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 23章 这女人也太恶毒了吧

第 23章 这女人也太恶毒了吧

        战北珩顿了顿筷子,一脸真诚的看向苏神婆。“奶奶,你不用怕影响我。”

        “不是怕影响你。我年轻就没出去,老了更不会离开这里。”苏神婆坚持自己的想法。

        苏筱柒知道老一辈人落叶归根的思想。

        她和战北珩默默对视了一眼,两人没有再劝说她。

        吃了早饭。

        苏筱柒着急忙慌的出去,战北珩依然在家里。

        今天是他针灸的关键时刻。

        苏筱柒来到了钢铁厂的家属院,她回去拿户口本去街道办开结婚证明。

        刚到家属院门口。

        很多人围在一起说话,有人看到了苏筱柒过来指指点点。

        有人故意朝她踢了一块小土块。

        “呸,惹事精。你爹娘帮你养大,你就是这么报答他们的?”

        “赵副厂长一世英名差点毁在你手里。”

        说话的人嘴角有颗痦子,剪了个学生头。瞧着年纪也就二十五六岁,盯着苏筱柒的眼睛就差把她给啃了。

        一旁有人持不同意见。

        “打人的又不是苏筱柒。关她什么事情?”

        苏筱柒捡了一块小石子砸了回去。那女人哀嚎了一声。

        苏筱柒转过头定定的看了一眼学生头的女人,勾了勾唇角。

        “看来对我有意见。有意见也给我憋着。”

        住在苏建明家对面的婆娘忙嘘声:

        “你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吗?”

        “赵远他娘过来把徐红霞给打了。你不知道,她伤的可严重了。尿都被打出来了。”

        赵远娘用皮鞋踢她那里,脚下力气又大。

        徐红霞那里被她踢坏了。

        苏筱柒装作被吓到了,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巴。

        不可置信的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天啊。为了赵远非要跟我退婚的事情,至于下这么重的手吗?”

        有人刚想附和,马上反应过来不对劲。

        “不对啊。不是你跟赵远娘说:徐红霞跟赵副厂长搞破鞋吗?”

        苏筱柒惊恐的瞪圆了眼珠子。

        使劲的摇头,“我继母跟我爹感情那么好,怎么可能跟赵副厂长搞在一起?”

        “会不会是谁乱说?”

        “苏筱柒,不是你说的吗?”

        苏筱柒环视了周围吃瓜群众诧异的脸,反手指着自己。

        “你们说是我说的?我这几天也没住这里,即使有来也是马上就走。

        我跟谁说赵副厂长的私生活?”

        “你跟赵远娘啊。不是你昨天跟她说的吗?”坐在小板凳上择菜的婆子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将听到的话告诉了苏筱柒。

        苏筱柒吓了一大跳。

        她委屈的撇嘴,“杨晓琳上下两张皮,随便开口乱说话。

        我自从跟赵远订婚到现在就没有见过他娘,难不成我托梦跟她说吗?”

        “说要报恩跟我家订婚的也是她,如今说要退婚的也是她。退婚后,还要让我跟我家人关系破裂。”

        “我到底是跟她有什么仇?”

        苏筱柒说话间抹了抹眼角。

        故意叹气:

        “婶子们,被退婚的女人日子有多难,你们同为女人是知道的。”

        “我……我又不听墙角。怎么知道她男人和我继母有女干情吗?凭什么说我诬赖,既然是诬赖她为何要对我继母下死手?”

        苏筱柒的一番话,无异于炸雷一样。

        有那和赵副厂长不和的人,心里早已经活络了。

        苏筱柒说得对,既然是诬赖干嘛下死手?

        有女干情,可不是徐红霞一个人的事情。

        “筱柒说得对啊。我看赵副厂长的婆娘心里有鬼,这女人也太恶毒了。”

        “她怎么能诬赖一个姑娘家。这不是让苏筱柒跟娘家人生分了吗?”

        “自己儿子嫌贫爱富,反而倒打一耙。”

        有那跟赵副厂长不和的人开始带节奏。

        其他的吃瓜群众一听,果真是这个道理。

        瞬间,转变了风向标。

        苏筱柒适当的哭诉了好几句。

        不去演戏可惜了,苏筱柒自认自己演技派水平。

        心里美滋滋的来到了家里,她去苏建明的房间里翻到了户口本。

        将户口本放在了皮包里。

        这才出了家门。

        刚出了家门口,没走几步路。

        苏梅赤红着眼睛拦住了她的去路,她举手就要打苏筱柒。

        苏筱柒速度贼快的反打一巴掌后躲开。

        苏梅目眦欲裂,“苏筱柒,你敢躲?”

        苏筱柒无语的挑了挑眉,“我傻啊,站在这里给你打。你算老几啊?”

        “你陷害我娘,你害我跟……。”苏梅喘息了几口,才咽下了嘴里的话。“你这个恶毒的贱人,我要杀了你。”

        苏筱柒瞧着苏梅狰狞的面容,突然笑了起来。

        “苏梅。我害你什么?李铁柱是我叫去的吗?”

        “那配给公猪用的药是我买的吗?”

        苏梅被噎住了。

        原来,她所做的这一切苏筱柒都知道。

        既然她知道,为什么要见死不救。

        “我没有伤害到你,你什么都没有损失。你完全可以当做没有这回事,是你把我关在屋子里的。”

        苏梅恨恨的盯着她。

        “是你,是你毁了我。还有我娘,是你陷害她。”

        这里的声音惊动了周围的邻居。

        苏梅都不在意,想要拦着苏筱柒闹事。

        过不久要离开的苏筱柒更不在乎了。

        苏筱柒漫不经心的盯着苏梅看,她啧啧有声道:

        “苏梅。你知道我会看相,我要是说你娘跟赵副厂长的事情至于等到今天吗?”

        “你自己好好想想看。昨天的事情真的是我说的吗?”

        苏梅原来不知道苏筱柒会算卦看相。

        再说了,苏神婆那么惨。

        真要这么厉害,怎么会混的惨兮兮的。

        她是真的后悔了。

        苏梅捂着眼睛蹲在地上,“那你说我娘怎么了吗?”

        看到她哭的那么可怜,苏筱柒心里没有一丝波动。

        原身可是被那包给公猪吃的药要了性命,她借用了原身的身体有何立场去原谅这个刽子手。

        “你娘咎由自取。她跟赵副厂长不是一两天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苏筱柒冷漠的眼神扫过她,“你以为会嫁给赵远,你觉得他家人会愿意娶你吗?”

        苏梅抬起头,红着眼睛吼道:

        “那他为什么愿意娶你?”

        “不愿意啊。他们家想娶的是给赵远带来助力的人,最好是高干家庭。”

        “我不信。”苏梅怒吼一声。

        她冲回了家里,李铁柱这两天一直找她。

        怎么可能嫁给李铁柱,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的臭狗屎。

        凭什么?

        她想嫁给赵远啊,那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苏筱柒鄙夷的丢给苏梅一个眼神。

        蠢货。

        她看向苏家的那扇门,她知道从此以后这里跟她再无关系了。

        邻居们从这几句话里。

        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徐红霞和赵副厂长真的有关系。

        赵副厂长的婆娘不过是害怕自家男人被连累,这才将脏水泼在了苏筱柒身上。

        大家都很心疼的看着苏筱柒。

        就数这个丫头最可怜,被未婚夫甩了还要被他家人泼脏水。

        苏筱柒自始至终没有看到苏建明。

        她也没有多问,自己拿着户口本来到了公社的街道办。

        历来,八卦传播的都很快。

        不一会儿,公社两条街道一大半人知道了苏家的事情。

        钢铁厂连路过的狗,都被叫来听八卦。

        人,都是同情弱者的。

        办事人员听说了苏家的事情,很快替苏筱柒办理了结婚证明。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