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 22章 地窖里的东西不能留

第 22章 地窖里的东西不能留

        从房间里走出来的苏神婆手里拄着一根树棍子,听到了战北珩的话情不自禁的松了一口气。

        她最怕政*审不过关。

        不知道战北珩到底用了什么法子。

        再看这个年轻的小伙子,真正的越看越顺眼。

        苏筱柒那双眼睛就没从战北珩脸上移开。

        苏神婆心里哀叹:得亏筱柒是个姑娘家,这要是小伙子会不会被人说耍流氓?

        这要是去了部队大院。

        不得被人拎着耳朵说教吗?

        她故意的咳嗽了一声,“筱柒,快去炒个花生米。老婆子我高兴,今天喝两杯酒。”

        苏筱柒借机将手放在战北珩的肚子上,探出脑袋瞅了一眼斜挂在空中的月亮。

        “奶奶,几点了还要喝酒?”

        苏神婆鄙夷的瞄了她一眼,“我不跟你这个老古董说话,九点钟还没到就不能喝酒了?”

        “年轻人哪有那么多忌讳?”

        苏筱柒:……。她变成了老古董。

        “好了,我来做两个下酒菜。只是家里有酒吗?”

        苏筱柒知道家里没酒,这会供销社关门了。

        总不能砸窗户进去借一瓶吧?

        苏神婆神秘一笑,脸上多了几根褶子。

        “肯定有酒。”

        她拄着棍子回到了堂屋。

        弯腰去条台下面推一个咸菜缸子,战北珩跟在了后面忙喊道:

        “奶奶,我来。”

        战北珩移开了咸菜缸子,疑惑的看着墙壁。“藏在哪里?”

        苏神婆指了指地上。

        战北珩这才发现,地上的砖头不一样。

        泥土坯房子,用碎砖头和磨平的小石头铺在了地上。

        细看之下,其中有几块小石头不太一样。

        战北珩拿过旁边的小锹,将那几块石头撬起来。拨开了下面的一层土,露出了一块木板。

        苏神婆笑的嘴巴合不拢了。

        “快点打开。”

        战北珩将木板拿开,里面居然是个小地窖。

        苏筱柒也过来了,她赶紧将堂屋的门关的紧紧。压低了嗓音道:

        “奶奶,你不怕我们偷了你的宝贝。”

        苏神婆盘腿直接坐在了地上,慈祥的看向苏筱柒。“我的筱柒要嫁人了,奶奶该把一些东西交给你了。”

        “那些是我娘家人给我的,都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嫁妆。”

        “筱柒,你人瘦,下去把盒子拿出来。”

        战北珩让开了一点,把手里的手电筒拿给苏筱柒。

        不知道为什么。

        他总觉得里面的东西不能见人。

        这个世道,留着这些东西就是祸害。

        苏筱柒从洞口下去了,里面藏着几瓶药酒。除此以外是两本医书,还有一个木盒子。

        木头很重,瞧着像是花梨木。

        苏筱柒全都拿了上来。

        苏神婆当着他们二人的面打开木盒子,里面有几条大黄鱼。

        还有金手镯,金戒指,分量都不轻。

        除此以外。

        苏神婆手里拿着一只玉镯子,仔细的摸了摸镯子。碧绿的镯子没有一点杂色,绿的像是用绿色的汁水铸就的镯子。

        她深深的看了一眼,将镯子放在了盒子里。

        递给了苏筱柒,“交给你了。说句实话,多少人盯着我这。我也担惊受怕。”

        “放在这里,迟早都被人给搜走了。”

        战北珩动了动嘴唇,最终什么话都没有说。

        苏筱柒将盒子当眼珠子一样的抱着。

        金灿灿的。

        瞧着就喜欢。

        她凶巴巴的瞪了战北珩,“我警告你,别说让我们上交的话。这都是奶奶的家人留给她的念想。”

        当初。

        苏神婆嫁给了苏筱柒的爷爷,留在了这里。

        战火中,娘家人则是去了南边。

        再到后来抗战胜利后,她和娘家人彻底失去了联系。

        战北珩:……。“我什么都没有说。不过,这些放在哪里都是一颗定时炸弹。

        一旦发现,奶奶只怕……。”

        战北珩没再说下去。

        形势严峻,他记得老首长说如今是乱的时候。

        他也不赞成这样的做法。

        因为老首长讲了几句话,如今都被人给盯着。

        哎。

        苏筱柒明白战北珩的想法。她想了想,缓声的安慰:

        “不怕。我有的是法子。”

        苏筱柒起来画了一张符咒贴在了盒子上。旁人看到就是一个普通的木盒,打开一看里面不过是女孩子用的头绳和发卡。

        战北珩揉了揉眼睛。

        从不信鬼神的他,此刻内心凌乱。

        苏神婆则是一脸惊叹:

        “果然你才是老天追着喂饭吃的那个。我不过是会点皮毛。”

        苏筱柒毫不在意的笑了笑。

        “这都是小儿科,我五岁的时候便会了。”说完,苏筱柒忙闭上了嘴巴。

        她说的是自己前世,可如今用的是原身的身体。

        苏神婆似乎没有听出来,一脸的欣慰。

        “筱柒,果然厉害。”

        战北珩他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是满脸疑惑的看向苏筱柒,这和他接收到的讯息是相悖的。

        苏筱柒又贴了一张符在木盒子上,这木盒子瞬间变小了。被她放在了一个布袋里面,布袋里除了有木盒子,还有很多符咒。

        以及苏筱柒的那些钱和各式的票据。

        足足有一千多块钱的巨款。

        苏筱柒又钻进去将里面的酒全都拿出来,放了两小坛的咸菜进去。

        随后,又让战北珩将这里恢复成原样。

        这屋子是从别人那里买下来的,以前的房主留下的地窖。

        苏筱柒不太相信这些人。

        不敢将影响她奶奶的东西,还放在地窖里。

        “奶奶,这几瓶酒埋在菜地里吧。明天我来顺着院墙挖。”苏筱柒拿了一瓶药酒放在了桌子上,自己转身要去厨房做油炸花生米。

        苏神婆叹了一口气。

        “这几瓶可都是好酒,你们带去部队大院吧。”

        顿了顿,苏神婆又说:

        “这可是你爷爷跟我结婚后,我们两人泡制的药酒。”

        “也行,给你留一瓶。”苏筱柒毫不犹豫答应了下来。

        战北珩去厨房烧火,苏筱柒炸花生米。

        做好了后。

        三个人坐在堂屋里,每人喝了两小杯的药酒,配着花生米。

        苏神婆很高兴。

        难得她这么开心,苏筱柒和战北珩都不敢扫了她的兴致。

        一直陪着她到了十点多钟,才回房间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

        苏筱柒起来煮了早饭。

        昨晚泡了黄豆,早上用石磨磨碎了和大麦采子煮粥。去菜地里摘了一根黄瓜拍碎了做个凉拌黄瓜。

        摘了两个菜椒切成细条,用盐巴腌制十几分钟。

        挤干了水分,再用酱油醋,放上几滴香油凉拌。切了一个咸鸭蛋。

        苏筱柒又摊了个小面饼。

        这早餐,绝对的丰盛。

        苏神婆吃了两碗粥,半块小面饼。揉了揉肚子,“这么吃下去,我绝对成为公社里最胖的那个人。”

        苏筱柒将最后一块小面饼夹给了战北珩,抬头看向苏神婆。

        “奶奶,你跟我们一起过去。”

        苏神婆眸色暗了暗,摇摇头。“不了,我一辈子没离开过这里。将来死了,也是埋在你爷爷旁边。”

        “也不知道老头子,是不是遇到了漂亮的女鬼不要我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