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28 章 大妞是你儿子的福星

第28 章 大妞是你儿子的福星

        一夜无梦。

        苏筱柒睡得非常好,有个人形大抱枕就很安心。

        两人起来后退了房,苏筱柒站在招待所门口看了看。

        战北珩疑惑的望向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苏筱柒点点头。

        她跟战北珩以后是一体的,有些事情还是不瞒着他。

        最多被他说两句。

        她虚心接受,坚决不改。

        少不了一块肉。

        战北珩拧紧了眉心,“你这有认识的人?”

        苏筱柒暗道:人没有,鬼倒是有一只。

        她嘿嘿一笑:“有个小姑娘的亲娘托我给她女儿带点东西。”

        “住这附近吗?”

        “嗯,门口有棵白杨树的那家。”

        旁边有人经过,听到这句话抬起头来。

        仔细的打量了苏筱柒和战北珩,“你们找周建军家吗?”

        “对,周建军是不是有个女儿叫大妞?”苏筱柒来了兴致。

        那人听到这里古怪的看了他们一眼,“是有个跟前头女人生的孩子叫大妞。这姑娘跟她那个不要脸的娘生的一样好看。”

        “就是不大说话,见人也不打招呼。跟个哑巴差不多。”

        打你娘招呼,打你们这些碎嘴的八婆差不多。

        苏筱柒心里暗骂。

        她听到了耳朵后面传来陈平嘤嘤嘤的哭声。

        哭声搅得苏筱柒心烦意乱,她怒吼一声:“闭嘴。”

        陈平闭嘴了。

        前面说话的女人也闭嘴了,她吃惊的看着苏筱柒:“你发癫啊?”

        “我叫鬼闭嘴的。”

        那女人:骂谁鬼?气呼呼的走了。

        战北珩担起麻袋,他不喜欢方才那个女人一张嘴就骂人。“走吧,你不是说去看大妞吗?”

        “嗯。”

        两人顺着路找到了门口有棵白杨树的房子。

        透着围墙看到里面很整洁。

        苏筱柒过去敲门,很快门被打开了。

        有个二十多岁的女人,穿着蓝色碎花的褂子。衣服有些掉色,在手肘处还有几个补丁。

        扎着两个粗粗的麻花辫,辫子用红色碎花的手帕绑起来。

        脸色有点黄,不过杏眼柳叶眉,看着格外的温柔。

        只是眼底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算计。

        一股浓郁的茶味扑面而来。

        苏筱柒愣了一下,这个女人自然不是大妞。瞧着和陈平的年纪差不了多少,应该是周建军后头找的女人。

        这个女人也愣了一下。

        看到战北珩一身军装,眼底微微的泛着羡慕。

        她惊讶之后,赶紧露出一个笑容。“你们找谁啊?”

        苏筱柒笑笑的打了声招呼,“同志,你好。我跟我男人路过这里,想讨一碗水喝。”

        蓝衣女人本来以为是讨饭的。

        刚想要赶走。

        听说是讨碗水喝,忙侧身让他们进来。

        用眼尾打量了战北珩,“进来吧。你们这是走亲戚?”

        “嗯,我跟我男人随军,这是跟他去部队生活。”苏筱柒知道军人的身份太好使了。

        看到军人,其他人会卸下防备心理。

        果然。

        那女人温和的笑了笑,“进来吧。”

        冲着厨房的方向喊了声:

        “大妞,倒两碗水来。”

        不见有人回应,就听见厨房传来细碎的声音。

        不一会儿。

        有个头发蜡黄,瘦的干枯的小女孩端着两碗水走过来。

        她身上的衣服显然是大人的衣服。

        袖子很长,卷到了胳膊上面用皮筋扎起来。下摆到了膝盖的地方,裤子只看到小腿的地方,用各种颜色的补丁补了好几个。

        脚上穿着一双方口布鞋。

        露出了大拇指和小脚趾。

        院子外面,徘徊着陈平嘤嘤嘤的哭声。

        大妞面容木讷,蜡黄的皮肤,脸上没有二两肉。细长的脖子,仿佛用力就能折断了。

        她面无表情的将两碗水递给了苏筱柒和战北珩。

        苏筱柒趁机握着大妞的手。

        就像小鸡爪一样的手,上面没有一丝肉。

        她看了一眼大妞的掌纹,仿佛看到这个小姑娘在14岁的时候,以五十块钱卖给了一个上了年纪的山里人做老婆。

        新婚之夜。

        大妞便被打死,原因是大妞不是处。

        苏筱柒收回了手,眉心一动计上心来。“你是不是有个弟弟?”

        说到弟弟,大妞露出一丝笑容。

        弟弟是周建军后头的女人生的,这小家伙从小就很黏大妞。要不是他,大妞也被送走了。

        大妞并没有回答有还是没有,却点了点头。

        蓝衣女人听到这里,忙走过来。“是有个弟弟,怎么了?”

        苏筱柒神神叨叨的喝了碗里的水。

        指着大妞说道:

        “这丫头自带福气,那个弟弟将来有没有出息就全靠大妞了。你们家的这个闺女不错。”

        蓝衣女人一听,大妞外婆家找来的死神棍?

        想要找扫把将他们赶走,只是一眼看到战北珩歇了这份心思。

        脸色一冷,“你们水喝了赶紧走吧。”

        苏筱柒却立马皱眉,“你儿子年前是不是差点淹死?”

        蓝衣女人心里一个咯噔。

        战北珩已经察觉到不对劲了,苏筱柒这是有意来这家。

        她根本不认识这家的人。

        “你儿子往后还有一个大劫。好像是帮别人挡灾的。”苏筱柒皱紧了眉心,“还是帮长辈挡灾,却又不是自己的双亲。”

        蓝衣女人这下子怒了。

        自己儿子帮别人挡灾,还不是帮她们夫妻。

        哪个死不要脸的长辈,她一准挠死他。

        “帮谁?”蓝衣女人撩起了袖子。

        大妞也紧张的看着苏筱柒,在这个世界上只有这个弟弟对她最好。

        还有她记忆里的娘亲,大家都说她娘亲不要脸跟人跑了。

        大妞不相信。

        那么温柔会哄着她的娘,怎么会跟人跑了呢?

        要跑,也会带着她一起跑。

        苏筱柒不说话,只是唉声叹气的皱紧了眉心。

        随后放下了碗,神色古怪的盯着堂屋里走出来的小男孩。这下子她眉头皱的能夹死一只苍蝇。

        蓝衣女子的心七上八下的。

        儿子是她的命根子,也是她在这个家庭立足的根本。

        “同志,你说说怎么回事?”

        苏筱柒摇了摇头,“不好说,说不好。”

        “谢谢你的水,我们走了。只是给你一个忠告,以后多注意你儿子的安全……。”

        苏筱柒话还没说完,便被女人急切的打断。

        “怎么不好说,说不好呢?你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

        苏筱柒叹了一口气,“不能给孩子算命的。”

        她朝女人招手,“把你的手伸出来。给我看看。”

        蓝衣女人伸出了手,后知后觉道:“有这么年轻的算命先生?”

        “嗯,我十岁开了天眼。属于老天爷追着给我喂饭,我不吃还不行的那种。”苏筱柒很得意的说了一句。

        战北珩又坐在了凳子上。

        他知道十分钟之内绝对走不了,苏筱柒这是有预谋的前来。

        看了女人的手相,苏筱柒叹了一口气。“大妞是你儿子的福星,可是对方煞气太重了。”

        “若是逃过一劫也罢。若是逃不过,你儿子只怕要替那个长辈偿命。”

        蓝衣女人两腿一软,差点倒地。

        大妞走过去搀扶着她,遭受蓝衣女人一记眼神杀。

        不过想到了苏筱柒说的话,她又换上了一副温柔似水的表情。

        着急的恳求:

        “同志,你可替我们想想法子?”

        “到底是哪个遭天杀的……?”

        苏筱柒面色一冷,指着后面菜园子的方向。“别说话,那里有东西。”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