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75 章 旱魃

第75 章 旱魃

        几个人没做任何休整,继续朝山里前进。

        苏筱柒不是上山。

        而是沿着水流声朝另外的方向走。

        她摸了摸地上的泥土,正常山里潮湿。

        在这种遮天蔽日的树木下。

        泥土都会有潮气,可现在的泥土……。像是细沙一样。

        苏筱柒从布袋里拿了几张黄符,分给了顾嘉辉他们五个人。“记得不能丢弃黄符,咱们走路一定要跟紧前面的人。”

        “知道了,苏同志。”刘雄文答应了一声。

        苏筱柒笑了笑,“我家战北珩是你们的战友,叫我苏筱柒吧。”

        后面的小战士心里暗道:战北珩那可是战神一样的存在。他们进部队第一次就听到了战北珩在西南战场的英勇事迹。

        “行。就叫你苏筱柒。”

        大家也不多话。

        只有脚踩在腐朽的落叶上的声音。

        林子里各种虫子鸟兽的声音,寂静的让人觉得可怕。

        “从这里穿过去。”苏筱柒指着左前方的两棵大树中间。

        “好。”

        刘雄文负责在前面开路,手里的镰刀绑在了棍子上。不断地砍向前面的杂草。

        断后的小战士,打了一个寒颤。他将口袋里的黄符握在手心里,默默的念黄家老祖宗保佑,他是江夏堂的子孙……往后还能光宗耀祖。

        走过一段小路。

        苏筱柒几个人看着那山壁。

        “不会穿过这片山吧?”

        苏筱柒摇摇头,转身看了一眼魁梧的顾嘉辉。“那道缝隙你能穿过去吗?”

        “能。”

        顾嘉辉属于双开门冰箱身材,再过几十年让人尖叫的体型。

        “咱们从这条缝隙里穿过去。”

        刘雄文打开随身带的水壶喝了一口水,“我来开路。”

        他继续走在了前面,这次顾嘉辉走在苏筱柒前面,眼睛却随时看向后方。

        万一有什么动静,好随时出手。

        走了几百米。

        刘雄文停了下来,“苏筱柒。前面没有路了。”

        “你把左右两边的藤蔓砍掉,那里有个洞口可以进去。”

        “好。”

        刘雄文左右两边的摸了下,随后砍了左边的藤蔓。果真看到了一个洞口,顺着洞口又走了几百米。

        是一条地下河。

        只是地上的泥土全都干掉了。

        “这东西倒是吸了不少水。”

        听到苏筱柒说话,旁边的顾嘉辉下意识问道:

        “是什么东西?”

        “旱魃。”

        话音一落,大家都紧张了。

        旱魃?

        真的就是小时候听到的神话、鬼怪故事里的旱魃吗?

        几个人小时候,还是从老一辈人嘴里听过那些故事。只是他们没当回事,那些老人家能有什么有用的经验和阅历?

        “大家小心一点。离旱魃近了。”

        苏筱柒站在溶洞里,闭上眼睛去感受空气的流向。

        她天赋卓绝,能感觉到别人感觉不到的气息流向。缓缓的睁开眼睛,苏筱柒沉思了。

        刘雄文几个人就这么静静地站着。

        谁也没有多说一句话。

        也不催促苏筱柒。

        苏筱柒从布袋里,拿了另外一种符分给大家。“和方才的符放在一起,切记不可丢弃。”

        “危险吗?”

        “嗯,危险。这个旱魃恐怕开了灵智。”

        苏筱柒难得也有这么严肃的时候。

        刘雄文几个人顿时又紧张了,“顾嘉辉。你不用管别的,记得你的任务就是保护苏筱柒。知道吗?”

        “知道。”顾嘉辉紧了紧手里的铁棍。

        注意旁边的动静,只要有动静一铁棍拍死它。管它什么旱魃还是水魃?

        “大家小心一点。”

        苏筱柒察觉到这里阴气很重。

        阴森森的。

        继续向前走了有一里多路。

        四面八方有冷风吹向众人,风里带着千年腐臭的味道。

        就像一个东西上千年没刷牙。

        还吹风,让你闻他的嘴巴有多香。

        苏筱柒那股想要抽死这家伙的心啊。

        紧了紧手里的桃树枝。

        “这味道怎么这么奇怪?”殿后的小战士哆嗦了几下。

        旁边的人冷笑了一声:

        “几千年没洗澡没漱口。你说味道好闻吗?”

        小战士下意识回道:

        “你怎么知道是几千年,不是几百年?”

        顾嘉辉警觉的回头问:

        “你跟谁说话呢?”

        小战士毛骨悚然,“刚才不是你们回我几千年没洗澡吗?”

        “不是我们回你,是它在回你。”苏筱柒转身指着后面山洞崖壁上的趴在那里的一个奇形怪状的东西说道。

        趴在崖壁上,长长的毛发披散下来。

        看不清楚脸。

        苏筱柒知道,旱魃通常是死前受到了诅咒或者很深的怨念,导致不能入地府消结。

        这些变异成旱魃,有神力没有灵智。

        感受到太多的憎恶和怨念便会出来捣乱。

        顾嘉辉第一时间挡在了苏筱柒前面。

        其他几个人纷纷的挡住苏筱柒,他们即使胆子再大看到这个也不免有点毛毛的。

        “这是什么鬼?”

        崖壁上的东西用爪子拨开了头发,跳到了地上。

        身高约摸一米五出头。

        青面青衣。

        苏筱柒由衷的赞叹了一句,“长得真漂亮。”

        刘雄文:……。苏筱柒口味真独特。

        顾嘉辉:……。看不出漂亮还是丑。

        其他的三个小战士认真的看了眼,魂魄差点飞走了。

        旱魃听见苏筱柒夸她,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发出桀桀的怪笑声,嘴里那千年没洗脚的味道飘了出来。

        愉悦的时候,地下发生了轰鸣声。

        苏筱柒赶忙制止了她,“别笑了。再笑下去,干旱没结束又要地震了。”

        旱魃露出了凶相,狠狠的吐了一口气。

        熏倒了殿后的小战士。

        就数他吸到的臭味最多。

        苏筱柒走过去用手在他的额头中间画了一道符咒,金色的光芒一闪符咒入了他的眉心。

        小战士醒了过来。

        顾嘉辉四个人第一次看到苏筱柒用手在人身上画符咒。

        旱魃更加暴怒了。

        “就是你,你跟他们是一伙的。将我困在这无尽的黑暗里,让我忍受着无尽的诅咒。”旱魃出手攻击他们。

        顾嘉辉大吼一声:

        “找揍。”

        苏筱柒手里拿着一枚铜钱弹了过去。

        那枚铜钱打在了旱魃的身上。

        她并没有被影响,反而更加暴怒。

        一巴掌挥掉了顾嘉辉手里的铁棍,“我要吃了你们。要杀了你们。”

        暴怒之下的旱魃。

        头发像水里的水草一样飘动。

        苏筱柒拿出桃木枝,右手的食指在上面不断地画着符咒,嘴里更是念念有词。

        “顾嘉辉,你们退后。”

        旱魃鬼魅的露出她青色的面容,眼睛成了红色。“哈哈哈,几十年前也有像你一样的江湖神棍想要捆走我卖去什么海外。”

        “他的骨头就在你们脚下。”

        刘雄文看了一眼脚底下,发现了一块长骨头。将骨头踢到了一旁,“鬼鬼怪怪,装神弄鬼。”

        他从腰上拔下了枪对准了旱魃。

        旱魃挥动劲风,刘雄文手里的枪根本扣不动。

        苏筱柒手中的桃木枝抽了过去。

        旱魃不以为意,直到那金光抽掉了她的风阵。

        她才惊觉苏筱柒有点实力。

        “哼。你既然开了灵智,就该好好的修炼才是。躲在这里作恶多端,那我只好替天行道。”

        “啊。”

        旱魃突然像是疯了一样,不断地攻击大家。

        她脚底下的泥土像是被抽走了所有的水分。旁边角落里露出的一棵小草顿时枯萎了。

        “不好,这东西疯了。”刘雄文大喊道。

        苏筱柒眯了眯眼睛,“你们退后。”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