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58 章 黑市的际遇

第58 章 黑市的际遇

        “在里面屋子里,问我们老大有什么事情?”小伙子有点警觉了。

        苏筱柒鄙夷的瞪了他一眼,“瞧你那点出息。肯定是有好东西分享。”

        她说话间从口袋里摸了一些票据出来。

        黑市什么都能买卖。

        粮票,布票,工业票也能买卖。

        苏筱柒口袋里多的是这种票据,特别是工业票和布票。

        结婚的新人购买三大件最需要工业票了。

        小伙子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这里就是废旧的房子,据说也是大户人家的屋子。

        本来是要分给老百姓,奈何这地方到了晚上就闹鬼。

        没人敢住这里。

        她在里面逛了逛,发现大家都是戴着帽子口罩。

        也有几个老婆子是不管不顾的,基本都是丢在人群里,哪里都有的那种长相。

        老人家为了给自己儿孙添营养也是想法子买东西,定量供应商品粮吃不饱。

        在最角落的地方发现了一个猪肉摊子。

        猪肉摊子是这里的老大走了肉联厂的关系,将每天的下脚料,猪下水,猪头那些归拢一些过来这里售卖。

        苏筱柒过来看了看。

        “这个猪头怎么卖?”苏筱柒指着那猪头问道。

        卖肉的小伙子抬头看了一眼,伸出三根手指头。

        “三块钱。”

        “要死啊,抢钱呢。这玩意没有几两肉,还要三块钱?”苏筱柒嫌弃的撇嘴。

        总共两个猪头在这里。

        不是所有人家都能舍得花三块钱买个猪头。

        三角钱买半斤猪肉差不多。

        “怎么说话的呢?”小伙子面露不悦。

        “我就这么说话。不服气憋回去。”

        苏筱柒似乎在找自己口袋里的钱,从里面不小心露出一张工业票。

        小伙子看的两眼冒绿光。

        “同志,你这是工业票吗?”

        “嗯,是啊。我男人单位发的票,我不喜欢三大件也没买。”三大件对苏筱柒来说没啥用。

        不喜欢骑脚踏车。

        不会做衣服,买了缝纫机也没用。

        录音机也不喜欢。

        “卖吗?”小伙子忙搓手笑道。

        “我这猪头一块五卖给你怎么样?”

        苏筱柒掏出来两张工业票,两张布票。“你说的上话吗?我不想要现金,想要点别的东西?”

        “什么东西?”小伙子赶忙提着猪头,要带苏筱柒去找他们老大。

        一下子能拿出来两张工业票,家里男人绝对有出息。

        “那个猪大肠和猪肺也给我拿着。”苏筱柒指着地上的猪下水。

        “行。这里两副猪大肠,我都给你拿着。”

        小伙子拿了这些,招手找一个年轻人替他看摊子。

        苏筱柒跟着他来到了后面的屋里。

        到了屋里。

        她弯了弯眉眼,目光锐利的看着房梁上。

        有个漂亮的女鬼趴在那里玩头发。

        看到了苏筱柒,冲着她笑了笑。

        随即露出害怕的神色,哆嗦的说道:

        “我没有害人。就是晚上吓人而已。”

        “为什么不去投胎?”

        女鬼做了个妖娆的姿势,“我在等人。阿天说要回来找我,我怕他回来找不到人。”

        苏筱柒还想说什么,看到有人从另外的门出来不再说话。

        小伙子放好了东西,走过来疑惑道:

        “同志,你跟谁说话?”

        “跟我的头发闲聊。”

        小伙子:……。傻子怎么这么有钱?

        “咱们这地方晚上可不安生,老大还说找个神婆过来看看。”

        苏筱柒故意撇嘴:

        “搞迷信。”

        小伙子:……。“你没被吓唬过。”

        走过来的男人眉眼之间带着一些狠辣。性子有点不大好,脾气暴躁讲义气也不留情面。

        “听说你有票要换东西?”

        “嗯。”

        苏筱柒直接拿了几张票出来。

        “你倒是不怕,万一被人抢了可不是闹着玩的。”男人淡淡的斜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

        苏筱柒漫不经心的笑了笑。

        “我敢拿出来自然不怕。”没人从苏筱柒手里抢走东西。

        “哈哈哈,好胆魄。想换什么?”

        说到这里,苏筱柒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我爹一辈子没出息,找了个媳妇还跟他单位的领导滚床单。搞得他们单位人尽皆知,这不一口气上不来身体也不行了。”

        顿了顿,苏筱柒忽略了面前两人目瞪口呆的样子。

        “他小时候给人做长工,就喜欢金灿灿的东西。说是让我搞一点给他放棺材里。”

        “啊?你要那个啊,可我跟你说那玩意不值钱。”

        房梁上的女鬼好奇的看向苏筱柒,她看得出苏筱柒父母健在。

        “放得下吗?”

        苏筱柒拍了拍篮子。

        “放得下。”

        “放这里?同志,你不知道现在外面有多严吗?”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包大前门,从里面抽出一支烟来放在鼻子下嗅了一口。

        “你管我知不知道?一个大男人胆子跟针尖一样大小。”

        “娘们唧唧的,比我一个女人还不如。”

        苏筱柒挎着篮子就要走。

        女鬼发出桀桀的笑声。

        被苏筱柒瞪了一眼,赶忙闭上了嘴巴。

        刮起了一阵阴风,门口的小伙子打了个寒颤。

        那个老大本就一个暴脾气,怎么能被苏筱柒用激将法。

        不能忍。

        “不就是黄白俗物吗?那些玉和字画瓶子要不要?”

        “要啊。”苏筱柒当然要了。

        安市可是出名人的地方,特别是穆阳县。

        后世,从这里卖出去多少古董宝贝。

        听说这十几年毁坏的宝物就不在少数。

        “行。你等着。”男人出去叫了个穿着蓝色衬衫的小伙子过来,对方忙点点头跑了。

        苏筱柒也不担心,坐在椅子上前后左右看了看。

        房梁上的女鬼闲得无聊,数自己有几根头发。

        “喂。这屋子里就有宝物哦。真正的皇家古董,你要不要?”女鬼声音很温柔,说话也是字正腔圆,一看就是受过很好的教育。

        苏筱柒眯眼看过去。

        哎,造孽啊。

        死的时候不过二十岁,还是被人活生生的闷死的。

        “在哪里?”

        “你看到那个五斗桌了没有,下面垫着桌子脚的就是一个好东西。”女鬼温柔的笑了笑,露出浅浅的梨涡。

        苏筱柒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真有垫着桌子角有个东西。

        瞧着像皇帝所用的砚台。

        “同志,那个瞧着不错。是砚台吧?”苏筱柒指了指。

        男人吐出一口浊气,“送你了。”

        垫桌子的玩意,总不能跟她收钱,就当认识一个朋友。

        苏筱柒咽了下口水。

        “多谢了,那我也不能白收你的东西。”

        “没事,你拿着吧。这玩意只能垫桌子。”男人说话很豪气,就是眉眼之间有一股黑气。

        “坤哥,你接下来这几年会发财。但小心招惹小人。”

        苏筱柒神神叨叨的说了一句,“我瞧着这屋子里有个女人住在这里,她吓唬你们也不过是怕你们夺了她住的地方。”

        “对你们没有恶意的。”

        女鬼趴在房梁上赶紧点头,她活着的时候连蚂蚁都舍不得踩。

        做鬼了也是个胆小鬼。

        好可怜哦。

        坤哥皱了皱眉头,目光斜斜的看向苏筱柒。“你装神弄鬼呢?”

        “弄你妹啊,那么个漂亮的女鬼趴在房梁上看不见。”

        女鬼下来刮起一阵阵阴风,甚至将桌上的杯子吹的阵阵作响。

        一如以往一样。

        小伙子吓得跌坐在地上。

        “哎,我的亲娘啊。女鬼不会看上我们了吧?”

        女鬼做了个呕吐的动作。

        苏筱柒鄙夷道:“放心吧。女鬼没有那么饥不择食。”

        小伙子松了一口气,随后想到了什么,一脸的委屈。

        “老大,我们长得很丑吗?”

        坤哥眸色深深的看向苏筱柒。“我不怕女鬼。”

        “哼,你不怕。但这里的人怕,最终会影响你的生意。”

        “你不是说我会发财吗?”

        “那你帮女鬼把她的尸体安葬了。就葬在穆阳牛头山上的无魂沟吧。”

        坤哥:……。这女人跟女鬼有仇?

        女鬼:……,“我不走,我要等人。”

        “等个屁,你都死了三十年了。你要等的人已经投胎轮回了。”苏筱柒忍不住爆粗口。

        女鬼顿时嘤嘤嘤哭起来。

        哭的天昏地暗,院子里的太阳都被遮住了。

        刮起阵阵阴冷的风。

        “怎么会?他怎么死了?”

        “坤哥,你要亲手将她安葬哦。”苏筱柒若有所思的看向坤哥。

        不知道为何。

        坤哥突然觉得心窝处针扎般的痛,他看向苏筱柒的旁边。

        什么都没有。

        只觉得莫名的难受。

        “她等的人是谁?”

        “他前世是谁?”

        一人一鬼异口同声。

        苏筱柒叹了一口气,“人鬼殊途。你若是不投胎,只会害死了他。”

        “你愿意吗?若是他亲自安葬了你,我替你超度。许你们来生姻缘不好吗?”

        外面的阴风停了下来。

        女鬼托着下巴,就这么定定的看向坤哥。

        鬼通五道。

        她认出来了。

        变了个样子,可那一抹主魂没有变。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