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 55章 苏筱柒怼人

第 55章 苏筱柒怼人

        陈师长站起来来回的踱步,想了想还是往家里拨了个电话。他声音里带着紧张,问了一遍他妻子在不在家?

        得知是出去了,他便让他大儿子来家属院门口。

        陈师长终究选择相信了苏筱柒的话。

        “苏同志。你可以说了,我想知道事情的真相。我的女儿还好吗?”

        苏筱柒朝陈师长伸手,“我看看你的手相。”

        看完了他的手相。

        苏筱柒拿了几枚铜钱,在桌子上起卦。

        她其实不需要用铜钱也不需要看手相,只是太简单了容易让人不相信。

        真话不容易接受,脱口而出的真话更没人信。

        特别面对这些高位的人。

        钱难挣!

        做了一套流程后。

        在陈师长叹了几声气,站起来坐下,坐下站起来反复几次后。

        苏筱柒收起了铜钱。

        “你要我说真话吗?”

        “真话。”

        陈师长心里急的半死,要是苏筱柒是他的兵,就这磨磨唧唧的样子早被踹了好几脚。

        “她成亲了,有了三个孩子。”

        苏筱柒缓缓说道。

        陈师长松了一口气,随后想到了苏筱柒的表情。

        心提到了嗓子眼。

        “说具体的。”

        “她被送到一家做童养媳,在17岁的时候嫁给了家里的老大。两年后,家里的老大去炸石头被石头砸伤去世了。”

        “在婆婆的主持下,又嫁给了家里的老二。”

        以前靠近石头山的地方,多的是炸石头。

        很容易被石头砸伤砸死。

        陈师长的心跌入了谷底,他最后连自己的闺女都保护不住。

        苏筱柒没说的是,陈知意的良缘不是这两个兄弟,而是第三个。

        不过,瞧着陈师长那样子不敢说了。

        有些真相得要慢慢揭开。

        “哎,你们先回去吧。”陈师长点了一支烟站起来,他得要让大儿子回潮市一趟。

        苏筱柒和战北珩离开后。

        战北珩目光复杂的看向苏筱柒。

        “筱柒,陈师长的女儿真的在山村里?”

        “嗯,很残忍的是陈师长的母亲并没有骗陈知意她的身份。只说她命薄,爹娘不要她了。”

        “老大对她很好,可惜早死。”

        “老二一只眼睛瞎了,行为较变态。”

        “还让她别想着去打扰亲生父母的生活。”

        战北珩:……。

        或许他也不用去打扰亲生父母的生活,自己和他们完全不一样的人生,应该让他们失望了吧?

        苏筱柒伸手握紧战北珩的手。

        “不用想那么多,机缘到了一切水到渠成。”

        她看不到战北珩明年的事情,更看不到他亲生爹娘在哪里。

        两人回到了家里。

        听到了隔壁沈家有人高声说话。

        黄大姐很激动,一连串听不懂的老家话输出。

        有人在低声辩解。

        苏筱柒去旁边打了井水洗手,歪着身体朝沈家院子里看。

        没看到沈小刚。

        战北珩一把将她拉回去,“你这看热闹的毛病能改吗?”

        “不能啊。”

        苏筱柒随口答应了一声。

        梗着脖子又看了一眼,“咦,第一次听到黄大姐这么大嗓门气急败坏的吵架?”

        “你怎么知道她吵架?听懂她说的话了?”

        苏筱柒摇头,“没有,跟说天书一样。那语调分明是吵架。”

        战北珩笑了笑,拉着苏筱柒回到了屋里。

        “你躺一会。”

        苏筱柒:……。白日宣银不好吧?

        心里这么想,人倒是很实在的跑回来了房间。

        直接躺在了床上,娇滴滴的喊了声:

        “你快点来哦。”

        战北珩:……?他探着脑袋进来。

        “你这干嘛呢?”

        苏筱柒知道自己会错了意思,忙摆了个姿势讪笑道:

        “我听说电影上女演员都是这样摆姿势的,你觉得怎么样?”

        战北珩走进来摸了苏筱柒的额头,“也不发热啊。怎么净说胡话?”

        “战北珩。”

        战北珩一把拉着苏筱柒起来,将她搂在自己怀里。

        喉咙发出低笑声。

        “我听到了,我出去一趟。你要是在家闷了,就去家属院小卖部买零嘴吃。”

        小卖部是供销社的代销点。

        一样是需要各式票据买东西的。

        “好,你出去吧。”

        苏筱柒并没有出门,她在家翻看了苏神婆给她的书。

        在其中一本书里,有关于佛,道,和巫术的一些解释。

        修行巫术的人为了获得更多的力量,建了太多法阵用来吸收人的运气。

        将老百姓的运气吸收后,再用来增强自己的力量。

        如今会巫术的人很少了。

        不是巫术的传承不好。

        而是缺德事情做得太多,自己把自己给害死了。

        如今会巫术的基本在西南一带。

        看到这里。

        苏筱柒想到了战北珩他们都要去的西南。

        她摸着下巴静静地继续翻看,书里还有巫术的基本法阵描写如何看出是不是巫术?

        这些对于苏筱柒来说。

        都不用。

        老天追着喂饭吃的人,心里有底气。

        “看来我得做些破阵法的符了。”苏筱柒有做符的一堆东西。

        她放下了书,用羊皮纸将书包起来放在了箱子里。外面挂了一把锁,锁好后把钥匙藏了起来。

        这些书若是被有心人拿到也是个坏事。

        做完这一切。

        苏筱柒来到了堂屋里,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十一点了。

        得要煮中饭了。

        今天苏筱柒想吃焖米饭。

        苏筱柒还是有个米饭的胃,毕竟前世一直待在正宗的南方。

        舀米倒在了淘箩里,去井边打水淘米。

        隔壁沈小刚趴在了墙头上。

        “婶子。”

        “嗯。跟霜打的茄子一样,你这是被你娘用小棍汤伺候了?”苏筱柒漫不经心的抬头看了一眼。

        “哎。我二姨过来让我表哥回去跟我姨父认错。”

        “他不敢回去认错,我二姨在我家哭呢。”

        沈小刚小嘴巴哒哒哒跟个机关枪一样,将自己听到的事情全告诉给了苏筱柒。

        院门外。

        有人高声说道:

        “这孩子宠坏了,他娘都这么说了怎么还不听话?”

        “现在的孩子生活安稳,哪有我们以前一心为了家里。”

        “这孩子废了,不理解他娘的苦心。”

        家属院的院墙不高,院子也很小。几平米的院子隔音肯定不行。

        待在沈小刚家里的少年将众人的指责声全都听进去了。

        他咬着下嘴唇,双手放在膝盖上,挺直了脊背,姿态严肃又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忍耐。

        没人注意他的情绪。

        外面还有人在说话。“这小子得亏不是我儿子,不然三巴掌扇死这个不孝子。”

        “说是想让他爹娘离婚。”

        “打死他,必须的。”

        外面的声音不绝于耳。

        苏筱柒将水瓢用力的丢在水桶里,冲着外面吼了一嗓子。

        “嫂子们别把话说的太死。要是你是当事人,只怕做得比人家更狠。”

        “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他所经历的事情,你们知道吗?不了解事情的全貌就一味地指责,我看你们最近培训班都上到狗肚子里去了吧。”

        “说话不过脑子。一个个狗壁上贴对子——想个门是个门。”

        “苏筱柒,你怎么骂人呢?”

        “对啊,说话就说话。好好的骂人做什么?”

        苏筱柒手里端着淘箩对着院门笑道:

        “这是骂人啊?我不知道哦,听嫂子们经常这么说话还以为是夸人呢。”

        苏筱柒心里鄙夷道:骂就骂了,你们是能拆门进来揍人吗?

        就你们那样子也揍不过我。

        这帮八卦传播者平常说说也就算了。

        这不想要成为压死小伙子的最后一根稻草吗?

        那个小伙子也是个良善的人。

        可惜……。

        苏筱柒的话尽数落入隔壁院子里。

        黄大姐没想到苏筱柒关键时刻这么厉害。

        心里充满了感激,走出来打开院门。

        “大中午了,你们不回家煮饭来听墙角?我倒要让我家男人去找你们家男人说道说道。

        是不是你们男人教你们没事听墙角了?”

        “胡说,这是墙角吗?”

        黄大姐指着自家的院墙,“不是吗?院墙也是墙。”

        “咋地?你想到我家卧房听墙角?看不出来还有这嗜好。”

        这句话一出,那些传递八卦的中坚力量赶紧回家了。

        “我还要煮饭给孩子吃。”

        “我吃完饭赶紧要去上班。”

        “走走走,来不及了……。”

        众人一哄而散。

        黄大姐叹了一口气,关上了自己的院门。站在门外想了想,随后敲响了苏筱柒家的院门。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