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31 章 我想跟她共度一生

第31 章 我想跟她共度一生

        她清楚的记得,战北珩今年28岁还没到30岁。

        原来他不是不成家,只是不想跟她成家。

        陈媛心里被刀刀的很受伤。

        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男人,放下女孩子的矜持去表白。

        本以为只要他身边没人。

        一定可以守得云开见月明。

        没想到,才离开一个多月的时间。

        他就成家了。

        “我记得叔叔说过你不想成家,原来是回去找了个绝色佳人。”陈媛脸上快要挂不住笑容了。

        战北珩回头看了一眼苏筱柒。

        勾了勾唇角:

        “遇到筱柒之前,我觉得女人很麻烦不想成家。”

        “筱柒很好,我想跟她共度一生。”

        陈媛:……。

        她有才华有美貌,还有家世。

        哪里比不上这个乡下女人?

        苏筱柒心里莫名爽的不行,笑吟吟的看着陈媛:

        “你好,我叫苏筱柒。战北珩的爱人。”

        苏筱柒后面那句话拖得很长,软糯的声音让战北珩觉得特别好听。

        陈媛依然带着淡笑。

        “你好,我叫陈媛。和北珩一个部队的,我们时常在一起。

        私下都很熟悉,经常在休息的时候去我叔叔家吃饭。”

        苏筱柒心里又莫名的酸起来。

        这就是战北珩暧昧的对象吗?

        若是没有自己横插一杠,是不是眼前的两人也会修成正果。

        他的战友觉得战北珩应该娶这个姑娘吧。

        叔叔家?

        岂不是战北珩的上司。

        战北珩揉了揉苏筱柒的头发,“想什么呢?晕车晕的傻了?”

        听到战北珩清冷却带着宠溺的声音,苏筱柒马上回神了。

        “我饿了。”

        战北珩示意陈媛和秦婶子坐在一块。

        他朝里面挪了挪,让苏筱柒坐在他旁边。

        很熟练的倒了一些醋在苏筱柒的碗里,“我又要了一些热汤,你快点吃吧。等下面坨了。”

        陈媛在秦婶子旁边坐下,脸上闪过一丝失落。

        坐下后,眼睛看着战北珩,嘴里轻语:

        “前两天还在跟婶婶说你会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没想到这么好看呢,北珩,你有福气了。”

        战北珩没有吱声。

        倒了一碗茶给苏筱柒,“喝点茶润润喉咙。”

        陈媛手里握着碗,鼻子酸涩。

        秦婶子将窝头放在面汤里泡软了吃,苏筱柒和战北珩两人也没有说话。

        倒是陈媛絮絮叨叨的说了不少事情。

        什么队里的小张回家相亲了。

        连队的小刘和家属院医务室的小谢谈恋爱了,两人打算申请结婚。

        甘连长的媳妇从老家过来,大字不认识一个。连男女厕所都分不清楚,现在去了扫盲班学习。

        ……

        苏筱柒一个人都不认识。

        听着陈媛说这些八卦。

        心里酸涩的很,总觉得今天面汤里的醋放的有点多。

        他们有这么多共同认识的人,共同的回忆。

        吃完面条,苏筱柒待的有点烦。

        她承认自己是喜欢战北珩军官的身份,以及他那标准的不能再标准的身材和那张帅气的脸。

        很烦陈媛在这里说这些她插不上嘴的八卦。

        “我吃饱了,先出去。”苏筱柒把碗一推站起来走出去。

        秦婶子察觉到气氛不对劲,忙站起来跟着出去。

        战北珩看了一眼苏筱柒碗里还剩下的面和面汤。

        皱了皱眉头,将苏筱柒的碗拿过来。

        自己又将苏筱柒碗里的面吃干净。

        陈媛看着战北珩丝毫不在意那是苏筱柒吃剩下的面条,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

        没多久。

        两人一起出来。

        陈媛的眼圈有点微微的红,她看了苏筱柒一眼,又委屈的看了战北珩。

        嘴巴动了动,最后只是默默的转身离开。

        苏筱柒很好奇。

        陈媛属于走在路上能吸引很多眼光。面对这样的美女,战北珩说了什么?

        两人说了什么。

        陈媛怎么还掉眼泪离开了?

        “北珩。她……。”

        战北珩挑起担子,看向车站的方向。“咱们早点去坐车吧,还得转公交车呢。”

        “家属院那地方有点偏,晚了没车过去。”

        他不愿意说,苏筱柒也就不问了。

        三个人又去车站坐车。这次倒是很快,一个多小时到了穆阳。

        到了穆阳后。

        秦婶子跟他们分开坐车。

        秦婶子再三的感谢了战北珩和苏筱柒,“多谢你们了。不然这一路也没有这么方便。”

        她知道这一路有很多带袖章的过来检查。

        看到战北珩带着她和苏筱柒,根本没来多问一句话。

        “婶子。一切都会过去的,好好的照顾你的家人。他们以后都会很好。”

        苏筱柒看向秦婶子两鬓白了的头发,忍不住安慰她。

        秦婶子只当苏筱柒随口安慰她。

        “谢谢。”

        “我说的是真的。你男人以后会成为名人,只要熬过这十年。”

        “真的吗?”秦婶子激动的看向她,眼角含着泪水。

        “我不要他出名,只要一家子在一起,平安健康的生活。”

        “十年,再过十年。你想要的都会有。”苏筱柒微微的点了点头。

        “谢谢。”

        苏筱柒和战北珩两人出了车站,走了两里路。才走到了一个公交车站台。

        踢了踢酸痛的脚,苏筱柒抱怨道:

        “怎么没在车站坐车?”

        “我们要去的地方比较偏。车站那里没有直达的公交车。”战北珩低头安慰:“等到了家属院就好了。”

        苏筱柒撇了撇嘴,也只能在这里等车了。

        等了有半个小时。

        才有一辆公交车过来。

        所幸的是,上面并没有多少人。

        战北珩让苏筱柒先上去,他自己提着蛇皮袋和麻袋上了车,脖子上还套了一个大的包。

        提着蛇皮袋的手里还拿着一根扁担。

        上了车,苏筱柒去买了车票。

        售票员皱了皱眉头,“到哪里?”

        “青阳路家属院。”战北珩回道。

        售票员见苏筱柒一脸茫然,不悦的大声问道:“你们是一起的吗?”

        “是啊,我随军过来的不行吗?”苏筱柒见售票员态度不好,自己火气马上冲上来了。

        售票员翻了个白眼,撕了两张票给她。

        凶巴巴的说道:

        “两毛钱。”

        “你吃错药了?心情不好滚回家跟你娘老子发火,再跟我喊一句我揍你。”苏筱柒将两毛钱拍过去。

        凶狠的瞪了她一眼,撩起袖子就想打架。

        战北珩:……。

        开车的司机看了一眼后视镜,“不想走就下车。”

        “姑奶奶就不下车,你能怎么样?到哪里都是你们不对,作为售票员一点为人民服务的意识都没有。”

        “狂什么狂?你们就是这样学习为人民服务的?”

        苏筱柒态度严肃又嚣张。

        平时嚣张惯了的售票员一时之间拿不准她到底是什么人?

        按理说,随军过来的都是乡下人。

        可这女人的气势比她还要狂。

        司机也没敢再说一句,主要怕战北珩那一身衣服。

        “好了好了,你坐好吧。等下拐弯了站不稳。”售票员态度先软了下来。

        苏筱柒放下了袖子,不理会皱眉头的战北珩。

        径直坐在了旁边的位置上。

        战北珩很好奇,苏筱柒怎么有那么多的气。

        退一步不就行了吗?

        他十几岁就到了部队,后来又去了军校。

        接受到的教育是跟苏筱柒这个后世以自我为中心的教育完全不同的。

        战北珩他们所想到的是奉献精神。

        苏筱柒则是,谁让我不爽,我让她(他)更不爽。

        一个多小时。

        才到了地方。

        高高的青砖院墙,隐约看到里面一排排两层楼高的房子。

        门口有哨兵在站岗。

        看到战北珩和苏筱柒走过来,里面有几个人士兵忙跑过来。

        其中一个战士欣喜的喊道:

        “战副团,你的腿没事了吗?”

        “没事了,已经痊愈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