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繁花:说好搞外贸,你全球卖真理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调查苏鼎

第四十一章 调查苏鼎

        “你亲眼看到他离开和平饭店?”

        “是的,小姐。”

        房间里的叶夫多妮娅脱下了貂皮大衣,换上了一件玫红色的真丝睡裙。

        她侧卧在柔软的长沙发上。

        她的手里端着一杯散发着醇厚香味的红葡萄酒。

        白皙光滑的大腿从她的睡裙下露出,连带着露出来的还有只堪一握的白嫩双足。

        在阳光的衬托下,这本该是一幅具有油画质感的美好景象。

        但画里的女人面无表情,破坏了情致。

        叶夫多妮娅轻轻摇晃酒杯,她的心情很矛盾,既有受到侮辱的感觉,又觉得这理所当然。

        雇佣兵被称为战争鬣狗。

        楼下那个男人是战争鬣狗的王,而且她这条命还是那个男人派人救出来的。

        那个男人无视她的请求也很正常。

        “你不用再去找他了。”叶夫多妮娅轻叹一声,“除非我亲自过去,否则他永远没有时间。”

        叶夫多妮娅的管家面露急色,她劝阻道:“小姐,您怎么能亲自上门找一个男人呢?”

        “没什么不能的。”叶夫多妮娅神色漠然。

        中东之行彻底粉碎了她的骄傲。

        她意识到自己没有任何异于常人的地方,她和其他人的区别只是她的出身更好,没有经历过那些改变人生的悲惨事情。

        她和家族的处境都不好。

        如果不寻求改变,她今天是被人捧在手掌心的天之骄女,明天就可能变成被囚禁在地窖的妓女。

        “帮我挑一件漂亮的裙子。”

        “款式不要太复杂。”

        ......

        这是苏鼎第二次来陈建国的办公室。

        他上一次来是为了股票认购证,这一次来是为了捐学校。

        “苏总,我有一个问题。”

        陈建国笑容满面地问道:“您是怎么产生给每一个城市都捐一座学校的想法的?”

        大陆不是没有富商。

        但那些人宁愿把钱带到自己的坟墓里,也不肯拿出来回报社会。

        苏鼎跟他们简直是云泥之别。

        “ipsa    scientia    protestas    est!”

        苏鼎微笑着说:“这是一句拉丁语,是英国大哲学家弗朗西斯·培根的名言,意为知识就是力量!”

        拉丁语?陈建国感到惊讶。

        他露出疑惑的表情,忍不住问道:“苏总,你还会拉丁语?”

        拉丁语是一种比英语难学得多的小语种,掌握拉丁语的人才一直供不应求。

        “生意需要。”苏鼎笑了笑。

        他的语言天赋很好。

        上辈子就精通中日英三种语言,这辈子为了做大甲骨文安保公司,他又额外学了五种,现在一共掌握八种语言。

        “苏总了不起啊!”陈建国竖起大拇指,由衷地称赞道,“会做生意,有社会公德,还爱学习,几十年来,我从未见过像你这么有腔调的人!”

        国内很多人连普通话都说不利索。

        苏鼎这样的豪商巨贾平日里应该很忙,却掌握了拉丁语这种小语种,实在是一件值得称道的事。

        陈建国自己也有心多学一种语言,但他总是抽不出时间。

        “领导谬赞了!”

        苏鼎摇了摇头,他微笑着说道:“培根说知识就是力量,而我要在这句话上做一点延伸。”

        陈建国诧异道:“延伸?”

        “知识就是力量,知识改变命运。”苏鼎缓缓开口。

        他的语速很慢,以便每一个字都能让陈建国听清楚,并引起陈建国的思考。

        陈建国怔了一下。

        知识改变命运,言简意赅,即便苏鼎不解释,他也能听懂。

        竟让他有种振聋发聩的感觉!

        “掌握知识能增长本领,开拓眼界,改变因出身不平等导致的发展局限性,打破由先天因素决定的命运轨迹。”

        知识改变命运!

        陈建国在心里反复咀嚼这六个字,越咀嚼越觉得有道理。

        他是农民的儿子,因为掌握了知识,所以才坐在这个办公室里,如果没有知识,他一辈子只能在田垄间挥洒汗水。

        知识改变了他的命运。

        “如果连掌握知识的机会都没有,又怎么用知识改变命运呢?”

        苏鼎长叹一声,缓缓说道:“大陆的教育资源比较紧张,且不说教育质量良莠不齐,甚至有很多孩子没地方上学。”

        “我对这件事深感心痛!”

        这时,他的语气变得激昂起来。

        “泱泱华夏!

        “怎么能让孩子没地方上学?”

        他的声音在办公室里回响,陈建国的表情变得不太自然。

        苏鼎是一名海外华人。

        陈建国听苏鼎批评国内的教育状况,心里有些惭愧。

        “我理解国家有难处。”

        苏鼎话锋一转,神情严肃地说:“所有人都不应该抱怨,而应该挺身而出,有一点光就发一点光,有一点热就发一点热,努力把事情变得好起来!”

        听完苏鼎的话,陈建国又一次竖起大拇指:“苏总的觉悟太高了!”

        他钦佩地看着苏鼎。

        他心想,如果人人都有苏总的觉悟,大陆恐怕早就变成充满鲜花的理想国了!

        苏鼎挺起胸膛,目不斜视地说:“我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我有一片爱国的拳拳之心,又恰好有一点闲钱,我希望每一个炎黄子孙都有学可上!”

        有“一点”闲钱?陈建国眨了眨眼睛。

        苏总可真谦虚啊......

        “领导,盖学校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我人生地不熟的,害怕被人当肥羊宰。”

        苏鼎诚恳地说:“这件事得多麻烦您。”

        陈建国眼前一亮。

        他等的就是苏鼎这句话,有苏鼎这句话,他就可以在政府层面主导这个项目了。

        “我没别的本事,只能出点钱。”苏鼎委婉地说道。

        陈建国立即表态,他拍板道:“苏总要做的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只要苏总愿意出钱,其他事情政府都包了!”

        “这样太好了!”苏鼎严肃地说道,“我替那些上不起学的孩子谢谢领导!”

        陈建国摆了摆手:“不,应该是我替他们谢谢苏总!”

        他们开始讨论具体的细节。

        苏鼎是有备而来,而陈建国渴望借助这件事提升自己的政绩,可谓是双向奔赴。

        方案很快就被敲定。

        苏鼎提供建造学校的资金和教职工的工资,同时获得学校命名权和校内事务建议权,政府则提供土地并最大可能地为学校建设提供便利。

        半小时后,双方愉快告别。

        陈建国喝了口茶水,润了一下干燥的喉咙,面露感慨地说:“如果全天下的商人都像苏总这么有觉悟就好了。”

        这时,他的秘书走了进来。

        “领导,苏总可能认识卢纳尔小姐。”

        “安全部门发现,卢纳尔小姐在和平饭店下榻之后,不停地派人找苏总。”

        “我们要调查一下苏总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