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繁花:说好搞外贸,你全球卖真理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煤气罐厂的债务危机

第十二章 煤气罐厂的债务危机

        “嗯。”苏鼎点了点头,“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他拉开凯迪拉克副驾驶的车门。

        “谢谢苏总。”汪明珠顺从地坐了进去,脸上带着愉悦的笑容。

        她是苏鼎指定的联络人,一千万美金的订单已经在向她招手,连带着还有科长的职位。

        毫不夸张地说,苏鼎是她的贵人。

        但她能遇到苏鼎这个贵人,也跟她的踏实肯干分不开关系。

        金花之所以带着她参加招商会,不是因为她是金花的徒弟,而是因为招商会上签的单子都与外贸员个人无关,其他外贸员都不愿意去。

        只有她主动提出跟金花一起参加招商会,最后在招商会上遇到了苏鼎。

        一饮一啄,皆是天意。

        如果她没去,今天坐上苏鼎副驾驶的可能就是其他外贸员了。

        “苏总,股票认购证是不是很赚钱呀?”汪明珠好奇地问道。

        苏鼎平静地回答:“我不做赔钱的生意。”

        汪明珠抿了抿嘴唇。

        她心想,苏总年纪轻轻就攒下两千万美金的家当,经商眼光一定很毒辣。

        他说股票认购证赚钱,那就一定赚钱。

        我要不要也买一些?

        汪明珠有些犹豫,因为她不会炒股,买回来了也是干放着。

        就在这时,苏鼎忽然说道:“你可以买一些股票认购证,哪怕放在家里不动,几个月以后也会变得很值钱。”

        汪明珠有些惊讶,她感觉苏鼎仿佛听到了她的心声。

        “谢谢苏总。”她小声说道。

        苏鼎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历史上,股票认购证一共卖出去二百零七万份。

        平均每一百份股票认购证就能在股市上赚五十万元,导致股票认购证的价格一度炒到原价的一百六十倍。

        尽管这次有他的参与,股票认购证的发售数量上涨一大截。

        但仍然非常赚钱。

        至于汪明珠能从股票认购证中赚到多少,就看汪明珠有多大胆子,以及多么相信他了。

        市政府距离二十七号不远,他们很快就到了。

        二十七号外面很热闹,许多小老板聚集在这里,申请年底和明年的出口指标。

        “晚上见,苏总!”汪明珠对苏鼎告别。

        苏鼎微微颔首:“晚上见。”

        汪明珠拉开车门,走了出去。

        “汪小姐!”

        汪明珠的红色风衣很显眼,她一下车,就有认识她的老板靠了上来。

        “哎呦!汪小姐,你不得了啊!”

        “坐凯迪拉克来的?”

        这个老板往车里望了一眼。

        他看到苏鼎的脸,发现苏鼎似乎跟汪明珠差不多年纪,立即露出惊讶的表情,“这是汪小姐的对象吗?”

        “你别乱讲!”汪明珠的脸一下子红了,“那是苏总!领导亲自谈的大老板!”

        苏鼎隔着车窗对汪明珠挥了挥手。

        凯迪拉克缓缓启动,朝着和平饭店的方向驶去。

        “苏总?”这个老板愣了一下,“今早去红鹭吃饭的那个苏总吗?”

        汪明珠微微一怔。

        苏鼎确实说他今天去红鹭吃过了,这个老板是怎么知道的?

        她疑惑道:“你怎么知道苏总去红鹭吃饭了?”

        “黄河路都传开了,五辆凯迪拉克,十六个外国保镖!”这个老板说着说着就兴奋了起来,“那派头,黄河路独一档,没想到让我在这遇见了!”

        汪明珠愣住了。

        五辆凯迪拉克?十六个外国保镖?

        她的脑子有点转不过来。

        “汪小姐,你跟苏总是什么关系,你们熟吗?”这个老板激动地说道,“能不能帮我介绍苏总,让我们合作一把?”

        他攥着拳头,眼里有光。

        汪明珠回过神来,她摆了摆手:“苏总是做大生意的人,有机会的话我通知你!”

        她望着远去的凯迪拉克,对苏鼎的好奇心越来越强了。

        ......

        和平饭店,73号美国套房

        “别着急,慢慢说。”

        苏鼎从冰箱里拿出一听可乐,他把可乐递给煤气罐厂的厂长,和颜悦色地问道:“先说一说你叫什么,然后告诉我你的厂子遇到了什么困难。”

        可乐罐的凉意沁进男人的手心,男人躁动的心情稍稍平复了一些。

        他小心翼翼地看了苏鼎一眼,然后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我叫刘根硕,我们厂去年十月的时候接了欧洲的一个单子,让我们生产五万个煤气罐,一月初交货。”

        “我们是个小厂,没有这个产能。”

        “但他们的价格比市面上高不少,我一时昏了头,就找放贷的借钱扩大生产规模。”

        苏鼎挑了挑眉毛。

        听到这里,他已经明白刘根硕的资金链是怎么断的了。

        “到了交货的时候!”刘根硕气得咬牙切齿,“那个狗娘养的外国鬼子跑了,五万个煤气罐全堆在我厂子里!”

        说着说着,刘根硕哽咽了起来。

        “要债的人找我还钱,还不上钱就要拿走我的厂子!”

        “可外国鬼子没付尾款,我连这个月的工人工资都发不出来,哪有钱还他们的债啊?”

        刘根硕流下痛苦的泪水。

        他无比痛恨去年十月的自己,如果不是利欲熏心,他就不会接那个外国鬼子的单子,更不会借贷扩大生产。

        现在好了,外国鬼子跑了,要债的人还把厂子堵了。

        他半辈子的心血就这么完了!

        苏鼎沉默两秒后问道:“给钱就能解决问题?”

        “苏总,我需要四百万。”刘根硕仰起头,涕泗横流地说,“您借我四百万,等我的厂子缓过来了,我连本带利还您!”

        苏鼎皱起了眉毛:“怎么要这么多?”

        他有钱,但他不是冤大头。

        外国鬼子一共只订了五万个煤气罐,就算溢价收购,尾款最多也就两百万。

        哪怕到账了,也不够刘根硕填四百万的窟窿。

        “本来只借了一百五十万。”

        刘根硕擦着眼泪说:“放贷的是一群黑心王八蛋,我只是拖了半个月没有还钱,就利滚利滚到了四百万。”

        苏鼎沉默了。

        这一刻,他发现了比卖军火更赚钱的生意。

        冷酷的雇佣兵们也绷不住了。

        他们面面相觑。

        站在刘根硕背后的黑人雇佣兵动了动嘴唇,从唇型上看,应该是一句来自他家乡的脏话。

        刘根硕放下可乐,跪了下来。

        “现在只有您能救我了!”

        “您借我四百万!”

        “我这辈子当牛做马也还给您!”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