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 7章 苏筱柒的反击

第 7章 苏筱柒的反击

        战北珩托着苏筱柒的手向上颠了颠,苏筱柒抱紧了他的脖子。

        嘴唇靠近他的耳垂,喷洒出丝丝气息。

        “北珩哥,我还不想回去。苏梅她肯定还有后手,我想知道她准备的后手是什么?”

        吃瓜群众的素养不能丢,有瓜必须吃。

        战北珩闻言停下了脚步。

        他拧紧的眉峰颤抖了下,像是下定了决心轻语:

        “我陪你一起去。”

        苏筱柒喁喁浅笑,“我们先去一趟大队部。”

        战北珩迟疑的看向地上两人的影子。

        “我背你走不大好吧?”

        苏筱柒轻轻咬了一口他的耳垂,牙齿轻轻的摩挲了好几下,在月色下肉眼可见战北珩的耳垂红了起来。

        尝到甜头的苏筱柒心情大好,轻语:

        “放我下来。”

        战北珩忙松手放苏筱柒下来。他有点无可奈何的叹息:

        “筱柒,你是姑娘家。”

        苏筱柒笑了笑,“我知道,我相信你也知道我是姑娘。毕竟昨晚咱们……。”

        她眼馋的瞅了一眼战北珩的腹肌。

        刚想要伸手过去,战北珩大步朝边上走了两步。

        速度之快,令她来不及下手。

        苏筱柒:……。我就看看,没想上手。

        两人隔着一米两米三米开外的距离,苏筱柒心里撇嘴:这是多怕她非礼他吗?

        好吧!

        这年代的人都很保守,不像她看到战北珩的腹肌忍不住。

        没摸过也就那么回事。

        这摸了以后,真会上瘾啊!

        谁摸谁知道。

        两人一前一后的朝大队部走去。有人从大队部出来。

        “这不是苏筱柒吗?你大晚上来这做什么?”

        “我跟苏梅、贵红约好了来看书。她们两人还没到吗?”

        大队会计拿着手电筒照了照,看向战北珩的眼神里带着可怜。

        “什么书?没书啊。”

        苏筱柒奇怪的皱眉,她一副不解的样子。

        “叔,苏梅怎么说有书?那我去贵红家看看。”

        苏筱柒说话间朝战北珩看了一眼。甜甜的扬起笑脸,“北珩哥,大晚上太黑了。麻烦你陪我跑一趟吧。”

        战北珩有点迟疑。

        大队会计吧嗒了嘴巴,摆手道:

        “你一个小伙子可别不懂得怜香惜玉。好歹住在人苏家,陪着去一趟吧。”

        “小姑娘晚上怕黑很正常。”

        战北珩眼底带着几分笑意,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我陪苏同志过去。”

        他抬步跟在苏筱柒后面。

        贵红领着赵远和大队长的儿子苏建国一起回了家。

        “苏梅和苏筱柒说了让我们等一下。她们两人马上就过来。”

        苏建国听说赵远是钢铁厂副厂长的儿子。他自然跟在赵远后面,到时候进钢铁厂可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赵远皱了皱眉头,肯定又是苏筱柒搞鬼。

        约去看个书而已,非得约在这里。

        赵远不耐烦的看了眼半空中的月亮。

        “不来算了,我们走吧。”赵远哪里会等别人,心里很不爽的朝外面走。

        贵红暗道不好,忙拦了下来陪笑:

        “再等个几分钟。”

        她刚说完便侧耳疑惑道:

        “咦。我屋里什么声音?苏筱柒她们过来了……”

        贵红一边说话,一边朝自己房间走过去。

        赵远和苏建国二人对视一眼,屋里的声音有点不大对劲。

        像是男女情不自禁的……。

        在贵红的房间里?谁这么按耐不住?

        两人不由自主跟上了贵红的脚步,这年头有瓜吃大家都很乐意。

        贵红三两步走过去推开房门。也没看清楚,嘴里开始嚷嚷起来:

        “苏筱柒,你怎么能在我家搞破鞋?”

        “你跟李铁柱怎么回事?你们两个人太不要脸了,这是我一个姑娘家能看的吗?”

        里面的声音很清晰的传来。

        赵远面色一冷,自然听到怎么回事了?

        他没想到苏筱柒堕落成这样,想起她花痴又自私自利的模样,心里更是作呕。

        苏建国:……。不可能吧?

        他狐疑的看了一眼空中的月亮,到底是怎么回事?

        贵红只看见两具白花花的身体纠缠在一起。也没好意思认真的看看对方的脸。

        “哎呀,苏筱柒。你要不要脸?”

        贵红跺脚大叫。

        从外面走过来的苏筱柒脸色清冷,“贵红,我挖你家祖坟了?你不要脸,我都会要脸。”

        听到苏筱柒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贵红如遭雷击,外面的是苏筱柒,那么里面的到底是谁?

        她不敢想象。

        像见了鬼一样的瞪着眼睛,结结巴巴道:

        “苏筱柒,你怎么在这里?”

        苏筱柒和战北珩一前一后走进来。

        她嘴角勾起一抹讥讽,“那你说我应该在哪里?”

        战北珩的手握成拳头,他心底燃起怒火。这一切就是圈套,若不是苏筱柒警醒。

        那么里面的人,可想而知是谁?

        苏建国:……。到底怎么回事?

        赵远一声不吭的冲进屋里,看到苏梅坐在地上,身上胡乱的半盖了被子。

        李铁柱慢悠悠的穿裤子。

        嘴里还呸了一声:

        “他娘的晦气,居然是个破瓜。不要脸的东西,老子还是处男就被你这么个破瓜给搞了。”

        贵红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怎么是你们?”

        李铁柱那句话信息量很大。

        苏建国眼神闪烁,到底没敢多话。

        他还指望苏建明帮忙,好去钢铁厂上班呢。

        苏梅呆呆愣愣的被李铁柱吐了口唾沫。她缓缓抬起头来,看到了赵远眼里的嫌弃。

        赵远脸色黑沉的可怕,嘴唇哆嗦了下。

        苏梅突然嗷叫起来,“苏筱柒。都怪你,是你毁了我。”

        “你个刽子手,你满意了吗?”

        苏筱柒若有所思的眼神落在贵红脸上,看的贵红心里发毛。

        随后才看向苏梅,嗤笑:

        “是我毁了你吗?是谁叫李铁柱来的?又是谁安排贵红和赵远过来的?”

        苏筱柒定定的看向贵红,“贵红,你这样的事情没少帮忙吧?放心吧,你做了那么多缺德事情,会数倍回报你的。”

        赵远气呼呼离开了这里。

        苏梅声嘶力竭的喊道:“赵远哥,你听我解释。”

        完蛋了。

        她这样子还能嫁给赵远吗?

        李铁柱摸了下下巴,嘿嘿笑道:

        “小梅。你嫁妆多备一点,我不嫌弃你是个破瓜,娶你回家。”

        苏梅怒吼:

        “滚。”

        李铁柱脸色顿时不好看,“他娘的,刚才让老子用力……,爽翻了又赶老子走。”

        他呸了一声,离开了这里。

        苏筱柒半靠在门上,看着一脸灰败色的贵红和苏梅。

        嘴角勾起冷笑,“北珩哥,我们回去吧。”

        战北珩淡淡的点头,“好。”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

        身后传来苏梅撕心裂肺的痛哭声。

        走到了外面小路上。

        赵远阴沉沉的看着他们二人,“苏筱柒,你太过分了。”

        “我没想到你是这样不择手段的人。她好歹也是你的妹妹,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对付她?”

        苏筱柒瞧着赵远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心里忍不住的作呕。

        “我妹妹要跟她姐姐的未婚夫解释:她跟别人睡觉的事情。还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苏筱柒冷冷的撇嘴:

        “既然你这么有爱心,那你就娶了她吧。反正她的第一次是给了你吧?”

        赵远慌乱的看了一眼战北珩。

        恼怒道:

        “你胡说,我怎么可能跟她?”

        “我不会喜欢不爱惜自己,自轻自贱的人。”

        苏筱柒知道贵红在偷听,她会把这话告诉苏梅。

        “那你气什么?”苏筱柒挑眉,眼底一片讥笑。

        赵远恼羞成怒,手握成拳头恨不得上去痛揍苏筱柒一顿。

        “即使苏梅有错,可她并没有伤害到你。你就不能当做没发生吗?”

        苏筱柒凉凉的一笑,“赵远,你现在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赵远气的说不出话来。

        他怎么可能会娶脏了的苏梅,冷眼看着苏筱柒怒斥:

        “苏筱柒,你觉得你配得上我吗?”

        “配不上,你有种赶紧退婚。”苏筱柒鄙夷的看向他,这个男人不想娶还希望女方先退婚。

        “赵远,你是我见过最恶心没担当,为了事业不择手段的人。”

        听到最后一句,赵远眼底闪过慌乱。

        她真的继承了苏神婆的本领?

        可苏神婆也没什么本事。

        “你不可理喻。”赵远慌乱的看了一眼战北珩,脚步踉跄的跑开了。

        战北珩意味深长的看向赵远跑远的方向。他眸底清冷一片,看来有些事情值得深究……。

        苏筱柒冷哼一声。

        慢悠悠的转头看向躲在角落的人,“还真把我当软柿子捏。”

        “得罪我,可比得罪我奶奶恐怖。”

        贵红瘫坐在地上,心底悔不当初。

        她手脚冰凉,喉咙像是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紧紧抓着。

        一股莫名的后怕笼罩在心头。

        苏筱柒就是要这种让别人害怕,最好一辈子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都能联想到这里。

        她和战北珩依然一前一后走路。

        到了寂静无人的地方,苏筱柒突然转身冲向战北珩。

        战北珩避之不及,只好伸手挡住了她。

        无奈带着宠溺的声音,“筱柒。”

        苏筱柒鼻子酸酸的,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

        “北珩哥,我怕回去被他们责骂。”

        战北珩:……。

        他莫名的心疼的厉害,柔声细语道:

        “我会帮你……。”

        苏筱柒垂下眼眸,伸手摸了摸他的腹肌。“嗯,你让我摸一下就好了。”

        苏筱柒嘴角压抑不住的兴奋。

        战北珩:……。“苏筱柒,你是个女孩子。”

        “能不能换个说词,我听了好几遍。”

        苏筱柒恋恋不舍的缩回手,嘟着嘴巴:

        “我告诉你,只能我摸你。”

        她淡淡的瞥了一眼战北珩的身后,这个男人煞气很重,偏又吸引那些无名的东西。

        眼里厉色一闪,抬手在空中画了个符咒。

        厉喝一声:

        “退。”

        战北珩狐疑的看着她,只觉一阵凉嗖嗖的风吹过。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