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81 章 假期不多,让他快点死

第81 章 假期不多,让他快点死

        战家几个人才不在乎战北珩去了西南有多危险,只关心他的津贴。施红英见新媳妇年纪不大,瞧着就是好拿捏。

        心里已经有了好几个想法。

        一番寒暄下来。

        苏筱柒知道,东屋里躺着的是战北珩的爹战大河。

        坐在屋里不说话的是战北珩的大弟战长沟,旁边坐着的是他媳妇朱小芳。

        施红英热情的叫朱小芳倒水给苏筱柒喝。

        “一路回来累坏了吗?可巧,家里有长根大舅送来的鸡蛋还剩了两个。我去给你冲一碗鸡蛋茶。”

        苏筱柒摇头:

        “不用了,我在公社吃过了。”

        施红英心疼的在滴血,这个败家娘们。花的都是她儿子的钱。

        得要教教她怎么能不花钱。

        “你说你,都到家门口了还在公社吃什么?这不是乱花钱吗?”

        “长根他爹    还躺在床上等着花钱呢。”

        朱巧兰眼皮子抬起,鼻孔里带出来个哼字。

        “三嫂,可真会花钱。我们在家都吃不饱饭,你都到家门口还去公社买着吃。”

        苏筱柒抬眼讥讽:

        “你吃不饱饭很光荣吗?跟我有什么关系,捏住你脖子不让你吃了。”

        朱巧兰没想到苏筱柒居然脾气这么火爆。

        不是说新媳妇进门都要被前面进门的欺负欺负吗?

        好家伙。

        她来欺负前面的吧。

        她使眼色给自己男人战长根。

        战长根站在一旁,眼睛不时的扫向苏筱柒。听说战北珩的媳妇贼漂亮。

        现在再一看,那皮肤跟骨瓷一样,白的一点瑕疵都没有。

        还有一股说不上来的气质。

        他心里越来越嫉妒,战北珩倒是好福气。

        大队里的小柔跟他好,还能娶个这么漂亮的媳妇。

        朱小芳不像朱巧兰那样眼皮子浅,忙开口:

        “弟妹,娘让我们前两天就把屋子收拾出来,被褥都是新洗好的。你先去休息,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施红英眼睛一直落在行李包上。

        忙笑道:

        “对对,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我看你包袱挺沉的,我来给你们拎。”

        苏筱柒快她一步,“不用,我自己拎。”

        她是知道这个老婆子心里憋着坏主意,一准就是想知道她带了什么。

        施红英心里怄火,嘴上却还说:

        “那成,你还住长根三哥以前的屋子。你去看看还缺什么?”

        “小芳,去拿个洋油灯。”

        “娘,我拿了。”

        苏筱柒拎着包跟着走了出来。

        她瞟了一眼这几个人,特别是战长根,眼神里的邪念和贪婪都快冒出来了。

        这一家子都是什么人啊?

        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战北珩在这家的环境下没有长歪,可见是他自己的福德因缘。

        他的屋子在最东边一间,非常的小。

        一张单人床,旁边一个五斗柜子。

        床上铺着粗布床单,一床黑黢黢看不清布眼的被子。这就是这两天拆洗了的被子?

        泥土的墙壁上,还有蜘蛛网。

        这叫一贫如洗。

        战北珩这些年的津贴还不如喂狗。

        苏筱柒眼底的嫌弃扩散到了脸上。“都跟北珩说了别回来,这穷山沟沟地方不大,蜘蛛都来抢着安家了。”

        屋子里一股霉味。

        就这还提前两天打扫了卫生。

        只看着战北珩兜里的那点钱,吃相也太难看了点。

        施红英从苏筱柒回来到现在都没有看到她拿东西出来孝敬他们。

        这会又嫌弃上了。

        “你看我们忙坏了,你爹生着病哪有心思打扫卫生?”

        “你们屋里也有蜘蛛安家?”

        施红英:……。战北珩那狗东西找的什么媳妇?

        “三嫂怎么说话的呢?爹重病在家,你回来一句问候都没有,也不想着帮忙做点事情。”朱巧兰没有错过自家男人那眼珠子就差掉在苏筱柒身上。

        苏筱柒弯下腰将行李包放在了五斗柜上。

        “帮忙啊。明天早上我跟你们去刨坟。”

        朱巧兰一脸愣神,结结巴巴问道:

        “刨坟做什么?”

        “不是爹要死了吗?咱们明天先去刨坟,我跟你们说好了假期不多,让爹快点死。”苏筱柒满脸的真诚。

        “我给爹看个好位置,一准福佑子孙后代。”

        朱巧兰满脸惊恐,吓得她退后了几步。

        苏筱柒懒得理大家吃惊的眼神,指着朱巧兰说道:

        “你怀孕了?”

        “没有。我刚生了孩子,孩子才四个多月。”朱巧兰觉得苏筱柒脑瓜子不灵光。

        苏筱柒奉劝了一句,“你还是去卫生院保胎吧。”

        “这孩子到了明天留不住了。”

        顿了下,苏筱柒又开口:

        “这孩子是来报恩的,若是留不住也好。”

        “你胡说什么?”朱巧兰脸色都青了。

        施红英气的心口疼。

        “都回去睡觉。”她瞥了一眼苏筱柒,“老三娶你回来,就让你来气死我们的?”

        苏筱柒漫不经心的抬头,“你们是作恶多端,遭了报应才会死。”

        “我才没有那么闲工夫气死你们。就这厚脸皮,也没人能气死你们。”

        施红英:……。

        捂着心口喘息了几口气。“长根,扶我回去歇息。”

        “我恐怕要死在你爹前面了。”

        苏筱柒在她后面发出了笑声,“你说的没错。你确实死在你男人前面,你死的不安稳还要下割鼻地狱,粪尿地狱哦。”

        “苏筱柒。你就敢这么咒你婆婆?”

        战长根脸色阴沉,狠厉的看向苏筱柒。

        “你急什么?强女干了人家小姑娘,遭天谴的东西。”苏筱柒细细的看向战长根,“别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没人知道。”

        战长根震惊的看向苏筱柒。

        说话的声音都在哆嗦,“你胡说八道。”

        他退后了几步,赶紧出了屋子。

        外面。

        朱小芳若有所思的看向战长根,待大家走了以后才进来。

        手里抱着一床洗的发白的薄被子。

        “三嫂。这是三哥的被子和床单,他走后我都洗干净了收起来。”朱小芳将床上那脏兮兮的被子扯下来。

        换上了干净的床单被子。

        战长沟站在外面咳嗽了一声,吓得朱小芳的手哆嗦了下。

        “我,我走了。”

        朱小芳很瘦,手上都是皮包骨。

        “谢谢。”苏筱柒收回了眼神。

        屋里,洋油灯里只有一小半的油。

        苏筱柒自己带了一个盆过来,她刚要出去就看到朱小芳又过来了。

        拎了一木桶的水进来。

        左手还提着开水瓶,“三嫂,你用这些水吧。以前三哥用的盆被我男人拿来洗脚了。”

        她不好意思的开口:

        “对不起。明天我去买个新的盆。”

        “不用了。”

        苏筱柒并没有说太多话,“有什么事情明天说吧,我要先洗漱睡觉了。”

        “哎,那我先走了。”

        朱小芳急急忙忙跑了出去。

        苏筱柒关上了房门,从包里拿了毛巾出来洗漱。

        洗漱了,把水端出去倒了。

        把盆拿回来。

        她看着夜空中一两颗小星星,忍不住陷入了沉思。

        战北珩就是在这个地方长大的吗?

        一溜排的茅草屋,实在是穷。

        回到了屋里。

        苏筱柒关上了门睡觉。

        她并不害怕一个人睡觉,毕竟那些鬼更怕她。

        第二天一早。

        苏筱柒就听到了外面摔勺子骂骂咧咧的声音:

        “一个个懒死了。哪有婆婆做饭给儿媳妇吃的道理?”

        “太阳都晒到屁股了,还在家里挺尸。”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