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 3章 未命名草稿

第 3章 未命名草稿

        苏筱柒知道原身的奶奶是附近有名的中医,据说玄学方面也颇有研究。

        只是前几年被苏建明大义灭亲举报了。

        说她在村里搞封建迷信,说她骗贫下中农的钱,让老人家受了好些苦。

        还是公社领导的家人生病,求着老人家给治病。

        后来,那领导为了感谢她。

        几番帮着她,免受那些小兔崽子的欺负教育。

        苏筱柒出去后,转了一圈,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不足十平米,放着一张小小的单人床,靠窗的位置是一张掉了漆的书桌。

        另外靠着墙壁是一排土黄色的衣柜。还有两个樟木箱子,是原身的亲生母亲留下来的。

        方才她和战北珩在这里激战,根本没来得及细细看这个房间。

        将床铺整理好,她坐在床上发呆。

        看来得要带战北珩去找她奶奶医治腿,原身也是在她奶奶被说搞封建迷信,才搬回家里住。

        跟她奶奶渐渐不联系了。

        有人在敲窗户,苏筱柒推开窗户发现战北珩站在外面。

        “筱柒,你……”

        苏筱柒瞧了瞧黑漆漆的夜晚,朝战北珩伸出了手。

        “你进来。”

        战北珩似乎迟疑了一下,还是点头道:

        “你让开。”

        苏筱柒闻言让开了,战北珩轻轻爬上了窗户跳进来。

        他从口袋里掏了两个鸡蛋递给苏筱柒。

        压低了嗓音道:

        “快吃吧,这是我从老乡那里换来的。”

        苏筱柒接过还热乎乎的鸡蛋,“用什么换的?”

        “肉票。”

        “你啊,肉票就换了两鸡蛋?”苏筱柒知道这年头肉票有多珍贵。

        她拉着战北珩坐在了床边,紧挨着他坐下去。

        战北珩不动声色的朝边上移开一点。

        苏筱柒又靠了过去。

        战北珩:……。他睡了战友的未婚妻。

        有点头疼,可又想娶了苏筱柒。

        战北珩又移开了一点,苏筱柒凉凉的抬眼看了他一眼。

        “你往哪里跑?方才也没见你离着我跑。”

        战北珩:……。“筱柒,对不起。我会负责的,我也会跟赵远说出事情的真相。”

        苏筱柒伸出手指头点了他的额头。

        “说什么?你就不觉得你今天晚上不正常吗?为什么控制不了自己?”

        战北珩不傻,他年纪轻轻在部队到了副团长的位置,那是他立了多少次战功换来的。

        “你的意思是他们……。”战北珩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苏筱柒神色一凝,点点头道:

        “我从小跟着奶奶长大,对草药也有几分了解。你我皆中了暗算,我还听说了一件事情。”

        战北珩心里堵塞,“什么事情?”

        “苏梅和赵远两人早就暗度陈仓。只是赵远不想提出退婚,怕影响他的名声。”

        所以,他默认了苏梅的做法。

        甚至将战北珩算计在其中……。

        战北珩身上冷意暴涨,这就是他的好战友。想到了这次他受伤时候发生的事情,眼底一片深寒。

        还有跟苏梅暗度陈仓……

        苏筱柒这么好的姑娘,他怎敢辜负?

        不知为何,他莫名的相信苏筱柒的话。

        战北珩忍不住伸手紧握苏筱柒的肩膀,“筱柒,我家境不好,可我愿意通过我的努力给你一个幸福的未来。”

        “或许没那么钱,但我会宠你。”

        “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吗?”

        战北珩从来没有对女人说过情话,这是他第一次努力从脑海里搜罗了这几句话。

        说的他满头大汗。

        说情话比去山林里出任务还艰难。

        苏筱柒趁机摸了一把腹肌,嘴角的笑意怎么都压不住。

        “你等我一两天,带你去奶奶那里。”

        战北珩是老鬼说的她命定之人。

        苏筱柒收敛起得逞的笑容,抬起头看向战北珩认真的脸庞,“我奶奶定能治好你的腿。”

        “等我们成亲后,我能随军吗?”

        苏筱柒记得战北珩这样的职位,家属是可以随军的。

        她不想待在永和公社这里。

        “能。只是我们部队所在的地方偏远,我担心你住不习惯。”

        他幽深的眸色落在那条腿上,军部的医生都医治不好,在这乡下地方真的可以吗?

        他怕……

        “不会住不习惯。”苏筱柒摇头道。

        前世,老鬼为了磨炼她的意志力。将她丢在深山老林里生活了十几年。

        想到老鬼,苏筱柒叹了一口气。

        有个被雷劈死的徒弟,老鬼又该被人嘲笑了吧?

        一百多岁的年纪,还要被人嘲笑。

        想想有点可怜。

        战北珩拿过鸡蛋在桌子上敲了一下,放在手里滚了一圈。

        将鸡蛋壳剥干净,递给苏筱柒。

        “给你补补身体。”

        苏筱柒狡黠的眸子亮了亮,“我吃一口,你吃一口。”

        战北珩耳垂红了,这个女人胆子这么大。不知道害羞两个字怎么写吗?

        看到战北珩耳垂染上了红晕,苏筱柒那颗色心啊,如同老鹿乱蹦跶。

        她咬了一口鸡蛋,将另外一半的鸡蛋强行塞进战北珩嘴里。

        漫不经心嬉笑道:

        “咱们这叫间接接吻。”

        战北珩闻言咳嗽起来,差点被这一句话给噎死。

        “苏筱柒,你是个姑娘家。”

        苏筱柒满不在乎道:

        “是啊,可你都睡了我。”凑近了战北珩,苏筱柒的鼻子呼出的气息落在他的脸上。

        可以清晰看到战北珩的细细的毛孔。

        “咱们也算是夫妻了。”

        一句咱们也算是夫妻了,让战北珩手心里电流密布。

        “还是你嫌弃我?”

        战北珩忙慌乱的摇头,“筱柒。我之前不了解你,只觉得你长得不错,但我现在应该是喜欢你,我想以后我一定会爱上你。”

        他没法说他现在就爱上了苏筱柒。

        苏筱柒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那你可要快点爱上我哦!”她拿出另外一个鸡蛋递给战北珩。

        “我还要像刚才那样吃鸡蛋,这次你要先咬一口。”

        撩小哥哥,苏筱柒表示好快乐啊!

        她一个前世为了玄学清心寡欲到三十岁的老姑娘,这会面对长在心坎上的兵哥哥,能不心动吗?

        苏筱柒知道,她就喜欢战北珩的脸和身材。

        至于爱吗?

        目前为止,还真没有爱。

        只有喜欢他的脸和那迷人的身材。

        战北珩剥了鸡蛋,却舍不得吃。

        在苏筱柒那双如雾的眼神注视下,只咬了一口蛋白。

        “我吃了,你吃吧。”

        苏筱柒淡淡的看了鸡蛋上少了绿豆大的一处,“我不喜欢吃蛋黄。”

        战北珩有点手足无措,他头一次跟个姑娘相处。

        “那怎么办?”

        “我教你。”苏筱柒接过鸡蛋自己咬了一小口,递到了战北珩嘴唇边。

        “你再咬一口。”

        战北珩一脑门子的汗,他像个木头人一样吃了一口鸡蛋黄。

        苏筱柒乐的咯咯笑。将余下的蛋白吃了,

        这个男人还真木头。

        “又是间接接吻了。”

        “我走了。”战北珩古铜色皮肤染上红晕,被这个大胆的姑娘笑话,更让他冒汗。

        “嗯,要是赵远问你去哪里?你怎么说?”

        战北珩握紧的拳头松开。“我就说今天去后山脚下知青点走了走。”

        苏筱柒靠近了战北珩,小巧的嘴唇在他额头上轻触了一下。

        “你回去吧,记得要想我。”

        战北珩的脸更红了,忙站起来推开窗户跳了出去。

        一句话也没说,落荒而逃。

        苏筱柒滚在床上捂着嘴巴笑的肚子疼。

        另外一边。

        苏梅脸肿的跟猪头一样,呜呜地哭个不停,边哭边放着狠话:

        “娘,我跟苏筱柒那个贱人没完。她竟然敢打我,看我回头怎么收拾她。”

        徐红霞赶忙捂住她的嘴,做了个嘘声的动作。

        “你爹在外面,你小声点。”

        “连个苏筱柒都打不过,你也真够没用的。”

        徐红霞心里郁结,她年轻那会多能打。

        到了苏梅这里,除了哭还会什么?

        苏梅一听,更委屈了。

        连她娘都嫌弃她。

        苏建明在外面抽了一根烟才进来。

        看见抱头在哭的徐红霞母女二人,心里的火气冒了上来。

        “我说你们好好惹她做什么?等筱柒和赵远结婚了,我的位置也能往上挪一挪。”

        “现在外面那么乱,你们还有什么不知足的?真要像有些人家那样,就等着喝西北风吧。”

        徐红霞一听,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苏建明,你良心被狗吃了。我们敢惹她吗?这些年,不都是好吃好喝的伺候她。

        你满村子打听打听,有说我对苏筱柒不好的吗?哪次不是衣服粮食往她那里送。

        就这样,她都能动手。今晚还诅咒李大花活不过明天,你要是晚点来她能掐死我。”

        “都说后妈难当。连你都不说我好。”

        徐红霞越说越大声,趴在床上嚎哭。

        苏建明:……。

        一个头两个大。

        “你胡说什么?你们是不是说她跟瘸子了,筱柒放着一表人才的赵远不要,能看上一个瘸子吗?”

        “我哪敢说她啊。是李大花说她滚草垛子了。

        你心里眼里只有那个女儿,你看苏梅这脸肿的。明天可怎么去上班?”

        苏建明摁了摁眉心,瞧着苏梅确实太惨了。

        “我去煮两个鸡蛋给她滚滚脸,再去赤脚医生那里拿点药膏回来。”

        苏建明说完走了出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