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 6章 让你尝尝自己种下的苦果

第 6章 让你尝尝自己种下的苦果

        苏筱柒回到家里将藏起来的符纸全都收起来,她随手在一个老旧的布袋子上画了一道符咒。

        布袋子瞬间缩小了。

        苏筱柒又画了一张黄色的符咒,将符咒拿在手里看了一眼。

        又去厨房里拿一个装面粉的布袋,装了五六斤的面粉,转身出了家门朝后山脚走去。

        老鬼曾经说过,苏筱柒的机缘在别的世界。

        还让苏筱柒抱紧见面第一个人的大腿。

        这不,她抱紧了战北珩那双如夺命春刀的大长腿了。

        苏筱柒有一手虚空画符咒的本事。

        这个本事连老鬼都比不上,用老鬼的话说这是天赋。

        老天爷追着喂饭吃的本领。

        她来到后山脚下,将黄符封在红色的小布袋子里。

        周耀武爷孙两人还在那里等她。

        周司韵远远的跑了过来。小姑娘并不懂苏筱柒和她的爷爷说了什么。

        周司韵离着老远喊道:

        “姐姐,你走了爷爷就在叹气。我数了下,足足有三十二个。”

        苏筱柒摸了摸周司韵的脑袋,“那你以后多听爷爷话知道吗?”

        周司韵扬起笑脸,脆声答应。

        “知道的。”

        苏筱柒将黄符给了周耀武,“周爷爷,将黄符贴身放在司韵身上。

        千万别拿下来。出门睡觉都得带着。”

        “哎。”

        周耀武花白的头发在风中颤抖,满是沟壑的脸上抖了抖。

        “我家司韵她……。”

        “周爷爷,命之一事,玄之又玄。有人满盘死局,愣是靠自己挣出一条生路。”

        苏筱柒知道接下来的几年,对于这对爷孙俩来说不容易。

        但愿这句话成为他们生命中的一束光。

        周耀武默默的咀嚼这句话,抬头不见了满面愁容。

        “多谢了!”

        “收起来吧!小心被人看到。”

        苏筱柒说完将手里布袋拿出来。“给你们添点伙食,悄悄的藏着别叫那些小子搜出来。”

        “若是往后有什么事情,就去公社南边找苏神婆。”

        苏筱柒摸了摸周司韵的脑袋,“司韵,姐姐回去了。”

        周司韵不舍的盯着苏筱柒。

        “姐姐,再见!”

        她眼眶里含着泪水,默默的摆了摆手。

        苏筱柒走到家门口,被苏梅挡住了去路。

        她面色一凝,冷声:

        “好狗不挡道,让开。”

        苏梅心里愤恨,可面上扯了个笑容。“筱柒,这次的事情是我不对。

        我就是顺着李大花的话头说下去。真的没有害你的意思,我们两姐妹和好吧。”

        苏筱柒看了一眼从门口路边经过的村民。

        再看苏梅落落大方不予计较的神色,要是苏筱柒再说什么反而显得她小鸡肚肠。

        “筱柒,你我一同长大的姐妹。为了爹娘,咱们也别生分了好吗?”

        苏筱柒目光沉了沉,“好。”

        苏梅没想到苏筱柒一口答应。

        原本还有的说辞都没派上用场,她顿了顿伸手过来拉苏筱柒的手。

        “真是太好了,晚上大队部有两本好看的书。说是让人进步很快的书,咱们一起去学习好吗?”

        苏筱柒不着痕迹的让开。

        笑的一脸单纯无辜,“好啊!”

        “你真的会跟我去?”苏梅有点不大相信,今天的苏筱柒有点不对劲。

        “苏梅,只许你学习进步?好歹我也是供销社上班的。

        我就不要求进步了吗?你要是不愿意,我明天自己一个人去。”

        说完,苏筱柒跟个骄傲的公鸡一样推开她打开院门。

        “不是的。我当然希望我们共同进步。”

        “那你还那么多废话。”苏筱柒撇嘴。

        气的苏梅就差原地爆炸了。

        晚上,饭后。

        苏筱柒悄悄的来到战北珩房间门口,偷偷的看了他好几眼。

        赵远打开门,以为苏筱柒是来找他的。

        他心里暗喜,这个花痴女人还是离不开他。当下冷着脸开始说教:

        “筱柒。听说你跟苏梅和好了?你们姐妹本就应该互相包容。

        你听话把那钱还回去,再跟你娘诚心道歉,我就原谅你这次自私的行为。”

        苏筱柒眼睛落在了战北珩身上。

        见他一脸的深冷,眼神肆无忌惮转了一圈才收回来。

        似笑非笑的盯着赵远。

        狗东西太不要脸了。

        “赵远,有人说你跟苏梅在小树……”

        “胡说八道,没有的事情。”赵远大惊失色,一口否认。

        苏筱柒淡淡的一笑,“遇到了我奶奶。你们没遇到吗?”

        赵远被苏筱柒大喘气给吓住了。

        不知道为什么。

        他觉得苏筱柒似乎有一双看透事情的眼睛。他淡淡的吐气:

        “你说奶奶啊,遇到了?”

        “那你以为我说的是什么?”

        赵远有点恼羞成怒,他从小到大都被人捧在手心里。

        就是在部队,也跟在战北珩身边。

        并没有吃过太多苦。

        如今被苏筱柒那眼神看的他不自在。

        “我没有以为……反正,别听村里人乱说。”

        “村里人说你们什么了?”苏筱柒挑眉冷笑一声。

        她转身的时候却对着战北珩展颜一笑。无声的说了一句,“明天早上去找奶奶。”

        战北珩点点头。

        握紧的拳头松开了,方才恨不得把赵远拎出去比划拳脚。

        苏筱柒回到屋里,就被苏梅好说歹说拽着去大队部。

        走了一小段路。

        苏梅拉着苏筱柒走了一条小路。

        “苏梅,你走错了。”

        “没错,贵红说让我们去她家里。她也跟着我们一起过去求进步。”

        “那行吧。”苏筱柒装作有点不耐烦。

        她看了一眼,贵红家和李铁柱家隔得不远。

        到了贵红家,苏梅喊了几句。

        并没有人回应。

        她拉着苏筱柒进了贵红的房间,“我们在这里等一会,贵红应该去李大花家帮忙了。”

        “她们两家关系好。”

        苏筱柒不乐意的抱怨:“你们到底约好了没有?再晚一点我可要回去睡觉了。”

        “约好了,那么早睡觉做什么?听说知青点的那些人,从城里带了好多书。”

        苏梅向往城里人的生活。

        苏建明虽说在钢铁厂上班,那厂子在永和公社可不在城里。

        苏筱柒淡淡的环视一圈,“知青点带什么书跟我有什么关系?”

        她知道苏梅想要迷晕她。

        可迷药呢?

        苏梅这边拿了两块水果糖,“来,先吃一块糖。”

        苏筱柒可不上当,“不吃,怕蛀牙。”

        苏梅剥了糖纸吃了一块糖,“这糖很甜,你真的不吃?”

        “不吃。”

        苏筱柒突然发现在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个火盆,里面还有几块碳灰。

        有一丝火星,袅袅烟雾。

        这天气有火盆,也太奇怪了。

        苏筱柒见苏梅朝门口走。心念一动,赶忙快他一步走到门口,还将门给关起来从外面把锁给挂上。

        苏筱柒感觉自己有点冒虚汗。

        又想去摸战北珩的腹肌和大长腿了。

        造孽啊!

        她赶紧甩了甩脑袋,将里面的颜色给摔出去。

        苏梅此刻更不好受,她轻轻靠在门上。

        小声的呢喃:

        “苏筱柒,你给我开门。”

        苏筱柒听到她越来越小的声音,眼里冒着寒光。

        “你是不是想再害我一次?”

        苏梅没想到苏筱柒知道了。可她不能待在屋里,那李铁柱过来也不会放过她的。

        那么,她就毁了……

        她的身子已经给了赵远哥哥,她必须要嫁给赵远,想到这里,她哭了。

        “我求求你,开门好不好?”

        “你不能毁了我一辈子。苏筱柒,你给我开门。”

        “不开,不开,就不开。”苏筱柒可不是什么好人,“苏梅,你害我的时候想过会毁了我一辈子吗?”

        “苏梅,做坏事,要遭天谴的。”

        她站在门口,听着里面的声音似乎不一样了。

        眼睛里一片冷寒。

        “苏梅,我不过是让你尝尝你自己种下的苦果。你这就受不了了吗?”

        “求你了……。”苏梅咬着下唇拍打门。

        她没想到一次两次都被苏筱柒躲过了。

        哪里知道第一次她没有控制好药量,直接把原身给送走了。

        身体的异样,让苏梅很快失去思考的能力。

        她此刻难受,想着和赵远的那几次……

        心里汪成了一潭水……

        苏筱柒知道李铁柱只怕快来了。她匆匆的从贵红家后面溜走了。

        走到了小路上,撒开腿就跑。

        另一边,李铁柱进了院门。左右看了一眼,最后来到了贵红的房门口。

        打开了外面挂着的锁进去。

        借着昏黄的煤油灯,他看到了地上发出颤音的苏梅。

        李铁柱喉咙紧了紧。

        他并没有选择走出去,而是脱了衣服。抱着苏梅嘴里胡言乱语起来。

        苏梅心里是抗拒的,可身体不由自主的靠着他,眼里流下了泪水。

        “赵远哥……。”

        随后,两人在摇曳的灯光下。

        演绎了一段皮影戏……映在墙壁上的影子动作太疯狂。

        (〃艸〃)

        苏筱柒瞧着前面有个高大的身影,走路的姿势还有点瘸。

        苏筱柒忍不住轻声喊了一句。“北珩哥。”

        战北珩以为自己幻听,暗自嘲笑自己昨晚梦到苏筱柒,今天连路上都能听到她的声音。

        他脚步顿了顿。

        苏筱柒一阵旋风一样冲过去,扑在了战北珩的背上。

        嘴里轻喃:

        “北珩哥,我走不动了。”

        战北珩握着的拳头松开,压着心里情愫。

        “筱柒。男女授受不亲。”

        “月黑风高夜,怕什么吗?”

        战北珩抬头看了眼悬挂在半空中的月色,不远处的树木影影倬倬。

        “你对月黑风高夜是不是有误解?”

        苏筱柒笑了笑,附耳将方才发生的事情告诉给他。

        “我这会还害怕。要是我……。”

        战北珩厉声:“她怎么还敢?”

        “我用她的法子回敬了她,你会不会觉得我这个人黑心黑肺?”苏筱柒抱紧他的脖子。

        若是战北珩敢有颗圣父心,她马上勒他个半死,就当昨晚找了个鸭子。

        苏筱柒可不是恋爱脑。

        战北珩眸色阴冷,说话带着一丝寒意。

        “我恨我让你置身危险。这跟你无关,你无需自责好不好?”

        战北珩没敢再把苏筱柒放下。

        在他心里:柔弱不能自理的苏筱柒应该被吓坏了。

        “筱柒,我送你回家吧。”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