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 30章 说是三十岁之前不会成家

第 30章 说是三十岁之前不会成家

        那几个人看了战北珩的衣服和肩膀上的肩章,赶忙讪笑:

        “同志,都是误会。”

        “我们循例过来看介绍信的。”

        战北珩手里用力握紧,那人身体扭的好似麻花,喊的脸都变了色。

        “错了,错了。真的都是误会。”

        “是不是误会,咱们去公安局就知道了。”战北珩手下用力随后松开了对方的手。

        苏筱柒指着战北珩的腿说道:

        “看到了没有?我男人是战斗英雄,这次为了救战友才受伤回家养伤的。

        你们长了几只马王眼给我看清楚了。想对我动手动脚的,我男人同意吗?”

        苏筱柒战斗力十足。

        那几个戴袖章的人忙低头道歉。

        心里却把苏筱柒给骂了个半死,这个拿着鸡毛当令箭的女人不好惹。

        不就是看介绍信吗?

        “我们只是想看介绍信,这小子说话口气不好。”其中一个岁数大一点的男人拍了被战北珩捏手腕那人的脑袋瓜子。

        “对不住了。这边请吧……。”

        战北珩面色不好,瞧着大家都朝这里看。

        皱眉不悦道:

        “看介绍信,早说啊。动手动脚做什么。”

        随即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介绍信,“她晕车,介绍信都在我这里揣着。”

        “不用了,不用了。”

        看到对方连连摆手,战北珩拧紧了眉心。“最好看一下,免得说不清楚。”

        对方象征意义的接过来,粗略看了一眼。

        艳羡的递给了战北珩,暗道:这个小娘们还很有手段。就靠一张脸就嫁给了这么年轻的副团长。

        围观的人心里是羡慕高兴的。

        看到战北珩凶了一顿戴袖章的人。

        做了他们平时不敢做的事情。

        战北珩待那些人走了后,坐在了苏筱柒旁边。

        将铝饭盒拿给了苏筱柒,“里面是豆浆,这里还有几个豆沙包子。瞧你晕车不吃油的包子,干脆买了豆沙包。”

        两人坐在长条凳子上。

        苏筱柒打开了铝饭盒,闻着浓郁的豆浆香味。

        顿时觉得心情好了很多。

        胃里也蠕动了馋虫。

        她一口气喝了小半,又吃了一个豆沙包。这才将手中的铝饭盒递给战北珩,“我吃不下了,你吃了吧。”

        战北珩瞧着小鸟胃的苏筱柒,不禁心疼的轻语:

        “再喝一点。”

        苏筱柒又喝了几口,摇头道:“真的喝不下了。”

        战北珩这才将铝饭盒拿过来,喝了余下的豆浆。又把剩下的豆沙包全都吃了。

        旁边坐着一位戴着眼镜约莫五十岁左右的女人。

        洗的发白的衬衫,一条蓝色的布裤。

        手里拿着一本伟人语录,看向苏筱柒和战北珩的眼神充满了慈祥。

        “你们是去安市?”

        苏筱柒点点头,战北珩的部队就在安市。

        “婶子,你也去安市?”

        对方点点头,“我去看看孩子他爹,他下放在那里。”说到这里,女人闪过淡淡的愁容。

        苏筱柒瞬间捕捉到了不寻常。

        孩子爹下放到那里,看来两人在运动来的时候划清了界限离婚了。

        可双方是有感情的。

        一时之间,都没有再说话。

        车子很快到了。

        战北珩知道苏筱柒是要抢位子的,忙拉着她说:

        “你别抢了,我替你去抢。”

        苏筱柒心中淌过一阵暖流。

        “别了,还是我抢。你这身衣服,抢不过别人。”

        苏筱柒说完,就像灵蛇出洞一样。

        战北珩和旁边的女人顿时惊呆了。

        等到战北珩上车的时候,苏筱柒已经占据了最好的位置。拍了拍放在位置上面的大包说道:

        “坐吧。”

        “你不是晕车吗?”

        “是啊。可抢位置是刻在骨子里的。”

        从小上学就开始抢,一直到工作了还在抢。

        这刻在骨子里的能力,岂能随意丢弃。

        说话间,那个女人也坐了上来。

        已经没有位置了,她坐在中巴车的中间。恰好是苏筱柒她们的前面的小板凳上。

        那本语录已经被收起来了。

        脚底下放着大包小包的行李。

        苏筱柒上车后便开始萎靡。

        有人在车上抽起了旱烟,还有人打开铝饭盒吃菜团子。

        车厢里的鸡鸭正在吵架。

        苏筱柒皱着眉头,拿了一个梨子放在了鼻子下面。

        昏昏沉沉的睡觉。

        一直到了中午,才到了地方。

        战北珩喊她下车。

        “我们去吃点面条,再从这里坐车去家属院。”战北珩揉了揉苏筱柒的头发。

        “还要坐车?”

        “嗯。坐车到穆阳县,再转公交车到家属院。”

        “咱们晚上就能到家属院了。”

        苏筱柒动了动嘴巴,看来下次想法子坐火车吧。这个汽车实在是坐的骨头疼,鼻子和胃都在煎熬。

        “好吧。”

        他们下车的时候,那个女人也跟着下了车。

        不好意思的看向苏筱柒说道:

        “我第一次来,听说你们也是去穆阳。能不能跟你们一起走。”

        女人看着战北珩的那一身衣服,动了跟他一起走的心思。

        苏筱柒想到这一路随时有人过来检查。

        默许了她跟着,“行。跟着吧。我们先去吃点东西,你一起吗?”

        那个女人迟疑了。

        “我带了窝头过来,你们要是去吃汤面的话,我要一碗面汤泡着窝头吃。”

        “婶子,我们就是去吃汤面。”

        “好。谢谢了。”

        苏筱柒和战北珩走在前面,战北珩依然用扁担担着蛇皮袋和麻袋。

        后面跟着那个女人。

        三人一起来到了国营饭店。

        战北珩要了两碗面条,多要了一碗面汤给跟着他们的女人。

        苏筱柒将自己碗里的面,拨了两筷子放在面汤的碗里递过去。

        女人看着碗里的面汤,还有一小半的面条。

        不好意思的说道:

        “说好了我只要面汤,那我给你们钱。”

        说话间,她去掏口袋。

        “别,婶子。小心被人盯上了。”苏筱柒阻止了她的动作。

        “你快吃吧。这里吃面可以免费续汤。”

        “我男人姓秦,你们叫我秦婶子吧。我儿子是知青,在穆阳下面的一个村里。我男人也在那附近。”

        “秦婶子。”

        苏筱柒甜甜的叫了一声。

        战北珩则是若有所思的抬头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些什么。

        苏筱柒分好了面条起身去洗手,顺便洗了个脸,感觉懵懵的脑袋瞬间清醒了不少。

        她拍着脸上的水,将湿哒哒的手在头发上擦了一下。

        走出来的时候看到她的位置上坐了个二十来岁的女人。

        穿着一身文工团的军装,眉眼之间带着欣喜,瞧着那一身的气质就知道家庭不错。

        看到两人正在说话,似乎很熟稔。

        想想看,战北珩在安市当了十几年的兵遇到个熟人也很正常。

        犹豫间。

        那个女人看了过来,一脸的惊讶。

        “你坐旁边桌子吧,没见我们这里有人吗?”

        苏筱柒想骂人,居然赶她走。

        战北珩赶忙站起来,伸手将苏筱柒拉了过去。“陈媛,这是我媳妇。我申请了家属院的房子,这次带她过来随军的。”

        那个叫陈媛的姑娘傻眼了。

        不可置信的瞪圆了眼睛。“你不是受伤治腿的吗?怎么娶了个媳妇回来。”

        她明里暗里让他叔叔牵了几次红线,可战北珩都以一心放在部队里,暂时不考虑成家为由拒绝了。

        说是三十岁之前都不会成家。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