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72 章 农夫与蛇的故事不能上演

第72 章 农夫与蛇的故事不能上演

        太肆无忌惮了。都不知道遮掩一下吗?

        高湛心里不太舒服,不过想想除了他空降过来的,这里所有的人都是老领导的下属。

        他们自然可以联合起来用各种法子为难高湛。

        架空高湛,再安插自己的人进来。

        有人在里面附和贺廷,说是高湛没有眼力见,这个位置是老领导为了给自己儿子留下来的,谁知道高湛偏偏选择到他们的部门。

        “凡事讲究个先来后到,他空降到这里让我们副处怎么提拔?”

        “不过也好,不然咱们的账目怎么抹平。”

        办公室里说话的声音不大。

        叶校飞脸色很难看,直接推开了门。屋里有人察觉到了什么,抬头后直接傻愣住了。

        贺廷看到了门口站着    的三个人。

        心里慌得一批,手心里全都是汗水。

        暗道高湛怎么这么快回来。

        “高处。”

        “夏……。”

        “别夏了。”叶校飞嘴角讥笑。

        “你们倒是团结,从上到下是一根绳子上的利益共同体。”高湛眸色沉了沉,“咱们这新社会,处长的职位在你们眼里还能搞世袭?”

        里面的人顿时惊慌失措。

        这句话对于他们来说可是要人命的。

        “这句话是宋晓峰说的。”

        那个叫宋晓峰的不干了,“严开元。你说高处的话比我狠多了。你还说只有将他拉下马才行。”

        听到这里,贺廷知道高湛什么都知道了。

        他握紧了拳头,“高处,我们其实……。真的不是你听到的那样。”

        高湛走进来,冷冷的盯着贺廷。

        嘴角勾起讥讽:

        “贺廷,你说我听到的哪样?”

        贺廷紧了紧拳头,额头上冒出汗水。“这都是有原因的,不是我的本意。”

        他想要为自己开脱,又不想在这里说。

        “高处,我们换个地方说吧。”

        高湛知道贺廷嘴皮子利索,他只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等他反应过来,一定会想法子把自己撇开。

        “不用了,我跟你无话可说。”

        高湛环视了一圈,“这件事情交给纪委和审计来吧。”

        叶校飞在后面点点头,“高湛,这件事情交给我们。”

        顿了顿,看向里面的众人一脸的严肃。“所有人都出来,我们要封查里面的资料。”

        贺廷眼睛落在了办公桌的抽屉里,一把抓过那份资料想要销毁。

        高湛眼明手快的跑过去,拿起搪瓷缸砸向贺廷的手腕。

        “你想毁掉什么?”

        贺廷目露凶光,“高湛。我没想毁掉什么,那是我的东西。”

        “我办公桌的抽屉平时是锁着的,怎么会有你的东西?”

        高湛身手很好,抓过贺廷的手让他动弹不得。

        推着他来到了办公室外面。

        这里的动静早已经惊动了其他人,比如老领导的儿子。他躲在了自己的办公室不敢出来,想了想还是给他退居二线的父亲打了个电话。

        后面贺廷的家人一直去求高湛。

        希望高湛网开一面,认下那份文件是他自己签名的。

        看在贺廷还小的份上,别跟他计较。

        高湛想起了老师曾经说的那些话,再回头看看他如今为了儿子哀求自己。

        顿时觉得很讽刺。

        高湛拒绝了他们的请求。

        不再见任何人。

        说到最后,高湛在电话里还有点后怕。

        “苏筱柒,我问了老夏。说是如果我被算计成功,我这辈子都得待在大西北的监狱里。”

        “你说我能承认那份文件是我签字的吗?”

        苏筱柒很认真的听他说话,突然发现高湛其实就是找个人倾诉。

        应该是这段时间承担了一些压力。

        总有对手在搞他们,越是他们这样的家庭朋友有,对手也有。

        “高叔叔,你这么做是对的。农夫与蛇的故事不能上演,别以为你能感化对方,一旦你松口必然被人抓住漏洞。”

        顿了下,苏筱柒又轻语:

        “你想想高家的其他人。大家族就像一艘船,哪怕一颗螺丝都不要松懈。”

        “否则,便被伺机等待的人找到了机会侵蚀。”

        苏筱柒短短的几句话,像是阳光一样开解了高湛。

        “谢谢你,我都不知道跟谁说。”高湛不禁自嘲了一番,“想了想,还是打个电话给你。”

        “下次见面,我给你补个大红包。”

        苏筱柒咧嘴笑了,“厚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随后笑道:

        “财迷,绝对很厚。”

        “那我放心了,谢谢高叔叔。”

        “苏筱柒。战北珩进入特战队任队长,听说名单已经发下去了。”高湛知道苏筱柒最想要的就是战北珩进入特战队。

        “我知道了,那我是不是得要回点什么给路叔叔?”

        “你这丫头,我跟路飞是一样出力的人。”高湛大言不惭的领了功劳。

        “是高爷爷和路爷爷出力了吧。”

        苏筱柒毫不留情面的揭穿了他,“我以后给点宝贝给两位爷爷。”

        “哈哈哈。你这丫头。”

        被开解后的高湛开心了很多,挂了电话。

        苏筱柒看了一眼他们打电话的时间,不禁撇嘴幸好是高湛打电话过来。

        这电话费就得好几十呢。

        顾姐在旁人打电话的时候都会走开。

        看到苏筱柒挂了电话才过来,“什么人,打个电话这么豪横?”

        可不豪横吗?

        这可是之前苏筱柒在供销社一个多月的工资。

        “找我问点事情的。”

        顾姐心里痒痒的,悄悄的靠近苏筱柒。

        “筱柒,你真的算卦很准吗?”

        苏筱柒摇摇头,“我不会啊。那都是别人瞎说的。”

        “在我面前还不能说。”顾姐心里有数,苏筱柒就是不乐意在家属院这帮女人面前承认。

        男人们总是似是而非的回答几句。

        这让她们的心里抓耳挠腮的难受,不过大家都心照不宣的知道苏筱柒是这方面的高手。

        苏筱柒径直回了家。

        屋里还有战北珩的气息,她心里空落落的有些难受。

        最初苏筱柒更多的是因为潜意识那句抱紧第一个见面人的大腿。

        否则,即使再帅也不过是那一次的激情。

        不知道什么时候。

        她的心底已经有了战北珩。

        苏筱柒懒懒的不想动弹,昨晚睡得又很晚。

        回到房间,搂着战北珩的枕头继续睡觉。

        穆阳今年少雨水。

        夏忙后开始播种,这天愣是吝啬的连一滴雨水都不给。

        周围的几条河沟全都见底了。

        河床上干枯的裂了一道道缝隙。

        苏筱柒看着打上来的井水发呆,这井水也少了许多。

        外面有人吵嚷起来。

        苏筱柒喜欢吃瓜。抓了一把瓜子在口袋里,从院子探出头去。

        “秦大姐,发生什么事情了?”

        “筱柒,今年咱们这里大旱。斛挡公社和县郊那几个大队的人干起来了。”秦云可是吃瓜第一线,嘴皮子上下翻滚。

        “现在两边的人在西边新河那里打起来了。”

        “夏收过了得要放水准备插秧了,河里都没有水。只有新河有那么一点水,县郊几个大队把新河下游给拦起来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