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 46章 真相很残忍

第 46章 真相很残忍

        余兴愣怔了一下,他听出苏筱柒话里有话。

        余兴一脸的憔悴,他昨晚几乎没怎么睡觉。一直在想着他二姐的事情。

        去年回去探亲才听说了他二姐的事情。

        他带着送给二姐的毛衣去了她坟上。

        坟头的杂草被打理的很干净,一看就是有人用心锄草的。

        听他爹娘说她二姐生了孩子后,总是觉得眼前出现了那些死去的人。

        第一次投河被人给救了上来。

        第二次在夜里又投了河,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泡发的不成样子了。

        他二姐夫哭的撕心裂肺,家里没有了女主人,孩子没了亲娘。

        余兴的爹娘也抹眼泪,又忍不住骂自己闺女不争气。

        为了孩子男人,也不该想不开。

        余兴从小被二姐拉扯大,对她二姐的感情格外不一样。

        她结婚生孩子一直到死亡,三件人生大事情,余兴一直都没有参与过。

        他心里愧疚万分。

        许久。

        余兴收回了思绪,双手握成拳头掩盖内心深处的痛苦。

        “嫂子,还请你明说。”

        苏筱柒通过余兴方才的回忆,已经看到了那个女人悲苦的一生。

        “你爹娘收了你姐夫家二十块钱,十斤白米。将你姐嫁给了你姐夫。”

        “你姐连床嫁妆被子都没有带。你姐夫本就是个脾气急躁,性情暴戾的混账东西。

        听到大队里有人说你姐连个嫁妆都没有。从你姐回门后便开始家暴。”

        苏筱柒仔细的观察余兴的神情。

        余兴错愕的瞪着苏筱柒。

        握成拳头的手咯吱响,他忍着怒火。

        “后来呢?”

        “余兴,你姐被你酗酒的姐夫活活打死了。你爹娘收了他们五十块钱,便答应了你姐夫将她的尸体抛在了河里。

        几天以后被你姐夫的叔伯兄弟给捞上来。”

        苏筱柒没告诉他的是,他们随意的安葬了他姐姐后,他姐夫一家子做了亏心事闹鬼。

        找了个看风水的做了点法事。

        她姐姐的魂魄被困在坟地里,被镇住了魂魄没法投胎。

        还利用了点穴的法子,消耗她姐姐累世的功德,消灭她的魂魄,用来滋养他姐夫家兴旺。

        余兴双目赤红,一拳头砸在了方桌上。

        “混蛋,我要弄死那个混蛋。”

        余兴又想到了自己的爹娘,居然为了五十块钱连亲生闺女的命都不要了。

        他捂住了眼睛,眼泪从手指缝里流出来。

        “二姐。对不起,我没能护住你。”

        余兴坐在椅子上,也不在乎旁人的眼光就这么痛哭。

        洪建设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想训斥苏筱柒胡说八道,可又见余兴这么相信。

        到底是没敢再多说什么。

        见余兴哭的跟个娘们一样,他忍不住拧紧了眉头。一脸不悦的看向苏筱柒,“苏筱柒,你能为你说的话负责任吗?”

        苏筱柒反问:

        “我为什么要为我说的话负责任?”

        “听说高阳是听了你的话去了省城。你是打算搅乱我们……。”

        “洪建设,你给老子闭嘴。”战北珩一把拎起洪建设的衣领,他脖子上青筋暴露。

        “我媳妇怎么样,不需要你在这里指手画脚。”

        洪建设一把甩开了战北珩的手。

        “我是为了你们好。”

        “不需要。”战北珩脸色冷了下来。“你回去吧。”

        洪建设没想到战北珩居然赶他走,以往两个团都是良性竞争,这次为了个娘们赶他走?

        “你赶我走?”

        “嗯,赶你走。你要是再多嘴,咱们去训练场比试比试。”

        战北珩不允许这些人质疑苏筱柒。

        余兴抬起头来,“团长,我相信嫂子的话。”

        他回家多少从别人闪躲的眼神中,以及避开他的话语中听到了他二姐生活的不好。

        洪建设:……。“罢了,我做什么恶人?”

        他起身出去了。

        余兴一脸后悔和愤恨,“嫂子,谢谢你。还有什么,还请一并告诉我。”

        苏筱柒知道真相很残忍,这个世界上很多事并不公平。

        好人未必有好报。

        余兴的二姐一辈子弱懦从不与人争执,却年纪轻轻被人活生生的打死。

        他二姐夫一家子为非作歹。

        可他们的生活在村里也是如鱼得水,甚至因为这几年形势问题,成为了当地一霸。

        他二姐夫没有因为打死媳妇,日子过的不好。

        反而还又说了一门亲事。

        对方是个年龄更小的小姑娘。

        “余兴,这件事情不是你一个人可以处理的。你那披着人皮的二姐夫,可是当地带袖章的老大。”

        “带着手下那些年轻人打砸了多少家。趁此机会将别人的财产搜刮干净。”

        余兴不说话了。

        可他一脸的神色就代表不会屈服。

        “这件事情我让高阳打个电话问一声,他的叔叔好像就在你们那个地方。”战北珩也怕余兴犯错误。

        余兴抿了抿唇,“谢谢战副团。”

        “当务之急是要开棺。”苏筱柒将他二姐的墓被做了法事说了一遍。

        这下连战北珩都觉得忍无可忍了。

        打死了她还不够,还让她不得投胎,耗尽她的灵魂直到灰飞烟灭。

        这太狠毒了。

        “余兴,你想要对抗你爹娘吗?他们以后肯定会怪你的。”

        顿了顿,苏筱柒又说道:

        “你爹娘对你二姐不好,可是很疼你是不是?”

        余兴愣住了。

        他上面的几个姐姐都没有得到过父母的关爱,结婚的彩礼钱也都被他爹娘给克扣了。

        他知道,自己就是那个耀祖。

        余兴的小名就叫余耀祖。

        是大队干部登记名字的时候,他央求人家给用了兴这个字。

        他二姐叫余盼弟。

        余兴就这么怔怔愣愣的不说话,直到战北珩不悦的敲了下桌子才回过神来。

        “嫂子,我做好了准备。不能让我二姐就这么死了。”

        “嗯。你等我一下,等你开棺后记得拿我给你的符放在里面。”苏筱柒起身去另外画了好几张符。

        这里有破除法阵的符。

        有让她二姐去投胎的符。

        也有保护余兴不被法阵殃及的符。

        余兴的老家就在附近,他等假期回去也很方便。

        苏筱柒拿了几张符给他,告诉了哪一张符是自己随身带。

        哪几张是放在余盼弟的棺材里。

        “还有这一张符最重要了。你把这一张放在你二姐夫家院墙的西南方向。”苏筱柒指着那一张符,再三的叮嘱余兴。

        “切记先放了符在他家院墙的西南方向。之后再去开棺。”

        余兴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现在对苏筱柒很相信,自从在断头岭说了那两句话后,余兴就知道自己成了苏筱柒忠实的迷弟了。

        “多谢嫂子。我这两天找机会去放。”

        “嗯。你回去吧。”

        待余兴走后。

        苏筱柒看了看战北珩,“怎么了?”

        “写了报告,解释一下几百年前的古墓为什么会消失?”战北珩和洪建设几个人今天被叫去了师部问话。

        按照张坤他们所在的位置。

        市里的领导得知了那是一座几百年前的古墓。

        墓的主人身份不低。

        恰好市里的考古学家有心想要挖掘一个古墓。

        昨天在苏筱柒他们出来后,马上根据赵远他们说的地址进去了。

        进去后,把断头岭转遍了也没有发现古墓。

        更没有鬼打墙和梦魇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考古学家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通,一大早市里有人将电话打到了师部。

        对着陈师长一通吐槽,强烈的要核查是不是军队有些人被人给利*用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