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 34章 你是天煞孤星

第 34章 你是天煞孤星

        战北珩没想到苏筱柒几句话化解了一场危机。

        他本想晚上找赵远谈谈,却不料赵远当场想要用闲言碎语来击溃他们。

        他收回了思绪。

        “你想吃什么?”

        苏筱柒甜甜的笑了笑,“那个大白菜看着不错。”

        “好。”

        战北珩要了一份大白菜,一份红烧肉烧土豆。肥肉多瘦肉少颜色寡淡看着不太好吃。

        又要了四个粗粮馒头。

        馒头放在一个铝饭盒里,大白菜和红烧肉烧土豆打在一个铝饭盒里。

        两人在众人的沉默声中离开。

        等到他们离开。

        食堂里炸开锅了。

        “赵副连长认识战副团的媳妇。是不是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赵副连长很生气。好像战副团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不可能,战副团一身正气。”战北珩的迷弟很多,他是部队里的英雄。

        立了很多战功。

        “我看不对劲。战副团媳妇说了几句话,赵远那脸色很难看。”

        “高副连长,战副团媳妇说了什么话?”

        大家把眼光全都看向高阳。

        高阳收敛起眼中的异样,脸色不善道:

        “你们明天想要加练吗?没事别瞎打听。”

        他去窗口要了两个馒头,一个红烧肉。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心不在焉的吃起馒头。

        战副团的媳妇是个神棍?

        这不是要被……。想到这里,高阳的心被吓得七零八落的。

        他气自己没能跟着战北珩一起去治腿,否则绝不会让他找个神棍媳妇。

        苏筱柒和战北珩两人回到家里。

        战北珩沉默的把馒头和菜摆好。

        苏筱柒在他对面坐下。

        盯着桌上的粗粮馒头,吸了空气中的香气。“好香啊。”

        战北珩眉心紧了紧,一言不发的坐在苏筱柒的对面。先拿了筷子夹了瘦肉放在苏筱柒的碗里,再拿了一个粗粮馒头递给苏筱柒。

        “吃吧。”

        苏筱柒接过来默默的咬了一口馒头。

        看着好看闻着喷香的馒头。

        吃进嘴里又干又硬,咽下去的时候拉嗓子。

        和她前世在早餐店买的那种松软香甜的粗粮馒头还真是天差地别。

        战北珩见状,赶紧去倒了一碗水过来。

        苏筱柒伸着脖子咽下去。

        捧起碗先喝水,发现烫的半死。

        她拉长了语调,委屈的说道:“烫。”

        战北珩看了她一眼,去拿了个空碗把碗里的水来回倒。如此几次,才将碗递给了苏筱柒。

        “不烫了,现在喝。”

        苏筱柒接过来喝了好几口,嗓子眼的馒头彻底下去了。

        她学聪明了点,将半个馒头泡在碗里。

        这样馒头泡软了也不会卡嗓子了,吃了一份大白菜。

        红烧肉只吃了战北珩夹给她的几块。

        “再吃点肉?”

        “不吃了,太肥了。”

        “那你晚上饿了,我再泡麦乳精给你喝。”战北珩将余下的馒头全都吃了,就连红烧肉里的汤汁都用来蘸馒头吃的干干净净。

        “头儿。”

        外面有人敲门。

        苏筱柒看了一眼战北珩。

        “是高阳。”战北珩起身去开门。

        高阳手里拎着一口铁锅,淘米篮子,还有刀板跟菜刀。他进来后跟苏筱柒打了声招呼,才解释道:

        “这是我们几个凑钱买的,算是你们的新婚贺礼。”

        现在送礼可都是看着新人家庭缺什么送什么。

        苏筱柒她们缺的就是厨房用具。

        “坐吧。”战北珩看了一眼那些东西。“别再让人买东西了,我们明天再去添置一些米粮也就够了。”

        “行。”

        高阳偷偷的看了一眼苏筱柒。

        他心里好奇,战北珩和赵远关系也不错。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想到了这里,高阳忍不住开口:

        “头儿,赵副连长他心情不好,找人喝酒去了。”

        苏筱柒嘴角耻笑,“不去当个演员可惜了。”

        战北珩无奈的看了苏筱柒,“筱柒。我会找赵远好好谈谈。”

        “有什么好谈的?他是我的未婚夫没错,可他背着我跟我妹妹搞在了一起是事实。

        他嫌弃我奶奶成分不好也是事实,他家主动退亲更是事实。”

        苏筱柒的声音不大不小。

        听的高阳心里惊讶不已,这是他能听到的话吗?

        赵远这就不地道了。

        既然自己主动退亲,还跟人妹妹搞在一起。

        干嘛一副受伤的样子?

        战北珩头疼,苏筱柒怎么什么都往外面说。

        “筱柒,别说了。”

        “为什么不能说?他要是有点自知之明,看到就当没看到一样。

        装着一副受伤的样子给谁看?茶里茶气的让人讨厌。”

        苏筱柒越说越火大。

        “不就认为我被退婚了,就该找个娶不上媳妇的嫁了。不该找个比他强的男人。”

        “再说了,那次你我不就是被算计了吗?”

        苏筱柒嘴上从来不饶人。

        她也不想吃哑巴亏,就是要通过高阳的嘴巴让某些上面的人知道。

        苏筱柒一眼看出高阳不同,他属于大院长大的孩子。

        又到了部队历练。

        高阳想起苏筱柒说的话,为了缓和气氛,随口说道:

        “你是玄学大师?这还是新词,按理说就是神……。”

        “神棍,算命先生。”苏筱柒挑了挑眉。

        战北珩更头疼了,明明苏筱柒答应了她不轻易给人算命的。

        这女人属于嘴上答应的比谁都快。

        行动上坚决不改。

        高阳低头笑了笑,“嫂子。你这是封建迷信。”

        “是吗?”苏筱柒朝高阳看了一眼,“把手伸出来。”

        “你外表一副满不在乎,其实内心不一样。特别在乎身边的人。”

        苏筱柒又说道:“你外公和你爷爷是战友,在你长大的地方,大家认为你刑克六亲。”

        说到这里,高阳脸色冷下来。

        一动不动的看着苏筱柒,心里却在想是哪个王八蛋跟她讲的?

        可又一想,部队里没人知道他真正的身份。

        就连战北珩都不知道,只知道他父亲在战场上去世,母亲也没能活下来。

        “我是刑克六亲。”

        “不,你不是刑克六亲,你只是天煞孤星。两者之间虽说最后的结局一样,在这世上没有亲人,只有自己一个人。”

        “但,一个是亲人因你而死。”

        “天煞孤星是你生来如此,你的亲人也是生来如此。不会因为你而改变。”

        听到了这里,高阳眼中有了湿润。

        他背负着心理枷锁。

        一直认为他的父母因为他才离开。

        没人知道他无意间听说了父母是他克死了,心里有多煎熬。

        高阳握紧了拳头,喉咙酸涩难受。

        想说什么,却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

        战北珩没想到高阳的心里背负这么大的包袱。

        苏筱柒又看了他的面相,缓声道:

        “天煞孤星多为五行不全之人。有缺失就有得到,也不一定全是坏事。”

        “你年内亲人有一劫,最好去检查身体,我送你一个黄符,你让他时刻戴在身上,可以确保他平安度过。”

        高阳一时之间有点迷茫了。

        刚说完苏筱柒搞迷信。

        可苏筱柒说的他太对了。

        说他自己有一劫,他不一定相信。

        说他亲人有一劫难,他半信半疑中。

        “是谁?”高阳还是多嘴问了一句。

        苏筱柒定定的看了一眼高阳,“你外公。”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