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繁花:说好搞外贸,你全球卖真理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你有本事弄死老子!

第十六章 你有本事弄死老子!

        “老子又不是第一天放贷!警察今天怎么这么积极?”

        “册那!”

        男人紧攥双拳,眼底的怒火几乎凝成实质,只差一点就能从他的眼眶里迸出来。

        他就是趁乱脱逃的陈思昌。

        他今天带小弟到黄浦江煤气罐厂讨债,还没干什么事情,斜地里就冲出来一群如狼似虎的警察。

        那些警察像打了鸡血似的,三下五除二就把他的小弟都给拷上了。

        幸亏他跑得快,不然也进苦窑了。

        警察冲出来抓人的时候,他记得有一个警察说煤气罐厂易主了,让一个叫苏总的人给买了。

        他觉得“苏总”肯定跟警察抓人有很大关系。

        “这事儿没完!”

        陈思昌眼神凶狠地说:“刘根硕,苏总,老子一定要找你们讨个说法!”

        咕噜噜噜噜!

        陈思昌松开拳头揉了揉肚皮,愤愤不平地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还不起就别借啊,报警算什么本事?”

        忒不讲江湖道义!

        咕噜噜噜噜!他的肚子叫得更厉害了。

        陈思昌一脸郁闷。

        他为了躲避警察的抓捕,又闯女厕又钻井盖,藏了一整天,一口热乎的也没吃上。

        忽然,他嗅到了一股诱人的香味。

        他抬起头,发现不远处有一家排骨年糕店,店外还停着一辆看上去就贵得没边的跑车。

        “有钱人来吃苍蝇馆?”

        “老子也尝尝!”

        陈思昌饥肠辘辘地走向这家排骨年糕店,临进门的时候,一个挺拔的身影从里面走出来,把他撞得一个趔趄。

        “你没事吧?”对方伸手拉住他。

        陈思昌勃然大怒,他右手攥拳,猛然捶开这个人的手臂,怒骂道:“册那!你他妈长没长眼睛?”

        这时,一道红色的倩影从店里走了出来。

        “怎么了?”汪明珠疑惑道。

        苏鼎揉了揉被陈思昌捶到的地方,不动声色地说:“我撞了他一下,他拍了我一下,扯平了。”

        撞到陈思昌的正是吃完饭出来的苏鼎。

        “扯平?老子说扯平了吗?”陈思昌怒火中烧,他的目光落到汪明珠脸上,“诶呦!哪来的妞?盘靓条顺的嘛!”

        啪!!!

        陈思昌只感觉脸上传来一股巨力,他的身体被这股力量连带,不受控制地撞向旁边的墙壁。

        苏鼎放下右手,表情平静,仿佛刚才这一巴掌不是他抽的。

        旁边的汪明珠看呆了。

        她听完陈思昌的话,还没来得及生气,苏鼎的巴掌就出去了。

        “注意你的言辞,朋友。”苏鼎缓缓开口。

        汪明珠看着苏鼎的侧脸。

        他是......为我出头?

        这一刻,汪明珠有种异样的感觉,心跳速度不禁加快了几分。

        苏鼎却没有想很多。

        作为甲骨文安保公司的老板,他在大街上被人捶了一下,身边的女伴还被人调戏。

        他不做出反应,就要被人当成纸老虎了。

        “我注意你妈个头!”陈思昌忍着脸部火辣辣的痛,把手塞进兜里,一副要往外拿东西的样子。

        苏鼎面无表情,抬腿就是一脚。

        咚!!!

        这一次,陈思昌感觉腹部传来剧痛。

        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佝偻下来,整个人直接跪到了汪明珠的红色风衣下。

        汪明珠先是一惊,随后向旁边躲开。

        她受不起这么大的礼。

        陈思昌疼得浑身哆嗦,但嘴上还在放狠话:“妈的,你有本事弄死老子,不然你们等着......”

        苏鼎挑了下眉毛。

        不知什么时候,两名黑人雇佣兵走到了苏鼎身后。

        他们面色黝黑,但仍能看出表情不太好。

        他们在暗处保护老板的安全,却让老板遭遇了肢体冲突。

        这是严重的失职。

        他们默不作声地走到陈思昌身旁,把手伸进陈思昌的口袋,从里面掏出了一把折叠刀。

        显而易见,陈思昌刚才想用刀捅苏鼎。

        苏鼎虽然自愈能力过人,但终究是血肉之躯,一刀下去照样生死未卜。

        “老板。”雇佣兵扭头望向苏鼎。

        陈思昌开始察觉到不对劲了,他挣扎着,想摆脱两名雇佣兵的钳制。

        但他的努力徒劳无功。

        非但如此,还让他自己看上去像一条在案板上乱甩尾巴的鱼。

        “我不想等他。”苏鼎神色平静地说。

        两名雇佣兵露出一抹狞笑。

        他们把陈思昌架了起来,朝着阴影里拖去。

        “放开我!”陈思昌惊恐地大叫。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踢到了钢板。

        他本来以为苏鼎是一个为女人出头的愣头青,但从雇佣兵的举动和苏鼎的言行来看,这哪是什么愣头青?

        这是狠人啊!

        “你们......”陈思昌的声音戛然而止,变成一串意义不明的呜咽声。

        雇佣兵卸掉了他的下巴。

        “苏总,你的人要对他做什么?”汪明珠紧张地问道。

        苏鼎为她出头,她很感动。

        但她不希望苏鼎为了她做不能做的事。

        她为苏鼎感到担心。

        “教育他一下,不会出事的。”苏鼎摇了摇头,“我的人很有分寸。”

        如果汪明珠学过心理学,她就会知道,人一边说话一边摇头,往往表示某种否定的意味。

        但她没学过。

        “我们走吧,车上谈一谈投资的事情。”苏鼎转移话题。

        提到投资,汪明珠来了精神:“好呀!”

        ......

        远离排骨年糕店之后,汪明珠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

        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苏鼎的侧脸。

        她的目光沿着苏鼎的喉结移动到下颌线,再到鼻梁和眼眶。

        苏总长得还蛮帅的。

        从这个角度看,跟电影里的大明星差不多。

        为我出头时的样子,又冷又凶......

        汪明珠的脸变得有些烫。

        “汪小姐,北边的轻工业制品非常紧俏,所以我打算在魔都采购一批棉衣。”

        苏鼎开口了。

        他一只手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架在车窗上。

        他轻声道:“总价值在一千万美金上下,但我不了解魔都这边的行情,也不熟悉这边的商人,所以需要请你做中间人,为我联络。”

        他的精力有限,不打算在这种小事上亲力亲为。

        汪明珠回过神,她脸颊微红地问:“只要棉衣吗?”

        一千万美金不是小数字,短时间内,魔都还真难筹集到价值这么高的棉衣。

        “不一定非得是棉衣,只要是北边需要的东西就行。”苏鼎微笑着说,“棉鞋、香皂、洗发水都可以,汪小姐看着安排吧。”

        他了解汪明珠的为人,不担心汪明珠暗地里宰他。

        “但每一样都要在一百万美金以上,这样我才好出手。”

        汪明珠拿出小本本,认真地记录着。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