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80 章 苏筱柒回战家大队

第80 章 苏筱柒回战家大队

        小伙子眼睛瞪的跟大绿杏一样,他啧了一声:

        “战五叔要死了吗?早上还看到他下地干活。”小伙子忙笑着说道:“我家是战家大队隔壁的施家大队我叫施建国。”

        “我们这一带山路难走。你要是不着急,等我们几个一会。”

        苏筱柒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到好几个人男人蹲在旁边的墙角下。

        几个人蹲在那里抽烟。

        吐出的烟圈一个又一个,不知道说了什么笑起来。

        身上的衣服补丁摞着补丁。

        真穷啊。

        苏筱柒不知道她在旁人眼里也好不到哪里去。

        “好,我等你们。”

        等了大概十几分钟,又来了两个人。

        其中一个是个约摸七十多岁的女人,瘦瘦矮矮的。

        头上裹着一块蓝花布头巾,脸上的皮肤像生锈的铁块一样。

        老婆子浑浊的眼睛看了苏筱柒,转头问旁边的施建国:

        “逃难来的?”

        “大姨,她说是你大哥家的儿媳妇。”施建国笑了起来。

        老婆子上下打量苏筱柒,“北珩的媳妇?”

        “嗯,我是他媳妇。”

        老婆子面色一变,赶紧推着苏筱柒。“你过来干什么?赶紧回部队去跟北珩过日子不好吗?”

        “这是北珩的大姑。”施建国忙解释。

        苏筱柒不计较战大姑的不耐烦,她知道这个老婆子是个和善的人。

        “大姑。是家里一直打电报到部队,说是公公病的快死了。”苏筱柒故意大声说道。

        “我呸。我死了,他都不会死。干活少,吃的多。”

        战大姑叹了一口气,“你一个回来可怎么是好?”

        顿了顿,又说道:

        “我家就在村东头,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去我家吧。”

        战大姑眉头愁苦,被生活重担压的脊背都弯了。

        “好,谢谢大姑。”

        认了亲。

        苏筱柒的行李包和背包,也是施建国和另外一个小伙子提着。

        走了一段时间路。

        苏筱柒从自己的背包里抓了一大把糖果,分给了一起走路的几个人。

        她又抓了一把放在了战大姑的口袋里。

        “大姑,吃糖。”

        战大姑小心翼翼的剥了一块糖果,“真甜啊。”

        天暗了下去。

        只能靠着夜晚的月色赶路。

        远处影影倬倬的山里,传来猫头鹰的叫声。

        施建国笑笑    的解释:

        “咱们这里是有野兽的。”

        越往西边走,苏筱柒的眉头皱的越紧。

        整个战家大队像是被人给掐住了喉咙,大队里的人运势都不太好。

        “这么远,这地方好穷啊。”苏筱柒故意说道。

        旁边一个汉子抬起头,不赞同的反驳:

        “你不知道我们战家大队出去多少有名的人。”

        “都是出去以后,子孙才开始兴旺的吧?”

        那个汉子将烟屁股丢在了地上,想了想才点头:

        “嗯,都是出去以后才兴旺。”

        苏筱柒语出惊人死不休:“你们战家大队老祖做了什么缺德事情,被人给下了咒术。”

        “比周围几个大队穷,光棍也多。”

        “你胡说……。”那几个汉子握紧了拳头。

        这小媳妇过来咒人的吗?

        战大姑听的眉心一紧一紧,见有人凶苏筱柒。赶忙呛声:

        “北珩媳妇说的不对吗?咱们大队里可不是光棍多,比其它几个大队都要穷。”

        “寡妇二嫁都要绕开咱们大队。”

        那几个汉子不吱声了。

        还是有人不服气的小声嘀咕:

        “她说我们老祖做了缺德事。”

        苏筱柒挑眉:“敢做还不让人说啊?你们大队里现在还有人做有损阴德的事情。”

        战大姑眉头皱的更紧了。

        北珩这媳妇一张嘴问候人的话,跟别人还真不一样。

        回到大队会不会挨揍?

        挺愁人的。

        在苏筱柒快坚持不了的时候,终于看到了山脚下的点点灯光。

        苏筱柒脚疼,腿也酸。

        战家大队非常穷,靠天吃饭也吃不饱。

        村里还没有拉电,只有公社才有拉电,这里家家户户都用煤油灯。

        战大姑让施建国将苏筱柒送到村西头,指着自家的房子说道:

        “苏筱柒,这是我家。我跟北珩他爹娘老死不相往来,就不过去西头了。”

        “你有什么事情来我家找我。”

        “哎,多谢大姑。”苏筱柒抬眼看了看并没有再说话。

        施建国带着苏筱柒来到了战家。

        “这就是战家。”

        “谢谢了。我自己去敲门吧,这么晚了不麻烦你了。”苏筱柒拦住了施建国敲门。

        施建国想了想停了下来。

        “好,那我走了。”

        “谢谢。”

        施建国:……。到底是城里人,这一声声谢谢还怪好听的。

        苏筱柒待施建国走了,才慢悠悠的用脚踢了踢门。

        听到大门响。

        战家屋里。

        战大河正在抽着烟,战老婆子施红英推了下老头子。“我听见大门响了,是不是长根他三哥回来了?”

        战大河不乐意的皱眉:

        “他回来就回来。长根,你去开门。”

        战长根是战家的老五,心不甘情不愿的起来。“爹,那你生病的人这会也不像啊。”

        战大河呛了几声骂道:

        “你们非让我装要死的人,我迟早有一天被你们给咒死。”

        骂归骂,还是很麻利的躺在了床上。

        喉咙里发出拉风箱的声音。

        战长根一脸不高兴,憋着一肚子火。他想问问战北珩存了什么心思,结婚后就把一家人忘了吗?

        他刚出来还没等出去,就看到有个人影来到了堂屋门口。

        黑咕隆咚的。

        苏筱柒没等有人来开门,直接一张符贴在了门上自己进来了。

        她站在堂屋门口,见到战长根出来,问道:

        “战大河家?”

        “是啊。你怎么进来的?”

        苏筱柒指着院门,“从大门进来的。”

        施红英嘴里骂骂咧咧:“让你们晚上锁门,你们是不是又偷懒了?”

        堂屋里有个女人笑声辩解:“我去锁了啊。”

        “那她怎么进来的?”施红英细长的眼睛在昏黄的油灯下闪着精光,“你是从哪里下来讨饭的?”

        苏筱柒一把推开了战长根。环视了一圈。

        施红英手里拿着鞋底子,还在纳鞋底。

        桌子另外一边坐着一个年轻的女人,旁边坐着一个二十几岁的男人看着一脸的憨厚。

        站在苏筱柒面前的年轻男人,和那个老婆子有点像,都是细长眼有点精明。

        苏筱柒看了一圈。

        一家子也没有一个如战北珩那样好看的。

        从长相上来看,完全看不出有一丁点的血缘关系。

        “我是战北珩媳妇。”

        苏筱柒的话像炸雷一样。

        施红英愣了一下,心底一突一突的。这媳妇咋就跟逃荒来讨口吃的一样。

        她忙将脚上的鞋子穿好,“哎呀,你们终于回来了。长根三哥呢?”

        从称呼上,苏筱柒心底莫名一疼。

        战北珩连个名字都不配有了吗?

        “长根三哥是谁?不认识。”

        “哼,我三哥就是你男人战北珩。”战长根细长的眼睛打量着苏筱柒。

        这么一看,他发现苏筱柒长的很美。

        心里暗道:便宜了战北珩那狗东西。找的媳妇跟天仙一样。

        “三嫂,你们怎么没捎个话回来。我好借大队的毛驴车去接你们。”战长根的眼睛一直盯着苏筱柒的脸。

        从西屋走出来一个年轻的女人,她冷冷的哼了一声。

        “长根。”

        战长根忙收回了眼神,走到了他媳妇朱巧兰旁边。

        苏筱柒直接坐在了椅子上,告诉他们战北珩去了西南,自己替他回来尽孝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