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繁花:说好搞外贸,你全球卖真理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我可以给您生一个孩子

第五十章 我可以给您生一个孩子

        “为什么呀?”

        玲子面露急色,她推开墙站直身躯,语气急促地问道:“你们昨天不是已经谈好了吗,他们怎么说变卦就变卦?”

        这一刻,玲子感觉手脚冰凉。

        因为合同已经签了。

        合同上白纸黑字地写着,商场每送出一台电器,她就要给商场付一台电器的钱。

        付不出钱,她要坐牢的!

        她今年已经四十岁了,坐几年牢,出来就奔五十了,头发都花白了。

        她不要坐牢啊!

        宝总摇了摇头,他用担忧的眼神看着玲子,关切地问道:“事情紧急,我没有细问,你们还没签合同吧?”

        他正好也在红鹭。

        接到工商银行孙行长的电话之后,他火速上楼阻止玲子签合同,但不知道自己赶没赶上。

        他知道合同内容。

        一旦违约,后果非常严重。

        “已经签了。”玲子面色苍白,这四个字耗尽了她全部的力气。

        刚才多么得意,现在就多么落魄。

        她浑身发软,身体摇摇欲坠。

        幸好宝总及时伸手扶住她,这才没让她摔倒在冰凉的地板上。

        “别慌!不是还有我吗?”

        宝总抓着玲子的肩膀,他直视玲子的双眼,沉着冷静地说:“你的生意照做,我来为你摆平麻烦!”

        他的话带给玲子巨大的安全感。

        玲子怔住了。

        在包房里的时候,她被一声声金总喊得忘乎所以,整个人像飘在天上。

        得知银行不要她的债权了以后,她感觉自己一步踏空,整个人从万米高空跌落,马上就要摔得粉身碎骨。

        到这一刻,她忽然又脚踏实地了。

        她的鼻子微微发酸。

        她之前在闵行电器商场打出了名声,所以这一次签合同没有让宝总担保,完全是以她自己的名义谈生意。

        她出事了,不会影响宝总。

        宝总可以对她撒手不管,让她自生自灭,但宝总没有这么做。

        玲子泪眼朦胧地看着宝总。

        在酒精和夜色的双重作用下,她的感性冲破大脑的藩篱,把她的身子推进宝总怀里。

        她趴在宝总的肩膀上,眼里泛着泪花。

        玲子和宝总本来就发生过男女关系,这一刻,宝总十分自然地抱住玲子,用温暖的掌心轻抚玲子的后背,为玲子舒缓情绪。

        宝总沉思着。

        他昨天跟孙行长谈得不错,孙行长当场拍板,决定买下玲子手里的债权。

        现在才过去一天。

        这一天当中肯定发生了什么导致孙行长改变了主意。

        他手里的流动资金只有不到一千万,不够把这些电器商场的货都吃下,倘若他不能让孙行长回心转意,他又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他听到包房里传出动静。

        他轻轻放开玲子。

        “金总!您怎么还不回来啊?”

        “大家都等着您呢!”

        一个老板探出头来,他看到玲子脸上的泪痕,顿时大惊失色:“哎呦!您怎么哭了?”

        玲子低头擦着眼泪,默不作声。

        宝总露出坦荡的笑容,他从容地说:“我刚才跟金总说了个好消息,把金总感动坏了。”

        “嗯。”玲子轻轻应了一声。

        驴倒架不倒,她要是现在就让这些老板看出她遇到了麻烦,非但得不到同情,还会被落井下石。

        “金总,我不打扰你了。”

        宝总对玲子笑了笑,然后转身朝楼下走去。

        玲子走进包房。

        门缝里很快又传出觥筹交错的欢快声音。

        ......

        “卢纳尔小姐。”

        苏鼎切开一块牛排,头也不抬地问道:“昨天你说要再考虑一下,现在考虑好了吗?”

        叶夫多妮娅坐在苏鼎对面。

        黑色外套、米色毛衣、浅蓝色牛仔裤、白色运动鞋......

        今晚的她打扮得很日常。

        相比于从家里带来的华丽礼服,日常风格的装束让她显得平易近人,失去华丽的装饰之后,她本身的美丽反而得到了突出。

        人们更容易把注意力集中在她精致的五官和傲人的身材上,而不是闪耀的宝石和美丽的图案。

        她面前摆着一个空的酒杯,杯底残留着少许殷红的液体。

        “我是第一顺位继承人。”

        说话时,她的睫毛轻轻颤抖着。

        她已经喝醉了。

        对于叶夫多妮娅而言,这是一个艰难的时刻,尽管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她必须稳固自己的继承人位置,无论付出什么。

        “然后呢?”苏鼎不以为意。

        他把切下来的牛排放进嘴里,仔细地咀嚼,感受从牛肉里溢出的鲜美汁水,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

        厨师的水平不差。

        “与其扶持我的竞争者,您不如直接扶持我。”

        叶夫多妮娅咬了一下红唇,心情忐忑地说:“他们许诺给您的东西,也要等他们继承家族之后才能实现,您何必舍近求远呢?”

        “我比他们更稳定。”

        稳定是她最大的价值。

        作为卢纳尔家族原定的继承人,她得到苏鼎的扶持,只要挺过最近几个月的批评,就能继承卢纳尔家族的财富和权势。

        其他人得到扶持却不一定。

        毕竟有能力竞争继承人之位的不只一个。

        一旦她的继承人之位不稳,其他人谁也不会服谁,都会各自寻找外援,导致局面变得无比混乱。

        “这算一个理由。”苏鼎点了点头,“还有呢?”

        他抬头看向叶夫多妮娅。

        叶夫多妮娅的黑色风衣是敞开的,米色毛衣被高耸的胸部撑得每根线条都紧绷着,看上去随时有被撑爆的危险。

        叶夫多妮娅注意到了苏鼎的视线。

        她内心羞赧,但却没有把风衣的拉链拉上,而是放任苏鼎打量她的傲人之处。

        苏鼎很快移走了目光。

        他放下手里的刀叉,看着叶夫多妮娅的脸,神色平静地说:“这是你最后的机会,给我一个有说服力的理由。”

        叶夫多妮娅沉默了。

        苏鼎拿起纸巾慢条斯理地擦嘴,看上去很有耐心。

        欲擒故纵,极限施压。

        虽然说是最后的机会,但他这么说主要是为了试探叶夫多妮娅的筹码。

        从昨晚到现在,他给了叶夫多妮娅一天的时间思考。

        如果叶夫多妮娅真的没有其他筹码了,那就到他狮子大开口的时候了。

        这一次,叶夫多妮娅沉默了很久。

        久到桌子上的牛排都凉了,她忽然给自己倒了一杯高烈度的伏特加,并一饮而尽。

        苏鼎默默看着她。

        叶夫多妮娅放下酒杯,此时的她面红耳赤,眼神也变得迷离。

        “我可以……”

        “我可以给您生一个孩子……”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