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 53章 你有没有想过不是他们生的?

第 53章 你有没有想过不是他们生的?

        苏筱柒很欢快的收下了这笔钱,“老爷子懂行情啊。我若是收的太少,对你们也不太好。”

        高阳:……。还真是给点洪水就泛滥。给个箩筐,就趴里面下蛋。

        收了别人的钱,苏筱柒还是很大方的。

        自动忽略了高阳的心里的吐槽。

        只凉凉的瞥了一眼,“别那么多心思,就你那智商有缺陷。”

        随后又问:

        “三位留下来吃水饺怎么样?”

        “行吧。我也会包水饺。”路飞第一个答应了。

        他此去西南危险重重,记得战北珩曾经在那里几年,得要问他关于西南丛林当中的一些事情。

        路飞和高湛去洗手。

        战北珩抬手给了一旁的高阳一个爆栗子,“去把隔壁的沈团喊过来吃饺子。”

        “好。”

        高阳摸着脑袋,智商咋就有缺陷了?

        苏筱柒瞧着这些水饺肯定不够。

        又去厨房里拿了盆,舀了面粉让战北珩和面。

        厨房里还有一个西葫芦瓜,用来包水饺也不错。

        苏筱柒将西葫芦瓜刨成丝,放了一些盐进去静置一会儿。

        拿了五个鸡蛋炒熟。

        炒熟的鸡蛋就在锅里用铲子给弄碎了。

        苏筱柒将西葫芦丝里的水分给挤出来,挤干的西葫芦丝放在锅里搅拌。

        “筱柒。”

        战北珩从门口进来。

        看着苏筱柒在做水饺馅料,想起她在苏神婆家里说的话。

        她喜欢躺平摆烂。

        心里不禁动容的想,他得要真的做到让她躺平摆烂才行。

        苏筱柒一回头就看到战北珩那双眼眸。

        靠近他,踮起脚尖在他下巴上亲吻了一下。

        战北珩:……。

        他伸手推开苏筱柒,眼底带着笑意。“你啊。”

        “我怎么了?不好吗?”

        苏筱柒转身将锅里的馅料倒在了盆里,加了一些调料后拌匀端给战北珩。

        “拿去吧。”

        战北珩定定的看了一眼苏筱柒。

        “筱柒,你很好。”

        苏筱柒勾了勾唇角,“我知道。”

        她在厨房里烧水下水饺,外面几个大男人都是包水饺的高手。

        据说待过部队的男人基本都会包水饺。

        苏筱柒就在一锅一锅的煮水饺,到了后面战北珩进来帮她煮水饺。

        “你去歇息一会,煮好了我叫你。”

        高阳从厨房门口探头进来。“头儿心疼嫂子干活了。”

        沈涛哈哈大笑。

        “我还以为战北珩跟我们几个一样,谁曾想这小子倒会心疼人。”

        沈涛顺着高阳的话开起了玩笑。

        苏筱柒的脸红红的。

        她娇羞的抠了抠战北珩的手心,心里美滋滋的。

        等到大家开始吃饭。

        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以后了。

        苏筱柒从房间里拿了一瓶药酒出来。

        沈涛看了一眼,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咱们几个大男人,你就拿这一瓶酒?”

        苏筱柒忙将酒往后拿。

        “这酒拢共也没有几瓶,还是我奶奶将她的珍藏让我带过来。沈团长,我给你们拿其他的酒喝。”

        沈涛一听就知道是好东西。

        “弟妹,莫小气。这瓶先给我们解解馋。”

        高湛和路飞对苏筱柒言语中更多的是尊敬。

        谁让苏筱柒一开口就把他们一家子的运道都算出来,甚至连国运都能推算出来。

        没办法像莽汉沈涛那样。

        战北珩拉着苏筱柒坐在他旁边。

        接过苏筱柒手里的酒打开瓶塞,那股悠长的酒香味从里面飘了出来。

        桌上除了水饺,还有一道油炸花生米,拍黄瓜。

        高湛吸了吸鼻子。

        “好酒。”

        本来说不喝酒的高阳,很自觉的拿了个碗。“头儿,给我也来一点。”

        五个人把酒分了。

        沈涛喝了一口后,哀叹了一声:

        “喝了这一口,别的酒成了馊水了。”

        “哈哈哈,沈团说的还真是。这酒还真不一样。”

        “这是养身体的药酒。”

        “可惜了,进了我们几个的肚子。”高湛吧嗒了一下嘴巴。想到了家里的老人。

        老爷子也很喜欢喝酒。

        听说这是苏筱柒奶奶泡制的药酒,高湛感叹了一声:

        “怎么没有再泡制?”

        “我奶奶说,她就是动动嘴。动手全靠我爷爷,自从他老人家死了后,再也没人能泡制出这种味道了。”

        “想喝得下去找我爷爷。”

        ……。

        送走了高湛几个人。

        战北珩收拾锅碗,苏筱柒熬水给他泡脚。

        两人回到了房间里。

        “筱柒。你说我会去西南?”

        战北珩之前的运势发生了改变,只有挨近将要发生的日子,苏筱柒才能断定他发生的事情。

        “嗯。我希望你进特战队。”

        进哪里都有危险。

        特战队是面对敌人危险,可是那也比不知道哪个是自己敌人躲在自己人队里好。

        “我也想进特战队。”战北珩笑了笑。

        “奶奶那里?”战北珩想要问是不是把她老人家接过来,可又一想肯定不乐意过来。

        “暂且没事。”

        顿了顿,苏筱柒又说道:

        “真要察觉不对劲,我会回去一趟。”

        “你一个人回去有点危险,要我去了西南,你可以让高阳陪你回去。”

        “好。”

        苏筱柒说话间,将药包敷在了他腿上。

        自己出了房间,去洗了手才回来。

        苏筱柒将自己整个人窝在了战北珩的怀里。

        女子矜持,在苏筱柒这里没有。

        她只知道脸皮厚,吃着肉。

        一双手不安分的上下摸了个遍,摸的战北珩只敢拱着身体。

        男女之事,真要没有试过也就罢了。

        偏偏两人之前有过一次,苏筱柒这么撩拨,让一向意志力很好的战北珩也坚持不住。

        他压抑着嗓音,隐忍道:

        “筱柒,我是男人。”

        “嗯。我知道啊,你不是说咱们结婚证下来了吗?”苏筱柒借着昏黄的灯光,轻轻的咬着他的下巴。

        轻咬了下巴上刺刺的皮肤。

        结婚证下来了,让战北珩再也忍受不住了。

        “苏筱柒。”

        战北珩只叫了一声,便堵住了苏筱柒想要说的话。

        昏黄的灯光下,影影倬倬的在晃动。

        “关灯。”苏筱柒关键时刻也会怂。

        偏这时候,战北珩不听她的话了。“不,我喜欢看着这样的你。比任何时候都要美。”

        ……。

        早上的号子声吵醒了两人。

        苏筱柒翻了个身继续睡觉,战北珩拿开自己的胳膊。

        在她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你再睡一会儿。”

        战北珩起来了,他趁着这个时间去找陈师长。

        苏筱柒起来的时候,战北珩已经回来了。

        煮了一碗红糖鸡蛋。

        桌上放了小米粥,两个花卷以及一碟小菜。

        “筱柒,等会把红糖鸡蛋吃了。”

        苏筱柒脸上染上了红晕,“你煮的?”

        “嗯。”

        战北珩说话间去打了洗脸水,将毛巾放在盆的边上。又挤了牙膏,把牙刷拿给了苏筱柒。

        两人坐下来吃饭。

        苏筱柒依然坐在了战北珩旁边,挨得紧紧的。

        “疼吗?”

        苏筱柒被他这么一问,小米粥快从鼻孔喷出来了。

        “战北珩,我吃饭呢。”

        战北珩手抵着鼻翼,勾起了弯弯的唇角。“对不起,下次我早点问。”

        “哼。”

        战北珩揉了揉炸毛的苏筱柒头发。

        才正色道:

        “陈师长想见见你。”

        陈师长?

        就是那个对战北珩好,想把陈媛嫁给战北珩的人。

        “嗯。什么时候?”

        战北珩见苏筱柒收敛起笑容,忙说道:

        “陈师长人很好,你怎么好像见公婆一样?”

        “哼,见公婆也没那么害怕。”苏筱柒撇嘴道。

        就战北珩乡下的那对父母,说是将他给捡了回去,实际上是为了战北珩身上拿不下来的金脚镯子,愣是将他给偷了回去。

        好不容易扯掉了他脚上的镯子。

        带着战北珩将他丢掉的时候。

        遇到了一个瞎子算命先生。

        瞎子说战北珩运气好,是个旺及身边人的福星。

        那对父母本就是带着孩子来县里看病的,听这么一说真把战北珩给带了回去。

        打算看看瞎子的话准不准?

        没曾想,战北珩跟那个病秧子在一起三天。

        本来说是短命的病秧子奇迹般的各项指标都趋于正常了。

        苏筱柒收回了思绪,要是见到这对父母。

        她一定想法子将他们家里闹得鸡飞狗跳,再把他们的恶行公布于众。

        战北珩听到她说不怕公婆。

        笑了笑,“我爹娘不喜欢我。你只需要做你自己的就行。”

        “北珩,有没有想过你不是他们生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