂,这鸡蛋是给爹吃的。”

        苏筱柒将两个鸡蛋捞起来,战长根跑过来抢鸡蛋。

        苏筱柒拿起鸡蛋在他脸上“啪叽”打了一下,随后走出厨房站在院子中间剥鸡蛋。

        战长根摸了被苏筱柒用鸡蛋砸的地方。

        “三嫂,你跟爹抢鸡蛋吃吗?”

        苏筱柒头也不抬的开口:“反正要死了的人吃不吃都不重要了。”

        “我吃饱了才有力气挖坑把爹给埋了。”

        屋里的咳嗽声越来越重。

        好似要把肺给咳出一个窟窿来,老头子气的用拳头使劲的打自己的胸口。

        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瞪着眼睛在想说不定真要挖坑。

        被战北珩的媳妇给气死了。

        施红英来不及骂苏筱柒,赶忙跑进屋里紧张的喊道:

        “老头子,你怎么了?”

        屋外的其他人看着苏筱柒把两个鸡蛋给吃了。

        苏筱柒吃完鸡蛋,才去盛了一碗玉米糊粥。“就当水喝吧。”

        朱小芳抱着儿子站在门口,不可置信的看向苏筱柒。用手肘子捣了捣战长沟,“长沟。你说三嫂她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没有问题怎么敢胡来?

        外面有村民吼了一嗓子。

        “长沟,怎么还没上工?生产队今天挖水渠,赶紧出工。”

        “哎,我来了。”战长沟来不及吃早饭,拿了长铁锹扛在肩膀上。

        深深的看了苏筱柒,走到苏筱柒旁边才语重心长的说道:

        “三嫂。你刚来不懂我们兄弟之间的感情,你这样闹下去让三哥面子往哪里搁?”

        朱小芳瞪了他一眼,压低声音骂道:

        “你懂个屁,赶紧上工去。家里的事情有爹娘说话。”

        朱小芳心知肚明苏筱柒这次过来绝对不是送钱来的。

        战长沟愣了一下,鼻子冷哼一声就走。

        苏筱柒在他后面冷声道:

        “是你们像吸血蚂蟥一样吸干战北珩的感情吗?”

        战长沟的脚踉跄了下。

        他眉头紧锁,没想到战北珩什么都跟这个娘们说。

        打开门出去,得要找他大哥二哥回来商议。

        不信一家子对付不了一个娘们。

        朱小芳期期艾艾的小声:

        “三嫂。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咱们农村人都这样。三哥最有出息,肯定是他要多负担一些。”

        “当初咱家有个当兵的名额,家里人都没有舍得去。”

        朱巧兰呸了一声,“你解释那么多做什么?我看她还不如小柔,三哥送了几次礼物给小柔,他们还有通信。”

        “生产队里谁不知道三哥跟小柔的关系。”

        “仗着狐媚子长相,勾了三哥的心。”

        施红英几个人很喜欢小柔。

        十里八乡有名的漂亮姑娘,心灵手巧还听话。

        家里只有一个寡母,两人都很能干。

        将来嫁过来,那里的房子什么还不都是他们战家的。

        要不是苏筱柒会看相,可能真的被他们给蒙骗了。

        “我家北珩跟小柔可没有关系。你家战长根心里惦记着小柔吧?婆婆也想让战长根娶了小柔,好吃绝户。”

        “可惜,人家姑娘拼死不乐意。”

        “婆婆这才找了媒人说媒找了个更偏僻地方的你。你有什么好得意的?”

        “你……。”朱巧兰知道战长根喜欢看美女。

        她拼命的自我洗脑,告诉她是那些女人狐媚子勾引她男人。

        昨晚,隐约听到战长根说苏筱柒这么漂亮便宜了战北珩。

        她心里不自在呢。

        现在听说战长根追着小柔,她心里的醋海彻底翻腾。

        “战长根,你给我说清楚。”朱巧兰大喊一声,她只觉得两腿之间有股温热的东西滑下来。

        朱小芳察觉到了不对劲。

        “巧兰,你怎么了?”朱小芳看到她裤子湿了。

        苏筱柒漫不经心的抬头,“送去卫生院。一个个蠢的跟猪一样,都跟你们说她流产了。”

        “是身上来晦气了。”施红英呸了一声,“生了孩子都没有来过晦气,有什么好喊的。”

        “丢人现眼的东西。拿卫生带去茅厕弄一下。”

        施红英觉得一大早的发生这种事晦气。

        听到屋里老头子费劲咳起来,像是一口气喘不上来。

        她摁了摁眉心,来到苏筱柒身边语气不善道:

        “你先拿20块钱给我。”

        “要20块钱做什么?”

        “长根大舅家小儿子结婚,二舅家添孙子,长根岳父今年过寿……。”施红英越来越觉得战北珩娶错媳妇了。

        那个小柔不肯嫁给战长根,他是很想要嫁给战北珩的。

        要是娶了小柔,战北珩的津贴还不都是她拿捏。现在娶的什么媳妇,一回来闹个鸡飞狗跳。

        “既然都是长根的亲戚,你找长根要钱吧。”苏筱柒心情非常愉悦。

        “我有20块钱,但不想给你们。”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