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 14章 是不是看我很美

第 14章 是不是看我很美

        赵远眼神闪了闪,他不确定苏筱柒听了多少话。

        佯装恼怒,“苏筱柒,你过来做什么?”

        苏筱柒伸手将装了面条的碗挪过来。

        定定的看了一眼赵远,又看向那两个女孩子,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来看看我的未婚夫又在跟谁聊天?”

        “又来忽悠小姑娘?”

        对面的两个女孩子脸色大变,其中穿着蓝色布拉吉的女孩子脱口而出:

        “你说什么?你是他未婚妻?”

        赵远握紧了拳头,恨不得一巴掌盖死苏筱柒。

        苏筱柒淡然一笑,“目前为止,还没退婚。我想他还是有未婚妻的。”

        蓝色布拉吉女子和同伴站起来。

        她握紧手里的搪瓷缸。

        苏筱柒心里鼓励:泼过去啊。

        这个死渣男,别给他留面子啊!

        那女子的手紧了紧,最后放下了搪瓷缸。冷冷的看着一脸恼怒的赵远。

        她希望赵远否认。

        可赵远低头的样子,让她失望了。

        “看你这副德行,想必立功也是假的吧。你这样的人,让我觉得恶心。”

        说完,蓝衣女子和同伴匆匆离开了。

        苏筱柒有点遗憾,怎么没泼呢。

        柜台里面的服务员抬起眼皮子,努力压抑住心里八卦的火苗。

        竖起耳朵认真听。

        赵远站起来愤恨的望着苏筱柒。

        “这下你满意了?苏筱柒,你要是看不惯我直说。

        每次都有你,你是不是有病啊?”

        说完,他抬脚就走。

        苏筱柒在后面冷冷嗤笑:

        “还真是贼喊捉贼,你最好尽快跟我退婚。告诉你,送来的东西你跟徐红霞要。”

        “赵远,奉劝你一句。缺德事情别做太多。”

        她知道赵远不相信。

        不过就是想说他缺德冒烟而已。

        苏筱柒心情很好的回到家里,战北珩坐在院子里陪苏神婆聊天。

        看到她进来,平静的眼里带着淡淡的笑意。

        苏神婆连说了两句话,也没有听清楚。

        苏神婆挑眉。

        得了,她老人家不在这里碍眼。

        “晚上想吃什么?”苏神婆站起来拍了拍裤腿上的草屑子。

        苏筱柒忙走过来说道:

        “奶奶,我来烧火。想吃奶奶煮的地瓜粥了。”

        她的手装作不经意的摸了战北珩的耳朵。还想多摸一把,被战北珩抓住了手。

        粗粝的手掌很温暖。

        苏筱柒摩挲了几下,战北珩忙松开了。

        有点无奈的看了一眼,语气带着宠溺:

        “筱柒。”

        苏筱柒甜甜的回应:

        “北珩哥,你都不担心我这么晚回来。”

        战北珩:……。

        苏神婆吸了一口气,“老婆子我的牙齿快被酸倒了。”

        “筱柒啊,你好歹也是姑娘家。”

        苏筱柒搂着苏神婆,将脑袋靠在她的肩膀上。

        “奶奶,姑娘家也可以主动追求喜欢的男生啊。”

        “矜持一点。”苏神婆提醒她。

        苏筱柒笑了笑,“我心里矜持了一分钟。”

        接下来的两天。

        战北珩每天接受针灸,苏筱柒陪着苏神婆做饭说话,日子过得好不惬意。

        这天早上。

        院门被拍的哐哐响。

        苏筱柒吓得心尖儿跟着颤抖了几下。她忍不住骂道:

        “谁啊?赶着去投胎吗?”

        敲门的声音小了,外面有人带着哭声:

        “苏……。”

        苏筱柒打开门,张小山那后半截话吞进去了。

        “仙子,他、他死了。”

        “谁啊?”苏筱柒一时没有想起来。

        “就是……。”

        苏筱柒见他一脸惊恐的样子恍然大悟。“戴眼镜那家伙吧?”

        张小山使劲的点头。

        “我过来跟你和苏神婆道歉,以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你们。

        以后我一定记着教训,你可别咒我。”

        苏筱柒靠在院门上,脚在地上踢了踢黄色的泥土。

        淡淡的抬起头,“不是我咒他才出事。

        我只是算出来他缺德事情做太多。

        他三岁偷了邻居家的钱。五岁偷了别人用来救命的药,把药倒进茅坑里。

        七岁去扒女厕所看女人撒尿。

        九岁栽赃陷害别人,害得那人投河。

        十岁喂村里的牛吃巴豆。十二岁……。”

        张小山气的呸了一口唾沫在手心里,对搓了下扛起铁锹。

        “太缺德,不是东西了。”他们也调皮,最多就是下河摸鱼,上山抓鸟。

        骂完后,一脸后悔的看向苏筱柒。

        “对不起,我以前混蛋跟着他后面求进步。跟错人了。还有,你说中了。我爹真把家里的钱全给我大哥了。”

        苏筱柒看得出来张小山不是没良心的人。

        年轻人一时走错路也值得原谅。

        “你往后好好做人,日子会好起来。”苏筱柒的这句话,让他很高兴。

        “多谢仙子。”张小山没想到苏筱柒这么好说话。

        他动了动嘴唇,“他爬村里寡妇的墙,一不小心掉下来,屁眼插在了扫把上。”

        “扫把柄插进去老长了,流血太多没救得回来。”

        这死状够公社里老百姓聊个几年。

        前无古人,后不知来者。

        苏筱柒:……。遭罪了,怎么还有点好笑。

        张小山也没有多说几句话,只是跟苏筱柒简单说了几句,赶着回去上工了。

        苏筱柒慢悠悠的回去拿了一个脸盆。

        战北珩起来正在和泥土,他想着把苏神婆房顶上的茅草换成新的。

        省的到了夏天漏雨。

        见苏筱柒拿着脸盆出来,忙开口:

        “筱柒,谁过来的?”

        苏筱柒将张小山过来说的话复述一遍。惊讶的战北珩瞳孔瑟缩了下,莫不是被苏筱柒瞎猜到了?

        怎么可能真的这么准?

        他一脸说不出感觉的盯着苏筱柒,穿着军绿色背心,那手臂结实有力。

        苏筱柒向前一步,靠近了他。

        “是不是看我很美很美?”

        战北珩无奈的扯了扯唇角,“我说你别给人算命行吗?”

        “要是哪次不准,会被人给捶死。”

        苏筱柒眉眼弯弯,带着一丝狡黠的笑意。

        不准?

        咱天上有关系,怎么可能不准。

        那么多祖师爷在上面守着呢。

        苏筱柒又靠近了一步,鼻尖触碰到战北珩的胸膛。她的鼻子痒痒的酥麻,“你担心我?”

        这次战北珩没有否认。

        “哼,我担心你。你愿意听我的话吗?我赚钱给你花,不让你靠算命挣钱。”

        “愿意。”

        苏筱柒丢下了脸盆,伸手想要摸腹肌。

        战北珩退后了两步,松了一口气。

        “我肚子疼。先去茅房。”说完脚下踉跄了一下,往杂物间走去。

        苏筱柒嘴角噙着笑意。

        拿起脸盆出了院门,她知道国营饭店早上有卖花生汤。

        苏神婆最喜欢吃花生汤配油条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