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25 章 苏筱柒和战北珩离开

第25 章 苏筱柒和战北珩离开

        战北珩的腿医治的差不多了,如今剩下的全靠休养。

        简单的吃了早饭后,张小山过来了。

        他敲了敲门,“苏筱柒。我找了我们大队要去县里买化肥的拖拉机,你跟他们的拖拉机到县里吧。”

        自从苏筱柒开口断生死。

        张小山就把苏筱柒当做天上的仙子。

        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他是深信不疑。

        他也降低了对爹娘的期望值,自己赚的钱全都放在自己手里。

        他爹也拿他没办法。

        谁知道这个混不吝脑袋简单的儿子,突然开窍了。

        好说歹说,外加赌咒发誓都骗不到他手里的钱给城里的大儿子。

        这个衰仔。

        平平无奇的脑袋像是被天雷给炸聪明了。

        张小山一脸不舍的盯着苏筱柒,快把手臂给摇断了。

        “苏筱柒,你的奶奶就是我的奶奶。以后,我替你照应她。”张小山拼了全力吼了一嗓子,拖拉机上的苏筱柒也没有听见。

        他朝苏神婆望去,垂着脑袋道:

        “苏奶奶,以前是我不对。……。”

        苏神婆摆摆手,“年轻人知错能改是好事。”看到孙女离开,她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

        才回到了院子里。

        后面传来了脚步声。

        “娘,筱柒呢?”

        苏建明一脸着急,匆匆跑过来。

        苏神婆转身厌恶的看着苏建明,长得不像她,也不像自家任何人。

        却和那个毁了她的狗男人一模一样。

        没来由的心里反胃,苏神婆冷声:

        “滚。苏筱柒不在这里。”

        苏建明不耐烦的想要挤进来,“娘,我没空跟你打哑谜。筱柒不住你这里,还能跑了不成。”

        “你别进我家,我嫌你脏。”苏神婆失望了,这就是她努力教养的儿子。

        在他身上费尽了心思,抵不过血脉里的自私自利。

        苏建明变了脸色。

        他退后了一步,不可置信的望着佝着背拦住院门的苏神婆。

        他狰狞着脸怒吼:

        “娘,我是你儿子。哪有娘亲嫌弃自己的儿子?有你这样当娘的吗?”

        苏神婆伸手拢了拢耳边的头发,讥笑:

        “你说的真好。哪有儿子嫌弃母亲的?哪有儿子恨不得要了母亲的命?”

        “我不想看见你。以后别来了。”

        苏建明脸色阴沉下来。

        他不过是为了过上好日子,一个当母亲的不能给儿子好日子。

        还要阻拦自己的儿子进步,这样的母亲有何资格来说他不对。

        天下的母亲,拼了命割掉身上肉。

        也该为了儿子付出,凭什么到他这里就不行。

        看来。

        不能怪他心狠了。

        苏建明眼珠子动了动,压下心底的暴怒。

        面色不善的说道:

        “我不想跟你吵架,你把苏筱柒给我交出来。”

        张小山还没走,他掏了掏耳朵。恢复了以往吊儿郎当的样子,伸手去推苏建明。

        “你谁啊?听不懂人话吗?”

        “刚才没看到有拖拉机离开吗?跟你说,苏筱柒不住在这里了。”

        苏建明被张小山推的踉跄了一下。

        他看了一眼张小山,瞅到他胳膊上戴的红色袖标,到底不敢跟他动手。

        “苏筱柒那个死丫头,去哪里了?”

        “不知道。你给我钱让我替你看人了吗?”张小山跟吃了枪药一样,苏神婆这么好的母亲怎么遇到这么混蛋儿子。

        他张小山要是有个不偏心的爹娘。

        他能把他们二老给供起来。

        苏建明见以前逮着苏神婆又骂又打的人,今天吃错药似的帮助她。

        心里存下了疑惑,到底没敢多说什么。

        只是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娘,你要是看到筱柒。让她回家。”

        说罢。

        他阴沉着脸离开了。

        苏神婆靠在门口大喘气。

        想到苏筱柒和远在宝岛的苏秀玲,提起一口力气回到了院子里。

        张小山怕她受刺激。

        跟着走进去,“苏奶奶,我去倒一碗糖水给你喝。”

        苏神婆虚弱的笑了笑,“倒两碗,你陪我喝碗糖水吃块桃酥。”

        “哎。”张小山屁颠屁颠的跑去厨房倒糖水了。

        他发现多个奶奶蛮好的。

        *

        苏筱柒也不知道战北珩那里是什么情况。将自己所有的衣服都装在箱子里带走,还去了供销社买了麦乳精和红糖带着。

        这里有熟人,不需要食品票。

        离不用食品票的日子还早着呢。

        再说,食品票,布票,粮票和工业票……还能卖钱。

        苏筱柒路上又去了卫生院,找人买了消炎药,感冒药那些,鼓鼓囊囊的塞了一大包。

        除此以外,又装了一个蛇皮袋的东西。

        苏神婆准备了两床被子,说是结婚一定要由娘家这里准备。

        被子装在一个麻袋里。

        战北珩找了一截绳子,系住了蛇皮袋和麻袋。

        带了一根扁担,到时候他挑着担子也好走。

        拖拉机突突突的到了县城,一直将他们送到了县城的客运站。

        战北珩让苏筱柒看着行李,他去买票。。

        苏筱柒坐在简陋的候车室里。

        长条凳子年久失修。

        四周的墙壁上石灰斑驳,只有红色的标语写的很清楚。

        周围闹哄哄的各种嘈杂的声音。

        有人胳膊上挎着篮子,悄悄的走过来四下张望了一眼。“新鲜的梨子,还有毛桃。都是自家院子里长得,要不要买几个?”

        说话的婶子穿着蓝色劳动布衣服。

        压低了嗓音道:

        “姑娘,一分钱一个。不甜不要钱。”

        苏筱柒想着这一路要坐十几个小时的车子,还要转车才能到地方。

        从兜里掏出一角钱。

        “给我五个梨和五个毛桃。你这毛桃不大啊,再送我两个毛桃好吧?”苏筱柒见有人过来,忙伸手摸了摸鼻子。

        婶子将篮子上的蓝布给盖起来。

        “行啊。就按照你说的来。”

        像做什么接头工作一样,苏筱柒将自己的包挪到脚底。

        打开了一个口子,婶子四下看了看。

        速度很快的捡了五个梨子和七个毛桃放在里面。

        顺手接过了苏筱柒放在手心里的一角钱,她装作无意的跟苏筱柒聊天。

        说了几句话,又站起来提着篮子往另外一边走过去。

        战北珩买了票回来。

        手里还有一个大号的铝饭盒。

        他坐在了苏筱柒的旁边,递给她轻声道:

        “一会路上要坐到晚上才能到转车的地方,咱们留着路上吃。”

        苏筱柒接过来还有些热乎乎的饭盒,打开一看。是六个包子,闻了味道就知道香菇青菜馅的包子。

        青菜的香味瞬间袭来。

        苏筱柒吸了下鼻子,将饭盒盖上。

        “现在不饿,等会车上饿了再吃吧。”她这是来到了这里,第一次坐车出远门。

        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

        看什么都觉得新鲜有趣。

        “北珩哥,你腿会痛吗?奶奶说接下来也得小心养着。”

        战北珩摇头,穿着笔挺的军装在人群中显得格外的精神。

        “没事的。奶奶的医术很好,她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想到了苏筱柒和他那天的事情,以及苏筱柒跟他当时说的话。

        战北珩的手紧了紧,抿唇道:

        “筱柒,谢谢你。要不是你,我可能真的如你所说。”

        苏筱柒不再让他说下去,伸手堵住了他的嘴巴。

        “别说。我乐意,谁让我喜欢你。”说话间苏筱柒瞄了一眼他的腰腹地方。

        战北珩只觉得身体一紧,害怕苏筱柒再说什么虎狼之词。

        “筱柒,这是车站。”

        苏筱柒撇嘴:“我知道,我认识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