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能听见凶器的声音[九零]在线阅读 - 19 第 19 章

19 第 19 章

        裴远将获得的信息都记在笔记本上,扭头去找晏昀。

        他们这个小队,还得晏昀来安排工作。

        他见晏昀与林瑄禾正背对他们小声交谈什么,不由得抓紧了手中的笔记本。

        裴远尽量若无其事地走过去,“晏队,孙红艳的男朋友陈旭晖嫌疑很大,我们直接去抓人吗?”

        晏昀蹙眉回头,瞪了他一眼,接着看向林瑄禾。

        人家小姑娘年纪不大,正和陈旭晖接触着呢,这会儿知道陈旭晖骗了自己,该难过了。

        可林瑄禾却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好像他们谈论的人与她毫无关系。

        非但如此,林瑄禾还将拽了拽晏昀的衣袖,低声道:“在保证正常搜寻的前提下,最好能抽出一两个人来搜一下他的家,我发现他家里有地下室。”

        晏昀倒吸一口凉气。

        这丫头可真是个狠人。

        谁将来做了她男人,准保要倒霉,她可是会大义灭亲的。

        林瑄禾说完,又看向孙红艳的同事梁月,“你刚刚说,孙红艳这几日一直住在你家?”

        “是啊,”梁月面带愁色,“我一个人住,所以无所谓。”

        林瑄禾又问:“她在报社可有什么异常?”

        “异常?这……在报社时还好,”梁月似乎是在回忆,“毕竟人多嘛,没什么可怕的,只要我陪着她,她就不害怕了。”

        “陈旭晖的工位在哪里?”

        梁月指了个方向。

        林瑄禾径直走过去。

        “哎你……”裴远看向晏昀,“让她直接过去不太好吧?陈旭晖的工位我们也要查。”

        晏昀却是若有所思地看着林瑄禾的背影,跟着走过去。

        他拉开陈旭晖的椅子,扫了一眼,低笑起来。

        而林瑄禾则戴好早就准备好的手套,看过桌面后直接拉开抽屉。

        她看着里面的东西,不动声色关上。

        接着,她又走向另一个工位走去。

        裴远忍不住制止道:“你不要乱走了,万一破坏了重要线索怎么办?我们现在应该全力去查陈旭晖。”

        晏昀弯着唇,懒洋洋跟在林瑄禾身后,“裴远,你这是先入为主了,谁能保证陈旭晖就是凶手?如果因为我们判断失误,害了孙红艳的性命,没人能负责。”

        说完,他单手揪住林瑄禾的衣领,远远地提走,“你怎么知道这是孙红艳的工位?”

        裴远一怔,这是孙红艳的工位吗?梁月好像没提过。

        被赶走的林瑄禾闷闷不乐,“钢笔的笔帽没盖好,应该是马上就要回来的,否则明早来了,钢笔肯定要干了。”

        裴远仔细看去,果然,工位上不仅有没盖好笔帽的钢笔,还有两个敞开的笔记本和一叠照片。

        工位的主人在离开之前显然还是工作状态。

        晏昀又问:“有什么发现?”

        晏昀敢问,林瑄禾就敢答,她扭头看向梁月,说:“抓住她。”

        裴远立刻看过去,“是陈旭晖回来了?!”

        办公室静悄悄的,只有尴尬站在原地的梁月。

        而林瑄禾的目光,笔直地落在梁月身上。

        她惊骇地指着自己,问:“要抓我?”

        “你没事吧?”裴远同样惊讶,“放着陈旭晖不去查,去查她?”

        林瑄禾道:“我说的可不是查她,而是抓住她,这位警察叔叔的听力似乎不太好。”

        林瑄禾能听出裴远对她的敌意,所以调侃起来也不顾及。

        裴远精准地抓住重点,“叔叔?!”

        “是啊,”林瑄禾理所应当道,“我管晏队都叫叔叔,你俩看着差不多大,我叫叔叔,应该没错吧?”

        裴远脸色涨的像猪肝一样红,“我比晏队小五岁。”

        林瑄禾仔细打量裴远片刻,得出结论,“你显老。”

        裴远:“……”

        他觉得再和林瑄禾争辩下去,自己也讨不到什么好,只能努力将话题拉回到案子上。

        “你刚刚说,要抓梁月?溪同学,你虽然是警院的学生,但实在不够专业,你还是赶紧回去休息,别给我们添乱了。”说完,裴远看向晏昀,“晏队,你分配任务吧,我想去找陈旭晖。”

        “不用,”晏昀坐在孙红艳的工位上,翘着二郎腿,不太注重形象,“你有其他任务。”

        裴远立正站好,“我保证完成任务!”

        晏昀说:“恩,我相信你,你一定能行。”

        裴远终于被晏昀表扬,心情激动,“我要做什么?”

        晏昀道:“你把梁月带回去,好好审一审,另外,让田琳带人去孙红艳和梁月家搜一遍。”

        裴远:“我保证完成……啊?”

        他们晏队刚刚说什么?要带梁月走?!

        裴远有些傻眼,“晏队,为什么要带梁月走?”

        晏昀笑着看向林瑄禾,“是啊,为什么?”

        “她撒谎了,”林瑄禾说,“她说孙红艳的男朋友控制欲很强,她很害怕。”

        “这又如何?”

        “我刚才问她,孙红艳在报社时的反应,她回答说因为人多所以不怕。”林瑄禾继续说道,“所以在她眼中,孙红艳的男朋友就是陈旭晖。”

        裴远听不懂了,“楼下的保安都知道这件事,你到底想说什么?”

        林瑄禾笑笑:“可在陈旭晖的桌子上,放着和孙红艳工位上一样的桃酥。都是在陈记买的,陈记的桃酥是现吃现做,保质期很短,这桃酥不是陈旭晖送给孙红艳,就是孙红艳送给陈旭晖的。另外,在陈旭晖的抽屉里,还放着两个礼物,蝴蝶结都没解开。至于孙红艳的抽屉里,则有一个新的男士皮夹和领带,虽然是新的,但是没包装。”

        “也就是说,孙红艳曾送给陈旭晖皮夹和领带,但他退了没收,所以没有包装。而有包装的礼物,陈旭晖甚至还没来得及推给她。”

        裴远隐隐约约想到了什么,“也就是说,陈旭晖和孙红艳二人之间,是孙红艳更主动。直到最近几日,也是如此?”

        他说完,神情复杂地看着林瑄禾。

        明明是他先来的报社,可他却没想过去查一查二人的工位,只是听了梁月的证词,就想去抓人。

        这绝对是低级错误。

        或许就是他迫切的想要证明自己,所以才会犯这种其他人根本不会犯地错误。

        裴远低着头,有些佩服林瑄禾的冷静。

        她好像不会被情绪左右,总是能时时刻刻注重证据。

        林瑄禾懒得关注裴远地情绪,继续解释,“就算他们有什么特别的关系,也绝不是像梁月说的,孙红艳害怕陈旭晖,怕到要躲到她家里。梁此事,要么是孙红艳撒谎,要么是梁月撒谎,无论如何,都要再审梁月。”

        林瑄禾说完,目光投向梁月,森森一笑,“梁月,你可要想清楚了,若是被我们查到了什么……”

        梁月双腿一软,跌坐在地,“我、我……我没撒谎,其实,其实红艳的男朋友,不是陈旭晖。”

        林瑄禾跑了一趟报社,任务却一点进展都没有。

        不过梁月胆子小,没敢再瞒着,将她做过的事情全都交代了。

        梁月和孙红艳是好友,梁月的堂哥梁松因此结识孙红艳。

        梁松一直喜欢孙红艳,两人似乎有感情纠葛。

        再过几天,梁松就要去南方打工,他想带孙红艳一起走。

        按照梁松和梁月说的,孙红艳对他是有情的,但不舍得离开家乡。他伙同梁月一起,打算强行将孙红艳带走,为了躲避警方视线,梁月故意将嫌疑都丢给陈旭晖。

        当然,梁月之所以答应梁松,还是因为梁松给了她两百块钱。

        在梁月心里,她好姐妹的自由就值二百块而已。

        这么一对比,林瑄禾的一百块可真是个好人。

        裴远带队,在梁松的住处找到孙红艳,幸好人没什么事,只是受了惊,休息几日便好。

        晏昀则抽空送林瑄禾回家。

        两人一起骑自行车往林家走。

        今天的事,晏昀也有些先入为主了。

        他对陈旭晖的观感一直不好,林瑄禾又一直怀疑陈旭晖,因此听说陈旭晖身边的人失踪,下意识以为自己就要看到尸体。

        不过……

        晏昀轻松地踩着自行车,歪头看向林瑄禾。

        九十年代的街上,路灯不算多。

        隔着好几米才能看到一个路灯,有一半的路段都是在黑暗里,林瑄禾巴掌大的小脸就在黑暗和明亮中交替着。

        一路骑过来,她竟然也没有累了的意思。

        晏昀问:“你说陈旭晖家里有地下室?”

        “恩,就在他爷爷房间下面,很隐蔽,我去过他家,但没看到入口,应该特意隐藏过。”林瑄禾叹气道,“现在根本没有证据能证明陈旭晖有问题。”

        晏昀若有所思,没再回答。

        两人又骑了一会儿,晏昀发现周围的景色愈来愈熟悉。

        这里不但离局里不远,而且……

        晏昀问:“你家里挺富裕?”

        他去过林清钰的家,林清钰家就在附近,林家可不是一般的有钱。能住在这里的,非富即贵,要么就是本市人,就算条件差一些,也差不到哪里去。

        林瑄禾想了想,“是挺有钱的,不过和我没什么关系,我是外人。”

        晏昀一时没能理解。

        很快,林瑄禾停了下来,指着胡同边的小楼说道:“我到了,谢谢你送我回来,不过我现在缺钱,不能请你吃饭了,以后有钱了再请你。”

        晏昀倒不是为了得到林瑄禾的感谢才送她回家的。

        他漫不经心地抬头看去,林瑄禾已经将自行车靠墙放好,去开门了。

        晏昀看着这熟悉的小楼,一时恍惚。

        大约是听到开门的动静,屋里的门“嘎吱”一声被推开,有人大步走了出来。

        大门一开,就没什么可遮挡的东西了。

        晏昀和林清钰面对面站着,大眼瞪小眼。

        他们默契地在心里骂了一句——真他妈禽兽。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