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 5章 阎王爷要的人,谁拦得住?

第 5章 阎王爷要的人,谁拦得住?

        赵远劈里啪啦一通恨铁不成钢看错人的输出,让躲在里屋的苏梅激动的捂着嘴巴。

        苏筱柒成功的又让赵远更嫌弃她了。

        面对普信男的输出,苏筱柒可不惯着他。

        “区区几百块钱?你那么有钱也该拿几百块钱给我。”苏筱柒伸出手去,眼神里不带一丝感情。

        顿了顿,又挑眉冷笑:

        “奢望嫁进你家?赵远,普通又自信的男人指的就是你吧。哪来的脸面说出这么大言不惭的话。”

        “去部队好几年,也没能把你价值观给掰正。可见你骨子里多自私虚伪。”

        苏筱柒眯着眼睛细细看过去,他娘的,下头男是踩着战友的肩膀上位。

        她想爆粗口。

        徐红霞从里屋出来,拿了个手帕包。

        她忍着满脸的不甘愿,将手帕包往苏筱柒手里一塞。“600块钱在这里,你可数清楚了。”

        眼睛都快长在手帕包上了,她的心在滴血啊。

        要不是怕苏筱柒阎王断生死的嘴巴。一分一厘钱都别想拿走。

        苏筱柒接过手帕包,坐在桌子旁的椅子上。

        打开手帕,将手帕抽出来还给徐红霞。“你的手帕还给你,我不喜欢占便宜。”

        赵远:……。这还不叫占便宜?

        徐红霞:……。这个死丫头昨晚撞邪了吗?

        怎么变得牙尖嘴利,偏就怕她一张嘴说谁要死了。

        苏筱柒数了数,“刚好600块钱。我会搬去奶奶那里住,往后不去家属院和这个老宅子住了。”

        “又没让你不住家里。”徐红霞一脸郁闷,一个月10块钱的家用也能省出五块钱。

        苏筱柒嘴角冷笑:“我怕被算计。”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走出家门口。

        留下差点被气心梗的徐红霞,赵远见她抹着眼泪委屈的样子,忙安慰了几句话。

        村子里。

        大家都站在路边传递着八卦。

        现在是夏天,过了农忙的季节。

        有人看到了苏筱柒走过来,忙压低声音说道:

        “你说李大花家里人会不会找苏筱柒算账?”

        “找她一个丫头片子做什么?”

        有个穿着灰布衣服的婆子用胳膊肘子拐了下旁边人,把昨晚听到的小道消息说了一遍。

        “苏筱柒又没打她又没害她。阎王爷要的人,谁拦得住?”

        “说来,苏筱柒倒是继承了苏神婆的衣钵。就不知道苏建明是不是又要举报?”

        “举报什么?苏筱柒只是说了一句话。只要有真本事,别人只会害怕敬畏。”

        “你等着我这句话,苏建明往后好不了。他缺德事情没少做,那年徐红霞怀了两个小子,都六七个月还掉了。”

        “祝奶奶说的对,有怨念也得藏在心里。就不怕苏筱柒弄个符对付他吗?”

        祝奶奶拢了耳朵边的碎发,看向走过来的苏筱柒越发的慈祥。

        老人家一辈子最有敬畏心了。

        她迈着小脚拄着拐杖朝苏筱柒走过去。“筱柒啊,你奶奶怎么也不来村里?”

        苏筱柒笑了笑,“我明天去看看她。替祝奶奶问候一声。”

        “我也想去呢,人老了就怕在外面。”

        苏筱柒淡淡的看了一眼老人家,是个有福报的人,这辈子上辈子都没少做善事。

        “祝奶奶是个有福之人,等着过米寿吧。”

        祝奶奶一听,还有二十来年的日子。

        安心了。

        她笑的嘴巴合不拢,拉着苏筱柒的手。一边细细的摸着她手,满眼带着笑意。

        “筱柒啊,听说你未婚夫和你那妹子有点不三不四的。

        依我说,你这人品长相。站在临市眼睛闭起来,随手一摸抓到的男人都比这男人强。”

        “我瞅了你家里那两人,一脸斯文的不如那个瘸子正派。”

        祝奶奶一辈子经历过多少事情。

        跟个人精一样,“可惜了,那是个瘸子。”

        苏筱柒知道她听到了昨晚的风言风语。

        “嗯,祝奶奶说的对。”

        “徐红霞也不是好人,你奶奶就怕你被她欺负。才把你一直带在身边,也不知道你这丫头怎么想的非得回去。”

        老人家黄豆大的眼里,全都是人情世故。

        想起原身的奶奶,亲情缘薄的苏筱柒忍不住鼻头酸胀的难受。

        还有莫知意,苏筱柒也想开口了解。她不相信原身模糊记忆里温柔的女人会那么不堪。

        一定有不可告人的苦衷。

        “祝奶奶,我亲娘是个怎样的人?”

        祝奶奶叹了一口气,“你娘啊,长得可漂亮了,又知书达理。

        对你奶奶也特别好,旁人都说不像婆媳像母女。

        她嫁进来不到一年生了你。

        你爹自从娶了你娘后运气也好。先是有了钢铁厂的工作,后来又救了厂长在厂里吃得开。”

        祝奶奶又是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落寞的说道:

        “再后来你们搬去宿舍住,等再知道的时候,是你奶奶去把你接回来。”

        苏筱柒更加确信莫知意有内幕。

        她没再跟祝奶奶多说,闲聊了几句,转身离开了这里。

        另外一边。

        苏梅心里愤恨嫉妒,拿了一块花布头巾包着脑袋,特意换了一身连衣裙。

        苏梅朝村子北边低矮的茅草屋走去。

        到了门口,捂着鼻子鄙夷的看向那家门口。院子里横七竖八的放着各种杂物。

        木盆里放了好几个缺口的碗,一看就是家里的碗全都吃完了才会洗干净。

        有个男人蹲在地上喝粥。

        喝到最后,用食指顺着碗刮干净。再把食指往嘴巴里嗦干净。

        苏梅忍着反胃,故意笑着打招呼:

        “柱子哥。”

        李铁柱随手将碗放在木盆里,站起来龇牙一笑。

        拿下耳朵上别着的烟屁股放在鼻子前嗅了嗅。

        “小梅啊,有什么好事情想着我了?”李铁柱三十出头了,还是个光棍。

        懒惰成性,又一身的坏毛病。

        老鼠从他家经过都不敢留下来,这家实在是穷的跟天被人给捅开一样。

        漏了个底朝天。

        李铁柱一双眼珠子上下在苏梅身上打量。瞄到女人那特殊部位,更是下死眼的多看几眼。

        根本挪不开。

        苏梅心里恶心,可又想到需要他帮忙。

        忙笑着说道:

        “柱子哥,想不想娶媳妇?”

        李铁柱咳嗽了一声,吐出一口老痰在地上。家里养的一只鸡上去啄干净。

        手指头摸着烟屁股,笑的眼睛都没了。“做梦都想要个女人抱一抱。”

        苏梅故意引他上钩道:

        “我有个法子让你得一个漂亮的媳妇。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想法了?”

        苏梅心里高兴得很,苏筱柒要是嫁给李铁柱这样的人,那可是对苏筱柒最好的报复。

        她想让苏筱柒生活在泥泞中,一辈子仰望她苏梅。

        李铁柱闻言搓了搓手,眼睛一亮。

        “什么法子?”

        苏梅瞅了眼四周,压低了声音靠近李铁柱。

        ……

        苏筱柒往后山走过去,她瞧了一眼山上。

        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

        有个扎着麻花辫的小姑娘从旁边草丛里钻出来。

        瘦的下巴都尖了,大大的眼睛盛着星光。手里拿了一把红色的野果子。

        “姐姐,你长得真好看。”小姑娘笑了笑,将手里的野果子伸出来。

        “我去摘的,可甜了。”

        “给我吃的吗?”苏筱柒蹲下来,小丫头不过六七岁的样子。

        “嗯,给你吃的。”

        苏筱柒坐在了石头上,小姑娘坐在她旁边,两人一起分吃了野果子。

        听着她的口音,苏筱柒知道她是跟家人来乡下的。

        后山脚下,有一批是下乡的热血知青。

        还有一批是犯了错误被下放过来的。“你不是临市人吧?”

        “我跟爷爷从京市过来的。”小姑娘把最后一个野果子给了苏筱柒。

        她弯了弯眉毛,高兴的说道:

        “姐姐,我叫周司韵。你是我在这里第一个朋友。”

        苏筱柒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看了一眼她的面相,茎青入口恐有水祸。

        忍不住拉起周司韵的手,细看低纹短而混乱。

        早夭之相!

        旁边有人走来。低沉的嗓音响起:

        “司韵,还不回家?”

        周司韵甜甜的笑道:“爷爷,这是我新认识的姐姐。”

        苏筱柒收敛起情绪,站起来细细看了一眼眼前的人。

        戴着一副眼镜,身体瘦弱不掩一身儒雅随和的气质。

        她笑笑的打招呼:

        “周爷爷好,我叫苏筱柒。”

        “你好。”周耀武看了一眼村里通往这边的小路,叹息一声:

        “姑娘,谢谢你和司韵交朋友。只是,别连累了你们。”

        老人家被那些年轻人三天两头拉去教育搞怕了。

        “周爷爷,我不怕的。”

        苏筱柒知道她奶奶的余威还在,还有昨晚那一出,村里人多少是存了敬畏心。

        特别是那些年长的人,嘴上说迷信。心里却比谁都相信。

        苏筱柒见周耀武不相信。

        她也没有多做解释,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周司韵。

        转过头认真的说道:

        “周爷爷,你以后要谨防司韵去水边。”

        周耀武疑惑不解:

        “为何?”

        苏筱柒将她的面相说了出来。

        又轻声道:

        “她的天仓地库丰满明润,命宫光明如镜。只有这一劫,若是过去往后这一生家庭幸福美满。一生顺遂平安。”

        对于周耀武来说,儿媳为了自保举报后和儿子离婚。儿子失踪下落不明,老婆子也受不住,投了太平湖。

        他相信苏筱柒说的话,来了这几年听到了关于苏神婆的传闻。

        “苏神婆是你什么人?”

        “她是我奶奶。”

        周耀武神色一凝,忙道:

        “筱柒同志,还请给个化解的法子。”

        苏筱柒想了想,“我给司韵画一张黄符吧。希望保她平安无忧无虑。”

        “多谢!”

        苏筱柒知道老宅子藏着一些符纸,她让周耀武祖孙在这里等她。

        自己回去画了符送过来。

        在回去的路上,苏筱柒远远的一眼瞥见苏梅从李铁柱家里往外面走。

        苏梅自寻死路。

        罢了。

        她就入局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