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 63章 不会再出手

第 63章 不会再出手

        余兴将事情来龙去脉讲清楚。战北珩几次都想踹他几脚。

        “我发现你们二团的人跟洪建设一样,脑子是不是有坑啊?你不办事还去找你二姐夫做什么?”

        战北珩一开口就想骂人:

        “你要是在老子手底下,老子锤死你。”

        “脑子还不如狗。”

        余兴:……。怎么整个二团都被骂了?

        “我,我只是想再次确认一下。”余兴急忙忙的看向苏筱柒,“嫂子,被抢走的那符会不会出事?”

        要是陶家拿符过去举报?

        余兴嘴唇泛白。

        苏筱柒拿出几枚铜钱在手里把玩着。脑海里浮现了老鬼说的话。

        “筱柒,将来你到了陌生的地方记得遇事沉着冷静。第一紧要的是抱着你第一个见面的人不撒手。

        第二,记得我教给你的那几句口诀。

        第三,天大地大我最大。你可是有祖师在上面护佑你的人。”

        苏筱柒勾了勾唇角,手里的一枚铜钱快速的转动起来。

        随后才缓缓落下来。

        苏筱柒嘴里念念有词。“余兴,还好你第一时间告诉我。否则,不是我有事情,是你家里有事情。”

        她神色严厉,看向余兴的眼光跟一把刀子一样。

        “至于你二姐,很抱歉我不会再出手了。”

        苏筱柒给了一次机会。

        本来她二姐可以很好的进入轮回,且因为符的加持会有个不错的结局。

        现在。

        灵魂飘荡。

        得要在当地做一段时间孤魂野鬼。

        余兴双手捂着脸。

        “回去吧。”战北珩冷冷的说道。

        余兴到底不敢再说什么,站起来动了动嘴唇最后什么话都没有说走到了门口。

        “我二姐她……。”

        “余兴,到了这个时候,我已经无能为力了。”苏筱柒双手一摊。

        “谢谢。”余兴离开后。

        苏筱柒给战北珩敷了药膏,“等你去西南记得带些药过去。”

        “筱柒。留在陶家手里的那张符真的没事吗?”

        “没事的。方才我只是让余兴知道,有些事情错过了就错过了。不是所有事情都有补救机会。”

        苏筱柒这一门派,没有那么多规矩,可也最讲规矩。

        机会只有一次,错过就是错过了。

        在陶家的那张符,被陶老三叫自己儿子送到了公社的办公室。

        现在公社开展一系列的活动。

        封建迷信这一块抓的很严。

        余盼弟男人行大,外人都叫陶大。他受伤了,特意将符交给了陶二。

        让陶二把符交到办公室主任手里。

        虽说余兴动不得,可他家里人跑不掉。还要找出给余兴符的那个家伙。

        等办公室主任听说了这件事情,赶忙召集人处理。

        “陶二,你给我的符呢?”

        “在这。”

        陶二将装着符的红纸包递给了办公室主任。

        主任打开一看,是一张白纸上面画着一只黑色的王八下蛋。

        “陶二,你说那个符是什么颜色?”

        “黄色的。大队里不少人看到了。”陶二笑的很贼,他们家的秘密被发现了。

        这让他们以后在大队里怎么混。

        余家?

        必须让他们这次吃不了兜着走,趁机让大队里的人看看谁才是坏人。

        办公室主任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嘴角抽动了一下。

        走过来狠狠的打了陶二一巴掌。

        “你告诉我这是黄符?你当我不认识颜色?”

        “这是谁恶作剧吧?”

        “谁啊?一看就是小孩子画的。”

        陶二被一巴掌扇的两眼冒金星,好不容易稳住了身体。睁开眼睛一眼,那王八好像在对他笑。

        “哎呀,鬼啊。”

        陶二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主任,陶二居然说鬼。咱们是讲科学除掉那些不好的东西。”

        “陶二搞迷信。”

        原本就看不惯陶家的人,这会恨不得都来踩一脚。

        有些看热闹的,也忙着过来踩一脚。

        就怕别人踩了自己不踩,被认为是陶家一伙的。

        陶二捂住了嘴巴,惊恐的看向那里。指着主任大喊:

        “主任,你有鬼啊。”

        主任一听,“给我将陶二绑起来。带人去他家里收。”

        旁边几个人心里憋着笑,陶家居然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赶忙一窝蜂的过来抓住陶二。

        另外主任又叫了一队人去陶家搜查,陶二居然敢说他有鬼,这是犯了他的忌讳。

        苏筱柒早上起来。

        家里已经没人了,她通常起来的比较晚。

        桌上放着战北珩买来的早饭。

        一碗豆浆,一根油条。

        苏筱柒刷牙洗脸吃了豆浆油条,关了院门去家属院的小卖部打电话回去。

        “你是苏筱柒吗?”一声带点傲气的声音传来。

        苏筱柒抬头一看,是对面赵远家。

        她定定的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你知道我是谁吗?”聂红昨晚被赵远哄的很开心,她也想明白了赵远跟她是一家人。

        只要看住苏筱柒,不让她勾搭赵远就行了。

        苏筱柒皱了皱眉头,这娘们有大病吗?

        “不认识。”

        聂红将窗户全部打开了。

        尖着嗓子喊道:

        “你怎么能不认识我呢?我跟赵远结婚这么大的事情,我不信你没有关注。”

        “你跟赵远挺般配的。都那么普通而自信。”

        说完,苏筱柒抬步就走。

        “你一个地主家庭,有什么可牛的?”聂红本以为苏筱柒见到她会自卑,没想到这女人太高傲了。

        “牛不牛的。跟你有关系吗?”

        苏筱柒觉得晦气的很,一转头离开了。

        聂红站在厨房里。

        看着苏筱柒穿着一件淡蓝色的确良衬衫,藏色的布裤。一双方头小皮鞋。

        嘴角冷嗤,就这一身行头连个手表都没有还牛什么。

        她不能输。

        戴着手表,穿了一身碎花的布拉吉裙子。

        头上戴了个发箍,用雪花膏将自己的脸抹的香香的。

        这才锁上了门,抓了一把水果糖拿出去跟人打好关系。她决定要在家属院孤立苏筱柒。

        苏筱柒可不知道聂红的想法。

        知道了她也不会在乎。

        她这会到了小卖部门口,小卖部在家属院的前面。属于县里供销社设的点,里面上班的是家属院的一个大姐。

        家里有供销社的关系。

        苏筱柒到了的时候,刚好前面有人在排队打电话。

        小卖部的顾姐搬了个小凳子,抓了一把瓜子给苏筱柒。

        “稀客啊。听说了战副团的媳妇长得标致,是咱们家属院的院花。

        这还是第一次来小卖部吧,往后买个盐打个酱油醋也不用去外面的供销社。”

        顾姐的男人是做文职的。

        苏筱柒见她热情的过分,也不好拒绝她的瓜子。

        接过来坐在小板凳上,跟顾姐唠嗑。

        旁边三三两两的有几个妇女围过来,都是一个家属院住着。

        大家最喜欢来小卖部唠嗑。

        这里就是传播八卦的中心点。

        “苏筱柒,听说你奶奶是神婆?”有人凑过来悄悄的问。

        苏筱柒摇摇头,“我奶奶是中医大夫,会看一些面相。她并不是神婆。”

        问话的人撇嘴:

        “我都听说了,赵远就是看你家庭成分不好还搞迷信。”

        顾姐脸色一冷。

        将嘴里的瓜子壳吐掉,“听说嘴上被茄子给塞住了。没事的胡咧咧。”

        “你们去过临市了?”

        被顾姐呛了一句的妇女讪讪的解释:

        “我没有别的意思。这不是我儿子想要下乡,我们想让他进部队。就想找苏筱柒讨个主意。”

        苏筱柒:……。

        “不是,你儿子下乡进部队不是应该你们一家子商量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