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 19章 杨晓琳把自己塑造成受害者

第 19章 杨晓琳把自己塑造成受害者

        不得不说,这新闻太劲爆了。

        徐红霞去勾引继女的未来公公,那人还是她男人的顶头上司?

        苏梅这才反应过来。

        她一脸的泪水,眼里带着慌乱和一丝惊喜。

        如果是苏筱柒搞鬼,那么这就是一场误会。

        赵家必然会因为内疚,而同意她和赵远的亲事。赵远舍不得他娘被抓,肯定也会同意这门亲事。

        想到这里,她喜极而泣。

        吃瓜群众:……。可怜见的,这孩子。

        “瞧把苏梅给吓得。”

        苏梅抬起泪汪汪的大眼睛,急促的问道:

        “婶子。你说是苏筱柒去找你的?她怎么跟你说的?”

        杨晓琳这会也怕,反正苏筱柒那时候出现在宿舍的后面。

        她再威胁婆子几句,不怕找不到证人。

        杨晓琳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受害者,将受到了苏筱柒的蛊惑,前来找徐红霞的事情说了一遍。

        “要真的没有勾引我男人,何必送他一瓶茅台酒?”

        为了让自己无辜,杨晓琳又说了一句。

        她能找到男人出轨的证据,只是冷静下来的她知道她只想教训徐红霞。

        只想让徐红霞人人喊打,并不想影响自家男人的前途。

        有那邻居皱紧了眉头,“就是一瓶酒引发的血案?可这送酒不是常有的事情吗?”

        杨晓琳:……。哪是误会,就是那死婆娘勾引的我男人。

        不把这个骚婆娘打残了?

        以后不是有更多的骚婆娘往自家男人身上扑吗?

        反正她男人没错,有错的是别人。

        杨晓琳用袖子擦了鼻子,一脸狠辣。

        “我下手是重了点,要不是苏筱柒在我面前胡说八道,我能这样吗?”

        苏梅大叫一声。

        “苏筱柒,我跟你没完。”她尖叫一声,去找苏建明了。

        苏筱柒从家属院这里回去。

        路上遇到了张悦,她拉住了苏筱柒。

        低声:

        “筱柒姐,你们大队里有人在找你。”

        苏筱柒动了动眉心,“谁啊?”

        “说是什么李大花家。说话的那两人有点鬼鬼祟祟的,我说你没在这里上班了。

        看样子,像是去你奶奶家了。”

        苏筱柒心里疑惑,李大花不是死了好几天了吗?

        早下葬了吧。

        “谢了。”苏筱柒走了一步,想起了苏建明和徐红霞。扭头问她:

        “我爹和我那后娘去供销社找你了?”

        张悦疑惑的摇头。

        “没有啊。我娘昨天倒是来了一趟,让我往家里拿钱。

        我说买了你的工作,往后的几个月都不能朝家里拿钱了。”

        说到这里,张悦才后知后觉的说道:

        “你爹娘不同意你卖工作给我吧。”

        她一脸歉意的望着苏筱柒,眼里有不舍却还是说:“筱柒姐,要不你别卖给我了。”

        “干嘛不卖给你。”

        苏筱柒摆摆手,“我走了。”

        她一路朝南边走,看到大队里几个人鬼鬼祟祟的在苏神婆家附近转来转去。

        苏筱柒四下张望了一眼,看到一丛月季花后面有半块砖头。

        上前将砖头拿在手里,大有那几个人想闹事,一板砖拍死两个。

        “喂。你们做什么?”

        李大花的家人看到了苏筱柒,那是两眼冒绿油油的光啊。

        就像看到了救星。

        李大花的男人李志兴搓着手拘谨的走了两步,看到苏筱柒手里的砖头忙站在了原地。

        “筱柒。我们是来找你有事情的。”

        “大花好像没走。还在家里,我要是吃完晚饭抽烟。还能听到她的叹息声……。”

        李志兴一脑门子的汗水,也不知道是吓得,还是天有这么热?

        没走也正常。

        新鬼在49天内都在人间游荡。

        等待地府根据她的善恶来判决。

        是轮回?

        还是送去大铁围山受罪?

        “没走也正常,你们多烧点纸钱。记得多烧银纸,金纸少一点。”

        李志兴一脸吓破胆的样子,着急的双手合十。

        也顾不上被人看到,说他搞封建迷信。

        家里住了一个恶鬼,谁还顾得上别的事情。

        “筱柒啊。求求你了,我知道你婶子那个人嘴巴不饶人。可你看在我时常抓鱼送去你奶奶家的份上,帮我们这一次吧。”

        李志兴的大嫂也过来劝说:

        “筱柒。你不知道,自从下葬后就出怪事了。”

        “他们那屋里跟冰窖一样,进去冷飕飕的风往骨头缝里钻。

        老二家的几个孩子全都病倒了,就跟被吸食了精*气一样,满脸泛着青色。”

        送他们过来的邻居也说:

        “你就救救他们吧。就当积德行善了,李家的几个孩子不像李大花那么……。”

        到底不敢说下去。

        怕李大花半夜再去找他吸*精*气。

        李志兴听到自己的孩子,直挺挺的跪下来。

        苏筱柒跳开了脚。

        “有事情说事情,你跪下来做什么?要被人看见,又要生是非。”

        话是这么说,苏筱柒还是决定帮他们。

        “我跟你们回去看看吧。”

        李志兴赶忙站起来,“筱柒。我嘴巴很严,保证什么都不说。”

        苏筱柒叹了一口气。

        “我去跟奶奶说一声。你们在这里等我,记住往后不准来打扰我奶奶。”

        李志兴一口答应下来。

        “我知道了。”

        苏筱柒推开了院门,战北珩已经听见了动静。

        他走到了屋门口,看着苏筱柒欲言又止。

        苏筱柒瞧他不高兴的样子,忙走过去踮起脚尖摸了他冷冷的脸颊。

        好看的男人生气都让人心疼,往后两人吵不起架了。

        拖长了尾音,苏筱柒赶忙解释:

        “人家都求上门了,我总得去看看怎么回事吧?”

        “你放心,我不会让人抓住把柄的。”

        战北珩动了动嘴唇,又恼火自己不能陪着她一起过去。

        “筱柒。你快点跟赵远退亲,我求婚咱们先订婚好不好?”

        战北珩冷冰冰的一张脸说这样的话,苏筱柒拒绝的不字是说不出口的。

        她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赵家已经退亲了。”

        “我答应你,说好了我会对你负责的。”

        战北珩:……。总觉得有点不对味是怎么回事?

        苏神婆拿了一根柳树枝和一把桃树枝给苏筱柒,“筱柒,你拿着防身用。

        现在是不能用桃木剑。

        只能用桃树枝和柳树枝,我已经画了符咒在上面。”

        苏筱柒接过来,朝战北珩眨巴了眼睛。

        “北珩哥,你陪奶奶在家里。我很快就回来。”

        苏神婆的符咒没啥用处,苏筱柒明白苏神婆主要是医术好,玄学方面也就勉强一点的水平。

        她拿着两根树枝出了门。

        李志兴几个人蹲在刚才的地方,手里捏着烟头吸到了最后也舍不得丢掉。

        看到苏筱柒过来,赶紧站起来。

        又狠狠的吸了一口不冒烟的烟头,这才丢在了地上用脚踩了下。

        讨好的看着苏筱柒。

        “筱柒,我们走吧。”

        “嗯。”

        李家去大队里借了牛车来公社的,几个人还是坐着牛车回到了大队里。

        二大娘和王二婶几个人在村头说话,手里也在纳鞋底的,要么就是织毛衣的。

        还有拿着碎布头在补衣服。

        一边交流着各家的小道消息。这是村里八卦的发源地。

        “咦,那是谁啊?”王二婶用针在头皮上划了一下,左手中指上套着顶针。

        抬头的时候看到了牛车。

        二大娘把去年的大孙子的毛衣给拆了,又拆了小孙女的马夹。给大孙子重新织一件新的毛衣。

        闻言,抬起头。

        浑浊的眼珠子射出精光,“瞧着像是李志兴,还有……。乖乖啊,那不是苏筱柒吗?”

        “听说李大花还在家里。”

        “我也听说了,二大芳不是住她家隔壁吗?说是李家这几天闹鬼。”

        “这可不能说啊。自从这几年,咱都不让鬼出来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