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繁花:说好搞外贸,你全球卖真理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宝总归来

第三十一章 宝总归来

        高大的落地窗前,一个金发碧眼的女人静静地坐着,她穿着一件得体的紫色礼服,眉眼间流露着淡淡的哀伤。

        她的名字是叶夫多妮娅·卢纳尔。

        半个月前,她为了逃婚,带着自己的男朋友伊凡来到了这片混乱的土地。

        她认为这块土地能掩饰她的行踪。

        事实也的确如此。

        卢纳尔家族费了很大力气也没能找到她,因为她落地中东没两天,就因为尊贵的气质和美艳的外貌被当地黑帮看上,关进了暗无天日的地牢。

        黑帮准备用她向官员行贿。

        为了让她就范,还当面斩掉了她男朋友伊凡的一条手臂。

        那一天,她哭得撕心裂肺。

        为了避免伊凡再次受到伤害,她不得不向黑帮妥协,同意用自己的身体取悦那位官员。

        她被送到了那位官员的豪华庄园。

        然而,那位官员因为一些事情,迟迟没有来庄园享用黑帮的礼物。

        她在庄园里提心吊胆地待了半个月,直到甲骨文安保公司用火箭筒炸开庄园的大门,把她营救了出去。

        事后,她得知伊凡伤口感染,在她向黑帮就范的第二天就因为高烧不退死掉了。

        “对不起,伊凡。”

        “我害了你。”

        这次中东之旅深刻地改变了叶夫多妮娅。

        她能理解家族为什么强迫她与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结婚了。

        因为世界是残酷的。

        她的家族需要强力的盟友,来确保不会在政治斗争中落败,不让全体家族成员都变成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

        她的任性不仅害死了她的挚爱,还使家族的处境雪上加霜。

        为了更多人的命运着想,她必须承担起长女的责任,这也是她请求与甲骨文安保公司的老板见面的原因。

        她要为家族挽回因为自己逃婚而造成的损失。

        家族需要盟友,不只限于国内。

        甲骨文安保公司不仅营救了她,还杀光了绑架她的黑帮分子。

        一切都发生在白天。

        这份霸道和执行力让她意识到甲骨文安保公司在中东的巨大能量。

        卢纳尔家族如果与甲骨文安保公司交好,就算在政治斗争中落败,也能在中东找到一条退路。

        笃!笃!笃!笃!笃!

        有人敲门。

        “请进。”叶夫多妮娅轻声道。

        一名全副武装的雇佣兵走进房间,他沉声道:“卢纳尔小姐,老板同意见你。”

        叶夫多妮娅抿了抿嘴唇。

        她虽然不清楚自己要用什么做筹码才能打动对方,但她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

        翼展32.9米的麦道82型客机在虹桥机场落地,宝总意气风发地走出客舱,登上了运输乘客的摆渡车。

        他本来在安徽收国库券。

        国库券其实就是国债,像钞票一样印有面额,不记名,可以自由交易。

        各地国库券的价格和利率存在差异。

        消息灵通的人可以利用信息差在各地之间倒卖国库券,赚取十分可观的差价。

        宝总就是其中之一。

        他先到低价地区七折收国库券,再到高价地区八折卖出去,每一趟都能赚不少钱。

        但跟苏鼎承诺的佣金比起来,这些钱就什么都不是了。

        所以他火急火燎地赶了回来。

        “汪小姐,你是我的福星啊!”宝总拿着大哥大,欣喜若狂地说,“今晚你有时间吗?我在夜东京请你吃大餐!”

        他努力控制自己的表情,想镇定下来。

        但他的嘴角始终无法抑制地上扬,就像一把压不住的ak47。

        苏总太慷慨了!

        佣金比例从百分之一提高到百分之五,仅这一项就能给他带来两百万的利润。

        更重要的是,苏总决定用美金支付佣金。

        这两件事都是苏鼎主动提出的,在宝总心里,苏鼎简直是活圣人!

        “好,就这么说定了!”宝总挂断了电话

        他在机场外面拦下一辆出租车。

        经过一个小时车程,他回到了和平饭店,站在走廊里,他看了一眼71号套房的方向。

        苏总对我这么慷慨,我也不能没有表示。

        得挑个时间再去拜访一下。

        他一边思索着,一边沿走廊走到73号套房外面。

        他掏出钥匙打开房门,快步走进去,并把外套挂到门口的衣架上。

        “回来了?”宝总听到爷叔的声音。

        宝总笑着朝房间里面走去,他一眼就瞧见了坐在阳光里的爷叔。

        “爷叔,这两天辛苦你了。”他坐到爷叔对面。

        爷叔看着手里的文件,头也不抬地说:“我有什么辛苦的,真正辛苦的是汪小姐,为了这个单子从早忙到晚。”

        宝总笑道:“我回来了,接下来就不需要汪小姐跑前跑后了。”

        “汪小姐已经把她的工作做完了,剩下的都是你的工作。”爷叔拿出一份名单递给宝总,“照这份名单挨个打电话,把价格谈下来。”

        宝总粗略扫了一眼。

        名单上绝大部分都是他熟悉的名字,只有个别几个最近从农村做进市里的老板他没听说过。

        “行,交给我吧。”宝总估忖着,“一天就能搞定。”

        整条供应链都在这里,每个环节都减少一点花费,价格很容易就能被谈下来。

        爷叔点了点头,随后端起桌上的瓷搪杯,轻轻抿了一口:“汪小姐昨天差点被啤酒瓶砸到头。”

        “啤酒瓶?”宝总愣了一下。

        什么啤酒瓶?

        汪明珠一点也没有跟他提。

        “昨天晚上,她在红鹭酒家跟那些老板吃饭,一出门就被人扔了个啤酒瓶。”

        爷叔轻叹一声:“好在没有砸到她,砸到了一个宁波来的老板,人没什么大事,但头被砸破了,送到医院缝了十二针,算是破相了。”

        聊着天说着话,忽然飞来一个啤酒瓶,仅仅想象一下就很吓人。

        宝总眉关紧锁:“是冲她来的?”

        按理说,汪明珠的人缘很好,不应该有人朝她扔啤酒瓶。

        爷叔推了推老花镜,摇头道:“现在还不清楚,那个宁波老板在生意场上跟人有不少恩怨,警察正在调查。”

        宝总的眉头没有舒展开来。

        虽说警察正在调查,但像这种扔完东西就跑的案件,查清楚的可能性很小。

        “我让邮票李到黄河路上问了问。”爷叔缓缓开口,“相同的时间,梅萍在对面的金凤凰开招商会。”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