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60 章 为了你好

第60 章 为了你好

        苏筱柒洗了脸和手,去厨房里拿了一根黄瓜洗干净。

        掰了半根拿在手里搬了个小凳子坐在院子里。

        战北珩先洗猪肺。

        猪肺需要用水不断地从喉管那里冲下去,将肺叶子里面的血水全部冲干净。

        这些都是费功夫和考验鼻子的活。

        旁边沈家,突然传来了压抑的声音。

        “小兵,娘都是为了你。”

        “娘这些年都是为了你,你看不到娘的付出吗?”

        “你怎么大了,反而不听话了?”

        周兵的声音传来。

        “娘,我申请了宿舍。你跟我住,我有了工作能养你。”

        “我知道你为了我吃了很多苦,我现在有能力带你出来住。”

        周兵心里也很痛苦,从小他母亲就被他父亲家暴。

        那时候他只恨自己年纪太小了。

        每次他想反抗,母亲都会安慰他,这一切都是为了让周兵过上更好的生活才忍让的。

        父亲喝醉酒想打人,母亲都会第一时间护着他。

        周兵对他母亲产生了特殊的依赖,也暗自发誓长大了带着母亲离开。

        他努力学习读了个高中,却没能被推荐去上工农兵大学。

        周兵多年来养成弱懦自卑的性格。

        他母亲又是逆来顺受,在大队里也不敢跟人吵架。天天一副受欺负的脸,刚开始大家还为她们说话。

        可后来,村民根本不管了。

        “你爹说了,你回去认个错以后再也不打我们了。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不好吗?”

        黄二姐自从生了周兵后,怀第二个的时候去山上捡菌子掉在猎户打野猪的陷阱里。

        被人救上来后孩子掉了。

        伤了根本,怀不上了。

        幸亏有周兵这个孩子,她一心认为亏欠了自家男人。

        “娘,我不在乎一家几口人。我一样可以照顾你。”

        周兵双目怒睁,隐隐在爆发的边缘。

        “你的名声不要了吗?我都是为了你,将来你要说亲结婚的。只有父母都在一起的家庭才会吸引姑娘嫁过来。”

        沈涛的媳妇排行最小,但在家属院习惯被人称为黄大姐。

        “你们一家子的事情,我们沾上就气得慌。”

        “二姐。你要不先回去,让小兵缓一缓。”

        黄二姐捂着脸哭了起来。

        这一哭,隔壁院子的人都沉默了。

        苏筱柒啃着黄瓜坐在小板凳上,“有的时候软弱的姿态是用来控制别人的。”

        “这女人不地道,满嘴胡说八道。”

        战北珩狐疑的抬起头,他自动屏蔽了隔壁院子的声音。

        “这个黄二姐句句为了儿子好,句句想要控制儿子。”苏筱柒心里很鄙夷这样的女人。

        家暴男和这种自己不敢离却要说为了孩子的女人都不是好东西。

        周兵想拉他出生活的泥潭。

        可黄二姐根本不愿意离开周父,她在精神上被驯化了。

        苏筱柒认为“贱男贱女”就该锁死了,别出来祸害别人。

        她从周兵小心翼翼的眼神里看出希望。

        她也看到了周兵的结局。

        那点希望被一点点磨灭了。

        黄二姐找了能找到人来劝说,最后还一副被欺负的样子去了周兵上班的地方。

        求周兵的同事领导劝说周兵。

        周兵妥协了。

        将每个月的工资如数的交给周父,换取他们母子二人的生活。

        直到一天。

        黄二姐又被醉酒后周父家暴,他要跟黄二姐离婚。

        想娶一个还能生孩子的寡妇。

        黄二姐可以忍着被家暴,却不能忍自己的位置被人抢走。

        她叫喊着要让周兵杀了周父。

        最后被周父反杀了。

        周兵下班回来,看到母亲被打死。从厨房里拿了一把刀,一刀一刀刺向他的父亲。

        等村民听到动静过来才把周兵扯开。

        周兵被当做典型判处了死刑。

        这个案子轰动了全国。

        苏筱柒可怜周兵这样的少年,鄙夷黄二姐那样的女人。

        周父本就是个畜生,自然不能用对人的一套标准看他。

        遇到那样的男人,半夜提起裤子都要跑。

        吃了黄瓜,苏筱柒没有再听到隔壁院子有动静。

        她站起来,“我去秦大姐家摘个丝瓜回来煮面条。”

        旁边院子的黄大姐说道:

        “苏筱柒。你是嫌我家围墙上的丝瓜离你太近了吗?还去秦大姐家摘?”

        话音未落。

        两条丝瓜从隔壁院子飞过来。

        苏筱柒赶紧接住了。

        她嘴里笑笑的回道:“黄大姐,这不是你家有事情吗?”

        黄大姐在那边不说话了。

        过一分钟才说:

        “你站哪一边?”

        “哪一边都不站,既然周兵娘喜欢跟贱男在一起就成全呗。周兵自己去宿舍住,工资自己拿着。每个月给个五块钱生活费给他娘就行了。”

        “你说的也对,只是周兵以后的说亲……。”

        “人活着才讲说亲,不然什么都是白谈。就你二姐那样的人,我只能用四个字形容。”

        “什么字?”黄大姐想了一堆可怜她二姐的成语。

        “自作自受。”

        黄大姐这才惊觉,从最开始到现在。

        喜欢听八卦的苏筱柒似乎对她这个姐姐五分讥讽三分蔑视,只有两分同情。

        苏筱柒:屁。绝对没有同情。

        锁死他们,别祸害周兵。

        苏筱柒拿着两根丝瓜去了厨房里。

        丝瓜豆腐鸡蛋汤煮面条非常好吃,要是加一点文蛤进去,汤头更加鲜美。

        可惜,安市离海边太遥远了。

        苏筱柒煮好了面条,拿了一个盛汤的碗给战北珩盛了一碗。

        自己用小碗盛了一碗,碗里基本都是丝瓜豆腐。

        桶里还有一块老豆腐。

        苏筱柒上次买了几块豆腐放在桶里,每天三次换上新鲜的井水冰镇。

        再不吃完,豆腐快成酸豆腐了。

        “北珩。先吃饭吧。”

        “好。”

        苏筱柒拿了香胰子给战北珩洗手。

        洗完手,她凑过去闻了一下。“还有点味道,等下弄完了用牙膏再洗洗。”

        “我用硫磺皂洗一下。”

        战北珩闻了一下,自己毫不在意。

        两人中午吃的很简单,还没等吃完饭,黄大姐先过来了。

        “哎,我等不及了想和筱柒聊聊天。”黄大姐心里是忐忑的。

        她的忐忑不安被沈涛发现了。

        还是沈涛说了一句:“去找苏筱柒算一卦。”当时拍了五块钱放在了桌子上。

        黄大姐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等了好一会,才拿着五块钱过来。

        战北珩见状拿着火柴出去烧猪头上的毛了,顺便把沈小刚叫了过去。

        沈小刚听说有卤猪头吃,马上从墙上跳下来。

        “你怎么不走院门?”

        “喜欢跳墙头。”

        待在堂屋里的黄大姐又想骂沈小刚,想到自己来的目的,还是忍住了骂儿子的冲动。

        “筱柒啊,我早就想来找你了。”黄大姐叹了一口气。

        坐在了沙发凳子上,两个手放在腿上。

        拘谨的很。

        “看出来了。”苏筱柒淡淡的一笑:“上次你来借盐就知道了。”

        “你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小兵这孩子还劝他爹娘离婚,这不是缺德的事情吗?”

        苏筱柒最讨厌这句话了。

        “那黄大姐的意思?”

        “能不能想个法子让我小兵一家三口和和美美?”黄大姐有点为难,还是讲了出来。

        苏筱柒讶异的看了她一眼。

        “对不起,我不做许愿业务。你这也太强人所难了。”

        “那叫他爹别家暴了。”

        苏筱柒双手一摊,“还是许愿业务。你去寺庙烧香更容易。”

        黄大姐两眼一翻,“谁敢去寺庙?庙里的雕像都被毁了不少。”

        苏筱柒也不说话。

        门外偷听的沈小刚很想说话。

        又怕被黄大姐来顿竹笋炒肉丝,到底专心的拔猪毛。

        “筱柒,那你说如果我们不管会怎样?”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