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 56章 怕,不如放弃

第 56章 怕,不如放弃

        黄大姐有点忐忑不安,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她从沈涛的嘴里听说了断头岭的事情,也看到高阳去了一趟战家后急匆匆的离开了。

        过了两三天带回来他的舅舅和叔叔。

        大晚上。

        在战家待了很久。

        听不到说了什么,可那进门一脸严肃出门一脸感激的样子就说明了一切。

        苏筱柒打开了门,“黄大姐,有事吗?”

        黄大姐迟疑了。

        她又怕影响自家男人的前程。

        “我……家里没有盐了。来问你借点盐。”黄大姐最终没有敢问苏筱柒,在她眼里男人的前途比什么都重要。

        苏筱柒一眼看出来她说谎了。

        不过,她从来不劝别人算命。

        个人有个人的缘法,她给人算卦也讲究缘份。

        “你等着,我去给你拿。”

        苏筱柒进去厨房,用纸包包了一些盐拿出来。

        “黄大姐,你看这些够吗?”

        黄大姐家里的盐够吃到年底的,哪里会在意盐的多少。“够了够了,我明天就去供销社买。到时候再还给你。”

        “哪里需要还。你上次给我的黄瓜也没有让我还。”

        苏筱柒毫不在意的说道。

        黄大姐有点心不在焉,看到沈小刚又在爬墙。更是坚定了不能影响沈涛,马上唬道:

        “沈小刚,你又爬墙。我怎么说你的?”

        沈小刚马上缩了回去。

        “这小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弟妹,我家小刚太调皮了。要是吵到你跟我说,我非得打的他屁股开花。”

        苏筱柒毫不在意,小孩子要那么规矩干嘛?

        “黄大姐,谁得罪我我自己打回去。”

        黄大姐:……。苏筱柒这样容易得罪人。她没有再说话,赶忙拿着盐包回去。

        苏筱柒也没有关院门。

        转身回去将淘箩拿进厨房里。

        晚上焖米饭吃,削了个地瓜切成小段放在米饭锅里一起煮。

        家里只有鸡蛋,没有其它的荤菜。

        苏筱柒想了想,做了个蒸鸡蛋。丝瓜汤,再来一个毛豆仁炒豆腐。

        做好了这些。

        她拿了一个铝饭盒去食堂。

        战北珩需要补补,没有肉菜可不行。

        到了食堂里。

        已经有人在排队打菜了。

        有不少人是去了断头岭的,他们对苏筱柒都心存敬意。

        大家回来自动选择闭口不谈断头岭的事情。

        “嫂子,你过来打菜吗?”排在前面的战士赶紧让她过去先打菜。

        “嗯,打个荤菜给北珩补补。”

        “今天有肉圆子,要不要来一份?”食堂里打菜的人笑着问。

        “好啊。”

        前面的人自动让开了,让苏筱柒先打。

        苏筱柒有点不好意思,将铝饭盒递进去。回头朝后面的人说道:

        “我明天去买点猪头肉做卤猪头肉。到时候送过来给你们吃。”

        “嫂子,那我们等着了。”

        “真的吗?那我明天指定早点过来排队。”

        ……。

        这些战士们马上笑着附和。

        苏筱柒很喜欢那股淳朴和热血,“明天晚上来等着。卤猪头肉需要时间,最快也要下午才卤好。”

        “行,有的吃不怕晚。”

        苏筱柒递了菜票和三毛钱给食堂的人。

        一份肉圆子总共有两个,每个都像她的拳头一样大小。

        “同志,可以给我一些肉汤吗?”

        “可以,我多舀一些肉汤给你。”打菜的人很好说话。

        苏筱柒觉得比起前世学校食堂的那些练就了抖一抖的大姐们好多了。

        将饭盒盖了起来。

        苏筱柒朝大家挥挥手,“明天我送过来。”

        说罢。

        她走了出去,身后还是战士们热情的声音。

        她收人卦金,必须多做一些善事。

        一切都是相辅相成的。

        苏筱柒出了食堂门口,刚到拐弯的地方遇到了蹲在地上的余兴。

        像是专门在等人。

        “余兴。”

        余兴站起来局促不安的看向苏筱柒。

        “嫂子,我……。”

        “怎么了?”

        “我托人将符放到了我二姐婆家院子的西南角。”余兴眼睛里有眼泪。

        他拼命想要忍着不落泪。

        “嫂子,可以去一趟我老家吗?”

        苏筱柒最怕人哭了。

        尤其这样的人哭。

        “你别哭啊。”苏筱柒蹙眉道:“让我去你家吗?”

        这件事情有点不妥。

        万一被人抓住了,那就是搞封建迷信。

        余兴点点头,“我怕我做不好。会影响我二姐。”

        “今天替我放符的朋友过来找我了。说是他盯着我姐夫家,他家开始闹鬼。”

        “我姐夫一直喊着让我姐别怪他。”

        “还说他以为我姐是打不死的,毕竟以前也经常拿我二姐练拳。”

        余兴一拳头砸在旁边的树上。

        苏筱柒脸色一凝。

        “余兴,你发什么疯?砸树伤自己做什么?现在是让你二姐夫在众人面前说出事情的真相。

        你再带人去开棺,让你姐免受魂飞魄散的命运。”

        苏筱柒从来就不认为自己是好人。

        不会将自己置身于没有把握的事件里。

        余兴的性格有点软弱。

        他就是家里的耀祖。

        在部队改变了他的胆魄。

        可,乡村里门头很重要。

        那个地方的人不会对余兴怎么样?

        却会把怒火发泄在苏筱柒身上。

        死了的余盼弟不能影响到男人们,特别是余家父母接受了和解了。

        苏筱柒是可以用法阵逃避,却不愿意影响到战北珩。

        “嫂子,你愿意跟我回去一趟吗?”

        “不愿意。”

        苏筱柒很直白的回绝了。

        “你知道我跟你去的危险吗?”

        “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就不会有任何纰漏,除非你没有将符放在你二姐的棺材里。”

        “我给你的是超度符,是我自己画的。就跟我亲自在场一样,你还怕吗?”

        怕,不如放弃。

        余兴似乎看到了苏筱柒眼中的意思。

        他抿了抿唇。

        “不怕。刚才是我过分了,不该提出这样的要求。”

        苏筱柒并没有放在心上。

        “没事的。你别说是我就行。”

        “我不说。”余兴说完,心情似乎好了很多。

        “嫂子,那我走了。”

        “嗯,回去吧。”

        看到余兴离开的背影,苏筱柒才转身回家。

        她并不是很在意他们说她搞封建迷信。

        那些人会忌惮战北珩的身份,再者家属院这个地方那些人也进不来。

        还有就是找不到证据。

        苏筱柒拿出去的每一张符,都能有法子消失。

        她只是不喜欢麻烦,但不会惧怕麻烦。

        拿着铝饭盒回到了家。

        战北珩刚好从屋里出来,看到苏筱柒唇角勾起。

        “我刚要去找你。”

        “想我了吗?”

        苏筱柒将手里的铝饭盒递给他,伸手挽住他的胳膊。

        “我焖了米饭,去食堂打了肉圆子。”

        “我看到家里有蒸鸡蛋,就知道你去食堂了。”战北珩知道苏筱柒从来不会在伙食上亏待自己。

        “咱们又不是没钱,肯定要吃好一点。吃饭吧。”

        想到了钱,苏筱柒撇嘴道:

        “陈师长还没给我卦金。”

        战北珩:“?”

        想了想,才说:“我明天去跟他要回来?多少钱?”

        “五十块钱。”

        战北珩吓了一大跳。

        快有他一个月津贴多了。

        “这么多?不是五块吗?”

        苏筱柒挑了挑眉,“路飞叔叔还给了我们一千块钱呢。难不成我找回995块?”

        “我要的这些钱都是有说法的。”

        战北珩怀疑苏筱柒纯属根据他们收入加上她心情定价的。

        不得不说,战北珩猜对了。

        想到那个陈知意受的苦楚,苏筱柒就恨不得将他的全部家当都要过来。

        那个姑娘第二任男人太变态了。

        自己一个眼睛瞎了,受到了很多人嘲讽和白眼。

        不敢跟村里人硬刚。

        把所有火气都撒在了陈知意身上,每个夜晚都是陈知意生不如死的折磨。

        男人嫌弃她是个二手货。

        婆婆嫌弃她伺候不好男人,克死了第一个男人。

        收回了思绪,苏筱柒有点闷闷不乐。

        看到自己的媳妇不高兴了,战北珩赶忙说道:

        “我明天上去就去跟陈师长要卦金,一分不少给你拿回来。”

        “好。”苏筱柒心情又好了。

        果然,钱能治愈人。

        否则,她这样的玄学大师见过了人世间最黑暗最不公平的一面。

        早就抑郁了。

        战北珩去厨房拿了一个竹子桌垫放在了桌子上。再把钢精锅端出来放在上面。

        苏筱柒拿了碗盛饭。

        两人坐下来吃饭。

        战北珩夹了一个肉圆给苏筱柒,“你多吃一点。”

        苏筱柒夹了一小半放在碗里,余下的大半个肉圆给了战北珩。

        “油腻腻的,不爱吃这个。”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