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繁花:说好搞外贸,你全球卖真理在线阅读 - 第十章 红鹭酒家的被剪剧情

第十章 红鹭酒家的被剪剧情

        为苏鼎而来的老板们没能得偿所愿,因为苏鼎不是他们想见就能见的。

        包间外面站着两个生人勿近的白人雇佣兵,眼神凶得像要吃人,在连续三四个老板碰壁之后,就没有人再来找不自在了。

        半小时后,雇佣兵喊来领班结账。

        领班露丝笑盈盈地说:“苏总,您对我们的菜品和服务还满意吗?”

        苏鼎微微颔首。

        红鹭酒家作为年均净利润超过一千万元的三大饭店之一,餐品和服务自然是无可挑剔的。

        雇佣兵结清饭钱,另外付了一百美金做小费。

        “我们老板在开会,没法来接待您。”露丝微微躬身,态度格外友好,“但红鹭永远为您留一个包间,您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

        苏鼎温和地说道:“替我谢谢你们老板。”

        红鹭酒家在《繁花》中戏份不多,是因为导演把红鹭酒家的戏份给剪没了。

        实际上,露丝与汪小姐是情同姐妹的好朋友。

        红鹭酒家是黄河路上唯一一家国营饭店,负责人是一个男人,和露丝有暧昧关系。

        指不定哪天,露丝就成红鹭老板娘了。

        “走吧。”苏鼎缓缓起身。

        话音未落,雇佣兵们整齐地站了起来,抢在苏鼎前面走出包间。

        露丝陪在苏鼎身旁。

        “苏总,有人托我打听一下您是做什么生意的。”露丝的声音很小,她停顿了一下后又补充道,“要是不方便就算了。”

        苏鼎笑了笑:“开保洁公司,做清洁工的。”

        露丝愣住了。

        开保洁公司配五辆凯迪拉克十六个外国保镖?

        当她回过神的时候,苏鼎已经走出包间了。

        苏鼎在雇佣兵们的簇拥下向外走去。

        就在这时,一个身材矮胖的中年男人朝他跑了过来,边跑边喊。

        “老板!”

        “我是黄浦江钢瓶厂的厂长!”

        雇佣兵们拦住了他。

        他急得面色通红,却也只能站在外围对苏鼎呼喊。

        “外国人违约,厂子的资金链断了,全厂几百个工人等着工资吃饭,我求您借我一点钱,过了年我就连本带利地还给您!”

        “老板!我给您跪下了!”

        他噗通一声跪了下来,眼底噙着泪花。

        苏鼎停下了脚步。

        他转过身,面色如常地问道:“你的厂子具体是做什么的?”

        “做煤气罐的。”男人哽咽着说,“外国人在我们厂订了五万个煤气罐,付了订金之后人就联系不上了。”

        煤气罐?苏鼎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我对你的厂子感兴趣。”他微笑着说道,“我姓苏,你收拾一下自己,来和平饭店71号套房找我。”

        男人热泪盈眶:“谢谢苏总!谢谢苏总!”

        苏鼎没再理睬男人,他在雇佣兵们的簇拥下,转身朝外面走去。

        很快,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响了起来。

        苏鼎走了,男人从地上爬起来抹了一把眼泪,兴奋地挥了挥拳头:“哈哈!我的厂子有救了!”

        其他人羡慕地看着他。

        这个煤气罐厂的厂长搭上苏总的线,恐怕要发达了。

        ......

        苏鼎回到了71号套房。

        他喜欢安静,索性把同在这一层的73号美国套房也租了下来,给雇佣兵们住。

        “苏总!”

        不久前见过的人在房门外等着他。

        “你怎么来了?”苏鼎有些意外,“现在是二十七号的上班时间吧?”

        他打量着眼前这朵娇艳的海棠花。

        风衣还是昨天那一件,但换了一条淡粉色的丝巾,把脸蛋衬得更水灵了。

        “苏总,我是来给你送好消息的!”汪明珠眨了眨卡姿兰大眼睛,神秘兮兮地说,“你猜是什么好消息?”

        苏鼎沉默两秒问道:“领导对认购证的事情松口了?”

        汪明珠怔了一下。

        “咦!你怎么知道?”她露出惊讶的表情,“我应该是第一个来通知你的人呀!”

        在招商会上,苏鼎没有留联系方式,只说自己住在和平饭店71号。

        陈建国的秘书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能亲自跑到和平饭店找苏鼎,于是就把找人的事委托给那天见过苏鼎的金花,而金花又把任务交给汪明珠。

        “看来我猜对了。”苏鼎笑了一下。

        他到魔都之后还没做什么事情,汪明珠能给他的好消息只能是关于股票认购证的。

        唯一让他感到诧异的是,领导才过一天就松口了。

        但这应该跟股票认购证不好卖,以及他说自己只在魔都住两天有关。

        “谢谢,这对我来说确实是一个好消息。”苏鼎认真地说。

        再过几个月,魔都会增发几十支股票,充分释放股票认购证的能量。

        这是几十亿元的利润,而他要做的只是等待。

        跟甲骨文安保公司的主业比起来,这笔钱赚得太容易了,虽然不算捡钱,但也差不多。

        “我要提前恭喜苏总了!”汪明珠笑着说。

        她发自内心地为苏鼎感到高兴。

        一方面是因为她天性善良,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苏鼎买到股票认购证后,就会在魔都进行投资,而且优先跟她合作。

        他们在无形中成为了利益共同体。

        苏鼎买到股票认购证,等于她半只脚跨进科长的门槛。

        她兴高采烈地说:“苏总如果没有别的事,现在就跟我走吧,领导正在办公室等你呢!”

        “好!”苏鼎点了点头。

        他还没有进门,就跟着汪明珠离开了和平饭店。

        这一次他没有带雇佣兵。

        去黄河路带雇佣兵,是为了让黄河路上的生意人看看他的派头。

        去市政府还带雇佣兵,那就是自找麻烦,逼着市政府做他的背景调查了。

        很快,在汪明珠的陪同下,苏鼎见到了陈建国。

        “苏总!”陈建国热情地握住苏鼎的手,“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苏鼎微笑着答道:“领导言重了!”

        他不动声色地观察这间办公室。

        办公室里不仅有陈建国,还有另外五个人,看上去都是中高层干部。

        显而易见,这是一次正式谈话。

        他究竟能买多少股票认购证,又将以什么形式得到它们,想必就由这次谈话决定了。

        苏鼎嘴角上扬,已是成竹在胸。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