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 26章 苏筱柒抢座位

第 26章 苏筱柒抢座位

        战北珩无奈带着宠溺的摇了摇头,他觉得自己以后可能是个怕媳妇的人。

        被眼前的这个人拿捏的死死的。

        车站的院子里,不时有车子过来。门口有人拿着喇叭,嘴里喊道:

        “九点钟到彭城的上车了。”

        “九点十分到京市的发车了。”

        ……。

        这就很有年代感。

        让苏筱柒意外的是不是凭票找座位。

        而是凭实力抢位子,也不是一人一个座位。

        跟公交车上的座位一样先到先得,其余的人坐在过道中间的小马扎上。

        想到战北珩蜷缩着大长腿,要坐八九个小时。她果断的放弃摆烂的心态,发挥自己前世抢位置抢上车抢菜的水平。

        想到了战北珩的腿伤,还有自己舒服的座位。

        苏筱柒果断把素质两个字收起来,等下开门就去开抢。

        看着差不多时间到了。

        苏筱柒忙背着自己的行李,像冲锋陷阵的战士一样。

        她转头叮嘱战北珩,“等会你别着急,我先过去占个位置。”

        战北珩扯了她的行李袋,再看一眼苏筱柒纤细的小身板。安慰道:

        “没事的,咱们慢慢来。车上都有座位。”

        “能一样吗?”

        战北珩这种把为人民服务刻在脑门上的人,是不会去抢座位的。

        苏筱柒挎着自己的大包,非常灵活的见针插缝,像一条灵蛇一样不见了。

        刚要叮嘱几句话的战北珩,找不到苏筱柒人了。

        再一看,远处那个熟悉的小脑袋哧溜哧溜的四处钻。

        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中巴车还没停稳,一群男男女女冲过去。

        就数苏筱柒跑的最灵活,她嘴里还大着嗓门在喊:“哎呦,别挤别挤。等会粮票被人顺走了,算谁的损失啊。”

        在后面慢吞吞的战北珩,听的一头黑线。

        往前挤的人全都速度慢下来。

        有人捂着自己的口袋,有人夹紧了自己的大包和蛇皮袋。

        趁着乱。

        苏筱柒一屁股爬上了中巴车,找到了中间连着的两人座坐下来。

        坐在了司机后面的那一排。

        她把大包放在了里面的座位上,神情有些得意的看向还在挤上来的人。

        前世从上学就训练出来的本领,刻在了骨子里面并没有丢。

        一般人比不上。

        有个四十几岁的婶子见苏筱柒占了个位子,忙想要挤过去。苏筱柒拦住了她,“我这有人坐,你坐后面的小马扎吧。”

        那人不悦的皱眉:

        “你这人怎么还帮人占座呢?让他坐后面也一样,哪有等人的。”

        “马上就上来了。你坐后面也一样,我不跟我男人坐跟你坐吗?”苏筱柒可不管。

        那婶子只好坐在了过道上的小板凳上面。

        等到战北珩上了车,车门才关起来。

        她主动坐在了车窗的地方,将外面的位置让给了战北珩坐。

        战北珩看着一脸狡猾得意的苏筱柒,露出了无奈的笑容。

        不得不说。

        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抢座位是一把好手。

        中巴车慢悠悠的驶出了车站。

        车上的窗户全都打开,这初夏的天气还是挺热的。

        车里满满都是人,还有不少人带着鸡鸭。鸡鸭的恶臭的粪便在空气中弥漫着,和人体的汗臭味形成了一股特殊的味道。

        这时候,很多人不是每天都洗澡。

        为了省洗衣粉,又怕把衣服洗坏了。

        好几天才会换洗一次衣服。

        苏筱柒很快笑不出来了,这味道太难闻了。

        一向不晕车的苏筱柒晕车了。

        中巴车里晕车的人不在少数,坐在窗口的人把头伸出去吐。

        坐在里面的直接吐在了车子上。

        苏筱柒皱着小眉头,听到了呕吐的声音,闻到了空气中各种特殊的味道。她就像霜打了的茄子一样,蔫了吧唧的捂着鼻子。

        战北珩将自己口袋里的手帕递给了苏筱柒。

        “你要靠着我肩膀睡一会吗?”

        苏筱柒迷瞪瞪的点头,“要。”

        她靠在了战北珩的肩膀上,从行李袋子里掏出了一个梨子。

        放在了鼻子边,闻着水果的香味,她觉得浆糊一样的脑袋会好些。

        车子在中间停了两次。

        有人上厕所。

        苏筱柒始终都有气无力的靠在战北珩身上。

        抢座位一条龙,现在是一条软趴趴的虫。

        到了地方。

        战北珩也彻底打消了跟夜车赶路的想法。

        他看着蔫了吧唧的苏筱柒,带着她前去找旅馆住。

        两人刚出了车站。

        便被几个男人给拦住了。

        “哥们,跟媳妇找地方呢?借点钱花花行不?”其中一个戴着鸭舌帽,把帽檐压得很低的男子借着月光看向他们二人。

        苏筱柒算了一下他们的人数。

        真要是打起来,好像也不一定会输。

        何况,她能用符贴死这帮坏人。

        战北珩动了动头上的帽子,“不行。”

        有人借着月光细看了一眼,又打了手电筒照向战北珩的衣服和帽子。

        顿时,脸色变了。

        “走。”有人提议。

        “走什么走?不就是臭*当兵的吗?”穿着一件军绿色背心的男人喝了点酒。

        借着酒气伸手拦住了他们。

        “一块钱咱也不嫌少,十块钱咱也不嫌多。就说你们借不借吧?”

        后面有个小伙子瞧了瞧没有人的街道。

        胆子又大了起来。

        “喂,我说你们找死是不是?我们大哥跟你借钱是给你面子,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苏筱柒淡淡的斜看了一眼他口中的大哥。

        嘴角讥讽一片,“不是我找死,是他找死。”

        她伸手指着骂人的男子,嘿嘿一笑。“本姑奶奶瞧你天中塌陷,印堂眉心相连。十足的短命相,你要是现在收手回去改邪归正。

        说不准还有一丝活命的机会。否则,你就是在劫难逃。”

        对面的几个人愣住了。

        “臭丫头,你给老子算命?那你倒是算算,老子什么时候死?”

        那人见苏筱柒敢诅咒他,气的上前就要动手。

        他抬手就是一巴掌呼过来,嘴里骂骂咧咧的。

        战北珩伸手握紧了他的手腕。

        用力往上一提,骂人的男人顿时面目狰狞。

        苏筱柒在后面笑道:“我掐指一算,你活不到月底。”

        每次她说实话,这些人都不乐意听。

        又不是她要他们的命。

        难搞哦!

        男人想打苏筱柒,却被战北珩辖制住,丝毫动不了。

        大喊:

        “放手,否则老子弄死你。”

        战北珩一手用力,直接将他的膀子给弄折了。

        淡淡的看着其他几个人,“想打架一起上,省的浪费我时间。”

        其余的几个人面面相觑,最终一起冲了上来。

        战北珩将苏筱柒拉到他身后。

        自己冲过去一拳一个,一脚一个。将那些自称汽车站大哥的人全都给打趴下。

        他们哀嚎了几声爬起来。

        跑的比兔子还快。

        要是平时,战北珩肯定追过去将他们扭送到公安局。

        见苏筱柒一脸菜干色,他是真不敢将她放在这里。

        两人的行为被一个上夜班的人看到了。那人匆匆的走过来,关切的询问:

        “你们没事吧?”

        苏筱柒摇摇头,“没事。大姐,你知道招待所在哪里吗?”

        那个大姐笑了笑,“我就是在招待所上班。你们走亲戚刚下车吧?”

        “是啊。我们想住一天,明天再赶车。”

        苏筱柒跟大姐唠起嗑来。

        听说大姐是上夜班,忙跟着她来到了招待所。

        看了战北珩的军官证后,她自动忽略了两个人的结婚证。给他们二人开了一间房间。

        战北珩刚要说话,便被苏筱柒瞪了他一眼。

        余下的话,没敢说出来。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