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 59章 黑市坤哥

第 59章 黑市坤哥

        女鬼喃喃自语,“真的比我早死啊?怎么都是短命鬼呢?”说完,她缓缓的伸手过去摸坤哥的脸。

        深情的眼眸中满是宠溺的惋惜。

        只是手穿过了脸。

        “嘤嘤嘤,怎么办?我好想摸摸他。”

        苏筱柒手里拿了一张符,念念有词。

        将符点火化了,那股烟雾吹向了坤哥,坤哥眨巴了眼睛望着眼前的女鬼。

        一袭裁剪得体的旗袍,清汤挂面的黑发垂到了肩膀上,头上戴着一个粉色的发箍。

        “我看见她了。”

        坤哥眼角不由自主落了泪。

        苏筱柒淡淡的一笑,随后她拿出一枚铜钱晃了晃。

        一切恢复了原样。

        “我替你超度了她,这里也不再闹鬼。”

        “以后你在穆阳有任何事情,你身边人不方便摆平的都可以过来找我。”坤哥能弄个黑市,自然是有他自己的门路。

        他也是穆阳的地头蛇。

        “行。”

        苏筱柒答应了。

        告诉了坤哥,女鬼被埋在什么地方。

        就在后面菜园子里的桃树下。

        坤哥不让任何人进来,叫小伙子在门口守着门。

        苏筱柒嘴里念念有词。

        她念了超度咒语,手里的符叠成一朵莲花形状。

        将莲花用火烧了。

        女鬼跟着莲花离开了,不舍的目光始终的盯着坤哥。

        等到这一切做好后。

        苏筱柒擦了擦脸上的汗珠。

        “打开门吧。你明天去安葬了她。”

        坤哥心里有点难受,他从小就会梦到一个穿着旗袍的女子柔柔的看着他。

        从小就敬畏鬼神。

        嘴上说不信,心里可是信得很。

        今天看到了女鬼的面貌,就知道是他梦中的那个人。

        有两个小伙子提着两筐的东西过来。

        筐子里面裹了一层破布。

        “老大,带来了。”

        坤哥打开。

        苏筱柒两只眼睛冒金光。

        好几样后世春拍上的绝世珍品啊。

        还有那些黄鱼。

        成色水头很好的翡翠。

        “送你了。”坤哥指着其中一个筐子说道。

        苏筱柒知道再过几年,也有人陆续开始收藏这些了。

        她将手里两张工业票和两张布票一起给了坤哥。

        又拿了一张食品票,“这几张票都是全国通用的,比本市的要兑换的多一些。”

        “你们收着吧。”

        “也罢,这东西你怎么带走?”坤哥想了想,“我让人骑车送你过去怎么样?”

        “也行。”

        “黑子,你过来骑车将……。”

        苏筱柒淡淡的一笑,“我排行七,别人叫我七哥。”

        “好,送七哥回去。”

        二八大杠的脚踏车,后面一个筐子里放的都是那些俗物。

        是苏筱柒精挑细选出来的宝贝。

        苏筱柒自己挎着篮子,里面放了猪头。

        车把手前面挂了个小木桶,里面是猪下水。

        苏筱柒跟他们说了一声,坐上了黑子的车后座。

        “黑子,去斛挡公社。”

        “好咧。”黑子见自家坤哥对苏筱柒毕恭毕敬,以为苏筱柒是他们未来的大嫂。

        说话语气明显轻声多了。

        苏筱柒可不知道在黑市有这个误会。

        到了斛挡公社边上。

        靠近部队大院不远的地方。

        苏筱柒让黑子停下来,“黑子,你回去吧。”

        黑子淡淡的看了一眼附近的村落。

        知道他不方便进村,点头应了一声。

        “哎,那我回去了。”

        待黑子离开后。

        苏筱柒从自己的布袋子里拿了两张隐匿符,放在了筐子里。

        她蹲在路边,等着中巴车经过。

        没有等来中巴车。

        看到了沈小刚的表哥骑车路过这里。

        “你是战副团的爱人?”周兵鼻子上架了一副眼镜,说话的时候推了推眼镜。

        “沈小刚的表哥。”

        周兵有点自卑不敢跟人说话,低着头连腰背都挺不直。

        “我叫周兵。要不要我载你一程?”他说话的时候有点苍白的嘴唇在发抖。

        苏筱柒帮他怼了那些妇女。

        他听在了耳朵里,想要帮苏筱柒做点事情。

        “谢谢了。那你替我把筐子系在车后座。”

        周兵将脚踏车架住,从前面的拿了绳子穿过后座,随后走过来用两只手提着筐子。

        筐子里包了一层破布,从缝隙看过去是野苹果。

        把筐子用绳子绑起来。

        “我抱着篮子坐在你后座。”苏筱柒见他看向篮子赶忙说道。

        “好。”

        周兵很高兴,他手心里全都是汗水。

        能帮到了恩人是件开心的事情。

        他提了木桶放在了车把手上。

        苏筱柒抱着篮子坐在后座上,周兵待苏筱柒坐稳了才骑车离开。

        到了苏筱柒家门口。

        周兵停了下来。

        旁边沈涛家门口,探出来一个妇女的脑袋。

        沧桑的脸上挂着小心翼翼的笑容,还有一丝生活的悲苦。

        “小兵。你回来了?”黄二姐讨好的看向周兵。

        周兵苍白的脸上露出隐忍,“娘,我先帮苏同志把筐子提进去。”

        “不用了。我自己来。”

        苏筱柒赶忙说道:“你娘来了,你去跟她说说话。”

        “那好吧。”

        周兵推着脚踏车进了隔壁院子,悄悄的用眼尾看了苏筱柒。

        苏筱柒先把筐子提了回去。

        太重了。

        走三步歇两步。

        战北珩从外面进来,忙接过苏筱柒手里的筐子。

        “提到厨房吗?”

        “不,提到咱们的卧室。”

        “好。”战北珩只瞄到了野苹果,这玩意拿去卧室干什么?

        苏筱柒把篮子和木桶拎回来。

        放在了院子里的廊檐下。

        等会让战北珩收拾猪下水和猪头,下水味道太重了。

        苏筱柒怕自己被那股猪屎味道给熏死。

        苏筱柒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看自己搜集的宝贝。

        发财了。

        发财了。

        再过几十年养老不愁了。

        看着财迷苏筱柒兴奋的样子,战北珩狐疑的掀开了筐子。

        野苹果?

        就是有些苹果形状有点特别。

        苏筱柒将隐匿符拿出来。

        吓得战北珩第一件事情就是拉上窗帘,出去关了院门。

        把堂屋的门反锁上。

        再把卧室的门关起来反锁上。

        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都不带一丝喘息。

        苏筱柒打开放在地上的樟木箱子,将筐子里的东西放进去。

        “筱柒,你好大的胆子。”战北珩压低了嗓音,一把夺了苏筱柒手里的东西。

        “你可别跟我说这是奶奶留给你的。”

        苏筱柒耸了耸肩。

        “以后会发现这些都是我们的历史,我们的宝贝。”苏筱柒耐心的解释:“现在那些人就像疯子一样打砸,等以后发现我们的古董损失了太多。”

        “那时候有人会像我们一样,偷偷的保护了一些古董。”

        “再上交给国家的博物馆。”

        战北珩觉得苏筱柒说的不无道理。

        “上交给国家博物馆?”

        “嗯。”苏筱柒肉疼的点头,她先忽悠了这个正直的男人再说。

        战北珩看着苏筱柒,“你会舍得?”

        “不舍得也没有办法,小事情上我小气,大节不亏。”苏筱柒指着里面的黄鱼和翡翠,“这些我可以留一些下来。”

        苏筱柒又开启了循循善诱。

        一番耐心的谈心后,战北珩松动了。

        答应了苏筱柒将这些东西留在家里。

        “只是太危险了吧。”他想了想,“我找个地方藏起来。”

        “不用,就这么放在房间里。别人查不出来。”苏筱柒将东西全都放在了樟木箱子里。

        随后又放了隐匿符进去。

        还做了个阵法。

        战北珩再看去,就是女人的一些衣服。

        苏筱柒拿了两件衣服折叠好放在了上面,随后把箱子锁起来。

        又让战北珩搬了个箱子放在樟木箱子上面。

        “没事了。”

        战北珩神色复杂的望着苏筱柒,“你总算刷新我的认知。”

        “你小时候看了神婆搅筷子吧?是不是也觉得神奇?”苏筱柒笑了笑,其实原理差不多。

        就像医生一样。

        一个赤脚大夫只能医治头疼脑热,一个数一数二的专家教授能跟阎王抢人。

        肯定不能比。

        “北珩,你去把猪头上的毛弄干净了。再把猪大肠和猪肺洗干净了,我下午做卤味,傍晚端去食堂给你那些战友吃。”

        “我早上听那帮小子说了。”战北珩脱了衬衫。

        只穿了一件背心,打开门长吁了一口气。

        他觉得跟苏筱柒在一起,胆子变小了。

        ~~~~~~~

        看书的宝子们,动动小手点评点赞。目前还不够点评人数出分数。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