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六零军婚,我靠玄学混得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第 1章 被雷劈穿越

第 1章 被雷劈穿越

        2023年农历7月30日晚上11点50分。

        苏筱柒在某音直播,这是她第一次搞直播,正在给人讲关于玄学不是迷信的事情。

        顺便给人算上一卦。

        “大师,你说我男朋友鬼话连篇。我发现他真他妈的太鬼了。明明跟我闺蜜在一起,非说跟他妈在一起。”

        “大师啊,你说我夫妻宫受刑,可我老公说是为了孩子学区房才假离婚。我们马上复婚了,你是个神棍吧?”

        “大师你个骗子,你前面说我十分钟后破财。”网友做个土豪快乐翻倍吐槽。

        苏筱柒反问:

        “不准吗?”

        “一点都不准。我那不是破财。”他继续吐槽:“明明是破产啊!破产!”

        “艹,5万块就破产。你的财产属实有点少。”

        师父老鬼打了一个电话过来。

        苏筱柒一边直播一边接了电话,那头传来老鬼急吼吼的声音。

        “筱柒啊,你赶紧画几张镇压符。今天鬼门要关起来,我算了一卦你那方向不对劲。”

        “老鬼,我在直播。真不对劲,我招来107位祖师爷来个现场捉鬼。算是给大家伙的福利。”

        直播间的观众一个劲的刷礼物。

        “美女主播来个现场捉鬼。”

        “糯米准备好了吗?”

        “楼上的,你以为僵尸吗?”

        ……

        苏筱柒瞄了一眼,礼物刷了不少了。

        “筱柒啊,我没喝酒。你听我跟你讲……”

        “你别跟我吹了,榜一大哥给我送火箭了。等明天再给你买酒哈!”

        “你今天大凶。”老鬼吼破了喉咙。

        “107位祖师爷在天上当差,我怕个锤子,老鬼你再叨叨我不挖坑埋你了。”

        苏筱柒挂了电话。她这个师父什么都好,就是一喝酒便开始胡言乱语。

        没听见老鬼那句他也要死了。

        苏筱柒露出笑脸,来个矫情的答谢。

        一道雷劈了下来,紧接着又是一道雷劈下来。

        苏筱柒只来得及喊了一声:“我靠,我是第一个直播被雷劈死的玄学大师。”

        瞬间,焦了!!!

        (??w??)……

        苏筱柒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中。

        ……

        这手感,丝滑带劲。

        难不成是老鬼可怜她被雷劈,送了个帅哥过来?

        到底是华夏第一玄学大师的徒弟啊!

        苏筱柒借着黑暗中那丢丢点亮光,入目的是泥土墙壁,老旧的蚊帐。

        这是哪里?

        眼前的帅哥那剑眉星目,一脸的刚毅。

        顺着腹肌向下摸了一把。

        苏筱柒那颗老色心被撞得七零八落的。

        老鬼这是让她走年代文剧本杀路线?

        忍不住傻笑了两声,“嘿嘿,小哥哥。你怎么不动手?喜欢我主动……”

        这服务意识,给个差评。

        苏筱柒再摸了一把,连吞了好几口哈喇子。都怪老鬼说搞玄学的,得要清心寡欲。

        只能碰异世界遇到的第一个男人。

        可她去哪里找异世界的男人?

        搞得她这些年只能对着视频里小哥哥的腹肌来个过分的想象。

        战北珩隐忍着内心的冲动,身上滚烫。哑声道:

        “苏筱柒,你这是在玩火?”

        苏筱柒:……。这小哥哥玩纯情路线?

        “咋地?老鬼那抠门给你的钱不够?你放心我给你补上。”

        苏筱柒深知玩小哥哥得要大方,钱财乃身外物,给得起咱就给。

        她双手环着战北珩的脖子。

        对着他的唇亲了上去。

        “苏筱柒,你知道你在干什么?”

        “知道啊!你若是想要我负责也行,只是你以后得要三从四德。”

        她磨蹭了那大长腿,春心荡漾。

        “难不成,你不行?”苏筱柒借着淡淡的光盯着他的眼睛。

        那眼睛里有点可惜和疑惑。

        不行?

        再帅也不行。

        不行?

        战北珩猩红的眼睛再也忍不住了。

        “苏筱柒,是你自找的。我就让你知道行还是不行?”

        ……

        战北珩说完话,搂着她压了下去。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嗨咻的味道……

        (???)?

        苏筱柒表示初次实属体力不够。她承认自己属于嘴嗨型,这狗男人除了身材很丝滑,这体力实在是好的不要不要的。

        她很快睡了过去,手脚还搭在了战北珩的身上。

        睡梦中,苏筱柒仿佛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蜂拥而至。

        她穿越了……

        苏筱柒睁开了眼睛,耳边是战北珩悠长的呼吸声。

        苏筱柒穿越到1969年同名苏筱柒身上。原身父亲在钢铁厂上班,家里有一个继母和妹妹。

        战北珩是苏筱柒未婚夫赵远的战友,他在一次野战集训中为了救赵远和别的战友受伤。

        在军区医院治疗后。

        他的腿留下了毛病。

        赵远带他来到临市找苏筱柒奶奶治腿,说是治病,最后做局毁了他。苏筱柒的奶奶是当地有名的中医圣手,也是个神婆。

        苏梅知道赵远是钢铁厂副厂长的儿子,自然一来二去的勾搭上赵远那个狗男人。

        见赵远想左拥右抱,苏梅心生恶意用了药将苏筱柒和战北珩给弄在了一起。

        等会……

        有人来捉奸。

        苏筱柒细细看了眼战北珩。

        英挺的鼻梁,略薄的嘴唇……肩背挺直,腰细腿长,真帅啊!

        身上的浓郁的紫气都快溢出来了,难怪老鬼让他抱大腿。

        只是紫气被一股死气紧紧缠绕在一起。

        隐隐被压下去了。

        可怜的小帅哥。

        只一眼,苏筱柒就看到了他的结局。

        在赵远的有意引导女主的极力甩锅下,加之京市有人恶意操作,战北珩百口莫辩。以强qian    罪被抓入狱,判了死缓。他在狱中受尽折磨,被打瞎一只眼睛,弄断右胳膊。等到再次出狱,已经是四十八年后。

        白发苍苍苟着腰走出监狱的战北珩被迎面而来的一辆车撞死。

        撞得稀巴烂。

        他刚出狱眼睛又有点瞎,不大懂得过满是斑马线的路。

        体力贼棒的小哥哥,下场这么惨。

        这让苏筱柒怎么不心疼?

        搂着有点疼的腰,她赶忙推了推旁边的战北珩,“战北珩,起来。”

        战北珩睁开眼睛,眼中的猩红褪了下去。

        “苏筱柒,我……”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咱们赶紧跑,等会有人来捉奸。”

        “到时候,你坐牢我游街。”苏筱柒速度很快的穿上了衣服。

        “你吃牢饭,我挂破鞋。”

        战北珩眸色暗了暗,想起他不受控制的冲动。

        抿唇不说话,赶忙穿好了衣服。

        前面有说话声音传来。

        两人如今待的屋子是苏家的老宅子。苏筱柒的爹苏建明在钢铁厂保卫科当科长,分了个七十平米的小房子。

        一家人刚搬过去没几个月。

        苏家前几天刚回村里,住在老宅子里。

        苏筱柒将床上的被子一股脑塞进旁边的木箱子里,随手将锁给挂上去锁起来。

        苏梅哭啼啼的声音传来。

        “我姐姐说去捉青蛙回来吃,到了河边说肚子疼回来上厕所,找了很久都没找到她。”

        “会不会回来睡觉了?”

        “对啊,苏梅。筱柒应该在家吧。”

        苏梅迟疑道:“二大娘,我怕黑。你给我开门看看?”

        她心里却在暗道:苏筱柒,你个不要脸的也敢勾搭我的赵远哥。

        今天让你身败名裂,挂破鞋去游街。

        二十岁的苏筱柒眉眼精致如画,皮肤细腻白皙,身段高挑玲珑有致,眼神漂亮勾人。

        苏梅每次看到她,都想抓花她的脸。嫉妒的种子在她心里发芽。

        二大娘打着手电筒笑道:“你们小姑娘啊胆子太小,给我两毛钱我能在坟地里睡一宿。”

        “人家爹吃商品粮,跟我们在田地里到处跑不一样。”有人笑着应和,带着三分羡慕嫉妒。

        “你娘也不在家吗?”

        苏梅哭哭啼啼道:“我娘去喊我爹了。我姐跟来我们家的那个瘸子战北珩回来的。”

        “你姐对象不是钢铁厂副厂长的儿子吗?怎么大晚上跟一个瘸子往家跑?”

        那个二大娘吧嗒了嘴巴,眼里闪耀着八卦的火苗。“苏梅啊,你姐对象呢?”

        “你说我赵远哥啊,我姐让他去捉青蛙了。她说瘸子腿脚不好,去捉青蛙容易出事。”

        苏筱柒和战北珩在屋里对视一眼。

        战北珩看了眼窗户。

        他用力一推,将窗户打开。

        朝苏筱柒招手,将苏筱柒抱上去,自己也跟着跳上了窗户,反手抱着苏筱柒。

        战北珩跳下来后,把苏筱柒放了下来。

        那边开门声音传来。战北珩把窗户关上了,两人若有所思的对看一眼。

        悄悄的贴着墙角。

        苏筱柒想起战北珩腿不大好,忙低头靠近他。“你的腿没事吧。”

        “没事。”战北珩眸色暗了暗。

        今晚是苏梅让他过来这里,说赵远叫他过来的。还递给他一搪瓷缸的茶,说是赵远特意让苏梅给他泡的茶。

        就是喝了那茶……他才不受控制……

        门被打开了,二大娘四下看了看。

        “没人啊。”

        苏梅落后一步进屋,本以为二大娘会喊搞破鞋。谁曾想一句轻飘飘的没人?

        怎么能没人?

        天时地利人和,她和赵远通气了,也跟她母亲安排好了。

        前功尽弃?

        苏梅发疯一样四处翻找,伸手推了推窗户。没有任何的可疑之处。

        二大娘手里抓了一把瓜子,嗑了一个瓜子壳吐在地上。“苏梅,你当筱柒是冬瓜啊?这屋里就这么大地方,还能藏在哪里?”

        二大娘呸了嘴里的瓜子壳,一扭屁股往外面走。

        “不对啊,苏筱柒是不是和瘸子滚草垛子了?”村里的李大花一拍大腿吼道。

        脑子寄存处----------------架空年代文--------------别去对照真实年代的玄学和价格,太较真了玄学也没法展开写。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